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 23 页
    536.

    可是为什么我的欢乐豆还是哗哗往外流啊本来就没剩多少了我求求你高抬贵手别撩啦给我留一条活路罢!!

    呜呜呜我究竟是为什么要走到盆骨剧痛的这一步啊?

    大家都是一个公司里出来的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537.

    我悲愤道:“你!”

    他一脸笑意:“我?”

    我咬牙道:“你再这样!”

    他一脸新奇:“我再这样?”

    我:“我就……!”

    他:“你就……?”

    我:“……我就给别人唱歌听了!?”

    538.

    他:“嘤。”

    539.

    ……

    咦?

    整理@这是一个傲娇的ID

    540.

    今天的我,是找不到任何理由表现正常的。

    自早上顾依凉拿来一瓶画着爱心的开张营业茶起,就注定了今天会是不平凡的一天。

    541.

    《最不能暴露自己身份的CP饭-全球金榜》榜上TOP1、当面被顾依凉撩到窒息次数最多记录保持者、百撩不中被撩百中设定拥有者、真情实感嗑糖嗑弯自己第一人。

    拥有以上一系列金光闪闪头衔的我,在大众心里只能在“榜上TOP1”中做TOP做1的我,荣获了来自于撩王之王顾依凉的一声“嘤”。

    这声犹如天籁般动人悦耳的“嘤”,于我而言,意义太深太重。

    这是对我的认可与肯定,这是对我的尊重与鼓励。

    542.

    说好的商业互撩,用爱营业,一起快乐,我终于做到了。

    我盆骨一轻,目光炯炯,含泪握住顾依凉的手:“你快乐吗?”

    顾依凉不确定地看着我:“我……该快乐吗?”

    我眼神炽热,上下晃动着他的手:“我很快乐。”

    543.

    这是我个人迈出的一小步,是改变CP定位的一大步。

    从这一刻起,我终于不再是那个只能束手被撩的卫言梓了。

    反攻的号角已经吹响,我激动不已地握着顾依凉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仿佛透过那双黑眸看见了光明坦荡的、身居上位的未来

    蓦地,一声极细极轻的女声从不远处软软地飘了过来:“嘤。”

    544.

    顾依凉与我一同向声音来源处望了过去,在我们同步动作的瞬间,又一声“嘤”传了过来。

    我眼神一凛:呔!哪里来的嘤嘤怪!

    从今天起,我不再允许任何除了顾依凉以外的人在我面前嘤嘤狂吠!

    545.

    一个看起来年纪很轻的小姑娘正站在远处的阴影角落里,一手提着一个保温饭盒,一手捂着嘴,眼睛圆睁地看着我们。

    从她的视线中,我清晰明朗地读出了一句话——“妈,我搞到真的了。”

    和一栋拔地而起的粉区高楼。

    确认过眼神,是嗑娘子的人。

    546.

    一下子就找到理由回归正常了。

    我瞬间挂上了对外营业的爱豆脸,优雅中不失亲切、亲切中不失活泼、活泼中不失沉着地对她点了点头。

    547.

    你以为现在的我面对这种情况还会像之前一样失措?呵,天真,且大错特错。

    淡定从容可是成为上位者的必备心理要素之一。

    我和顾依凉刚刚握手的姿势就跟国家领导人会面似的,一点都不出格,点到即止,剩下的让小姑娘自己脑补就好了,被偷拍了也没关系,造不成什么威胁,毕竟这是在医院,处理得好的话在合理营业之余还能顺势卖一波友爱互助的人设。

    逻辑清晰思维缜密,CP粉正当前,仍能面不改色地考虑要如何妥善处理眼前的状况,才能将利益最大化,我觉得我又离上位者近了一步。

    548.

    正准备招手让小姑娘过来,在剧情合理的范围内上演一出双正主怒宠CP饭的戏码,顾依凉就突然抬手给了我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又拉下口罩做了个“别怕”的口型,再递了我一个“我来处理”的眼神,就大步流星地朝小姑娘走了过去。

    ……

    怎么感觉脑中反攻的悠长号角声突然就戛然而止了呢。

    我一阵目眩:嘶,这可依可靠的感觉,嘶,这充盈身体的安心感,嘶,这

    还没来得及嘶出第三个排比句,整个事态就在我眼前直直垮了下去。

    548.

    只见顾依凉止步于小姑娘跟前,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对着她眨眼一笑:“这件事,要替我们保密哦。”

    小姑娘立即捂着嘴嘶声鸣啼,把头点得像是在打地基。

    我:……

    我的锁!啊不是,说顺口了,我的刀!我的刀在哪里?!

