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 31 页
    如果真实的我能像演出来的我那样运筹帷幄谈笑风生撩人于股掌之间,他应该是会喜欢的吧。

    慢慢来慢慢来,循序渐进、循序渐进。

    温水煮青蛙虽然没什么科学依据,道理还是能应用一二的,只要我持之以恒地追,总有一天能将他斩于马下(划掉)收入囊中(划掉)——变成属于我的。

    还要把技术提升上去,昨天真是对不起他了。

    唉,还得去修手机。

    689.

    我是被顾依凉盘醒的。

    690.

    血液都往一处奔涌而去了,想不醒都难。

    我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一眼放在小小卫上动作不停的手,神志一下子就清醒了大半,转头看向手的主人

    哟,顾师傅,一大早就开车上路啊?你要去哪vivi?

    顾依凉看我醒了,勾唇笑笑,俯身过来亲了亲我的额头。

    691.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脑部有些钝涨,思维也僵滞。

    我看着他,任他盘着,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昨夜睡前的我还在杞人忧天地担心会不会清早起来一切就变了天,结果睁眼一看

    嘿这小恋爱就谈起来了?!

    692.

    还谈得挺有滋有味的嘛!

    果然变了天!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往后余生请每日都给我提供这种叫早服务!

    不愧是99%的进度,真是白担心了!

    小蜜蜂在心房里嗡嗡嗡地酿着蜜,我立刻精神抖擞起来,笑嘻嘻地挪过去抱住了顾依凉的腰,他的手指稍稍一紧,低头作势要亲我。

    我把头一偏:“没刷牙呢。”

    他轻轻笑了一声,不依不饶地拿嘴唇贴了贴我的嘴唇,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692.

    这不是心动的感觉,这是心动次打次动次打次的感觉!

    我被他甜得死去活来心花朵朵开,小小卫也被他盘得死去活来,颤颤地包了浆。

    他手上的技术跟他嘴上的技术一比,简直好得不像出自同一个人,昨天被他口得半死的小小卫一下子就被他盘活了。

    我才抖擞起来的精神全被他给盘了出去,虚着眼睛靠在枕头上小声喘气,看着他跑来跑去殷勤备至地给我收拾案发现场,又仔细帮我清理作案工具——真是帝王级享受。

    我心里甜滋滋的暖哄哄的,莫名还有种包养了个大美人的错觉,

    693.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我只是想把我能力范围内所有能得到的好东西都给他而已,有钱人谈恋爱的事,能叫包养吗。

    我淡定地把裤子穿好,在心里疯狂盘算着要怎么把老黄企图塞给我的资源移花接木到顾依凉头上,台风过境一般冲进浴室洗漱完毕,又冲回来把他扑在了床上,对着他的颈侧一阵狂蹭。

    他笑着把我的头抬起来,食指点了点自己嘴唇:“刷完牙了,要把刚刚的补上。”

    还倾情附赠一个魅惑眨眼。

    694.

    ……这人谈起恋爱来真是不仅治肾亏,还含的全是糖啊。

    我被他甜得一傻,心里猛虎下山式倒吸凉气,虎落平阳式哀哀嘤咛,别说是一个亲亲了,命都想直接给他,当即把眼睛一闭,亲了个他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695.

    亲顾依凉真是比喝酒还容易让人上头,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亲着亲着,小小卫又蠢蠢欲动了起来,我在心底估算了一下去剧组报道的时间,暗暗盘算着要不要趁机干‘他凉的一炮,就听见顾依凉轻声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演员的话,要做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千万黑料楼从我脑中呼啸而过,旖旎春思烟消云散,当时我就痿了一半。

    我:“……”

    我:“……学者、顾……科学家。”

    他一下就笑出了声,好笑道:“你真应该去说相——”

    我:“……”

    大概是我从眼中发射的死光吓到了他,他把那个“声”字生生咽了下去:“——呃,我是说,当一名……吟游诗人?”

    696.

    凉了,这一炮是没法干了。

    我目光死地从他身上离开,飘去拿小陈给我洗好备好的衣服。

    “——生气了?我开玩笑的,”顾依凉忍着笑跟过来,“谁叫你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我是认真回答的啊?看不起学者吗?!

    我面色不善地把他往门外推:“赶紧回你房间换衣服,等会赶不上开工了。”

    他脚步一顿,看了一眼我手里的衣服,转身出了门。

    697.

    等他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沉默了。

    敢问他是怎么搭配出这样一套跟我身上的衣服颜色款式都不尽相同,看起来却完全就是一套情侣装的衣服的?

    他故作惊讶地捧读:“呀,这么巧,我们穿得好像口牙。”

    还口牙呢!

    我把他拉进房间,又亲了个他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698.

