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五章 最欠揍的熊孩子
    释小鱼还是没搞懂彼岸花两次异动的原因,反倒是发觉体内花息略有增长。

    是错觉吗?

    为了搞清楚这一点,他冲端木女王施放“挑衅”技能:“感觉不错哟。端木同学,请继续你的表演。”

    表,表演?

    竟敢diss我!

    端木女王暴走。

    亮出小虎牙,开启虎牙威胁和死亡凝视双buff加持:“p,这次我真的真的真的生气了!画个圈圈诅咒你……”

    关乎尊严,她也是拼了。

    一个接一个的诅咒,大套大套的组合咒,把释小鱼身上下诅咒了三遍。从头到脚一处不落,连脚趾甲都诅咒了甲沟炎和灰指甲。

    连续诅咒三分钟,端木女王累的摇摇欲坠,濒临极限;宋毅虎吓得躲到一旁,生怕殃及自己;释小鱼顿了片刻,慢慢闭上双眼。

    端木女王以为他在死撑,心里别提多得意,喘着粗气说道:“哼,哼哼,现在知道,惹我的,下场,了吧……”

    知道了!

    知道了!

    知道了!

    绛宫内,释小鱼喜不自胜。

    彼岸花周围的花息明显浓郁许多,从早上醒来的两成,变成了现在的四成,足足恢复了两成之多,拜端木女王的诅咒所赐。

    这是只神奇的小奶妈!

    释小鱼睁开眼,继续“挑衅”:“eon,诅咒不要停。”

    “我就说他是bug!怎么样,免疫你所有诅咒。”宋毅虎又开始转圈。

    “p!”端木女王含恨倒下。

    释小鱼急忙抱住她:“小奶妈你肿么了,没蓝了么?”

    “p,你还敢骂我,我绝不放过你……”

    狠话有气无力,小奶妈是真的没蓝了。

    释小鱼很失望,他还指望端木女王再来几波诅咒,帮他补满花息呢。

    抱着小奶妈放到座位上,释小鱼去便利店给她买了盒牛奶。

    宋毅虎抗议:“为什么不给我买?”

    “写你的作业。”释小鱼怼了一句,牛奶放在小奶妈面前,“喝吧,补补蓝。”

    “哼!”

    小奶妈很有骨气,不受牛奶诱惑,还亮出小虎牙以示威胁。

    宋毅虎见有机可乘,伸出手:“她不喝,给我喝吧。”

    小奶妈怒道:“你碰一下试试。”

    “你又不喝……老师说浪费食物不是好孩子。”

    “谁说我不喝?”

    “那你喝呀。”

    “喝就喝!”

    端木女王插上吸管喝牛奶。

    宋毅虎馋得直吞口水。

    释小鱼莞尔。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一只小猪不吃糠,两只小猪争的香。

    “笑什么笑,别以为我会放过你。你等着,看我明天怎么诅咒你!”

    “今天不诅咒了吗?”

    “咳咳咳!”

    小奶妈气的被牛奶呛着了。

    看着她喷奶的惨状,释小鱼开始检讨自己。

    阿弥陀佛,我是不是压榨的太狠了?

    她还是个孩子……

    每天恢复两成半的花息也不算少,过几天又是月圆,够我狂撸一波了。

    “说话要算数,明天可别忘了。快点喝,喝完写作业,有不会的问我。”

    写作业?

    不存在!

    小奶妈充耳不闻,喝着牛奶看电影,根本不写作业。

    宋毅虎倒是提笔划拉了几下,随后固态萌发,又打开电脑看小说。

    释小鱼也不管,埋头查资料做毕设。

    不负责?

    呵呵。

    蜡烛倒是负责,结果呢?

    心梗住院了!

    咣当一声,门被人推开。

    一个身形高大的小学生大摇大摆走进来,看年纪十二三岁,吊儿郎当痞气十足。

    发型两边铲,校服系腰间,书包搭背后,走路自带风。

    释小鱼皱了下眉:“有事吗?”

    “来上课啊。”

    “你是班里的学生?”

    “你谁啊?”

    宋毅虎接过话头:“他是新来的老师,是个bug。”

    “这样啊。老师你好,我叫张义天,人称社会张,老师您抽烟,以后多关照。”

    嘶……

    看着小学生递来的香烟,释小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方面是因为他从没想过会有小学生给自己递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张义天递来的是苏烟软金砂,五十块钱一盒,而他抽的还是六块钱一盒的硬白沙。

    见释小鱼没动静,张义天接着说道:“老师你别见外,混社会见人散烟……你该不是不会抽烟吧?那得抓紧学,男人不会抽烟怎么混社会?还有,就算不会抽烟,别人递烟也要接过去,这是混社会的礼数。”

    “我从不接小学生的烟。”释小鱼推开张义天的手,“昨天怎么没来上课?”

    “社会不是这么混的,总问这种没意思的问题容易挨揍。”

    张义天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书包随手一扔,点上烟掏出手机玩手游。

    “把烟灭了。”

    “混社会烟不离手,不懂别瞎哔哔。”

    释小鱼:“……”

    沉默片刻,他走到张义天面前。

    张义天抬起头,叼着烟一副“你动我试试”的架势。

    释小鱼没动他,而是拿起他的苏烟抽出一根,塞进自己的烟盒里。

    张义天鄙夷道:“原来你会抽烟。硬白沙?呵呵。”

    “怎么,你有意见?混社会见人散烟,你说的。”

    “你不说不接小学生的烟吗?”

    “可我没说过不抽小学生的烟。”

    “虚伪。”

    “是你语文太差,理解能力有问题。上学期语文及格了吗?”

    “老师你很操蛋你造不?”

    “彼此彼此。”

    释小鱼正跟张义天互掐呢,门又被人推开,这回进来了俩小学生。

    前面是个女生,身材窈窕妆容精致,气鼓鼓的俏脸紧绷;后面紧跟着一个小胖子,拎着俩书包,呼哧带喘嘴里叨叨个不停。

    “婧婧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婧婧你别生气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想要什么跟我说,我买给你当做赔罪。”

    “婧婧你理理我好不好,你这样我好难受好难受的。”

    “婧婧……”

    “喂。”释小鱼叫住小胖子,“你们干嘛的?”

    “关你屁事儿!”

    宋毅虎再次接过话茬:“他是新来的老师,是个bug。”

    “那又怎样?我们交钱报班,是他的衣食父母,不让他叫爸爸就不错了。”

    阿弥陀佛的,这只小胖子更欠揍!

    释小鱼板起脸:“王大洋?张婧?”

    起跑线辅导班共有五名学生,这俩是最后两只。

    王大洋不耐烦道:“有完没完了,别烦我!”

    “你俩昨天为什么没来?”

    “管着嘛你,比事儿逼陈还多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