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十章 学猫叫
    释小鱼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琪琪妈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直至最后一次,电话总算通了,接电话的是琪琪的爸爸。

    电话里,琪琪爸告诉释小鱼,琪琪昨晚被流浪狗咬了,身多处受伤,今早才从手术室里出来。

    琪琪妈伤心欲绝,在手术室外守了一夜,体力不支昏了过去,现在还在休息。

    是那只流浪狗干的!

    释小鱼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来找自己,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奇怪感觉。

    这个世界似乎,似乎不大对劲。

    他胸口的彼岸花,小奶妈的诅咒,薛霸的急性痔疮,流浪狗的报复……

    这是真实的世界吗?

    吃过午饭,释小鱼买了一堆营养品,前往医院探望琪琪。

    琪琪一家都在,状况很不好。

    琪琪妈守在病床前,以泪洗面,整个人苍老了二十岁。

    琪琪爸还算坚强,七尺多高的汉子强忍悲痛,用不算厚实的肩膀努力为妻女撑起最后一片天。

    琪琪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头上、脖子、身上、手臂、腿上等多处缠着纱布,清澈的眼神已经不再,剩下的是无尽的恐惧和惊慌。

    释小鱼还没靠近,她就吓得失声尖叫。

    琪琪妈急忙把她搂到怀里,泪流满面的轻抚着,细语轻柔的安慰着。

    见此情形,释小鱼放下营养品,默默退出病房。

    “抱歉。”琪琪爸跟了出来,“琪琪昨晚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12岁的琪琪,被恶狗疯狂撕咬,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伤害不仅有身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

    上午醒来后,深陷惊恐阴霾的支配,任何人靠近都会吓得失声尖叫,连父母都不例外。夫妻俩花了很长时间才安抚住女儿,使她能够接受自己,但是外人出现仍旧会刺激到琪琪。

    眼下手术是成功了,但琪琪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至少在打完五针狂犬疫苗前,医生也不敢保证她是安的。

    阿弥陀佛。

    走出医院,琪琪一家三口的惨状盘旋在释小鱼脑海中,久久不散。

    琪琪的悲惨遭遇,琪琪妈的悲恸心碎,琪琪爸的咬牙强撑,无不刺激着释小鱼的内心。他隐隐后悔,那晚应该射爆流浪狗的眼睛,直接将其击杀!

    回宿舍的路上,释小鱼一直在想这件事。

    他想不通,一只狗的报复心怎么会如此强烈。

    难道真的开挂了?

    还有,当时是他用黄花醡浆草击伤了流浪狗,还一脚踹飞。可流浪狗为什么不找自己报复,反而报复琪琪……

    报复……我?

    释小鱼想到什么,猛然转身。

    啪叽!

    墙头上,一只六个月大小的黑猫正在悠闲的溜达。

    不知道是不是被释小鱼突然转身吓到了,脚下踩空掉了下来。

    不过这只黑猫很有意思,摔下来后趴在地上淡定舔毛,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

    新的一周开始了。

    周一早上,释小鱼起床后一如既往的打了趟拳舒展身体,接着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在宿舍做毕设。

    十一点多去食堂准备吃午饭的时候,接到了蜡烛的电话。

    “和尚,在哪儿呢?”

    “食堂门口。”

    “辅导班还好吧?”

    “好啊,那几只熊……小朋友很乖很听话,每天下午放学准时来班里写作业,从来不给我添麻烦。”

    “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也是没谁了。他们几个是有点皮,辛苦你了,等我回去请你吃大餐。”

    那是有点皮吗?

    是非常皮好不好!

    “身体怎么样了?”释小鱼问道。

    “挺好的,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再这么下去,跟圆儿都有一拼了。对了,你是不是养猫了?”

    “别开玩笑,我养自己都困难,哪有闲钱养猫。”

    “刚才房东给我打电话,说屋里有只猫叫个不停,声音还特别大,邻居都找物业投诉了。要不你去看看?”

    “行,我这就去。”

    挂断电话,释小鱼买了个鸡蛋灌饼,胡乱几口垫垫肚子,骑着共享单车赶往辅导班。

    蜡烛办班时租的是个三居室,三室两厅两卫一百多平。

    主卧摆放十几张上下铺儿童床,供午托的小学生中午休息;较大的客卧改造成一、二、三年级小学生教室,桌椅板凳移动白板整齐有序;最小的卧室是老师的办公室和休息间,内有一张单人折叠沙发床。

    客厅很大,被改造成两部分。

    靠门这半边儿同样摆放着课桌白板,是四、五、六年级小学生写作业、上课的地方;靠近阳台那半边铺着泡沫地垫,角落里码放着益智类的书籍和玩具,供小学生完成作业后娱乐休闲。

    释小鱼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一遍,猫毛都没见着一根,不过阳台的窗户被打开了一条缝。

    难道是小区里的流浪猫溜进来了?

    释小鱼关好窗户,正打算给蜡烛去个电话,门铃响了。

    “谁啊?”

    没人应答,门铃继续响。

    释小鱼以为是邻居,关好窗户走到玄关处,随手打开房门。

    骤然间,一股夹杂着腥臊恶臭的狂风迎面袭来。

    阿弥陀佛的!

    释小鱼不敢怠慢,急忙以铁板桥闪避过去,眼睁睁看着一道庞大的身影从自己上空疾驰而过,顺道还用尾巴带上房门。

    砰!

    释小鱼吓一大跳,倒在地上往旁边一滚站了起来,看清眼前的景象后,惊呆了。

    狗!

    一条狗!

    一条巨大无比的狗!

    这条狗比牛犊还要大上几圈。身形健硕的没朋友,肌肉强健到爆炸;血盆大口滴淌着恶心的粘液,锋利的獠牙泛着寒光;身上覆盖着浓密的杂毛,轻甩的尾巴粗大膨胀宛若流星锤。

    它呼哧呼哧喷吐着恶臭气息,双眼锁定释小鱼,仇恨的目光中夹杂着几分戏谑。

    释小鱼感受到浓浓的恶意,刚才开门的瞬间,这只巨犬迎面扑来,分明是想咬断他的喉咙!

    为了引我来,故意……学猫叫?

    释小鱼后退半步神戒备,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条巨犬。目视巨犬慢慢退到玄关处,尾巴一扫反锁房门。

    忽然间!

    释小鱼瞳孔急遽收缩,目光聚焦在巨犬左耳处。

    在那里,一朵小黄花赫然入目。

    阿弥陀佛的,这狗子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