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一集 (上)

2011-05-24 12:47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msn 网友评论 1 条 浏览次数 845

 

人》
 
                                                                        编剧:张辉力
 
 
 
第一集
 
1-0序幕:
开国大典资料片: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欢呼的人群;整齐雄伟的军队……
叠出一张主人公刘解放百日时的照片。
(刘解放画外音:1949年,共和国成立的那天,我出生了,爸爸刘三升给我起的名字,叫解放。
资料片:奔腾的钢流,第一辆解放牌卡车,第一架喷气飞机,第一个机床厂,武汉长江大桥合拢……叠出解放上小学时带红领巾的照片。
(刘解放画外音继续:我上小学的那年,共和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宣布提前完成,我想给自己改名字,叫计划。老师不同意,她说还是解放这个名字最有意义,中国人民的解放,是无数先烈前赴后继用热血和生命换来的……
 
1-1长河市郊外烈士纪念碑下       
初春季节,天气尚寒。一座高高的烈士纪念碑矗立在松柏环抱的山包顶端。烈士纪念碑上刻着几个醒目的草体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字幕:1968年)
(刘解放画外音继续:1968年,我十九岁了,那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龄。我和我的同学们在革命烈士纪念碑下宣誓,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
烈士纪念碑下飘动着数面红旗,第一面红旗上写着“长河一中上山下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后面的红旗分别是长河二中、三中、四中、五中上山下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那些红旗下站立着一排又一排十八九岁的学生,足有二百余人,他们是长河市部分中学“老三届”毕业生,站在前列的是长河一中的刘解放,依次是林红、李怀林……
刘解放高高的个,穿一身褪色的黄军装,袖子挽的很高,激情洋溢,精明强悍,是宣传队的队长;林红长的端庄,很耐看,但穿着朴素,是宣传队的副队长;李怀林长的瘦高文静,戴一副眼镜,是宣传委员。
刘解放和他的同学们稚气的脸上堆满了庄重,他们手捧毛主席语录,面对烈士纪念碑下高声宣誓:
我们是毛主席的忠诚战士,
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我们身上流淌着革命前辈的热血,
我们继承着革命先烈的遗志。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
到农村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刘解放:宣誓人刘解放。
 红:宣誓人林红。
李怀林:宣誓人李怀林。
一个男生:宣誓人张红军
又一男生:宣誓人赵前进
一个女生:宣誓人王红卫
另一女生:宣誓人武小梅
……
那些写有“上山下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帜在烈士碑下迎风飘扬着……
 
1-4刘解放家      
这是那种老式的平房,门厅带两个不大的卧室。家里的摆设虽然简陋,但收拾的很干净,有条有理。
解放在门厅里收拾背包,旁边的网兜里放着脸盆洗刷等生活用品。
解放妈是家庭妇女,她一边帮助解放收拾衣服,一边嘟囔道:你这一走,也不知道哪年才能回来。
解放:我不回来了,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
解放妈看看解放,叹了口气,不由掉下眼泪。
解放看了一眼妈:妈,你怎么了?
解放妈背过身,掀起衣角擦了擦泪,背对解放说:没啥,没啥。
说着,解放妈眼泪又流下来。
解放宽慰妈,说:妈,你别难过,我扎根农村是革命的需要,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你应该为我高兴。
解放妈又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农村太苦了,妈担心你……
解放:妈,革命先烈流血牺牲都不害怕,我怎么能怕苦呢?怕苦就做不了革命事业接班人!
解放妈还想说什么,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拿着脸盆和一些脏衣服走了出去。
解放哼着流行的革命歌曲,继续整理自己的衣物。
童楠楠和和解放的妹妹刘建英手拉手兴冲冲闯进来。童楠楠在初一三班,比解放小三岁,和解放住一个大院。
楠楠一进门她就亮着嗓子喊:解放哥,解放哥,有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解放抬起头看了一眼楠楠,继续整理背包,对楠楠说:小毛孩,一惊一乍的,你能有什么好消息?
建英在一旁对解放:要征兵了,带兵的解放军明天就到咱们学校。
解放眼睛一亮:你听谁说的?
楠楠:革委会李主任说,明天报名!学校大标语都贴出来了!
解放高兴地:太好了!太好了!(转念一想,然后说)不行,我们已经宣过誓了,上山下乡了,不能再当兵了!
楠楠:解放哥,当兵比下乡光荣,全国人民学解放军……
建英:哥,你要是不去当兵,那可要后悔一辈子!
话音没落,解放父亲刘三升走进屋子。
刘三升问大家:谁不去当兵啊?
建英对刘三升:爸,我哥不想当兵,他非要下乡不可。
刘三升本着脸对刘解放:你是不是怕死啊?
解放一笑:我才不怕呢,毛主席的战士,一不怕死,二不怕苦!
刘三升:不怕死就去当兵。
解放解释道:爸,上山下乡宣传队,我是队长,是他们的头,我不下乡,谁带他们走啊?
刘三升:地球离了你就不转了?啊?刘解放,我告诉你,我刘三升从小当兵,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提着脑袋打天下,至今身上还有三块炮弹皮!要不是这三块炮弹皮,你爹也不会脱军装!我再告诉你,既然你爹脱了军装,你就得替你爹穿上!你要是敢不当兵,就不是我刘三升的儿子!
说罢,刘三升转身向里屋走去。
刘解放看着父亲背影,无话可说。
楠楠和建英相视一笑。
 
