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一集 (中)

2011-05-24 14:4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msn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1
    1-7学校外路上       
解放和怀林并肩走来。
解放兴致勃勃对怀林道:怀林,今天我的表现,称得上精彩吧?出奇制胜,倍而攻之,我简直太聪明了!
怀林对解放淡淡地说:解放,你别自我感觉太好,依我看,你今天的出奇制胜凶多吉少。
解放:你什么意思?人家付营长已经答应了,赢了他就让我当兵,怎么凶多吉少了?
怀林:你那叫赢吗?你再搬二十段毛主席语录,那也是投机取巧!
解放指点着怀林:你这人,就是过于谨慎,像小脚老太太一样,人家付营长又没说我投机取巧,你担的什么心啊。
怀林:解放,人家付营长是解放军,嘴上不便说,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我不是吓唬你,你今天算是把付营长得罪了,当兵的事悬了!
解放一笑:杞人忧天。付营长不会像你这么小心眼……(想到什么,话题一转)怀林,你当兵的事怎样了,问过付营长了吗?
怀林点点头:问了,他说我可以报文体特招,特招兵政审条件宽一点。
解放高兴地:那太好了,你能写会画,真要是特招入伍,咱俩就是战友了!(向往地)咱们穿上绿军装,带上红领章,手握冲锋枪,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上……哎,到时我们把照片寄给林红她们,非让她们羡慕死不可!
怀林看了解放一眼,说:你先别只顾高兴,全校只招八个兵,有没有你我,那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解放神秘地: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我告诉你,我这个兵是当定了。
怀林:你有关系?
解放:关系倒是没有,我有绝招。
怀林:什么绝招?
解放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怀林看看解放,没再说什么。
 
1-8怀林家怀林门厅             
怀林家也是套房,比解放家要宽敞许多,摆设虽不那么讲究了,但一看就是知识分子家庭。
外面的夜已经很静了。怀林坐在桌旁,他面前摆着许多的画,都是怀林画的,有几张是怀林儿时的画。怀林一张张仔细挑选着。
门开了,怀林妈一身疲惫从外面走进,她穿着朴素,头发有些蓬乱,平日里她那知识女性的高傲,似乎也被此时的疲惫淹没了。
怀林没有发现走进来的妈妈,仍在仔细挑选着自己的画。
怀林妈走过来,对怀林:怀林,还不睡啊。
怀林扭头见是妈,忙站起来:妈,你回来了?
怀林妈点点头,一屁股坐在桌旁。
怀林给妈倒了一杯水:妈,你喝水。
怀林妈接过水,看看怀林面前的画,问:这么晚了,摆弄这些画干什么?
怀林笑笑:妈,我报名当兵了,带兵的首长要看我的画。
怀林妈看着怀林,疑惑地:你爸爸的事……他们能让你当兵?
怀林点点头:带兵的首长说我可以特招入伍,专门画画,文体兵,爸爸的事不影响我。
怀林妈仍是一脸的疑惑:那个带兵的首长能说了算吗?
怀林很肯定地:能,他是营长,别人都听他的。
怀林看看怀林,欲言又止,说:不早了,赶快睡吧。
怀林点点头,听话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对妈:妈,累了一天,你先睡吧,我一会儿就整理完。
怀林妈看看怀林,又看看怀林面前的画,起身走进自己的屋子。
怀林继续仔细挑选着面前的那些画……
 
