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 7 页
    顾依凉有些意外:“为什么?”

    我:“……这样,你就不用怕我拿出手机拍照留证然后披马甲黑你了,咱俩生死共存亡?”

    他看我半天,然后闷闷地笑了起来,把手里正抽的那根烟递到了我唇边。

    165.

    啊?他真的是直男吗??

    我真实地实名地情真意切地怀疑啊?

    166.

    我表情复杂地伸手接过那根烟,放进嘴里,试着吸了一口

    ——然后被呛了个半死。

    167.

    顾依凉毫不意外地把烟拿了回去,笑着给我拍背:“现在知道什么该学什么不该学了没?”

    这个死腹黑!我眼泪汪汪地瞪他:“你站着别动,就这个姿势,保持住,我现在就拿手机出来拍照留证!”

    他笑个不停,拿了自己的手机出来点开相机,把我拉到他身边,嘴里叼着烟,勾着我的脖子一通连拍。

    168.

    用的是Iphone自带的前置相机。

    好,我相信他是个直男了。

    169.

    对自己的脸足够自信,也见识过他挑选照片的功力,我没要求看看拍得怎样,只是眼睛瞟到了他的手机屏保,是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猫。

    花色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就是他圈内好友发的那个视频里,被他接住的那只小奶猫。

    我指指他的手机:“这是在视频里被你接住的那只猫吗?长大了啊。”

    他仍勾着我的脖子,稍稍愣了一下。

    170.

    完了!

    我该怎么解释我在没关注他和他圈内好友的情况下,看到了那个转发量只有几百的古早视频啊?!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觊觎他灵与肉的变态啊?!

    171.

    我又摆出了处变不惊的爱豆脸,内里抓耳挠腮五脏俱焚大脑高速运转,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把话圆回来。

    他却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原来你看到了啊,那你之后拍戏的时候……有稍微小心一点吗?”

    172.

    ?

    173.

    我懵了。

    174.

    如果我活在一本漫画里,那这一格的画面就会是我满脸阴影线,目光呆滞地张开嘴,一只白白胖胖的灵魂从我嘴里冒出来。

    175.

    我装傻地挂上迷惑的尬笑,歪头问顾依凉:“啊?什么意思?”

    虽然我的演技很烂,但我现在的确是被震傻了,也的确是很迷惑,也的确是很尴尬,属于CP饭的那一小块灵魂碎片也的确是很想笑,所以我脸上的表情一派浑然天成。

    顾依凉看见我的反应,也懵了一下,然后抬手捂住了眼睛,几分无奈几分懊恼几分好笑:“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呢……”

    我:?不是我知道什么了?您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啊?我心脏病快要犯了啊?

    176.

    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知道什么?”

    他一脸坦然地掐掉了烟,摆摆手:“你那时不是把脚扭伤了吗,我看我粉丝群里她们闹腾半天,还有人去你微博里……我正好看群消息看到了,就觉得她们有点无聊,我跟你又没什么过节。”

    “你发的那张照片,拍得太揪心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多严重,她们一直吵吵嚷嚷地说假,”他轻轻皱眉,又摸摸鼻尖,笑了一下,“经纪人管着,我又不能直接出来说话表态,跟你本人也不熟,就拍了个视频让朋友发了,然后一整天没发微博,她们大概知道我不高兴了,就没再说什么了。其实也没想着你会看到那个视频,而且就算你看见了,我说的那么没头没尾,你估计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177.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灵魂都被分裂成了两半。

    属于CP饭的那一半劈头盖脸砸下来的陨石巨糖噎得说不出话来,满脑子惊叹号:为什么你发糖的姿势这么熟练!为什么你发糖的方式这么高阶!

    什么高倍显微镜抠糖什么掘地三千尺刨糖都是虚的,大佬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甜甜的巨糖往嘴里胡乱地塞啊!

    属于卫言梓的那一半则被他朴实无华的一字一句打了个措手不及,满脑子问号:他一个连喜欢的童话故事都要特意发条微博提一提的人,为什么要为了维护我这个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对家做到这一步啊?

    不对,他为什么要维护我这个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对家啊?

    他也太善良了吧,怎么会有形象这么正面的人啊?

    而且为什么我感觉心脏怪怪的,有种饱胀的感觉,我不会是嗑糖嗑出心脏病了吧?

    顾依凉,好……好像,有点撩?

    178.

    “刚刚你问起我,我还以为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呢……”

    他笑着说道,话音顿了顿,转头看我:“对了,你是怎么看到的?”

    我后颈倏地一凉。

    179.

    完了,我只顾着吃糖和纠结,忘了想理由了。

    180.

    换作平时的我大概早就扯出些瞎话搪塞过去了,可现在的我被满脑的叹号问号和心里诡异的感觉阻塞住了思绪,只能怔怔地看着他,憋得脸都红了。

    181.

