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这个偶像我要了 > 第348章 体面
    白沐寒顿时满脸委屈,“我又没撒谎”

    “你的意思是东哥撒谎咯”风苒斜着眼一脸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白沐寒张张嘴,最后还是放弃了,“我错了。”

    “错哪了”别以为认个错就完事了,这事儿能这么就过去吗

    她刚刚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白沐寒叹了口气,星光熠熠的眼中染上了一丝落寞,“刚刚我该拦着东哥的,不该让他跟你说我在医院。”

    “告诉我你在医院这个没有错,”风苒哼了一声,“但不应该说你出车祸了吧我刚刚差点没吓死,要是我因为这个出了事找谁哭去”

    白沐寒眨眨眼,原本眼里的失落逐渐消散,星星点点的光芒又回来了,“苒苒不生气了”

    他毕竟是了解风苒的,风苒这么说,就是不怪他了。

    还是生气的。

    风苒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只是看着他像小兔子一样无辜的眼神,她又不忍心真的再说他什么。

    算起来,最开始也是她硬拗着骨子里那点倔强不说,直接跑回来,这几天也是找着各种一看就是假的的理由不接他的电话,若角色对调,白沐寒这么做的话,想必她的做法也不会比白沐寒好到哪里去。

    只是,终究还是有些气不过。

    “我就一个问题。”风苒决定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憋着。

    “你说你说”白沐寒眨着眼睛就像一只小奶狗。

    风苒认命地闭闭眼,她也知道,只要白沐寒一撒娇,她就拿他没辙,但现在的问题是原则性的问题,不问不行。

    她深吸一口气,“你跟朝姝到底怎么回事”

    白沐寒嘴巴扁了扁,“你都不关心关心我的病情吗”

    这件事情他还真的不怎么想解释。

    “你就是自己作的”不用问也猜得到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她刚刚进来就看了病历卡。

    “能不说吗”白沐寒撩眼看了她一眼,问的小心翼翼。

    风苒挑挑眉,倒是没想到他到了这个时候嘴还这么硬,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却不由笑出了声,“可以,当然可以,这是你的自由。”

    说完风苒直接放下腿,二话没说拿起背包就要走。

    结果还没走出去两步,就被从病床上连滚带爬甩下来的白沐寒给一把抱住了腰。

    “苒苒别走”白沐寒将头埋在风苒肩膀上,声音里还透着浓浓的委屈。

    该委屈的是她才对吧

    她知道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好像白沐寒的过去,她已经错过了就再也无法参与,但是,难道她连问问都不行吗

    既然不行,那她还留着干嘛呢

    再喜欢,她还是那个被自己千娇百宠长大的风家小苒呀,该有的傲气,她一点都不少呢。

    为了他,她已经低过很多次头了,总不能再把脸皮按在地上摩擦吧。

    她做不来。

    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她都做不来。

    “放手。”风苒说话的声音已经没了什么精神。

    “苒苒”白沐寒撒起娇来还是没节操的。

    他心里知道,若是他现在松了手,风苒怕是不会再理他了。

    原本,在她面前,除了她的偏爱,他也没有别的什么可倚仗的。

    “放手”

    白沐寒看着风苒的表情愈发冷硬,只好叹了口气。

    “我说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白沐寒撒起娇来简直不要命,说着话的同时他还把左手有意无意地在风苒面前晃了晃。

    风苒眼睛一下瞪了起来,一把抓过他的手,“你胡闹什么呢”

    白沐寒的左手背上,鲜血淋漓。

    因为胃病犯了,大夫给他开了输液,刚刚他躺在床上手掩在一边,风苒倒是没怎么注意,而他为了拦下风苒,不管不顾地从床上冲了下来,针头撕开了道口子,倒是弄得整只手上都是血迹。

    他就是在是苦肉计,偏偏风苒心里清楚却还是会上当。

    大概注定栽在他手上吧。

    一番手忙脚乱,在护士对白沐寒的百般心疼加上对风苒的各种埋怨之下,白沐寒的血总算是止住了,针头也从左手换到了右手上。

    风苒又坐回到那把椅子上,只是椅子远离了病床,“有什么话,说吧。”

    也不知道风宸炀到底是去了哪里买早餐,这么半天还不回来,她感觉自己都有点低血糖了。

    也不知道白沐寒的胃受不受得住。

    “这事儿说出来有点丢脸。”白沐寒实在不知道这话该从何说起。

    “你要不想说就不说吧。”风苒叹了口气,嘴角的笑有些苦,别过眼不再看他。

    心里却在琢磨着,是不是要联系阿k让他过来帮忙负责白沐寒的造型了,至于助理想必徐东这点小事还是能搞定的。

    白沐寒悄悄挪过身来,伸出扎着针的手一把抓过风苒的手,风苒刚要挣开却在看清楚他手上的针的时候停住了,随即稳稳地接住他的手。

    “打着针呢,别乱动。”如果她脸上能多点表情,想必白沐寒也能多安心几分,只是现在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硬撑着笑脸了。

    太难过了。

    明明两个人,同床共枕了已经,却还是有走不进去的地方,除了难过她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白沐寒抬起左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醋了”

    “没有。”风苒的笑容有些苍白。

    “不是不能告诉你,”白沐寒笑了一下,“实在是有点丢脸你懂吧。”

    那么丢脸的事情,怎么好跟风苒说呢,在风苒眼中,他可是最好的,总觉得这件事情要是说了,风苒对他的印象就会打了对折呢。

    风苒挑了下眉,却只是点点头,便转身扶着白沐寒躺回病床上,动作间倒是没忘了小心他打着针的手。

    已经不想问了,千般询问都没问出答案,总觉得再继续问下去,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见白沐寒躺到床上风苒便抽身想走,结果还没起身,就被白沐寒一把拉住了。

    白沐寒看着她摇头,“苒苒,当初你跟我表哥瞒着我那么大的事儿我也没说马上翻脸吧,就算判死刑你也得让我申辩一下吧”

    “我没给机会申辩”真好笑,她这机会给了他几个月了,他解释过一句吗

    “那我现在说你听吗”白沐寒一秒变成委屈脸,好像风苒才是负心汉一样。

    风苒大刺刺地翻了个白眼,“白沐寒,收起你的可怜相,我才是该哭的那个。”

    风苒突然觉得,大概是这件事知道的还算早,加上她原也没打算真的跟白沐寒天长地久,所以她现在,心口虽然丝丝拉拉的疼,但倒也不是完控制不住情绪。

    是该哭不假,但不代表就真的一定要哭。

    有些眼泪,确实不值得流,至少不该在对方面前流,做人呐,还是要保持点最后的体面才是。

    而体面,向来不是别人能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