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八章 死亡五小 下
    端木女王。

    女,10岁,五年级三班学生,和张婧、王大洋是同班同学,东方小学绝对“一姐”,无人敢惹。

    性格古怪,叛逆心重,爱发脾气,生气的时候习惯露出小虎牙威胁。认为自己是女巫会诅咒,随身携带魔仙棒,谁要是惹她不高兴,她就诅咒谁。

    口头禅:“p”;“我生气了”;“画个圈圈诅咒你”等。

    以前经常无缘无故诅咒老师和同学。许多学生和部分老师被她诅咒后,真的像她诅咒的那样,肚子痛、牙疼、摔跟头、吃饭噎住、喝水呛着、裤子叉裆、丝袜开线等,搞得跟诅咒灵验似的。

    学校师生普遍认为是巧合,可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十次八次呢?

    面对她时灵时不灵的“诅咒”,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儿,反而增加了她的神秘感。

    虽说升入五年级后有所收敛,只诅咒招惹到她的老师和学生,但是阴影的种子已经开花,学生们都害怕她、躲着她,私下里偷偷喊她“巫婆”。

    嗯,如非必要,老师们也不愿轻易触怒她。

    “……这几年,他们五个逼走了好多家私人教育机构,搅黄的也不少,被业界称为‘死亡五小’。后来私教界那帮人学精了,只要有新开的辅导班,他们哪怕倒贴钱也会把这五个熊孩子送过去。你要是不了解个中凶险,就等着关门吧。”

    佛祖在上!

    释小鱼倒吸一口凉气。

    我说嘛,去年夏天蜡烛刚办班的时候招了不少学生,怎么才半年多就剩下五个……

    难怪蜡烛被气出心梗。

    难怪圆儿会失联。

    都这样了,还说他们不是熊孩子?

    蜡烛啊蜡烛,你是真圣母。

    “鱼哥,记住我的话,在这儿当老师千万别太认真,身体健康是第一位。那几个熊孩子,你管他们死活呢。”

    “喂,你们说什么呢?”王大洋突然探出脑袋,眯着小眼睛一脸狐疑,“两个大男人鬼鬼祟祟……说,是不是说我坏话呢!”

    薛霸急忙辩解,结果忙中出错:“我没说你是熊孩子。”

    “你说谁是熊孩子!”

    “不是,没,我没说你。”

    “那你说谁?”

    “我谁也没说。”

    “骗人!我听见你说我们是熊孩子,还说我们是死亡五小!”

    “啊?你听见了?”

    “马勒戈壁的,你果然在说我们坏话!”

    诈出真相,王大洋怒了。

    再次冲着释小鱼挥舞钞票:“给我打烂他的嘴,这两百块就是你的!”

    另外四只听见动静也围到阳台门口,一个个愤怒不已。

    张义天狠狠踩灭烟头:“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搞事情是不是!你等着,我这就找人砸你家玻璃,扎你家车胎,堵你家锁眼,泼你家大门!”

    宋毅虎敲打笔记本电脑垫盘:“你这个没素质的残次品,我现在就编辑你肛裂爆血,看你还敢骂我!”

    张婧柳眉倒竖:“只有窝囊废才喜欢在人背后嚼舌根。像你这样的穷吊丝,注定一辈子没出息,受苦挨穷没女人看上你。就算将来哪个不长眼的女人嫁给你,肯定也给你戴绿帽。”

    小奶妈最直接,手持魔仙棒,用刚恢复的一点蓝诅咒薛霸:“p,我最讨厌别人骂我熊孩子,我生气了!画个圈圈诅咒你,屁股·痛!”

    语言暴力?

    释小鱼正准备喝止,忽听薛霸呻·吟一声,捂着屁股蹲在地上,满脸痛苦。

    “你怎么了?”

    “我,我……”

    薛霸痛苦的说不出话,豆大汗珠布满额头,裤子后档处隐隐渗出血渍。

    阿弥陀佛!

    释小鱼不敢耽搁,拜托端木家的司机帮忙照看五只熊孩子,自己背起薛霸直奔最近的医院。

    ……

    “刺激”的一天终于结束,释小鱼回到宿舍时,已接近晚上九点,脑海中还在回想着薛霸的诊断结果。

    痔疮急性发作!

    十人九痔,痔疮发作没啥稀奇,可是发作的时间实在太蜜汁,不能不引起释小鱼深思。

    巧合吗?

    还是别的什么?

    跟宋毅虎的“编辑”、端木女王的“诅咒”有没有关系?

    小奶妈的诅咒释小鱼亲身体会过,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不过小奶妈诅咒的是“屁股痛”,而宋毅虎编辑的是——肛,裂,爆,血!

    这还是小学生辅导班吗?

    也太可怕了。

    蜡烛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还是圆儿聪明,直接玩消失。

    次日下午,释小鱼早早来到辅导班,决定让宋毅虎“编辑”自己一回,看看是否和小奶妈一样,也能恢复自己的花息。

    小奶妈第一个来,见到释小鱼分外眼红。

    “做好受死的觉悟了吗?画个圈圈诅咒你……”

    完是昨天的翻版,小奶妈再次力竭,含恨倒下。被释小鱼抱到座位上,恨恨的咬着吸管喝牛奶,暗暗发誓终有一日要让释小鱼跪舔。

    张义天第二个,比昨天更过分,叼着烟就进来了,这回换成了金利群。

    释小鱼什么都没说,拿了张义天一颗利群,塞进自己的烟盒里。

    “谁让你拿我烟的!”

    “混社会见人散烟,你说的。”

    张义天气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接着是张婧和王大洋。

    看样子两人和好了,王大洋捧着一堆小吃“伺候”张婧,又是递饮料又是递纸巾,还不停逗张婧开心。

    俩人没作妖,释小鱼就没管。

    最后是宋毅虎,耷拉着脑袋一瘸一拐走进来。

    释小鱼问他:“虎啊,腿怎么了?”

    “腿没事儿,屁股疼。”

    “哦,我说昨晚你爷来接你的时候脸色不好看,原来下午就被叫到学校了。”

    “你懂什么,我爷打我是我编辑的。还有你现在说的话,你以为是你自己说的,其实也是我编辑的。”

    “那我现在要是揍你一顿,也是你编辑的咯。”

    “你敢,信不信我升级系统修复你这个bug。”

    “你升级一个我瞅瞅。”

    咦?

    宋毅虎打量释小鱼片刻,突然笑了:“嘿嘿,看来你知道自己是bug了。不过你不用害怕,我暂时不会升级系统。”

    “为什么?”

    “秘密。对了,被我编辑的残次品呢,不会不敢来了吧?”

    宋毅虎说的是薛霸。

    薛霸还没来,王大洋又作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