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 22 页
    509.

    脑中单曲循环着欢乐斗地主的背景音乐,正喜不自胜地想着该如何撩光顾依凉的欢乐豆,一罐冰可乐蓦地贴上了我的脸颊,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屏幕,顾依凉正站在我身后,笑得嘴角弯弯。

    来了!超级加倍!我一个激灵,转头脱口就是一句:“对二!”

    510.

    他:“……?”

    我:“……”

    我:“……对、对儿了儿,晚儿上儿我儿睡儿哪儿?”

    他:“……跟儿我儿睡儿?”

    511.

    高手!赌圣!发哥!这一回合是我败了!

    512.

    眼下的形势十分危急。

    我兴奋焦虑激动地滑着手机。

    能否顺利地扳回一城就看此一役了!

    513.

    事情是这样的。

    虽然这套房子不大,但明明也有三个房间,顾依凉却偏偏开口邀我跟他住一间,也就是带有浴室的主卧,你说他意欲何为?

    虽然两个大男人同睡一张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虽然他给我准备的睡衣非常保守严丝合缝。

    虽然其他两个房间我偷偷看过,一片空荡连床都没有。

    但我仍然坚信他此举是意欲撩光我所剩无几的欢乐豆。

    514.

    此时此刻他就正在浴室里洗澡,而我已经在他的礼让之下先一步洗好澡,使用他从小百货里买来的牙刷洗漱完毕,睡衣楚楚地躺在床上了。

    515.

    水声淅沥,我平均每看上十五秒的手机,就会紧张兮兮地转头看一眼浴室门。

    这剧情我懂,我在同人文里看到过。

    等等他就会打开浴室的门,只用浴巾围着下半身,拿着一块松软的毛巾胡乱地揉着头发,刻意于不经意间全方位展现他紧致的肌肉线条,自发梢上滴落的水珠会从他的胸肌一路滑落到腹肌,再“滑入被浴巾包裹住的隐秘部位”,从而收缴掉我所剩无几的欢乐豆。

    516.

    剧本我都记住了,那我还能让他如愿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在他打开浴室门的那一瞬间先发制人,一击必杀,把他撩得不能自已、情不自禁、生活不能自理。

    剧透在手天下我有,说白了不就是比浪吗,我一定能做到比洪湖水浪打浪还要浪!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他的这一波欢乐豆我赢定了!

    这一回合我必须要赢!

    517.

    我疯狂地滑着手机,飞速地浏览过《如何撩直男之套路》、《心机撩直男,我有特别的技巧》、《钢铁直男如何撩》等等帖子。

    ——然后失望地发现都不适用。

    我要的是视觉冲击力强大的!直观的!表现力!张力!扑面而来的那种!powerful!懂吗百度,do  you  und?!

    518.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渐渐转小直至停下,我心焦地在浩瀚网络里遨游,几个关键字蓦地跳入眼帘:最性`感、最可爱、最诱惑、最引人想入非非、直男无法抵抗的——鸭子坐。

    眼睛往下一扫,掠过无数相关图片,果然还不错哎,至少我还挺喜欢的。

    那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

    519.

    这几天下来都快被顾依凉撩傻了也没见到过他被撩到的表情,今天非见着不可!

    我大喜过望地就床一滚,抬手把睡衣上的纽扣解开两粒,分开两腿就面对浴室门跪坐

    咦?

    我往下坐了坐,又往下坐了坐。

    520.

    为什么坐不下去啊?!

    521.

    我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什么叫做男性做不出这个动作?

    什么叫做男性的盆骨结构不同?

    什么叫做男性一般无法形成鸭子坐?

    522.

    我一个七岁时上自然科学课听老师说把蚯蚓切成两半就会变成两条蚯蚓就抓了一条蚯蚓回来竖着切的人,还会信这个邪?

    眼见着浴室门缓缓开启,我调整了一番表情,猛力往下一坐

    523.

    顾依凉擦头发的动作一僵,疑惑地看着在床上姿势扭曲表情诡异痛不欲生大汗淋漓的我。

    我已经感受不到我的下半身了,虚着眼睛气若游丝地看着他,和他身上整洁的长袖睡衣。

    524.

