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十五章 说服
    悟空离开后,玄奘便找了块石头坐下,一面闭目养神,一面等着他回来。

    才刚刚坐了一会,便听得一个清冷的声音道:“玄奘,当真愿意相信那妖猴吗?”

    玄奘一愣,连忙循声看去,却见望海菩萨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旁,正淡淡地看着悟空离开的方向。

    玄奘连忙行礼道:“拜见望海菩萨,弟子不知菩萨来此,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只是不知,菩萨方才之言到底何意?”

    望海道:“前些日子也看到了,那妖猴根本不将西天放在眼中,不但对我喊打喊杀,恐怕对佛祖爷没有几分敬意,难道以为,他会真心服从不成?取经之路,本就危难重重,再加上这个居心叵测的妖猴,我怕难成大业啊。”

    玄奘听得这话,也是被勾起了心中的思绪,叹道:“悟空虽然性格桀骜,却是云先生特意安排保护贫僧的,想来应当并无歹心吧。”

    望海冷笑道:“玄奘有所不知,那云翔其实也是个害人无数的妖怪,如今虽然归顺了西天,佛祖却仍是无法对他完全放下心来,他所安排之人,又怎可轻易信任?”

    玄奘闻言大惊失色,道:“菩萨,说云先生也是妖怪?这又怎么可能?”

    望海道:“那云翔实乃蟾蜍成妖,在三界中有个名头唤作云蟾大圣,三界中知道这名号的可不是少数,我又何须骗?他前些年曾做下不少大案,被天庭视作要犯,走投无路才会投靠了西天,但我看他早晚定会惹下大祸,万万不可太过信他,以免铸成大错。”

    玄奘皱眉道:“菩萨所言极是,弟子受教了。只不过,无论云先生还是孙悟空,却都是法力高强之人,贫僧手无缚鸡之力,便是有心防范,恐怕也无能为力啊。”

    望海听得这话,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道:“莫要丧气,今日我来见,正是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只需依我之计行事,便不怕那妖猴再生变数。”

    玄奘忙道:“菩萨请讲,弟子洗耳恭听。”

    望海手腕一翻,掌中便多出了一件直布衣衫,一顶花色小帽,道:“玄奘,看这是何物?”

    玄奘心中好奇,将那花帽、衣衫都接过来打量了半天,却看不出半点端倪,奇道:“请菩萨恕弟子眼拙,这衣帽除了还算整洁之外,弟子实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

    望海点头道:“不过是肉眼凡胎,看不出来倒也正常,这衣帽本就是为那孙悟空准备的,衣服却是普通之物,可这帽子却不同寻常,他一旦戴上,便有佛祖亲赐的法宝加以约束,我再传一篇经文,若是他不肯听话,便颂念此经,他便万万不敢再起异心了。”

    玄奘恍然点头,却又迟疑道:“菩萨,弟子以为,那孙悟空虽然是妖,却并未谋害弟子,若是以这般不光彩的手段待他,只怕有违佛祖慈悲的本意啊。”

    “迂腐!”望海斥道:“取经乃天大的功德,又怎可因小义而废大德?那妖猴的本事也看到了,若是一旦闹将起来,连我都拿不住他,若是不思变通,又如何能到得了西天?我一心为谋划,不领情倒也罢了,还嫌手段不光彩,着实令人寒心至极。”

    玄奘见菩萨发火,顿时大惊失色,忙赔礼道:“弟子愚钝,不识菩萨一片苦心,还请菩萨莫要生气。既是如此,弟子还有一问,不知这帽子与他戴上之后,可会伤到他?”

    望海道:“若是他不生事,不念这紧箍咒,这帽子里的箍儿便毫无作用,到时到了西天,佛祖自会为他取下,又哪会伤他?此物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也不必担忧。”

    玄奘这才躬身接过了衣帽,道:“既是如此,弟子遵命便是,谢过菩萨厚赐。”

    望海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将那紧箍咒教他念熟了,方才道:“那妖猴怕是快要回来了,我这便早些离去,以免他生疑,定要小心行事,莫要出了差错才是。”

    说完,她便驾云离去,只留玄奘在那里怔怔地看着手中的衣帽。

    远处的山岭之中,通风大圣将事情的经过一字不落地听了个清楚,已是忍不住冷笑道:“好个狠毒的和尚,我只道他是好人,没想到他却反过来谋害与我,当真是可恨至极。”

    说完,他将自己听来的谈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云翔,云翔听完却只是淡淡一笑,道:“果然不出所料,正是那紧箍咒之事,有了此事,倒也让我少了几分担忧。师叔莫恼,那玄奘原本不是坏人,只是心软罢了,受了那望海挑唆,便想要给带上箍儿,不过,既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这任务恐怕终究是完不成了。”

    通风大圣皱眉道:“那依之见,咱们当如何应对?”

    云翔便将自己早已想好的应对之策说了出来,听得通风大圣点头不已,道:“也罢,我便依之计行事便是,只不过,那望海行事如此可恶,咱们可万万不能饶了他。”

    云翔点头道:“师叔所言极是,那望海两面三刀,我若是真想对付她,她的尸骨早就凉了。只不过,她这身份对咱们还有些价值,倒也不必急于动手。再加上我还有几个朋友在她手中,正好让她有恃无恐,放松了戒备,替我完成布局,待得时机成熟,我自会出手收拾了她,为师叔出气。”

    通风大圣点了点头,道:“也罢,既然早有准备,我便不多说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这就回去见玄奘吧。”

    “等一下,”云翔连忙出声阻止,笑道:“师叔只怕是忘了些东西吧?”

    通风大圣奇道:“忘记了什么?”

    云翔甩出了一个粗布包袱,被他随手接住,打开一看,里面却正是不少烧饼,顿时恍然道:“还是思虑周祥,我可是出来找干粮的,空手回去终究不像话,正好拿了这些干粮回去充数。”

    说完,他将包袱捆在腰间,便飞身而起,朝着玄奘的所在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