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三集 (下)

2011-06-01 09:26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55

 

3-24 元件厂礼堂           
厂里的宣传队正在舞台上排练歌舞《红色娘子军》(暂定)。楠楠领舞,饰演吴琼花,她穿着一身灰色的红军军装,头戴八角帽,更显得身材苗条,好看。
台下有十几个工人坐在连椅上看排练,吴新生也在其中。
一个高个子男工望着台上的楠楠,嘴巴咂吧了两声,说:你看人家童楠楠,人家是怎么长的?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另一个胖胖的男工随和道:那是,人家是咱厂最亮的牌子,走到大街上,要是不认识的,还以为是省歌舞的呢。
高个男工摇摇头:省歌舞的不行。
胖男工:省歌舞的牌子还不够亮吗?
高个:那当然,省歌舞的那些小妮,比得上军区文工团吗?人家童楠楠,军装这么一穿,小腰一扭,比军区的还军区!
吴新生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台上楠楠。
台上的楠楠,完成了自己最后一个动作。
台下的工人们发自内心地拍着巴掌。
吴新生拍得尤其响。
楠楠瞥了一眼台下的吴新生,向后台走去。
其他的宣传队员,也跟着楠楠走向后台。
外面传来上班的军号声。
台下一个工人喊道:上班了。
看彩排的工人们纷纷起身离去。
吴新生没有走,仍坐在连椅上,望着空空的舞台。
 
3-25礼堂后台             
后台放着一些乐器和排练的道具。
宣传队长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他拍拍巴掌,对围在身旁的队员们说:大家注意,按照我刚才说的,咱们再排演一边,(对几个女队员)尤其是你们几个,一定要集中精力,节拍再快一些,表情再出来一些,像童楠楠那样,明白了吗?
几个女队员异口同声地:明白了。
队长:好,我们开始。
楠楠:队长,我有个问题。
队长对楠楠很客气:楠楠,你说。
楠楠指指外面:台下那些人总议论我们,我没法集中精力。
队长:我刚才看了,他们已经走了。
楠楠:还有一个,每天排练他都赖着不走,像大苍蝇一样。
队长:谁?
楠楠:吴新生。
队长:好,我让他走,你们准备排练。
说着,队长走去。
 
3-26礼堂舞台下               
舞台下只有吴新生一个人坐在连椅上,礼堂里显得空空荡荡。
队长走过来,对吴新生:同志,你哪个车间的?
吴新生:维修车间的,怎么了?
队长很客气地:我们宣传队正在排练,请你离开。
吴新生:你们宣传队排演节目,是不是宣传毛泽东思想?
队长:是啊,我们宣传队成立的宗旨,就是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我们厂里的好人好事。
吴新生:这不就对了吗。你们既然是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是为了让我们工人看,让我们学习,我们在这里学习,你为什么赶我走啊?
队长一脸笑容对吴新生:等我们排练好了,给工人师傅们汇报演出,到那时,你尽管看个够,学个够。
吴新生微微一笑:我是急性子,等不到那一天,我现在就想学个够。
队长耐心解释道:我们现在是排练,还不成熟,等我们排演好了,你再看,收获会更多。
吴新生:我觉得你们现在演的已经很成熟了,尤其是那个领舞的童楠楠,怎么跳怎么好看。
队长本起脸:你这个同志,啊……这个……(扶扶眼睛)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应该赶快上班去,如果因为看排练耽误了你的工作,我们可负不起责任。
吴新生一笑:我今天休息,不工作。
队长:你这个同志,怎么说谎呢?昨天你就在这里看,一看就是一整天,今天你怎么可能还休息呢?
吴新生又一笑:我换班了,你们排练的时候我休息,你们不排练的时候我上班。
队长无话可说,对吴新生:你……我要到厂里告你!
吴新生笑着:你一个知识分子,臭老九,告我一个工人阶级休息时间来学习,你能告倒我吗?
队长瞪了吴新生一眼,气呼呼地转身走去。
 
