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微臣有罪 > 第五章
    在我恢复呼吸之前,我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刘希在抱我,吻我。

    这个事实让我吓得魂飞天外,地底下的爷爷一定又在骂娘了吧。爷爷说了,严小武比刘小希靠谱,让我跟刘小希保持距离。爷爷这话说得又不靠谱了,刘小希当了皇帝,这距离也不是我想保持就能保持的,君要臣死,臣……臣不想死啊……

    刘希把我亲亲抱抱非礼了一番后心满意足地说:“不用等太久了,我就能让你入宫了。”

    这句话,又吓得再次魂飞天外。

    但我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离开了。

    他是喝醉了,把我当成他那些妃子了吧?给颗糖吃,许诺名分,承诺未来,可我一点都不想当他的妃子。

    我神不守舍回了自己的帐篷,严小武说:“你吃小龙虾了吗?嘴巴肿成那样。”

    我呆滞地看着他,说:“严小武,这回被你说对了,我真的要死了。”

    严小武脸色一变,神情一正:“难道你误食毒药?”

    “差不多了……”我叹了口气,说,“你能不能带我离开皇宫啊,我觉得这地方不能呆了。”

    严小武挠了挠头:“可是,你们宋家不是被高祖皇帝绑定终身了吗?你要是没有得到皇帝的赦令,就这么走了是违法的啊,难道你要我跟你浪迹天涯、躲避追杀?”

    “你不是外号来一捅,在江湖高手榜上名列前茅,人称天下第一二吗?带我逃亡没什么难的吧?我们可以去南洋,到那里陈国就鞭长莫及了!”

    严小武苦恼地说:“人离乡贱,我一点都不想出国。你到底是惹了什么麻烦啊?”

    “严小武,我爷爷对你有救命之恩,我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我拽着他的衣袖嚎啕,“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谁先做鬼都还不知道呢……”严小武哭丧着脸,唉声叹气,“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今天晚上!”

    “不行!”严小武摇头,“明天我还要去狩猎呢!”

    “严小武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啊!”

    最后,我妥协了,让他去狩猎,没想到该出事的时候还是出事了。

    第二天狩猎的时候,严小武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远远跟在队伍后面晃悠,突然踏雪一震,紧接着便撒开了蹄子狂奔,从一个淑女变成了泼妇,我在马上风中凌乱,左脚还踩在马镫里,右脚却已经松开了,身子一翻被甩了下来,上半身被拖在地上,左脚被挂在马镫里,我清晰感觉到脚腕处传来卡擦一声,后背上,脚腕上,剧痛如大浪将我一巴掌拍死了,我真庆幸,当时脑袋撞到了石头,这么一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想一定是爷爷在钉我小人,怪我没听他的话,放不下刘小希。这一回,我是真的打算放下了。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梦里刀山油锅,十八层地狱游了好几趟,牛头马面来看了看,说:“再加把柴火,油不够旺!”

    太没人性了……我咬牙切齿,在油锅里哼哼唧唧,听到耳边鬼哭神嚎,叽叽喳喳。

    忽然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凉风,驱散了少许燥热,紫雾中走来一个纤瘦的身影,一个悦耳的声音说:“你们都退下。”

    那声音一下子散去了,牛头马面也走了,只那个身影在靠近,在我跟前蹲下,带着凉意的手抚摸着我的额面,我轻轻喟叹一声,觉得舒服了一点,便想凑得更近些,但又有人来传唤说:“判官大人,阎王叫您。”

    那丝凉意抽离了,又是刀山油锅。

    大概有十辈子那么长,我终于从那样的噩梦从爬了出来,却悲哀地发现,现实只有更残酷。

    我侧躺着,脚被吊了起来,钻心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后背上不知道敷了什么药,感觉麻麻痒痒的,脸上也有刺痛的感觉,头上也疼……

    “啊……”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我仔细辨认了一番,这应该是临水宫的下人房,只不过看上去好像东西更多了一点。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和我四目相对,片刻后终于惊喜大叫:“宋太医醒来了!”

    我心酸地想,这位置好像有点颠倒了,作为一个太医,我竟然成了一个大病号,不知道我昏迷的时候,刘希有没有对其他太医说“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们统统陪葬”!

    不一会儿,严小武进来了,双眼通红地走到我跟前,跪坐下,说:“你打我吧。”

    我说:“水……”

    他急忙倒了温水给我。

    润了喉咙之后,我又问:“怎么回事?”

