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师驾到1 > 第十五章 五花朝月阵
    起跑线每晚八点多关门,那时候月亮已经开工一两个小时了。

    这段时间的月华不能浪费,因此释小鱼决定在辅导班也布置一个五花朝月阵。

    下午三点多,春风和煦。

    起跑线辅导班里,释小鱼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又失败了。

    连续两次布阵失败,消耗了他大量花息,精力也快耗尽。

    这次只差一点,最后点活灵花时出现少许偏差,导致功亏一篑。

    我就不信了!

    释小鱼决定最后试一次。

    喝了两杯水,休息二十分钟,盘膝唱诵《心经》,尽可能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开始第三次布阵。

    起身深吸一口气,灵台空明万物皆空。

    施展拈花术,依次抛出九品下下晚香玉、月见草、迷迭香和茉莉花,花息紧随其后。先点醒晚香玉激发灵性,接着是月见草、迷迭香和茉莉花,使得四朵灵花彼此呼应,悬于半空缓缓贴在墙上。

    然后唤出月光花,花息透体而出,分作四道射向四朵灵花。同时释小鱼一心四用,控制四道花息在四朵灵花之间有规律的穿引,织成网状,最终重新回到月光花体内。

    最后以拈花术,将月光花掷于阵眼处,弹出花息将其点活,房间内纵横交织的花息立时隐而不见,淡然花香氤氲不散。

    阵成!

    咚。

    这一刻,释小鱼体会到小奶妈被他压榨后的感受。

    花息耗尽,精疲力竭的瘫坐在地上,感觉身体要散架,连点烟的力气都没有,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召唤小奶妈!

    仿佛心有灵犀,小奶妈来了。

    她有房车接送,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到班里。

    见到释小鱼狼狈模样,她双眼放光,冷冷的问道:“你快死了吗?”

    释小鱼扭头,勉强挤出个笑容:“不用担心,老师没事。”

    担心你个头!

    趁你病,要你命!

    小奶妈抽出魔仙棒:“画个圈圈诅咒你……”

    三四分钟后,小奶妈再度含恨倒下,躺在地上悲愤不已。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明明快死了,为什么还能抗住我的诅咒!

    释小鱼恢复了一成花息,感觉好多了。

    点上烟抽了一口,问小奶妈:“摔疼了吗?”

    “p,为什么不抱住我!”

    “太累了,站不起来。”

    小奶妈:“……”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释小鱼抽完烟起身拍拍灰,走到小奶妈身边:“地上不凉吗?”

    “p你使诈!”

    “起来吧。”

    “凭什么听你的?”

    小奶妈嘴硬,但是身体很诚实。

    释小鱼弯腰抱起她的时候,她并未拒绝。

    趴在桌上瞪了释小鱼几分钟,小奶妈问道:“牛奶呢!”

    “忘买了。”

    释小鱼吃过午饭就来辅导班布阵,以为布好阵还有时间去买牛奶,没想到连续失败直到东小放学才布成。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原本装口香糖的小铁盒,打开后取出一片锅巴大小的肉干,递给小奶妈。

    “用这个补蓝吧。”

    小奶妈拒接,嫌弃的看着肉干。

    “不吃算了,要不是今天摔着你了,我还舍不得给你吃呢。”

    释小鱼说的是实话。

    他给小奶妈的不是普通肉干,是用那只怪物的肉,晾制而成的肉干。

    “不好吃你就死定了!”

    小奶妈抢过肉干,试探的咬了一小口。

    然后嚼着肉干出门,又把保镖领进来了。

    “打屎他,我要他包里的小铁盒!”

    过了一会,宋毅虎、张婧、王大洋陆续来了,唯独不见张义天。

    释小鱼问宋毅虎:“张义天呢?”

    “在操场上跑步。”

    “还跑呢?”

    张义天已经跑了一个礼拜。

    每天下午放学,在操场上跑步到闭校,然后来辅导班抄作业,抄完作业打电话招呼小伙伴出去混。

    宋毅虎都恢复正常了,他怎么跑起来没玩了?

    释小鱼很费解。

    同样关注张义天的,还有东方小学田径队总教练田平太。

    今天东小田径队训练,田平太站在操场上,没有关注各项目组小队员的训练情况,目光一直落在不停奔跑的张义天身上。

    “李老师,那孩子跑了多长时间?”

    “我们来的时候就在跑,得有半个小时了吧。”

    “半个小时还能保持这个速度,耐力相当不错。他练了多久?”

    “没练习吧,就是自己跑,差不多跑了一个礼拜。”

    “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单纯依靠体能……这是块儿璞玉,怎么不把他招进你们组?”

    李老师是东方小学的体育老师,也是田径队中长跑组教练。

    他知道张义天的劣迹,很担心把张义天招进组,会吓跑其他队员。

    “那个,田老师,这孩子……有点皮。”

    “哪个小孩不调皮。”

    田平太不以为意,看到张义天跑过来,招招手:“同学,过来一下。”

    张义天根本不鸟他,丢给他一个后脑勺,继续向前跑。

    “有个性。”

    田平太笑了笑,追上张义天,跟他一起跑。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你谁啊?”

    李老师说的没错,这孩子是有点皮。

    “我是学校的体育老师。你耐力不错,不过没有掌握跑步的要领。头抬的太高,双臂摆动幅度过大,腰挺得太直,还有呼吸……”

    “我乐意,关你屁事!”

    他还是孩子,他还是孩子。

    “我看你很喜欢跑步,想不想来田径队?”

    “没兴趣!”

    “你是个好苗子,来田径队接受系统训练,很容易出成绩……”

    “老头你别搞事情,听不见我的话吗?我现在很烦,你最好立刻消失,别逼我找人砸你家玻璃,扎你家车胎,堵你家锁眼,泼你家大门!”

    田平太:“……”

    张义天跑远了。

    留下田平太风中凌乱。

    李老师追上来:“田老师,怎么了?”

    “你确定,那个孩子只是有点皮?”

    ……

    一天又过去了,释小鱼买了份晚饭回到宿舍,一边吃一边晒月亮。

    五花朝月阵自行运转,绛宫内彼岸花闪烁着柔和光芒,忽明忽暗韵律感十足,与夜空中皎洁圆月遥相呼应,几近枯竭的花息逐渐恢复。

    彼岸花生出一股暖流,从胸口绛宫处蔓延身,温暖着释小鱼的四肢百骸,煞是舒服。

    与此同时,一只六个月大的黑猫来到起跑线辅导班,趴在窗外向内窥视,双眼充满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