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七章 死亡五小 上
    是释小鱼授意薛霸这么做的。

    小胖子太欠揍,他又不能动手,只好换个法子教小胖子做人,以免小小年纪就上天。

    他相信,自己肯定会收到助攻。

    果不其然,王大洋刚提出异议,三只熊孩子相继跳了出来。

    宋毅虎率先表态:“嘿嘿,我觉得挺好,这么一来我也可以抄。”

    “滚一边儿去,我掏的钱关你屁事儿,脑残片儿!”

    “再叫我脑残片儿,信不信我真把你编辑成一只肥羊?”

    “不许喊我肥羊!”

    “肥羊,你这么肥,又叫王大洋,喊你‘肥羊’有错吗?”张义天吐出几个烟圈,做派特社会,“而且我认为,送外卖的哥们提议很好,不愧是混社会的。”

    “社会张!你刚收了我一百块!”惹不起张义天,王大洋将怒火撒向释小鱼:“你算什么老师,怎么能给学生起外号!”

    我要说纯属巧合,你信不?

    释小鱼发誓自己是无心的,不过他懒得解释,冷眼旁观,坐视熊孩子内讧。

    熊孩子很难抵御免费抄作业的“诱·惑”,小奶妈也不例外。

    她属于熊孩子金字塔顶尖的存在,不需要吭声,只是冷冷一眼,

    死亡凝视!

    王大洋秒怂。

    不过,他随后的表现,刷新了释小鱼的认知。

    先是输人不输阵的抛出一句“今天我请客,大家一起抄”,然后拉着薛霸谈判。谈判的目的是为了挽回损失,具体内容则是……课后作业的包月价格。

    当然,每次五百肯定不可能。

    他是壕不假,可他不傻,刚才中了释小鱼的激将法,现在嘛……现在就跟个小大人似的,坐在课桌前,一本正经的和薛霸谈判。

    什么作业难度、作业量、工作时间、工作稳定性、中海市人均月薪、兼职待遇、时薪换算等等等等,说的头头是道有模有样。

    言谈间,小孩子的狡黠和成年人的狡诈交相显现,薛霸很快落在下风。

    报价从1500降到1200,又从1200降到1000。最后王大洋又提出包月业务从今天开始,薛霸刚收的五百块,算是第一个月的定金。

    薛霸苦笑着婉拒:“不行哟小老板,你这刀太大。”

    “大哥哥,我还是个孩子,每个月没有多少零花钱,你让让我好不好……”

    “你也不小了,还用我告诉你细水长流和一锤子买卖的区别吗……”

    “万一我爸知道我乱花钱,他会打屎我的……”

    “如果我们学校知道你每天早上在外面代写作业,你觉得你的生意还能做吗?发到网上让你们学校知道,会不会开除你……”

    王大洋软硬兼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变脸如同翻书。

    薛霸被摁在地上反复摩擦,直至被迫答应颜面尽失的耻辱条约。

    释小鱼目睹过程,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小胖子还自带专属技能?

    二十分钟后,薛霸搞定收工,熊孩子们开始抄作业。

    释小鱼想要送薛霸离开这个伤心地,反被对方拉到阳台。

    “鱼哥,起跑线转给你了?”

    “我替朋友带几天,他身体不舒服。怎么了?”

    “那还好。不过你也别大意,保重身体最重要,其他都是虚的。”

    “几个意思?”

    “你朋友是被学生气的吧?”

    “你从哪儿听说的?”

    薛霸压低声音:“东小附近的辅导班,有谁不知道他们五个,一个比一个熊……”

    张义天。

    男,12岁,五年级四班学生,东方小学一“霸”。

    好勇斗狠,喜欢打架,经常欺负同学,还到处收“保护费”。结识不少初高中学生和社会不良青少年,曾因多次参与打架斗殴险被学校劝退。

    口头禅:“混社会”;“我罩你”;“搞事情”;“砸你家玻璃”等。

    四年级时,因为老师管得严,某次在课堂上被老师点名批评时,公开威胁:“老师,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别忘了你儿子也在学校上学!”

    自此老师不再管他。

    宋毅虎。

    男,11岁,五年级四班学生,沉迷网络小说,和张义天是同班同学。

    喜欢看网络科幻小说,中毒极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认为整个世界是主神编辑出来的,每个人都是虚拟人物,类似游戏角色,而他自己是管理员,拥有编辑世界的权限。

    口头禅:“我编辑你”;“把你从世界删除”;“你是残次品”;“没素质的垃圾玩家”等。

    因不服老师管教,多次辱骂老师是“残次品”、“穷·逼垃圾玩家”,威胁老师“删除账号”、“编辑成狗”、“杀到零级”。

    气的老师哭笑不得。

    王大洋。

    男,11岁,五年级三班学生,沉迷手游,还有早恋倾向。

    小胖纸兼小土豪一枚,三观重度扭曲,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习惯用金钱衡量一切。出手阔绰,花钱大手大脚,喜欢用钱砸人,身上经常携带大量现金。

    口头禅:“用钱砸死你”;“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努力学习给人打工吗”等。

    老师有心帮他重树三观,但每次给他讲道理、教育他、批评他的时候,总会遭到他“无情”打击。

    “老师,你什么学历?每月工资多少?”

    “学习好有什么用?我爸小学都没毕业,不照样开宝马住豪宅,好多大学生争着给他打工?”

    “你这么漂亮当老师可惜了,去给我爸当秘书吧,一月工资顶你现在一年。”

    老师纷纷败退。

    张婧。

    女,11岁,五年级三班学生,东方小学“女神”之一,追求者甚多。有拜金倾向,严重早熟,信奉“颜值即正义”。

    追求时尚,极其爱美,非常在意自己的容貌。擅长打扮自己,自学化妆成才。立志当网红,钓个金龟婿,嫁给有钱人,当上阔太太。

    口头禅:“学得好不如嫁得好”;“高学历不如高颜值”;“没有女人味儿”;“小心嫁不出去”等。

    因为成绩太差、上学化妆、烫发、放学前在课堂上公然补妆等缘故,多次被老师批评。

    她不但不听,反讽还特犀利。

    “老师你小时候学习那么好,现在每个月能买几件奢侈品?”

    “老师你有没有后悔结婚太草率?”

    “老师你现在对我好点,不然等我长大嫁入豪门,买下学校开除你。”

    老师掩面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