1-5一中宣传队排练厅       
排练厅外面大喇叭播放着歌曲《解放军进山来》。
那面写着“长河一中上山下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帜摆放在大厅里。旗帜一旁摆放着锣鼓等排练用的家什。
解放、林红、怀林等人围坐在大厅中间,大家一脸严肃,正在开会。
林红语气坚决地对解放说:我不同意刘解放当兵。上山下乡是毛主席的号召,我们在革命先烈面前宣过誓,扎根农村,革命一辈子。我们任何人都不许当逃兵。
解放解释:林红,你这是极左思潮。当兵保卫祖国,同样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怎么是逃兵呢?
怀林在一旁道:解放,林红说当逃兵是有些过激,但我们是全市的先锋,文革以来第一批下乡的知识青年,全校、全市的同学都在看着我们,你怎么能改变初衷去当兵了呢?
林红马上响应:刘解放,你不能改变主意,必须带着我们上山下乡,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
另一个女同学:我赞成,刘解放必须和我们一起下乡。
解放看看大家,说:大家心情我理解,大家说的也很有道理,如果不征兵,我一定和同学们一起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可现在要征兵了,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我们不去保卫,谁去保卫?!我们不流血牺牲,谁去流血牺牲?!
一个男生小声嘟囔:哼,谁不知道当兵光荣,还能提干部。
刘解放看他一眼,然后:当兵是光荣,可当兵为什么光荣呢?因为当兵的要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至于提干吗,我根本就没想,我想的只是为了用自己的热血和青春,保卫祖国,保卫毛主席!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大家无语。
林红看看大家,对解放:解放,你是我们的头,是我们的学生领袖,我们说不过你,可是你想过没有,这次上山下乡,你是倡导者,你去当兵了,群龙无首,我们怎么办?
解放诚恳地对林红:林红,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这是我爸说的。他说要不是渡江战役落下残废,他绝不会脱军装。他既然脱下了军装我就得替他穿上,否则,他就不认我这个儿子。(解放看看众人,继续)当然了,一个革命者绝不能因为父母才干革命,当兵也是我儿时的梦想。新中国之不易,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既然是革命事业接班人,就应该用我们鲜血和生命,保卫红色江山。
众人不语。
解放看看众人,然后说:我向大家保证,三年之后,我如果服役期满,部队让我复员,我去沂蒙山找你们,和大家继续扎根农村干革命!
林红立刻回应:解放,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要说话算话!
解放信誓旦旦:我是毛主席的战士,我向毛主席保证。
林红:那好,我同意解放当兵。
另一个同学:我也同意。
其他同学都纷纷表示同意。
只有怀林没表态。
林红问怀林:怀林,你呢。
怀林看解放,对林红:林红,我也想当兵。
林红刚想反对:你……(想到解放,语气一转,说)好吧,咱们一视同仁,你也可以报名。
 
