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小医仙 > 第23章 表现的时候到了
    “混蛋!”

    杨静娴突然大叫一声,在桌子下狠狠踹了杨修远一脚:

    “竟然趁机占我便宜!姑奶奶踹死你!”

    杨修远赶紧缩回脚,大声道:

    “你可别输不起啊!”

    “谁输不起了?让你撕纸,谁让你亲我了!?”杨静娴怒道,说着就又要去打杨修远。

    “那你的纸只有那么多,我不碰到你的嘴唇根本不可能撕下来,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杨修远无奈道。

    “你,你还绝望?你个臭不要脸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杨静娴气得呼吸急促,胸前的两座峰峦上下直颤。

    “第一,这可是你们要玩的!第二,规则没说不能身体触碰,我这是在规则内游戏成功的。你要觉得吃了亏,我也可以让你亲一下。”

    “呸!姑奶奶才不要亲你!”杨静娴狠狠啐了一口,却也不好再发作了。

    就如杨修远所说,他这种行为完是规则内的。

    撕纸这种游戏,本来就比较暧昧,杨静娴第一次玩,吃了没有经验的大亏。

    这一次,杨静娴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都是自己作孽啊!

    看到杨静娴咬牙切齿生闷气的样子,庄梦蝶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哦静娴姐,我不该提出玩这个游戏的。”

    杨修远截口道:

    “你先别忙着安慰她,游戏还没结束呢。”

    说着抬了抬嘴唇,示意被双唇夹在中间的那一丢丢小纸屑:

    “该你撕了。”

    这种情况下,庄梦蝶想要撕纸成功,基本只有跟杨修远来个浪漫的法国湿吻,慢慢寻找才有可能。

    这这种庄梦蝶显然不可能做。

    她气愤的挥了挥粉拳道:

    “无耻的小流氓,这还叫人怎么撕!我认输,你赢了好吗?”

    杨修远将纸屑吐了出来,点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请喝酒吧,输了喝五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愿赌服输哦。”

    “我……”

    “你什么你?别给我来女人的话不能信那一套!你要是再耍赖,我就不跟你玩了!”杨修远一句话直接将庄梦蝶后面的话堵死。

    这下庄梦蝶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很是为难。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啪”的一声砸酒瓶声,同时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吼叫:

    “草泥马的装可怜就行了?要么赔钱!要么就跟老子走!你自己选!”

    庄梦蝶向声音发源地看去,顿时惊呼:

    “班长!”

    杨修远也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女服务员正低着头,向一桌客人不停道歉,但那黑西服青年仍是咄咄逼人。

    “那个服务员你认识?”

    “嗯,她叫李耐阅,是我们班的班长,家庭条件不怎么好。”说着,庄梦蝶就站了起来,走向李耐阅那边。

    杨修远和杨静娴见此也站起来跟了过去。

    “对不起,几位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非常对不起。”李耐阅忙不迭的低头道歉。

    虽然她心里清楚,那杯酒泼在对方身上,根本不是她的错,可对方是顾客,一定要将事情栽在她头上,她就只能认命道歉。

    黑西服青年冷笑道:

    “道歉就行了?道歉能换回老子这件衣服吗?知不知道老子今天才新买的阿玛尼,三万五一件!”

    听到这个吓人的价格,李耐阅更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她在这里做兼职,一天也才两百块钱,三万五,就是把她卖了也赔不起啊!

    她本就长得清纯可人,此刻梨花带雨,更显得楚楚动人。黑西服青年的几个同伴,目光贪婪的在她脸上扫来扫去,一人邪笑着道:

    “小妞,你哭什么呢?强哥不是说了么?又不是一定要你赔钱,只要你陪强哥一晚上就行了。”

    另一人也附和着道:

    “就是,强哥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跟了强哥,不但不用赔钱,还有大把好处等着你。你还在这哭,真是不知好歹!”

    李耐阅一听对方这意思是非要强行带走她,顿时哭得更加响了。

    庄梦蝶看得一肚子火,上前说道:

    “你们太过分了吧?”

    黑衣青年一伙人齐刷刷看向庄梦蝶,当他们看到庄梦蝶的面容,满脸怒火都变作诧异,眼中涌现出贪婪的神色。

    这小妞,长得比这服务员还要标致啊!

    黑衣青年正要说话,又一个声音传来: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这强抢女孩,简直没有王法!”

    却是才被杨修远羞辱过一顿的何进走了过来,他大义凛然的冲庄梦蝶道:

    “美女,这件事交给我。”

    刚刚在庄梦蝶和杨静娴两个美女面前丢了大人,他就一直耿耿于怀,这会见出风头的时候到了,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

    挑衅的看了一眼杨修远,而后对着黑衣青年道: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在这里胡作非为!”

    黑衣青年打量了何进一眼,倒也没急着发怒,毕竟能在这里消费的都是有点来历的,搞不好这家伙比他来头还要大。

    问道:

    “你又是什么人?来管我的闲事。报上名号!”

    “四季大酒店知道吧?那就是我家开的!”何进傲然说道。

    说完又瞥了杨修远一眼,似乎在说:知道你刚刚打了老子,是犯了多大错误了吧?待会好好的给老子赔礼道歉!

    四季大酒店是江城为数不多的四星级酒店之一,可以说只要是江城的人都知道,能够开得起这样的大酒店,背景自然不俗。

    以往跟人起冲突,何进往往也是报出四季大酒店,对方一看他来头不小,多半就赔酒道歉了事。

    可是这回,何进的话显然是不管用了。

    黑衣青年一伙人在听到四季大酒店的名号后,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竟丝毫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

    何进面露怒容,喝道:

    “不知道阁下又是什么来头?竟敢这样嘲笑我何进!”

    黑衣青年不屑道:

    “踏马的老子还以为你多大来头呢,搞了半天就是个开酒店的啊。老子是黄小强!你说老子有没有资格嘲笑你?”

    “黄小强?”

    何进脸色一下就白了。

    他没见过黄小强,但是黄小强的名号,在他玩的圈子里经常可以听到。

    具体情况他不了解,但知道黄小强有黑道背景,而且后台非常强硬,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名单上的一员。

    “原……原来是强哥啊,哈哈,哈哈,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何进干笑两声说道,心中暗暗叫苦,怎么踏马的随便装个逼都能踢到铁板?

    黄小强冲上前来,噼里啪啦打了何进十几个耳光,狠狠一口口水吐在何进脸上:

    “草泥马的,谁踏马跟你这废物是一家人?赶紧给老子滚!打车滚!”

    “是,是。”被如此侮辱,何进半点脾气也没有,捂着脸转身就落荒而逃。

    黄小强又转向正在安慰李耐阅的庄梦蝶,嘿嘿一笑说道:

    “美女,你跟这服务员是好朋友?”

    “是又怎么样!”庄梦蝶愤怒的说道,事情的经过,李耐阅已经给她说了。正因如此她才更加生气,这简直就是欺负人!

    “哟,还是个小辣椒啊,哥哥喜欢。美女有没有男朋友?要是你考虑做我女朋友,我也不是不可以饶了你朋友。”

    “我有男朋友了,就是他!”庄梦蝶指向杨修远,说着就使劲给杨修远使眼色,那意思是: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