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科幻小说 > 漫威里的德鲁伊 > 第二千零一十七章 不接受反驳
    500名流当中人才还是有的!

    谁也不能否认这确实是一个机会,但是阿尔文给出的题目太难!

    不过在难的题目也有解答的办法……

    有后场精算师的帮助,还有几家大型经纪公司的串联,这些名流很快的就达成了一致。

    他们很快就在几位极具威望的“大哥”带领下给出了答案。

    一份粗略的全球妇女儿童救助基金启动计划,摆在了阿尔文的面前……

    看着这份时间跨度长达十年的百亿慈善基金启动计划,阿尔文赞叹的摇了摇头。

    精英就是精英,这帮人或者说他们身后的经纪人团队脑子非常的好使。

    虽然每年十亿也足以让这些名流心头滴血,不过其中的长期效应很难一时半会儿说清楚。

    那些人有的是办法把基金中董事会成员包装成真正的慈善家,然后用这个名头在他们的事业中折现。

    而且这份基金计划可没有限制外界资金的进入,这些影响力巨大的名流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带动自己的拥趸捐款。

    这里面的有一条长长的利益链条,明年这里的所有明星身价都会上涨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阿尔文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他把这份计划书摆到了镜头跟前,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下,然后拍着手说道:“ok,虽然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不过我觉得还行。”

    还是刚才那位话多的中年女人,她就是基金的带头之一。

    看到阿尔文脸上不置可否的表情,她有点不高兴的说道:“战斧先生,这样您还不满意吗?

    您是不是应该公布一下您的所谓计划了?”

    阿尔文坐在t台边,摊着手笑着说道:“我应该怎么办?对一份低空划过勉强及格的方案表示欢呼雀跃?”

    中年女人实在不敢跟阿尔文在基金的问题上较真,这里面有太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唯有那个高达百亿的总数字还算漂亮。其他的东西都还需要商榷推敲,实际上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他们本身都还没有完全协商好。

    看着阿尔文似笑非笑的表情,中年女人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们可以拿出的全部力量了,我们也希望您能给出一个答案。”

    这个女人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们必须要让阿尔文表态,让全世界的知道一个答案,不然他们之前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一百亿买一个答案,这些被绑架的名流心头在滴血!

    阿尔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们“绑架”我,我就反过来“绑架”你们。

    你们自己给出的十年计划,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他们到底能从中获得多少的利益阿尔文一点都不在乎,他对于自己几句话就创造了500慈善家的成就,感到无比的自豪。

    面对中年女人复杂的目光,阿尔文笑着说道:“我之前就说过了,我可以给那些可怜的姑娘或者小伙子们提供移民服务。

    不仅仅是印国人,这个服务可以涵盖全世界各地受到欺压,并且下定决心改变自己生活的人。

    我和尼德威尼尔的矮人将会合作建立一座外星城市,这将会是一份价值数万亿的计划。

    如果他们乐意,我可以提供一个移民外星的机会,新兴城市的工作机会非常多,只要有决心,他们就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说着阿尔文笑着扫视了一圈周围明显有点震惊的人群,他笑着说道:“怎么样?你们满意吗?

    你们提供的基金将会用来雇佣人手,前去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救助那些可怜的人,然后他们会被送去非洲等待移民。”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阿尔文,之前他穿着婚纱跟马斯拉尼说同样话的时候,没人真的当一回事儿。

    当这个庞大的计划被提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脑袋都像是被重重的打了一拳。

    原来曼哈顿战斧根本就不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他不想去改变任何国家或者任何人,他只负责带你逃离深渊,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这些“慈善家”想象中的救助根本就没有,没有新衣服,没有可口的食物,没有心理关怀,没有媒体秀,他们理想中的慈善形象一点都没有。

    把那些人送去外星,提供一份工作,这就结束了……

    中年女人几乎是下意识的看着阿尔文,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是美利坚,是欧洲,是华国?”

