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小医仙 > 第10章 大小姐出事了
    庄梦蝶越想越憋屈,凶巴巴的横了杨修远一眼,用力一跺脚,埋头往外跑去。

    “梦蝶……”杨静娴喊了一声,却是没有追上去,只是恨恨的瞪着杨修远。

    杨修远笑嘻嘻的走上前,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给你一个忠告,你的左腿跟腱受过伤对吧?现在看起来已经好了,但你小腿肌肉有一块坏死,跟腱也受到了影响。建议你早点去医院看看,不然的话,这条腿怕是保不住了。”

    “胡说八道!你才要残疾!”杨静娴凶巴巴道。

    杨修远也不在意,挥挥手,转身就走:

    “胸d姐,咱们山水有相逢,再见。”

    ‘这家伙,既然叫了我兄弟,又为什么叫我姐呢?’

    杨静娴面色古怪,当她看到边上的男人们都有意无意看着她的胸时,这才恍然大悟。

    ‘果然是个小流氓!可恨!不过,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我左腿受过伤的?难道我左腿真的有问题?’

    “喂,小富婆你干什么?你要把我扔下吗?”眼看着庄梦蝶发动车子直接就走,根本没有等自己的意思,杨修远喊道。

    庄梦蝶恨恨道:

    “你自己走回去吧!”一脚油门,法拉利便嗡嗡窜出。

    “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了?太天真了。”杨修远摇摇头,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御景花园。”

    回到家,杨修远第一时间就准备找庄梦蝶报销车费,毕竟他这也算是因公外出,自己掏钱坐车那是不可能的。

    “小……晴姐?”推开门,杨修远脱口就要喊“小富婆”,却意外的发现许晴正坐在客厅。

    “跟梦蝶一起去吃饭了?她没惹你生气吧。”许晴笑着问道。

    “没有没有,哪能呢,梦蝶请我吃了很多好吃的。”杨修远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那就好。”许晴欣慰的点点头:

    “我还怕她又惹你生气,所以特意回来看看。另外,我看你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所以让阿英准备了一些生活用品,都在你的房间里。你看还有什么缺了,就直接让阿英去准备。”

    杨修远一脸感动。

    许晴作为江城有名的企业家,更有着红玫瑰之称,能够对他一个小小的家教这么上心,实属难得。

    “晴姐对待员工真是太好了,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晴摇摇头:

    “修远,说什么员工不员工的,以后住在这,千万不要见外。”

    她轻叹了口气,续道:

    “梦蝶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一直拿她当亲生女儿看待。我没结过婚成过家,所以在教育孩子方面,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导致梦蝶性格一直有些任性。这一点我自己也清楚,却总也舍不得对她太过严厉,因为我工作一直很忙,很少有时间陪着她,心里一直怀有愧疚。”

    “好在现在有你,你比梦蝶大不了多少,但比她成熟懂事多了,有你做个好榜样,我相信梦蝶也会变得越来越优秀。所以,你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家教,或者一个雇来的员工,就把自己当成梦蝶的哥哥,或者长辈。我相信多年以后梦蝶回忆起来,一定会觉得,遇到你是她最大的幸运,因为是你让她变得更好。”

    杨修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晴姐真是用心良苦,梦蝶有你这样的妈妈,真是她的福气。”

    心中却不禁想:要是小富婆听到这番话,怕是当场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对了,梦蝶呢?怎么还没进来?”

    “这个……”杨修远面露为难。

    “怎么了修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许晴面色顿时就变了,声音都变得很急促。

    “唉,这事都怪我。梦蝶请我去吃东西,结果我太高兴,一不小心吃多了一点,搞得梦蝶有点生气,一个人开车先走了。”杨修远一脸自责的说道。

    “这孩子也真是的,请客吃饭怎么能这么斤斤计较呢!等她回来我好好教训她!”许晴一脸责备,当即拿出电话给庄梦蝶打了过去,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两人就在客厅等了起来,不知不觉二十分钟过去了,许晴感觉有点不对,紧张道:

    “这个时间梦蝶就是开得再慢也该回来了,而且梦蝶平常从来不关机的。情况不对!”

    “她是不是生气跑到哪里发泄去了?或者找哪个朋友玩去了?”杨修远问道。

    “我打电话问问。”许晴走到一边,找出庄梦蝶平时好友的电话,一个个打了过去。

    五分钟后,她面色焦急的说道:

    “梦蝶的朋友都说没有见过她。梦蝶平时就算心情不好,也不会一个人乱跑的,最多也就是找闺蜜诉诉苦。会不会是出事了?修远,怎么办?”

    在生意场上,面对再大风浪许晴也能镇定自若,坐看花开花落,可一想到庄梦蝶可能出了事,她就六神无主了。

    变成了一个爱女儿如生命的普通母亲。

    “晴姐你别着急,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有杨静娴的电话没?”

    得了杨静娴的电话,杨修远当即打了过去:

    “胸d姐,是我,梦蝶可能出事了,你是刑警队的,有没有办法查到她在哪里?”

    “你等等,我给同事打个电话。”杨静娴半句废话也没有,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晴姐,我去杨静娴那,跟她一起去找梦蝶。你就在家里等消息,你放心,我一定把梦蝶平平安安带回来。

    十五分钟后,杨修远火速与杨静娴碰了面。

    “怎么样?”杨修远问道。

    “同事调了交通部的电子录像,梦蝶的车就停在中山大道,人却不见了。”杨静娴也意识到了事态严重,面露自责道:

    “都怪我没能帮梦蝶出口气。”

    顿了顿,看向杨修远:

    “说到底,还得怪你!”

    杨修远嘴角一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根头发,然后对杨静娴道:

    “去给我准备一张江城的地图,越大越好。”

    杨静娴看他举止怪异,很是疑惑,不过眼下不是多问的时候,她点点头就找地图去了。

    很快,杨静娴将地图找来,按照杨修远的要求平铺在地上。

    此时杨修远已将纸撕成了一个小人,将一缕头发束在小人的腰间,而后咬破手指,双手翻动快速结印。

    “临、兵、斗、者……去!”

    结印完毕,杨修远双手往前一送,指尖一滴精血顿时飞出,顺在化成一片符文附在纸人身上。

    这一下就像给纸人灌注了灵魂,纸人竟然直挺挺站起,一蹦一跳的在江城地图上行走。

    眼睁睁看着这能够打破人世界观的一幕,杨静娴目瞪口呆,如活在梦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