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嫁入豪门后我养崽盘大佬 > 第403章 我们结婚
    等了大概五分钟,唐晋之给她回了消息。

    会不会有误?

    她又将三个验孕棒放在一块,拍了一个组合照发给他,发出去之后,等了许久都不见唐晋之回消息。

    随着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的心也越来越沉。

    直到午休结束,她才从洗手间出来,回到位置上却没心情做事。

    —

    —

    唐晋之正要午休时,接到了唐母的电话,唐母让他晚上带姜瑟回家吃饭,之后又问他和姜瑟进展的怎么样了,明年能不能结婚。

    应付完母亲,他挂断了电话,看到姜瑟给他发了消息,他点进去。

    看到是一张验孕棒的图片,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后,他连忙点开放大,看清楚上面是两条杠,血液一下沸腾了起来。

    两人只有那一次,中奖率应该没那么高,验孕棒也有出错的可能。

    这样想着,他给她回了消息。

    会不会有误?

    消息发出去后,他一直握着手机,盯着屏幕等姜瑟的消息。

    在他左等右等,觉得时间无比漫长的时候,姜瑟终于给他回了消息。

    还是一张照片。

    只是这次是三个验孕棒的图片。

    三个都是两条杠,那绝对错不了。

    他激动得不行,内心也是热血澎湃。

    他下意识就要打电话给姜瑟,可拨号码的手一顿,抓起桌上的车钥匙,走过去扯下落地衣架上的外套,快步出了房间。

    他驱车去了容亚,车子停稳后,拨通了姜瑟的电话。

    —

    —

    姜瑟心里乱得很,突然怀孕让她有点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本来想指望唐晋之的,可发过去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让她的心里越发的没谱,心里也开始胡思乱想。

    他不会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要不然为什么都不敢回她消息?

    正当她在想唐晋之的“消失”是什么意思时,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是唐晋之的电话,她拿着手机,端着水杯快速去了茶水室。

    一进茶水室她就接通了电话:“喂。”

    唐晋之道:“我在你们公司外面,下来。”

    她将水杯放在水箱上:“上班不允许外出。”

    唐晋之道:“那就请假。”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她知道唐晋之来找她是为她怀孕的事,这事在电话里说也一样,只要他给个态度就行。

    “不行。”唐晋之态度强硬,“你要是请不了假,我帮你请。”

    姜瑟知道,他给她请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那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去请假。”

    通完电话,她拿着水杯出了茶水室,向秘书长请了假,然后拎着包离开。

    一出公司,她就看到了等在路边的唐晋之。

    她还没走近,他就从车上下来,替她拉开了车门。

    上车后,她见唐晋之什么话都没说就发动了车子,疑惑的道:“你要带我去哪?”

    唐晋之道:“医院。”

    姜瑟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不是暖暖又出什么事了?”

    姜南非已经出院了,一听到医院,她下意识的以为是萧郁暖又出了其他状况。

    “不是。”唐晋之略略有些激动的道,“我怕空欢喜一场,所以去医院检查清楚。”

    姜瑟明白过来他说什么后,见他是高兴的,心里的不愉快没有了,她道:“其实可以周末去。”

    马上就月底了,请半天假她勤奖就没了,她有点儿心疼。

    唐晋之道:“我一刻也等不了。”

    到了医院,他让姜瑟在休息区等着他,他拿着她的身份证去挂号。

    排队挂号的人有点多,等了十多分钟才轮到他,之后两人去了妇科。

    叫到她的号后,唐晋之要跟她进去,却被护士拦住,护士指着墙上贴的:“没看到上面写着男士止步吗?”

    “不好意思。”姜瑟冲护士说了一句,然后对唐晋之道,“你在外面等着吧。”

    唐晋之点点头,瞥了一眼那名护士,脸色微沉的转身,重新坐回刚才的位置。

    姜瑟进了科室,向医生说明来意,医生问了她最后一次生理期的日子,然后开了单子,让她去验尿和做B超。

    做完检查,她将结果拿给医生看,医生道:“你已经怀孕七周了。”

    她已经用验孕棒测过好几次了,所以这个结果她没有任何的意外。

    七周,也就是快两个月了。

    只是,她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

    和唐晋之在一起后,她有规划过,先谈两年恋爱,二十七岁的时候结婚,二十八岁的时候再生孩子,没想到他们在一起才几个月,只睡过一次她就怀孕了,完打乱了她的规划,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医生看她这样,还以为她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劝道:“年轻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打胎对身体不好,万一要是不想要,要提前预约流产手术。”

    她从医生手中拿过单子起身:“我没说不要。”

    她拿着检验单出了科室,唐晋之快步上前问她结果:“医生怎么说?”

    姜瑟把B超单给他看:“已经快两个月了。”

    唐晋之高兴极了,冷峻的脸庞上不再是冷冰冰的表情,也少了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她第一次见他这么兴奋,笑的比春日的阳光还灿烂。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妈,瑟瑟怀孕了……真的,没骗您,快两个月了,我们现在就在医院……当然要结婚,不过得先见见她爸妈,看叔叔阿姨是什么意思……好,您先备礼物,我问问她……待会就回去,你让厨房多做些孕妇吃的菜……我知道了,先这样,挂了。”

    姜瑟就在他旁边站着,看到他兴高采烈的给唐母打电话,想着自己要不要也给爸妈打个电话,可她怕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工作后,姜父姜母时常在她耳边唠叨,谈男朋友可以,要是未婚先孕就打断她的腿。

    唐晋之挂断电话后,扶着她的肩头,一脸认真的道:“瑟瑟,我们结婚吧。”

    她“啊”了一声道:“结婚?这么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