    顾依凉看着突然就死了机的我,眼中貌似闪过了一丝了悟,突然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我不问了,我们快回去吧,不是还要对戏吗?”

    怎么了这是,这就过关了?

    我摸不着头脑地哦了一声,强行把脸上的情绪都塞回心底,脚步软软地跟着他往酒店走。

    182.

    一路无言,他的心情却好像好了起来,周身的气压都轻盈了许多,我真是觉得莫名其妙。

    难道搞艺术的人都这么难懂,心思都这么难以琢磨吗?

    183.

    快走到酒店门口,一个身材妙曼卷发红唇的女人站在大堂外,远远望向我们。

    顾依凉脚步一顿,拉着我转身就走,又被那女人直呼了大名,生生止住了他的脚步。

    我的魂在八百里外飞着,叫都叫不回来,完全没看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他身上莫名其妙好起来的心情又莫名其妙地跌了下去。

    我看了那女人一眼。

    咦,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184.

    我曾在公司附近撞见过他和这个女人几次,看起来关系挺亲密的样子,有一回还被拍到了,但照片里的他们只是在说话,前后也没任何逾规越矩的动作,就没掀起什么水花。

    现在近距离看见了她的长相,原来顾依凉喜欢这种美艳款的啊。

    气质有点俗。

    185.

    要说我为什么能心无挂碍毫无负担地嗑娘子呢,就是因为我再清楚不过我和顾依凉之间什么都没有,我是直的,他也是直的,嗑糖来解解压,舒缓舒缓情绪就好。

    唔,只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是滋味。

    大概是饭魂看见了蒸煮的正牌对象,被刀子磕到牙了吧。

    186.

    女人拢了拢头发:“招呼都不打一个?”

    顾依凉脸色平静,语气也淡淡的:“你来干什么?”

    女人呵地一笑,瞥了我一眼,气定神闲地对顾依凉说:“不跟你朋友介绍一下?”

    顾依凉稍稍一默,没什么表情地偏头看着我:“这是我小妈。”

    什么嘛,原来不是女友啊。

    我一秒回魂,迅速把戳进心口的刀子拔了出来,礼貌地朝女人点点头:“妈。”

    187.

    顾依凉:“……”

    女人:“……”

    我:“……”

    188.

    风吹得人心都凉了。

    我脊骨发麻,僵硬地笑道:“哈哈,活跃一下气氛,阿姨你好啊。”

    看起来年龄还没超过三十的女人磨了磨牙:“……你也好。”

    顾依凉微微颤了一下,像是在忍笑,拍了拍我的背,示意要我先回去。

    我尴尬癌发作,本就意图飞速逃离现场,求之不得地拔腿就走。

    189.

    走出几米,还没踏入酒店的大门,他们的对话被风送入了我耳中。

    顾依凉:“你到底来干什么?”

    他小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又顿了顿,续道:“来找你还能有什么事?”

    顾依凉:“昨天才打了三十过去,你们到底有完没完?”

    他小妈:“三千。”

    顾依凉:“没有。”

    他小妈:“不就是你一部戏的钱?”

    顾依凉:“没有。”

    他小妈:“那我们明天头条见?”

    顾依凉没说话。

    190.

    我又转身走了回去。

    191.

    见我回来,他小妈得意地扬了扬手上的文件夹,十拿九稳地对顾依凉笑笑:“资料我都整理好了,不然先让你朋友过过目?”

    顾依凉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我道:“好啊,给我看看呗。”

    他小妈愣了一下,把文件夹递给了我。

    192.

    顾依凉目光沉沉地看着我。

    我不缓不急地翻开文件夹。

    193.

    “学历造假,”我哦了一声,“这料不早就澄清过了么,前年九月他上电台的时候说了,他不是科班出身,出道后公司安排他同期在北影进修。这公司里都有留档的,没问题啊。”

    我往下看:“陪酒换资源……这不是郭导的那部烟雨缘嘛,是不是原作者的采访就没人看啊?原作刚出来的时候作者就说过这个角色是为他而写的了啊。哇这照片拍得也太糊了,去年三月十八号,那天他在湖南录节目,怎么还能跑到北京的会所里去陪酒啊?”

    又翻过一页:“吸毒?这个有点严重……尿检报告呢?相关证据呢?就贴一张他消瘦下来的照片?这不是他拍暗夜的时候吗,按导演要求暴瘦二十斤,当时公司都准备发通稿宣传一波他的敬业了,怕引起粉丝不满对剧组有影响才没发出来,去宣传那儿找找应该还有记录的吧——”

    194.

    他小妈难以置信地打断我:“你是他经纪人?”

    我扯开口罩对她笑笑:“我是他对家。”

    195.

    十句谎言里有一句真话,人就会以为那句真话是假的。

    十句真话里有一句谎言,人就会以为那句谎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