    他答道:“那一天踏雪马蹄铁不知怎么坏了,钉子刺进了马蹄,它这才失控狂奔。你脚上背上手上都擦伤了,脑袋上撞了一下,昏迷了小半个月。”

    “哦……”我又喝了杯水,心想,真巧。

    “陛下让人去查了,不过没查出什么,说是意外。陛下让太医院的人照顾好你。”

    “哦……”我继续说,忍不住想伸手去挠背。

    “别动。”严小武抓住我的手,“上了这药,会有点难受,但是不会留疤。”

    我愣了一下,又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脸颊。严小武又抓住我另一只手,说:“脸上……应该也不会留疤的,你放心吧。”

    “我又不是靠脸蛋吃饭!”我撇了撇嘴,说,“我饿了,要吃皮蛋瘦肉粥。”

    “好!”严小武得令,奔了出去。

    我看了门口许久,才缓缓拉起被子,蒙住脑袋。为什么是我呢?我做个不靠谱的猜测,难道真正目标是刘希,以为只有我能治他的病,杀了我就等于杀了刘希,刘希不好杀,还不如让我意外壮烈。

    会不会这么迂回呢?

    我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没我什么事了,我早决定要逃走了。

    脚腕上的伤已经不怎么疼了,后背只是麻痒,主要是肚子饿了,我等了许久才等来严小武。

    “怎么那么慢啊……”我抱怨了一句。

    “没办法啊……”严小武擦着汗,“没人手啊。”

    “一个宫人都没有吗?”

    “跑去西华阁了。”严小武说,“华妃娘娘好像身体不舒服,一直喊肚子痛,太医说是胎位不正还是什么的,陛下都过去看了。对了,我还没跟陛下说你醒了。”

    “不用说了。”我拦住他,说,“趁现在人少,我们走吧。”

    “啊?”严小武傻傻看着我,“这么急吗?”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要是早一天走,我现在就不用躺在这里了。”

    严小武愧疚地挠了挠头,“好,我都听你的。”

    吃过粥,恢复了点体力,严小武把简单的几件行李收拾好了,对我说:“我们走地道吧,可以直通城外。”

    “好。”

    地道入口在御花园的假山下,从那个地方可以看到西华阁,我瞥到一闪而过的明黄身影,心口麻麻痛痛的,就像脚腕上的感觉,骨折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好。接好了,修养几个月,还不是和往常一样跑跑跳跳。

    我笑了笑,严小武问我笑什么,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严小武背着我,在地道里走了很久,我趴在他背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地面上了。

    “严小武,你这个偷鸡摸狗的鼠辈。”我仰望着城外的天,鄙视他,“你怎么知道这地道的?”

    “这是秘密。”严小武嘿嘿一笑,说,“你的伤还没好全,我把药都带上了,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等你伤好了再走。”

    我说:“不行!我们马上走!不然追兵来了怎么办?”

    “你懂什么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说了,你也太把自己当葱了,不过是一个小太医,真以为会有追兵啊?”

    我愣了一下。是啊……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呢?可是如果没有追兵,我这么一声不响的逃亡会不会显得太难堪啊……

    可是真的被严小武说中了,我们在城外住了三天,别说追兵了,宫里屁的声响都没传来,就像走失了一个没名字的小宫女一样,没有人在乎。

    原来是我太把自己当葱当蒜了。我笑了。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跟刘希说过的,我一点都不想当太医。“这是命啊,没办法……我不想当爷爷的孙女,我不想当太医啊!”我一边撕着医书,一边仰天长啸。

    他说:“我也不想当父皇的儿子,不想当王爷。”

    我挤眉弄眼地说:“那你可以当皇帝。你当了皇帝,就可以给我颁个赦令,以后我啊,我的儿子啊,我的孙子啊,就都不用当太医了!”

    他笑了笑,嘴角的梨涡浅浅的,像被微风拂过的一池春水。“皇帝不好当啊,我不想当皇子,也不想以后我的孩子和我一样,不想我的妻子像我母妃一样。”

    我怔了一下,嘟囔道:“那你以后就别像你父皇那样,娶那么多生那么多咯。我就不一样了,就像我爷爷,明知道我不是当太医的料,却也只能逼着我学医术,要是医不好人,就是欺君之罪,要杀头了。以后我的孩子也要继承我苦逼的命运,想一想都不敢生了……”

    刘希笑了。“你想得真远。”

    “再要不然,你去当藩王,向皇帝要了我,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然后你再放了我……”我想得心花怒放,未来一片美好。

    他沉静的眸子望了我许久,才轻轻点了点头说:“嗯。”

    结果,他当了皇帝,也真的放了我了。刘希,我错怪你了,其实你是个好人吧,好得我都想哭了,你这么好,衬托得我多么犯贱啊!早知道我一早就走人了!何必等到现在!好吧,看你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我总算是功德圆满,有始有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