    我:嘤。

    我:救护车在吗。

    我:在吗。

    我:救命了。

    我:这次是真的。

    我:是同人文骗我。

    525.

    刚从诊室里出来,被急急召唤而来的小陈一脸复杂地看着步履蹒跚下盘不稳的我,和半揽半扶着我的顾依凉。

    小陈张口欲言,我一记眼刀凶狠地飞了过去。

    小陈嘴唇轻微地动了动,我两记眼刀凶狠地飞了过去。

    小陈静默了一会,嘴唇又轻微地动了动,我用眼睛对他发射暴雨梨花针。

    小陈又静默了一会,嘴唇再次轻微地动了动,我

    顾依凉挡住了我的视线。

    小陈:“不是我说你们这怎么还来大医院了呢怎么哪哪都不收敛啊病历拿我看看诶你们挂错号了吧怎么是骨科不是应该挂肛——”

    我不顾盆骨的疼痛,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526.

    被急急驱赶而去的小陈带着病历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

    我心如死灰地转头看着顾依凉:“你看,什么事都没有吧,都说了不用来医院了……”

    顾依凉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被我用凌厉的眼神凌迟了一遍。

    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道:“拿就诊记录可以跟剧组请假,在酒店里多休息两天呗,我把给你带过去玩?”

    那多给别人添负担啊,那多拖剧组进度啊,那娘子还怎么营业啊,那我的欢乐豆……

    ——咦?

    心里有个小人眼睛一眯。

    我无助又可怜地看着顾依凉,捏着他的衣摆小声道:“那你陪我吗?”

    527.

    顾依凉揽着我的手微微一紧,嗯了一声。

    ——咦咦?

    小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我垂下眼睛,小声道:“可是那样好耽误你拍戏哎。”

    顾依凉的手仍紧着没松开,低低道:“下戏就去陪你。”

    ——咦咦咦?

    小人脸上的微笑逐渐诡异。

    我抚着他衣摆被我捏出来的皱痕,继续小声道:“那会不会耽误你背台词啊?”

    顾依凉揽着我的那条手臂更僵了几分,声音也有些不自然:“……不会。”

    528.

    ——咦咦咦咦?

    这就是顾依凉被撩到的样子吗?!

    欢乐豆哗哗地进账啊!

    原来这家伙吃绿茶的这一套啊!

    早说嘛!

    529.

    我在心里桀桀大笑,面上做出温柔婉约善解人意的样子:“那你来陪我的时候背吧,我还能帮你提词呢。”

    顾依凉一瞬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手臂也放松了下来,笑着呼了一口气:“哦,好啊。不用陪你打游戏就行。”

    我:“……”

    530.

    我可去您小妈的吧!?

    531.

    我甩手扭头就走,又被盆骨上的钝痛生生牵制住了脚步。

    顾依凉上前两步重新扶住了我,没绷住笑出了声:“——演技还是要多磨练,情绪不到位啊。”

    我:“……”

    532.

    二次伤害!裁判!他对我进行了二次伤害!

    不对是三次!他还嘲讽我的演技!

    把我的草履虫顾依凉还给我!我不要这个腹黑的!!

    533.

    我恨恨地磨了磨牙,把白眼翻到西伯利亚。

    他好笑地扯了扯我的脸:“还没问你没事干嘛折腾自己玩呢。”

    我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你也说了没事干,闲得慌想试试挑战人体的生理极限,不行啊?”

    他又开始笑了,笑得停不下来的那种。

    见他又有要把腰笑断的趋势,我神色危险地警告道:“你够了啊。”

    他十分勉强地止住了笑,揉着自己的脸颊:“你连我都举不起来,还想着挑战什么的极限?”

    这茬究竟要记到何年何月啊!

    士不可杀也不可辱!我咬牙切齿地庄严宣誓:“你等着,过两天我好起来了,举不起你我就不姓卫!”

    “哦?”他挑眉笑笑,揉了一把我的头发,把声音压得又软又绵,“言言这么想跟我姓啊——?”

    534.

    我他妈。

    535.

    我他妈明知道他在玩伦理哏。

    我他妈明知道他指的是从父姓不是从夫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