1-9学校征兵办公室      
学校老师的办公室临时改为征兵办公室,有里外两大间。带兵的解放军干部和负责征兵的老师在办公室里整理着各种表格。
李怀林站在付营长面前,把一个大夹子交给付营长。
付营长打开夹子翻看着。
夹子里夹的是画,第一张是一张孩子的画,画上是一个大头小身子的男孩背着枪,画一旁有题词,写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付营长看着那张画标语不由一笑。
怀林在一旁对付营长解释道:首长,这是我三岁时画的,不瞒首长,三岁的孩子根本不会画画,是我爸爸拿着我的手画的。只是说明我从儿时就盼着当兵。
付营长点点头,一张张的翻看着后面的画。
后面的画一副副都很优美,有水彩画,也有版画,画大都是战斗英雄和模范,有邱少云,欧阳海,雷锋……
一副水彩画吸引了付营长。
那张画是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画的很逼真。
付营长不由赞叹:画得好,好!(抬头对怀林)这都是你画的?
怀林:是……首长要是不相信,我当场给首长画一副。
付营长:不用了,需要你画的时候,我会叫你来的……李怀林同学,你这些画在我这里留几天行吗。
怀林点头道:行,首长喜欢,我送给首长。
付营长摇摇头,说:我可不能随便要你的东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毛主席定的纪律。我留下你的画是给军区王干事看一看,看你的水平够不够特招。
怀林喜出望外地:太好了!(一把拉住付营长的手)谢谢首长,我代表我们全家谢谢你!
付营长:别先谢我,王干事能不能看中你,那还不一定呢。
怀林:就是看不中,我也要谢谢你,首长,这一年多,自从我爸他……这还是第一次,首长这样的干部,能对我说这些亲切的话,这种鼓励的话……首长,如果让我入伍,我一定当一个好兵,把我的青春和生命献给祖国,献给解放军。
怀林越说越激动,拿过一张纸,咬破手指,用鲜血在那张纸上写下八个字:当兵报国,死而后已
付营长不由感动,对怀林:李怀林同学,我一定给你积极争取,实现你报效祖国的梦想。
怀林眼里含着泪,深深一鞠躬:谢谢!
 
1-10征兵办公室外      
二十几个和解放同龄的男生在办公室外等待着,解放、吴新生也在。还有几个女生,其中有林红和楠楠,她们是看热闹的。
解放向屋里张望着。
楠楠向小大人一样在一旁安慰解放:解放哥,别紧张,你一定能行。
解放一笑:小毛孩,我有什么紧张的,我是为怀林……
解放看到了从屋子里走出的怀林,立刻迎了上去。
林红和楠楠跟了上去。
解放问怀林:怎么样?
怀林充满信心地:百分之九十。
林红看到什么:怀林,你的手怎么了?
怀林手上有血。
怀林忙掩饰道:没什么,碰到钉子上了。
林红:快,去医务室包一包。
怀林:没事,都要当兵了,这点血算啥?
说着把手指放在嘴里吸了吸。
解放称赞道:怀林说的对,既然要当兵,流点血算啥……
一个战士走出屋门喊道:刘解放。
解放大声应了声:到。
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吴新生率先走到门口,问门口的战士:怎么还不叫我。
战士:一会就叫。
解放走过来小声对吴新生:别着急,明年一定叫你。
解放说罢,跟着那个战士走进征兵办公室。
 
1-11征兵办公室      
解放来到付营长面前,先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战士刘解放向付营长报到。
付营长一笑:你还不是我们的战士。
解放:我是毛主席的战士,穿上军装后我就是你们的兵。(说着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付营长)首长,这是我的决心书。
付营长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几枚纪念章,有渡江战役胜利纪念章,有淮海战役纪念章,还有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
付营长看着手里的纪念章,对解放:这几枚纪念章是你们家的?
解放:是,我爸爸的。
付营长:你爸爸是老革命了……
解放:对,我爸爸十六岁当兵,渡江战役负的伤,至今身上还有三块敌人炮弹皮,他因为残废不得不脱下军装,他对我说,他既然脱下了军装,我就应该替他穿上,一直穿到解放台湾,解放全人类。
付营长:好,说得好!
解放:首长,不瞒你说,我一岁开口学说话,会说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兵,当兵的兵!当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始终不变的目标!
付营长打量着站在面前的解放,说:回去吧,回去等通知。
解放高兴地:首长,你答应我了?
付营长一笑:会有好消息的。
解放兴奋地敬礼:是,首长。
解放兴冲冲转身走去。
付营长:等等。
解放又转回来: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付营长把纪念章还给解放:你的决心很珍贵,拿回去好好保存。
解放接过纪念章,再次向付营长敬了一个军礼:谢谢,首长。
解放收好纪念章,转身离去。
 
