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九章 狗耳戴花
    王大洋又作妖了。

    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细长礼盒,里面是一朵玫瑰,深情表白。

    “这朵玫瑰送给你,代表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唯一。婧婧,我爱……”

    欠揍的小胖子,又想上天啊!

    “花开彼岸,信手拈花!”

    释小鱼手一抖,王大洋傻眼了。

    “我花呢?”

    宋毅虎眼尖:“被bug没收了。”

    “老师无权没收学生财物,快还我,不然投诉你!”

    “这儿是辅导班,想表白去别的地方。”

    释小鱼手再抖,玫瑰花插在了阳台上的空花盆里。

    “我就在这儿表白,而且每天都表白,随便你没收,我不在乎。告诉你,我有的是钱,多的砸死你!婧婧你等我,我再去买花,给你买九十九朵玫瑰。”

    张婧却像是没听见,直勾勾看着释小鱼,美眸盈动。

    “老师你刚才表演的是魔术吗,太精彩了。我才发现你个子高高的,长得也挺帅……”

    “可惜是个穷鬼。”王大洋很不爽,“高富帅高富帅,‘富’字在中间,钱才是核心。没有钱,长得再高再帅也没用!”

    “老师别灰心,穷不是你的错,你还有机会。来,再表演一遍,让我拍下来传上网,说不定你就火了。到时候你开魔术直播,月入百万不是梦,金钱和女人都会有的。”

    张婧举着手机,一脸希冀。

    释小鱼一盆冷水泼过去:“张婧同学,醒醒吧,现在是白天。”

    “从来没人拒绝过我。”

    “你想当网红是你的事,别打我的主意。”

    “我打你的主意?呵呵,一个穷吊丝,少给自己脸上贴金。知道世界上为什么有些人炒鸡有钱,而有些人却是穷鬼吗?就因为和你一样,不知道把握机会。”

    “说完了吗?说完抓紧写作业。”

    很快,薛霸来了,一瘸一拐的,熊孩子们也暂时消停下来,开始抄作业。

    抄作业真心轻松。

    不到一个小时,五只熊孩子相继抄完作业,然后彻底放羊。

    小奶妈看电影,宋毅虎看小说,张义天约了小伙伴去电玩城,王大洋邀请张婧唱k吃饭。

    谁都没跟释小鱼打招呼,他也不过问,埋头做自己的毕设。

    随后几天,释小鱼的生活相当规律。

    白天去辅导班上课,接受小奶妈诅咒,刺激宋毅虎“编辑”,抽拿张义天的香烟,没收王大洋的鲜花,敲打张婧的“小算盘”。

    晚上回到宿舍自撸,只要花息恢复到八成,就小撸一把,直至花息剩下两成为止。

    随着熟练度的增加,蕴灵的成功率也在逐步提升,平均每消耗两成花息,就能蕴灵成功一次。

    转眼到了周六,月圆夜。

    传说中,月圆夜狼人会变身。

    释小鱼不会变身,但是他会疯狂吸收月华,恢复体内的花息。

    于是,这一晚他疯了,撸了整整一宿,蕴灵成功八次之多。

    加上之前的六朵,他已经撸出了14朵九品下下灵花。

    但是!

    花恩只有9点,距离采摘《花阵基础纲要》还差1点。

    看着花碑上的数字,释小鱼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9点是上限?

    超过之后撸的再多也无法获得花恩?

    残破的传承,信息支离破碎,无法解答释小鱼心中的疑惑,他也找不到人为自己科普。

    次日上午,撸了一宿的释小鱼还在呼呼大睡,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我们是警察,你是释小鱼吗?”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身着便装自称警察。

    男的叫林琨,瘦瘦高高略显木讷;女的叫蓝玫,年轻时尚身材火辣。

    “什么事?”

    “别紧张,我们今天找你主要是问一些事情。”

    两名警察亮出警官证,走进宿舍。

    林琨环顾一圈,问道:“其他人不在?”

    “一个在老家备考公务员;一个病了回家修养;还一个出去玩了,很少回宿舍。”

    林琨点点头,走到门口锁上房门,门神般守在那里。

    蓝玫招呼释小鱼坐下,开门见山道:“释小鱼同学,3月11号也就是上个周六晚上,阳光小区发生一起流浪狗伤人事件,你是否在场?”

    面对成年女性,释小鱼本能的不自在,回答相当简练。

    “在。”

    “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形。”

    “有狗咬人。”

    蓝玫:“……”

    顿了顿,她换了种方式:“你当时是否救了一个小女孩?”

    “是。”

    “那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琪琪。”

    “也就是说,有只狗想要咬琪琪,你救了她?”

    “是。”

    “记得那只流浪狗长什么样吗?”

    释小鱼摇头。

    “一点印象都没有?”

    继续摇头。

    蓝玫表示理解:“也是。当时天完黑了,事发又突然,不记得很正常。如果你再见到那只流浪狗,能认出来吗?”

    这是什么情况?

    释小鱼懵了。

    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蓝玫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一张一张摊开在他面前。

    每张照片上都是一条狗,品种各异体型不一。

    “你看看,里面有那条狗吗?”

    阿弥陀佛,这狗子犯了多大罪?

    释小鱼无法理解。

    然而,当他的目光从面前照片扫过时,定住了。

    蓝玫目光敏锐,发觉异常后问道:“怎么,有印象?”

    “这张。”

    “你确定?”

    “花。”

    释小鱼指出的照片上,是一只大型犬,毛色很杂,左耳有朵小黄花。

    “嗯,狗耳戴花确实罕见,没想到你观察的这么细致。我们询问过许多目击者,没有一个人记得这个特征。不过我还是要依例再问一遍,你确定是这只狗?”

    释小鱼点头。

    他绝对不会认错。

    照片上的狗不是耳朵上戴着朵花,而是被花柄穿透扎在耳朵上。

    那是他的手笔,怎么可能认错!

    “发生什么事了?”

    “不要多想,我们只是例行调查。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再想起什么随时给我打电话。”

    蓝玫收拾好照片,和林琨一起走了。

    释小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不对劲呢?

    嗯,套路不对!

    一点不像常规调查。

    哪有警察拿着一堆狗的照片让人辨认的?

    搞得像追查杀人犯似的。

    难不成……

    回想起那晚流浪狗逃走时仇恨爆表的目光,释小鱼心中生出不祥预感,急忙拨通琪琪妈的电话。

    电话没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