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小医仙 > 第29章 第一次
    大醉的人总是特别能睡,太阳东升西落,月亮高高挂起,杨修远第一个睁开了眼。

    他第一反应是要撑开双手,伸个懒腰,可是一动,却发现手被什么压住了。

    侧头一看,嗯?怎么是个脑袋?

    头发很黑黑长,还挺香的。

    这是谁?

    杨修远视线往下,想通过对方的衣着,来判断对方的身份。

    这一看,他愣住了,对方身上没有穿衣服!

    准确来说,是没有外面的衣服,只穿了内衣!

    这时,杨修远察觉到自己的手,放在一团柔软上。因为自己的轻微动作,怀中的女孩还动了动,那图案柔软在他手心蹭了蹭。

    “嘶!”

    杨修远倒吸口气,好嫩,好滑!

    他不由自主的轻轻捏了捏,不是很大,这么说,是小富婆?

    “啊!”

    耳边突然传来尖叫,几乎将杨修远的耳膜都洞穿。

    庄梦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指着杨修远:

    “臭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我的衣服呢?”

    很快,庄梦蝶找到了她的裙子,可当她拿起来要穿上的时候,却发现裙子已经被撕成破烂。

    “我打死你个臭流氓!你还本小姐的清白!”

    庄梦蝶俏脸通红,大叫着扑到杨修远身上,两人扭打起来。

    “喂,小富婆,你冷静点,我什么都没干!”

    杨修远不停将庄梦蝶往外推,可是此时的庄梦蝶哪里肯罢休,挥着小粉拳往杨修远身上使劲锤。

    杨修远只能见招拆招,将庄梦蝶的攻击都封住,这个过程当然不免有身体接触,顿时庄梦蝶更加羞愤:

    “臭流氓!还说什么都没干?你到现在还在摸我!”

    “你以为我想摸啊,虽然说手感是很好,可是你打我我总不能不挡着吧?”杨修远很无辜道。

    “去死吧!本小姐咬死你!嗷!”

    庄梦蝶忽然张开小嘴,像头小豹子似的一下咬在杨修远胸口。

    “啊!我的乃头!”

    这一下杨修远痛得不轻,顿时火气也起来了,单手搂住庄梦蝶的纤腰,使劲一个翻身,将庄梦蝶压在了身下。

    他骑在庄梦蝶身上,将庄梦蝶双手死死按在床上:

    “说了让你冷静点,你再咬我可不客气了!”

    “我就要咬!咬死你!”庄梦蝶测过脑袋,又是一张口,两排银牙狠狠咬在杨修远手臂上。

    “我跟你拼了!”杨修远大叫一声,忽然一个俯身咬在庄梦蝶白嫩的馒头上。

    瞬间,庄梦蝶如遭雷击般,娇躯狠狠一颤,而后就僵硬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嘿嘿,知道厉害了吧?你以为就你会咬人啊。”杨修远见庄梦蝶不动了,得意的一笑。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房间门口传来一个愕然的声音。

    杨修远回头,就见杨静娴拿着一瓶防狼喷雾,目瞪口呆的站在那。

    “啪!”

    防狼喷雾掉在了地上,杨静娴仍是一脸呆滞。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刚我看到了什么?

    杨修远,在亲梦蝶的胸?

    他们这种姿势……这是……

    “啊!静娴姐,快救我!”庄梦蝶一边大喊,一边使劲将杨修远推开。

    而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杨静娴面前,扑进杨静娴怀里。

    “静娴姐,这个臭流氓夺走了我的清白,你要为我报仇!”

    说着,委屈的泪,就从庄梦蝶清丽的双眸中哗哗流下。

    “什么!?你跟小坏蛋……”

    听到这话,杨静娴更加震惊。

    她定了定神,道:

    “走,我先带你去换身衣服。”

    说着狠狠瞪了杨修远一眼:

    “你到楼下等着我们。”

    五分钟后,三人在楼下碰头。

    庄梦蝶咬牙切齿的瞪着杨修远,那模样,简直恨不得将杨修远生吃了似的。

    杨修远翻了个白眼道:

    “你这是什么眼神,搞得像是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臭不要脸的!你还有脸说!夺走了本小姐的清白,竟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我……”庄梦蝶说着就要找武器再打杨修远,杨静娴赶紧将她拉住。

    “梦蝶,你先别着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坏蛋,你先说。”

    杨修远道:

    “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一觉醒来,就发现小富婆睡在我怀里,我都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怎么回事,小富婆就疯了一样打我!”

    杨修远话没说完,庄梦蝶就气愤的说道:

    “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怎么到你床上的?我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你敢说我的衣服不是你撕的吗?”

    杨修远摊了摊手道:

    “我记得喝酒之前我就说过,我喝醉了有撕衣服的习惯,你们非不相信,而且非要逼我喝酒。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至于你是怎么到我房间的,我看这得问你!”

    “问我?”庄梦蝶面露夸张,指着自己:

    “不是你偷偷把我抱到你床上非礼,还能是什么情况?你竟然说得问我!?”

    杨修远翻了个白眼道:

    “我是跟秦韵一起送你们回房间的,当时我明明把你们都送回了各自的房间,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秦韵打电话,当面对质!我看啊,你就是心里觊觎我的美色,所以借着喝醉了,故意跑到我的房间,非礼我。”

    “我觊觎你的美色?”庄梦蝶气的小胸脯直起伏,忽然扭头往地上使劲“呸呸呸”:

    “就算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选一头猪也不会选你!”

    杨静娴看到两人又吵了一起,一阵头疼,忙挥挥手道:

    “你们先别找,这件事先放在一边。梦蝶,你说小坏蛋夺走了你的清白?”

    在杨静娴看来,这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说两人只是一起睡了一晚上,没有发生什么的话,倒也不是很严重的问题。

    可是若两人发生了关系,那这件事,就很有可能构成犯罪了。

    一提到这事,庄梦蝶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

    “我,我,我的第一次,没了!”

    杨静娴面露凝重,将庄梦蝶拉到一边,小声问道:

    “梦蝶,女孩子第一次都会有血的,你确定你的第一次,真的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