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十一章 成精?
    是那条狗!

    阳光小区发狂咬人,被自己击伤击退,将琪琪撕咬的遍体鳞伤的流浪狗!

    不会错,耳朵上那朵黄花醡浆草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它怎么变得这么大?

    基因突变还是失足坠崖?

    释小鱼心中充满疑惑,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眼前的巨犬显然是来报仇的。

    前晚伏击琪琪咬成重伤,今天引自己来辅导班想要咬死自己!

    砰!

    巨犬一爪子拍飞身旁椅子,释小鱼急忙闪避,椅子砸在墙上粉身碎骨。

    好变态的力量。

    然而巨犬变态的不止力量,还有爆发力。

    它猛地发力扑向释小鱼,眨眼间冲到释小鱼面前,钢铁般的利爪想要拍碎释小鱼头颅。

    释小鱼横移两步躲过攻击,身后的墙壁上出现四道两公分深的抓痕。

    成精又怎样!

    释小鱼后撤半步,凝聚腰身之力,狠狠一脚踹在巨犬身上。

    砰!

    释小鱼被反震的倒退三步,右腿发麻。

    巨犬抖抖毛,屁事儿没有,转过头嘲讽的看着释小鱼。

    阿弥陀佛的,这只狗在diss我吗?

    释小鱼气沉丹田,上前一步左右开弓,duangduang两记重拳砸在巨犬腰腹。

    巨犬纹丝不动,释小鱼双手剧痛,疼到骨子里那种。

    “吼!”

    巨犬咆哮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释小鱼。

    释小鱼不敢硬拼,脚步灵活从巨犬身边闪过,想要绕到巨犬身后攻击其弱点。

    然而身形还未站稳,就被巨犬一尾巴抽飞,bia在墙上,后背火辣辣的疼。

    巨犬哧哧的笑了,抬起前腿冲释小鱼勾勾爪子,神情中满是轻蔑。

    破不了防吗?

    释小鱼从地上爬起来,目光落在阳台上的花盆里。

    花盆里有十几朵玫瑰花,都是他没收王大洋的,此刻该发挥作用了!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一朵玫瑰花激射而出。

    巨犬吃过这招的亏,狗眼首次露出凝重之色,一尾巴将飞花扫落。

    一朵不行,那就多来几朵。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

    释小鱼接连施展拈花术,五六朵玫瑰花从不同的角度射向巨犬。

    巨犬顾头不顾腚,用尾巴扫落了几朵,可还是被两朵玫瑰花射中。

    叮!

    叮!

    两朵玫瑰花射在巨犬浓厚密实的杂毛上,发出两声脆响掉在地上,原本笔直的花柄尽数折断,而巨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还是无法破防!

    巨犬舔了舔射中处的皮毛,抬爪碾碎地上花朵,不着急下杀手,改为戏耍猎物的姿态,一步一步逼近释小鱼。

    阿弥陀佛的,这狗子吃了什么奇花异果?

    释小鱼步步后退,被逼到墙根。

    巨犬没有继续攻击,轻甩尾巴将一朵玫瑰花扫到释小鱼面前。

    仿佛在说:再来啊。

    打不过巨犬破不了高防,逃跑也没机会,释小鱼被逼入绝境。

    他决定冒险一试。

    诵念一声“阿弥陀佛”,神戒备防着巨犬,慢慢脱掉帽子打开背包,取出海青、佛珠、蒲团、木鱼等器物。

    黄色海青加身,戴上佛珠,盘坐在蒲团上,手持木鱼,神情肃穆法相庄严……临时抱佛脚。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唵,萨皤啰罚曳,数怛那怛写……”

    《大悲咒》!

    木鱼敲扣,梵音声声,韵味十足。

    “吼——”

    许是觉得聒噪,巨犬一爪拍飞释小鱼。

    阿弥陀佛的,老秃驴就是个坑,说什么佛法妙用无穷,我居然傻到用《大悲咒》化解狗子身上的戾气……

    求佛不如求己!

    释小鱼擦掉嘴角的鲜血,起身直面巨犬。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一朵弥漫着淡淡幽香的鲜花,犹如离弦之箭直射巨犬。

    巨犬浑不在意,张嘴去咬,想要咬碎这朵花。

    “啵!”

    一声轻响,鲜花爆了,在巨犬的口中爆炸。

    爆炸声音很轻,但是威力不小,炸的巨犬满嘴是血獠牙崩断,发出凄惨的哀嚎声,惊恐的看着释小鱼。

    释小鱼也愣住了。

    巨犬皮糙肉厚,之前多次施展拈花术都无法破防,怎么这次……

    莫非狗嘴是弱点?

    不对,这朵花爆了。

    目光落在地上的玫瑰花,释小鱼猛然醒悟。

    这次拈花术操控的不是普通花朵,而是自己绛宫内的九品下下郁金香!

    难道说……

    “花开彼岸,飞花诛灵!”

    一朵九品下下白百何激射而出。

    巨犬不敢大意,半转身形用尾巴去扫。

    又是“啵”的一声轻爆,巨犬尾巴炸断了半截,鲜血淋漓,疼的“嗷”的一声。

    果然管用!

    释小鱼精神大振,继续催动拈花术痛打落水狗,一朵又一朵九品下下灵花射向巨犬。

    巨犬知道厉害想要躲避,奈何体型太过庞大……

    “啵!”

    “啵!”

    “啵!”

    轻爆声接二连三,巨犬引以为傲的高防变得不堪一击。身上多处被炸伤,皮肉外翻浑身是血,轰然倒地再无还手之力。

    呼——

    幸亏有九品灵花,否则就去见佛祖了。

    释小鱼长出一口气,走到巨犬面前:“阿弥陀佛,贫僧本想以佛法化解你心中戾气,奈何你冥顽不灵,终有此劫。来世投胎,望你做只乖狗狗不要再伤人,善哉善哉。”

    说完,他再次施展拈花术,用一朵九品下下白菊花结束了巨犬的痛苦。

    巨犬断气后,身形开始变化,很快变回原先大小。

    与此同时,释小鱼发觉有股若有若无的冰寒气息,从流浪狗身上涌入自己体内,汇聚在绛宫。

    彼岸花随之成长。

    两片细长嫩叶悄然抽出,每片叶子上都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光团,又是两枚花果!

    见习花使!

    为什么会这样?

    释小鱼一头雾水。

    他不知道什么东西进入体内,促使彼岸花成长;也不清楚流浪狗为什么会有这番变化。

    唯一的可能是……成精?

    难道我也要成精?

    不说建国后不许成精吗?

    不为难自己也是释小鱼的做人原则。

    任何事情,如果花五分钟还无法想明白,那就不要再想。

    因此,五分钟后,他拿来蒲团和木鱼,盘坐在流浪狗尸身前,轻敲木鱼唱诵《地藏经》为其超度。

    两万多字的《地藏经》诵念一遍,睁眼看着面前的死狗,释小鱼开始犯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