1-12征兵办公室外      
怀林对林红、楠楠正眉飞色舞地讲着刚才和付营长说的那些话。
解放兴高采烈走过来。
楠楠看到解放,忙迎上去问:解放哥,怎么样?
解放看看楠楠,又看看随后跟过来的怀林和林红,然后说:你们猜?
林红试探着:同意了?
解放一笑:还没最后答应。
怀林:有多少把握?
解放:百分之……
他故意把最后一个字声音拖的很长。
楠楠沉不住气了,打了解放一拳头:解放哥,你快说嘛,急死人了!
解放:九十九!
楠楠高兴直蹦高,说:太好了,太好了!
怀林也很高兴:祝贺你。
林红也轻声地对解放:祝贺你……
楠楠:解放哥,请客,吃蜜三刀。
解放高兴地:好,请客,走,吃蜜三刀!
四个人说说笑笑的走了。
吴新生向解放这边看了一眼,不屑地冷冷一笑,说:高兴的太早了!
 
1-13征兵办公室         
付营长对站在面前的一个高个子男同学说道:你的决心我们都知道了,回去吧,一颗红心两个准备。
那个男生不肯走,对付营长说:首长,能不能给我个准信,我们家都盼着呢。
付营长微微一笑,说:入伍通知没发之前,谁都没有准信,只能是一颗红心两个准备,回吧,别的同学还等着。
那个男生还想说什么,吴新生推开门探进一个身子,对那个男生:柳建设,你还有完没完,快点啊,你耽误的可是大家的时间。
男生回头对吴新生:好了,就好了。
男生对付营长:首长,我走了。
男生说着很笨着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学着军人的样子向后转,身子晃了晃,又稳住,迈步走去。
还没等那个男生走出屋门,吴新生就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盒大前门,撒了一圈,边递烟边微笑着说:大前门,来一支,尝尝。
办公室里的人有的收了,有的把烟放到一旁,有的没收。
吴新生走到付营长面前,递上烟,说:付营长,我特意买的,拥军产品,抽一支。
付营长没接:谢谢,我不会。
吴新生再次把烟递到付营长面前:一次生二次熟,抽一支就会了。(说着拿出打火机)我给您点上。
吴新生手里的汽油打火机,这在当时很时髦。
付营长按住吴新生手中的打火机,严肃地对吴新生:你要是再劝我抽烟,我只好让你出去,不再和你见面。
吴新生强笑笑,说:付营长,我这不是见了解放军特别亲吗,一亲就……好了,付营长不抽,我就收起来,永远不再劝烟。(说着,把烟和打火机收起,掏出两份决心书)付营长:这是两份决心书,一份是我写的,另一份是我爸爸、我妈妈、我爷爷、我奶奶他们一起写的。我爸爸是工人,我爷爷是贫农,我们全家都红五类,革命派。
付营长看看决心书,又看看吴新生,然后说:你把决心书放在这里,回去吧。
吴新生:首长,我不能就这么回去,你要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能不能当兵啊?
付营长: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这是我对所有同学的答复。
吴新生:付营长,不对吧,刘解放说你答应他了,百分之九十九把握。
付营长一笑:只要不是百分之百,就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吴新生:那我是百分之多少?
付营长随口道:百分之五十。
吴新生不快地:付营长,你们解放军可要一碗水端平,他刘解放百分之九十九,我凭什么百分之五十?
    付营长:百分之九十九不是我说的,是刘解放自己说的。请回吧,吴新生同学。
吴新生脸上立刻有了笑容:付营长,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什么百分之九十九啊,刘解放那是自吹自擂……对了,付营长,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向您汇报。
付营长看着吴新生:说吧,什么事。
吴新生看看周围,小声地:这里不方便,这件事非同小可,关系到解放军的纯洁,到里屋,我单独向首长汇报。
付营长看看吴新生,转身向里屋走去。
吴新生紧赶几步,给付营长开了门,让付营长走进,然后自己才进屋,从里面带好了门。
负责整理征兵材料的陈老师向里屋看了一眼。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