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六章 神操作
    阿弥陀佛,贫僧着相了。

    代管蜡烛的辅导班,释小鱼只是来走过场,从没想过用心扮演自己的角色。

    但是几只熊孩子太能作妖,搞得他不由自主险些深陷其中。

    多亏小胖子一语惊醒,他立刻抽身继续做毕设,不再管几只熊孩子。

    王大洋哼了一声,围在张婧身边,碎嘴继续叨叨。

    “婧婧,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婧婧,你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宝贝甜蜜饯儿……”

    “婧婧,每次你生气的时候,我的心都好痛,痛到无法呼吸……”

    张义天讥讽道:“那是因为你太胖。”

    “社会张!”

    “怎么着!”

    “……玩游戏不要分心。”

    “切!”

    张义天冷嗤一声,接着玩手游。

    王大洋继续甜言蜜语:“婧婧,我们可不可以不忧桑?”

    张婧放下指甲油,用力一拍桌子:“你可不可以闭嘴!”

    “婧婧……”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再叽叽歪歪个不停,我这辈子都不理你!”

    “好的婧婧,你消消气,女人生气容易变老,我不打扰你化妆了。”

    默默从桌斗里拿出一大堆精美零食和饮料,轻轻放在张婧面前,王大洋拿着手机凑到张义天身旁。

    “吃鸡呢?加我一个呗。”

    “拒猪队友。”

    王大洋吃瘪,又去毛到宋毅虎。

    “脑残片儿,听说老师让你叫家长?”

    “不许叫我脑残片儿!”

    “你闯什么祸了?”

    “没写作业……”宋毅虎顿了一下,“你们这几天写作业了吗?”

    “没有。”

    “老师没让你们叫家长?”

    王大洋得意道:“我在我和婧婧的作业本里各夹了半张一百块钱!”

    还有这种操作?

    释小鱼忍不住抬头:“老师收了?”

    “他傻,不但不收还给我爸打电话告状。”

    “你爸怎么说?”

    “哼,我爸夸我有头脑。”

    释小鱼:“……”

    没有熊孩子,只有熊家长。

    蜡烛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王大洋忽然想起讨好张婧的法子,扬起一百块钱,颐指气使的对释小鱼说道:“替我和婧婧写作业,这一百块……”

    话音未落,张义天一把夺过钱,揣进自己兜里。

    王大洋怒道:“社会张!”

    “嚷嚷什么。这一百块算你这个月的保护费。别说我吓唬你,小六党的小钢炮已经放话,要把你揍成猪头。”

    “我又没惹他,他干嘛打我?”

    “因为你嘴·贱。上礼拜骂哭四年级的牙箍妹,那是小钢炮的干妹子。”

    “我又不知道,能怪我吗?”王大洋不甘心,想了想,“行,这事儿你给我摆平,然后再教训四眼狗一顿。”

    “五一班的四眼狗?”

    “就是他!骂我死肥猪,还跟我抢婧婧。”

    “成交!”

    释小鱼目瞪口呆。

    这是……py交易吧。

    小学生之间的py交易?

    当着我的面,如此明目张胆?

    难道这就是小学生的江湖?

    释小鱼感觉自己的三观要崩碎了。

    恍惚间,就听“砰”的一声,只见王大洋又拍出一百块。

    “替我和婧婧写作业,这一百块就是你的!”

    死熊孩子,真的太欠揍了。

    “怎么,嫌钱少?那我再加一百!”

    “两百块不少了,你一天能赚这么多吗?”

    “别死撑了,这么划算的生意你上哪儿找去?”

    “到手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活该一辈子受穷。”

    “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可警告你,我耐心有限……”

    王大洋叨叨哔哔个不停,嘴碎的不行,神烦。

    释小鱼沉默良久,决定教小胖子做人,不能让他上天。

    他伸出五根手指:“五百。”

    “你穷疯了吧!小学生作业也敢要五百?”

    “没钱就别装土豪,老老实实写你的作业,土鳖。”

    “你说谁土鳖!”

    王大洋暴怒,又掏出三百,更加用力的拍在桌子上。

    “看清楚了!胖爷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就是任性,就是壕!”

    “你赢了。”

    释小鱼收好钱,在几只熊孩子鄙夷、轻视的目光中,掏出手机。

    “学霸,有空不?”

    “鱼哥招呼肯定有空。”

    “小学五年级课后作业,五百块,接不接?”

    “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

    “多谢鱼哥关照,在哪儿?”

    “东方嘉苑小区13号楼104。”

    “我艹,起跑线辅导班?”

    “你知道?”

    “鱼哥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十分钟后,一个身穿外卖配送冲锋衣的年轻人匆匆走进辅导班。

    “鱼哥,哪位小老板这么壕?”

    “我认得你,你是混社会的!”张义天突然跳起来,“你天天早上在我们学校外面代写作业,一科20三科50;家长签名一个5块!”

    学霸大名薛霸,中海师范大学大二学生,是释小鱼的小老乡。

    送外卖属于兼职,他主要厮混于中海家教界,为广大小学生服务:代写各科作业,模仿家长签字;冒充学生家长,出席各种家长会、叫家长、被老师骂等活动。

    这么说吧,只要价格合适,他能满足小学生所有不违背人伦法律的需求,不论合理不合理。

    “哟,感情还有老顾客呢。”薛霸笑着跟张义天打声招呼,“童叟无欺诚信经营,小老板以后多光顾啊。”

    “别玩了。”释小鱼拉过薛霸,先塞五百块,接着耳语一番,然后冲王大洋一努嘴,“喏,那是肥羊。”

    专门代写作业……

    一科20……

    肥羊……

    王大洋的脸憋成猪肝色。

    薛霸走到王大洋身旁,关心的问道:“小老板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病了?”

    “少废话,我俩作业交给你了。”

    “不行。”

    “你说什么?你收了我的钱,五百块!”

    “小老板你误会了,收钱办事、用尽洪荒之力令各位小老板满意是我的招牌。问题是你俩一个班,我帮你们写作业,老师发现字迹一样,肯定知道别人代写。”

    “你什么意思?”

    “这样,抄写、默写、听写这类不需要动脑的,你们照书抄就行,我免费送家长签名。造句、填空、计算等需要动脑的,我把答案写到白板上,你们照着抄。”

    “那不还是我们自己写?不干,退钱!”

    王大洋态度坚决。

    薛霸满脸为难,看向释小鱼。

    是释小鱼让他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