1-6长河一中操场       
操场东边的墙上贴着大字标语: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应征入伍,保卫毛主席,保卫祖国。
操场一侧摆着桌子,桌旁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征兵报名处
一些男同学在报名处前排队报名,其中有解放和李怀林。
报名处一侧,一群男女同学围着一个解放军军官,那军官三十多岁,人高马大,虎背熊腰,黑黑的脸膛红里透亮。他是带兵的付营长。
付营长对围在身旁的男女同学说:你们要想当兵,首先要忠诚,对毛主席忠诚,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忠诚。
高一三班的学生吴新生站在付营长对面,他戴着一顶灰色海军帽,出口成章:三忠于,四无限,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誓死忠于毛主席,忠于党,忠于人民!
付营长看看吴新生,又说:当兵还有不怕吃苦,不怕困难,不怕牺牲。
吴新生:我就不怕吃苦!一不怕死,二不怕苦。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付营长对吴新生说:你这个同学,口才不错。
吴新生故意显示自己:付营长,我不但口才好,干的更好,(一拍胸脯)我有的是力气!要是论掰手腕,长河一中没一个我的对手。
付营长打量着他:
身后有人拍了拍吴新生的肩膀,是解放。
解放对吴新生说:吴新生,想当兵也不能瞎吹啊!什么叫没对手?上次扳手腕,我赢你三比零!
吴新生气恼地:刘解放,你才瞎吹呢,你什么时候赢我三比零了?没影的事!
解放:不服气是吧?不服气咱再比一比。
解放说着伸出右手。
吴新生没伸手,对解放:刘解放,你当着解放军的面装什么大个元宵啊!(想到什么)有本事,你和付营长比!
解放:你害怕了是吧?
吴新生:不是我害怕,是你害怕,你要是赢了付营长,我一辈子都服你!(对周围的同学)来,同学们,欢迎刘解放和付营长比一个!
吴新生身旁的几个同学起哄道:刘解放,比一个,刘解放,比一个!
吴新生对付营长:付营长,刘解放号称打遍东郊无敌手,谁都看不上!
付营长不由打量着解放。
吴新生又对解放:刘解放,别害怕啊,毛主席的红卫兵越是艰难越向前,上啊!
解放对吴新生微微一笑,说:你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凑过去小声地)有你好瞧的……
吴新生对众人大声地:刘解放说他害怕了,不敢比了!
解放也是大声地:吴新生,你造什么谣啊?谁说我不敢比啊?
吴新生更来精神了,对解放:好,那就比啊,不比就是反革命?
付营长脸带微笑站在一旁,一会看看解放,一会看看吴新生。
解放看看吴新生,挽挽袖子对付营长:首长,大家既然让我比,我们就比一个,怎样?
吴新生等人一边起哄叫好,另有几个同学从旁边搬来一张桌子
怀林赶紧挤过来,小声地对解放:解放,你可不能莽撞,得罪了解放军你还想不想当兵?
解放小声说:我就要让首长看看,我够不够当兵的料!(大声对付营长)首长,伸手吧。
付营长一笑,说:别看你个子高,不是我的对手。
解放笑笑:那也未必,出水才看两腿泥……
付营长伸出粗大的手。
两只手握在一起。
随着吴新生一声“开始”,解放立刻发力。
付营长挺立手臂,微笑着看着解放。
解放满脸通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付营长的手臂稳如泰山,不论解放如何发力,也无法撼动付营长。
周围的男女同学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吴新生和一些男生在一旁高喊:解放加油,付营长加油。
楠楠不知何时挤进来的,她尖着嗓子喊:解放哥加油,解放哥加油。
林红也跟着喊:解放,加油!解放,加油!
怀林没有喊,只是默默地帮着解放使劲。
付营长看看满脸通红的解放,突然发力。
解放的手臂立刻被掰了下去。
周围的同学一阵叫好声。
吴新生幸灾乐祸地对解放:刘解放,我今天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蚂蚁缘怀夸大国,蚍蜉撼树不自量”!
解放斜他一眼:闭嘴!(然后一脸不服气地对付营长)首长,我们再比一次。
付营长一笑伸出手。
两只大手再次握在一起。
随着吴新生的一声“开始”,解放再次发力。
周围的学生们又高声的加油。
楠楠喊的最响。
付营长微笑的看着解放。
解放脸憋得通红,使足了吃奶的力气。
付营长还是岿然不动。
付营长再次突然加力。
解放又败了。
吴新生高声叫好,然后大声背诵毛主席诗词: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解放斜了吴新生一眼,对付营长:首长,我们再比一次,我肯定能赢!
付营长微笑地对解放:你这位同学叫什么……
解放:我叫刘解放。
付营长:刘解放同学,毛主席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我在全团掰手腕连续三年第一名,刚才我只用了六成力气,你就是再比十次,也赢不了我一次。
解放上劲了,说:那可不一定,毛主席说过,出奇制胜。
付营长一笑:如果你再败了怎么办?
解放:如果我胜了怎么办?
付营长又一笑:你说呢?
解放:让我当兵。
付营长:好,我答应你。
两只右手又握在一起。
付营长挺直手臂,对解放:使劲吧。
解放看看付营长,并没和上次一样率先发力。
吴新生一声“开始”。
解放突入抬起另外一只手——左手,两只双手握着付营长的一只手同时用力。
付营长没防备,手臂被解放掰倒。
围观的同学一阵愕然。
吴新生率先指责解放:刘解放,你耍赖,赖皮,不算!不算!
付营长微笑着对解放:刘解放同学,靠两只手偷袭,那可不光彩啊!
解放阵阵有词地:毛主席说,十则围之,倍则攻之。我要取胜,当然要两倍与你了。
说着晃了晃两只手。
付营长再一笑,用手指点着解放:倍则攻之……好,我算记住你了,刘解放!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