    阿尔文好笑的摊手,笑着说道:“你要是能说服这些国家同意,我肯定没有意见。

    我个人希望他们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具体在哪儿,我都没有意见。

    我只承诺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而那座已经开始启动的外星城市,就在我的控制能力范围内。”

    “你说他们要去一座刚启动的新兴城市,而且他们需要工作?

    你觉得他们有工作能力吗?那里面有很多人还是孩子,这对他们不公平。”

    阿尔文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一个突然跳出来说话的姑娘,他好笑的说道:“我说了,我只承诺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

    很显然,自掏腰包养活数量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口,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当中。

    难道追求新生活就不需要工作了吗?

    一座到处都需要劳动力的城市,有手有脚就能养活自己。

    那些人不是你的宠物,你是不是太看不起他们了?

    当然,孩子是另外一回事儿,他们可以进学校,等到他们成年了之后可以根据学习成绩,选择回地球深造,或者直接开始工作。

    这是城市福利之一,也许以后还有其他的,但是暂时我还没有想到。”

    那位年轻的姑娘显然是那种走火入魔式的白左,当不牵扯到她自己的时候,她就完全失去了理智……

    “为什么?这个世界对那些人本来就不公平,所有人都应该帮助他们。

    我是美利坚公民,我认为美利坚作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它应该有所行动。

    接纳他们,给他们最好的照顾,让他们摆脱旧日的噩梦……”

    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且这种“鸟”在任何地方都不缺少拥趸,尤其是在美利坚和欧洲这样的地方,明星当中更多。

    他们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只要权利不要责任。

    那些欧洲半社会主义制度下诞生的左派,最少还有点天真的可爱,这些美利坚的白左就……

    阿尔文幸灾乐祸的对着镜头吹了一声口哨,说道:“埃利斯,我的伙计,听到了吗?”

    说着阿尔文把目光转向了威廉王子,发现这位老兄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拼命的摇晃,然后用哀求的表情看着自己……

    有点无趣的阿尔文对着那个姑娘笑着耸了耸肩膀,说道:“关于这点我无能为力。

    你既然是一个美利坚公民,你大可以在白房子的网站上发起一项投票,看看这位‘最伟大的国家’愿意为那些可怜的人做点什么?”

    远在华盛顿的埃利斯总统看着电视里的阿尔文,他悲伤的揪掉了自己的假发片,露出了自己的秃头。

    这个时候被点名简直太糟糕了!

    他一边拿出手机给远在北欧的阿尔文发信息,一边对着身边的班尼说道:“我最近有没有得罪阿尔文?”

    保镖班尼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好像没有!”

    埃利斯看着电视机里那个“大放厥词”的姑娘,他难受的说道:“我是民主党,这些人居然是我的选票来源,难道我就是靠这些蠢货才能当选总统的?”

    班尼思索了一下,摇头说道:“您是靠自己坎坷经历,还有阿尔文校长他们的支持才能继续住在白房子的。”

    埃利斯看着电视机,艰难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帮我通知一下白房子的媒体公关,我们需要开会。

    顺便帮我查一下日程,我也把九月份上半个月空出来,好去参加阿尔文的婚礼。”

    说着埃利斯看着班尼,说道:“为什么我手里没有干黑活儿的人?我想把这个蠢女人沉进海里,可是我担心自己不一定打得过她。”

    班尼斜着眼睛看着自己怨妇一样的老板,说道:“先生,我一个干了十个人的活儿,你应该找个能干的秘书。

    我倒是不介意帮你去干黑活儿,但是你得给我加钱。”

    电视里的阿尔文显然也遇到了问题,当关于救助那些可怜人的方案被定下了底线,那些觉得自己付了钱的家伙们,就开始寻求存在感了。

    尤其是当有人起了头之后!