    上位者的淡定从容果然不该是属于我的,我拖着病体艰难地一步步往他们那儿挪,试图把顾依凉及时拖回来按进抽水马桶里冲掉。

    549.

    虽然不过短短几步路程,我挪得也并不算慢,可脚步再快也快不过顾依凉的嘴。

    顾依凉丝毫没觉出自己的话给在场的其余两人造成了多大的冲击,笑着问:“嗯,有拍照吗?”

    小姑娘打地基的动作一顿,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顾依凉双手合十作拜托状,歪头卖了个萌,好声道:“能删掉吗?”

    没等小姑娘反应,他转头看向捂着胯骨一瘸一拐的我,又把头转了回去,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宠溺和霸道,含笑续道:“——不想被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我:……

    我求求你了顾依凉!!

    你说话的时候把主语加上啊?

    只有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我会觉得这个样子太尴尬,是“我”不想被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

    是我!是你的小可爱卫言梓啊?

    550.

    小姑娘已经快要灵体分离,进入轮回了,我也即将原地坐化,烧出舍利了。

    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折磨我,为什么要让我听到这一切,我的耳朵业障重啊!

    谁也体会不到,此刻的我有多想跟阿杜一起躺在车底,就不用看到顾依凉有多糟心。

    551.

    顾依凉大概是一部抽真空机成了精,三个人当中有两个已经窒得不能再息了,他仍是一副如沐春风的笑模样:“可以吗?”

    小姑娘咬着牙抖着手把手机递给了他,我也终于要挪到他们身边了,还不晚,只要我

    顾依凉:“这几张拍得还不错的就留着吧,不要大范围传播就好——”

    还来得及!只要我

    顾依凉:“不如把原图发我一下吧。”

    552.

    神仙难救。

    神仙难救啊!

    553.

    接下来都发生了些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我强行抽离了自己的注意力,把魂像放风筝一样挂在天上飞。

    要问为什么?

    清醒的我要怎么面对这一切啊?

    顾依凉搀着行动不便的我,如同一对相携而行的夕阳夫妻,缓步离开了小姑娘的视线。

    他步伐稳健,我一步一摇。

    他眉梢含笑,我眼角有泪。

    554.

    直到又重新换好了睡衣,乖巧安分地躺在了顾依凉的床上,我的双眼依旧迷茫。

    555.

    为什么。

    为什么总是这样,这究竟是为什么。

    当我躲在柜子角落鬼祟嗑糖的时候,顾依凉他就是撩王之王本王,生拉活扯地把我往柜子外面拽。

    当我被他撩得失智到脑浆迸裂的时候,他又尽显直男本色,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柜子里塞。

    当我睿智冷静,只想安守本分地经营小本生意的时候,他就苏醒了大手人格,不管不顾地按着每一个人的头

    品!都给我品!仔细地品!好好的品一品这舌尖上的娘子!

    ……

    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这种集天然撩天然直天然腐三位一体自己还浑然不觉的神人吗,还是说他直弯程度是根据月相来变化的?

    月有阴、晴、圆、缺,顾依凉有是、非、曲、直?

    556.

    我浑浑噩噩地思考着这个问题,身侧的床垫微微一陷,是顾依凉躺了上来。

    我们各踞床垫的一端,中间相隔银河万里。

    我没有妄动,我不敢妄动。

    经验告诉我,千万不要去期待或臆测顾依凉将会做出的任何行为。

    因为不管我站在三岔口的中央往哪个方向期待臆测,他都能片叶不沾身地巧妙避开我的所有期待和臆测,做出全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举动。

    557.

    咦,稍等片刻。

    我眼睛一眯——这个原理,怎么好像跟立Flg是一样一样的?

    那我……试验一下?

    558.

    我闭上眼,心中默念:顾依凉一定不会主动开口搭话顾依凉一定不会主动开口搭话顾依凉一定不会主动开口搭话顾依凉翻了个身:“你睡了吗?”

    我:“……”

    559.

    雾草!我发现了什么!逆反顾依凉定律!

    我,卫言梓,顾学家!!

    560.

    我轻轻咳了一声:“没,怎么了?”

    顾依凉把被子往我这边送了一点:“……在医院的时候不该那样说你的,其实你的演技已经有进步了。”

    原来他还会这么细致地自我反省认识错误啊,心思好细腻的样子,跟那个螳螂贼六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不管怎样,被夸了还是要谦虚的,我摆摆手:“哪里哪里,就我那个蛋黄派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