    腻歪归腻歪,戏还是要拍的。

    再亲下去嘴唇怕是要肿成东成西就里的梁朝伟,我拍了拍脸颊,让热度散下去一些,跟嘴角一直弯着的顾依凉一起出了门。

    一踏进片场,整个剧组扑面而来一股头痛欲裂的宿醉感,只有我们二人精神倍儿棒,站在一片升腾的死气中面面相觑。

    小陈顶着一张纵欲过度的脸飘也似地晃过来,把早餐往我手里一塞:“昨晚散了之后陆导他们又续了一摊,都喝多了,沿着浦北大道一路狂奔到浦南,还跑丢了几个,现在还在找呢,今天休息一天。”

    我:“……”

    699.

    这《澜诀》看样子是真的拍不下去了。

    700.

    顾依凉转头问我:“正好我要去修手机,一起吗?”

    美人儿有诉求!我立刻动作熟练地掏出手机解锁屏幕打开支付宝:“买个新的呗。”

    他笑着摇摇头:“里面的东西没备份呢,买新的也得把旧的修好,不如修好了接着用。”

    什么东西啊这么宝贝,总不能是什么珍贵的少女心随记吧?

    我疑惑地压低了声音:“……艳照?”

    他更疑惑地压低了声音:“……昨晚有拍?”

    我:“……”

    他:“……”

    小陈:“……”

    小陈:“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

    701.

    小陈在我放射性的眼神注视下马不停蹄地滚了。

    顾依凉哈哈一笑:“你在休息室等等我,我去准备一下明天拍戏的东西,准备完了就来找你。”

    我哦了一声,继续用放射性的眼神目送他离去。

    702.

    往休息室里的沙发上一躺,我百般聊赖地把手机拿了出来,一局王者荣耀打完,又闲闲刷了刷微博,才蓦地发现

    我居然一直到现在都没想起来要嗑糖啊?!

    703.

    我心情复杂地拿着手机,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又一次变了滋味。

    浏览着娘子的超话页面,像是在毕业之后回到母校探望;洗脑包都是难得再翻开一次的旧教材;看着群里叽叽喳喳的娘子军们,仿佛见到了青春稚嫩的学弟学妹;威廉廉威就像是曾经的旧同窗;等又在群里看到了那个“凉月无言”,则好像在事业有成之后,见到了那个在读书时一口咬定你将来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班主任

    嘶,这种莫名的暗爽感是怎么回事!

    704.

    CP之神啊,我毕业了,我成材了!

    705.

    不出意外地在超话里刷到了那张我和顾依凉双互签的海报,配图里除了海报本体、一通分析、时间线新解、呐喊高呼,还有一篇《父亲与我》的八百字小作文。

    我:……日行一善还真是攒人品啊,比转发锦鲤都管用。

    世界上惟有咳嗽和想秀的心是无法掩饰的,我看着那张双签的海报,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在心里hihi地笑了起来。

    706.

    @卫言梓Willim:分享单曲·《微凉的你》(@网易云音乐)

    拥抱一阵微凉的风,心的空隙任你来去[下雨][下雨]

    707.

    我捧着手机,盯着自己的微博页面傻乐。

    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三下,顾依凉探了个头进来,对我弯眼一笑。

    我噌地冲到门前,语调里自带波浪符:“怎么这么久啊。”

    “东西有点多……”他摸了摸鼻尖,“让助理帮我订了两张电影票,一起去看吗?”

    708.

    设:一个顾依凉带着一点点忐忑一点点不好意思一点点期待地邀你去看电影。

    问:你会怎么做?

    答:我是不知道你们啦,反正他只要对我一笑,别说只是看电影了,就是问我要不要一起私奔,我都立刻收拾好细软拉起他就奔,往幸福的天涯飞奔,不回头就往前飞奔。

    709.

    我像只苍蝇一样搓着手在休息室里嗡嗡乱转,拎起一个巨大的黑色口罩戴上,找一件高领的外套穿上,再翻出一条宽大的围巾围上

    为什么休息室里没有防毒面罩或者脸基尼?!

    在我一边盘旋一边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找件丝袜套头上算了的时候,顾依凉好笑地一巴掌把我击落下来,扣了个鸭舌帽在我头上:“是去看电影,不是去抢银行,戴个帽子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

    我:“可是……”

    他:“你穿成这样,出门不是被警察抓进警局,就是被热心群众送进警局。”

    我:“……”

    他动手剥掉了我身上的围巾和外套,我沉吟片刻,眼睛扫到了那个从小陈手中幸存下来的化妆包。

    710.

    顾依凉老实地坐在椅子上,任我在他脸上描描画画,好奇地问:“你还会化妆?”

    “基础点的还是会的,”我把他的眉毛画粗画低了一点,又改了改他的眼型,“遮遮瑕,盖盖黑眼圈,修个眉毛之类的,见人的时候看起来会精神一点。”

    他:“我都看不出来你平时化了妆。”

    直男发言x1

    他:“感觉跟素颜没有什么区别啊。”

    直男发言x2

    他:“不化也好看。”

    直男发言x3

    他:“你怎样都好看。”

    我:“……行了行了,不知道怎么夸人就收声——”

    我话音未落,他凑上来亲了我一下,对着呆掉的我笑了笑:“好,收掉了。”

    711.

    我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