    本来还置身事外看热闹的阿尔文,也被这股台风扫到了……

    “为什么?战斧先生你似乎不同意美利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我们明明有能力履行更多的责任……”

    阿尔文翻着眼睛看着那位越发面目可憎的姑娘,说道:“这跟我没有关系,我也决定不了什么,如果你乐意的话,你家后院也许能住下10个或者20个可怜的人。

    冒昧的问一句,你住在哪里?比弗利还是马里布?

    那些都是穷鬼只要进入就会被警察盯上的地方,不过我相信你肯定可以说服那里的警察还有你的邻居,让他们变得跟你一样有爱心。”

    “不,这是国家的责任,我乐意帮助他们,但是这首先是国家的责任!

    我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我们有比其他国家更加先进的民主制度,我们能容纳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我们曾经接纳过无数受到迫害的可怜人。

    为什么这次不可以?

    你也是美利坚公民,难道你不是这么觉得的?”

    这位白左的“咆哮”,阿尔文简直没眼看,别管她是演的还是真心这么想的,阿尔文都觉得这家伙脑子有问题。

    本来阿尔文自己不是被绑架的对象,他根本就无所谓……

    你们“大声疾呼”的去寻求关注,阿尔文没有意见,如果你们能收集更多的捐款,阿尔文会表示喜闻乐见。

    结果这个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脑残女人,又把他给扯进去了……

    阿尔文看着对方犹豫了很长的时间,他捏着鼻子翻动了一下手机,就着里面的表格掰着手指说道:“你嘴里‘最伟大的国家’识字率排第八,有几百万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会拼错。

    基础数学排名第二十八位,我认识的很多人去超市买东西,连找零都算不清楚,会算账的收银员在哪儿都是抢手货。

    这个倒霉地方,人均寿命世界排名第五十位,人均阿司匹林消耗量世界第一。

    新生婴儿存活率世界排名第三十一位,几年前的底特律,婴儿存活率甚至比不上萨尔瓦多。”

    说着阿尔文向那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展示了一下手机,说道:“这些都是联合国给出的统计报告,也许你应该提醒他们,要尊重你心中‘最伟大的国家’!

    哦,这个国家还是有几样是排名第一的,监狱数量,还有监禁人员和总人口的比重排名世界第一。

    相信天使存在的成年人数量排行世界第一,军费支出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名!

    当然,这不是你的问题,不过你却是毋庸置疑的蠢货。

    美利坚最繁华的曼哈顿,就有地狱厨房和哈莱姆区,两个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

    我就住在那里,你他妈的问我美利坚是不是最伟大的国家?

    那里有最可怕的irs,却让人享受最操蛋的医疗保障。

    你敢相信那里的救护车比机票还贵?你敢相信有医院能为骨折开出60万的账单?

    你敢相信贫困地区的社区高中,大学平均录取率从未达到过10%?

    你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居然来质问我?”

    看着那位脑残姑娘一脸茫然的表情,阿尔文拿起了手里的电话烦躁的按下了接听键,说道:“什么事儿?没看我正在忙着呢吗?”

    电话对面的埃利斯总统无奈至极的说道:“伙计,说两句就得了,你已经赢了。

    能不能别把糟心事儿往外捅?我任期还有几年,让我稍微松快一点吧。

    你连外星城市的人口都有着落了,就放我一马吧!”

    阿尔文没有耐心听埃利斯废话,他收起电话站起来说道:“你们要救人,我给了你们想要的。

    你们的捐款到账得第一时间,我就会安排雇佣军行动起来。

    任何人权组织都可以联系我指定的人,把地址和照片发给他,立刻就会有人出发,去救助那些人。

    当然,他们是有选择的,不愿意去外星工作的人,可以留着难民营呼叫这些善良的救世主。”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后台,已经开始不耐烦的跳着脚催促自己的小金妮他们,他不耐烦的说道:“地狱厨房的网站上会用倒计时提醒你们,三天之内要是捐款没有到账,我就会放弃一切救助计划。

    我说完了,而且不接受反驳!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