3-27礼堂后台         
楠楠倔强地对队长说:队长,他不走,我就不排练。
队长表面上已经不生气了,他耐心地对楠楠说:楠楠,你听我说,人家休息,说是来学习,我们没有理由赶人家走。
楠楠:哼,吴新生他是诡辩!他学习什么?他那眼睛色迷迷的,就像电影上的黄世仁!
队长对楠楠:楠楠同志,你不能乱扣帽子,吴新生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工人阶级的一员,怎么能和黄世仁相比呢?
楠楠:要是放在旧社会,他就是黄世仁!队长,他不走,我就不演。    
队长为难地:可是,我让人家走,人家不听,还说……(扶扶眼镜)楠楠,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个吴新生,耽误排练,是吧?厂里的汇报演出,那可是时间不等人啊。
楠楠想了想,对队长说:我去赶他走。
 
3-28礼堂舞台下         
楠楠向吴新生走过来。
吴新生立刻站起来,一脸是笑地对楠楠: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楠楠本着脸:吴新生,你也太没脸没皮了!
吴新生笑笑:童楠楠,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看你排练,那是对你最大的支持,怎么是没脸没皮呢?
楠楠:你那是看排练吗?你那是为了看我!
吴新生嬉笑着:你算是说对了。童楠楠,实话给你说吧,我不但要看你,还要和你处对象……
楠楠立时火了:你休想!我告诉你,吴新生,你要是敢对我有非分之想,那就是破坏军婚,就是犯法!
吴新生一愣,然后说:你还没结婚,怎么就军婚了?
楠楠微微一笑:解放哥是我对象,等我和解放哥结了婚,那就是军婚。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楠楠说罢,扭头走去。
吴新生看着离去的楠楠,恨恨地:小妮子,走着瞧……
吴新生站起来,悻悻离去。
 
3-29三连连部          
连长正在桌旁写材料,传来解放的“报告”声。
连长对门口:进来。
解放走进,敬礼:连长,你找我。
连长很客气地:六班长,你坐。
解放端坐在连长身旁。
连长起身倒了一杯水给解放。
解放忙起身接过:连长,我来。
连长把杯子放到解放面前:你坐,你坐。
解放又坐好:连长,你找我什么事?
连长微笑地看着解放:六班长,团里已经决定,提你当排长,命令很快就下来。
解放激动地站起来:连长……谢谢你!
连长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再坐下,然后说:你应该谢你自己,是你干的好,成绩突出连续两年全团训练第一,很不容易。
解放笑笑:这么一点小成绩,没什么,都是连首长领导好。
连长:谦虚使人进步,不骄傲,不自满……六班长,你还能进步。
解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连长:六班长,团命令一下,你就要走了。
解放一愣:上哪儿走?
连长:团里的任命是,你到二连担任一排长,二连的一排长提升了……六班长,连里虽然舍不得你,但下级服从上级,只能服从。我和指导员商量了一下,等团里的命令下来,估计还得等半个月时间,你把工作交给副班长,回家看看父母,来回十天,也算是我们连里的一片心意,怎么样?
解放更为高兴,站起来敬礼:谢谢连长。
连长: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就可以走。
解放声音洪亮:是。
连长提醒道:提排长的事,目前还属于小道消息,暂时不要给别人说。
解放:连长,我明白。
 
3-30 营房一班宿舍            
宿舍里只有宋培林和四班长,宋培林还是在不紧不慢地卷烟。
四班长对宋培林:听说了吗,刘解放那个新兵蛋子要当排长了。
宋培林轻轻“哼”了一声说:这小子,他上面有人。
四班长:你是说付3号吧?
宋培林没说话,点燃一支烟,然后把烟包递给四班长。
四班长接过烟包,一边卷烟,一边对宋培林:一班长,我真替你抱不平,刘解放是你带出来的兵,他上去了,你还是班长。
宋培林看看四班长,说:你是不是也为自己抱不平啊?
四班长笑笑:有这么点……咱们当班长的时候,他刘解放算个啥?
宋培林吸了一口烟,问:你没听说刘解放到哪个连当排长?
四班长:二连。
宋培林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团里不敢把他留在三连。
四班长:那是……(点燃手里的烟)他一个新兵蛋子,留在三连,怎么管啊?还不天天吃苦头啊!
宋培林又一笑,没说话。
 
3-31营房六班宿舍       
解放在兴致勃勃地整理着帆布旅行包。
钱正德走过来,问:班长,你找我。
解放直起身子,问:你发过电报吗?
钱正德:发过,去年俺娘有病,俺回家时,给连里发过一次电报。
解放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纸条递给钱正德:你立刻去邮局,给我发个电报,(指指纸条)这是地址和内容。(然后又给了钱正德几块钱)这是钱。
钱正德接过地址和钱,看了看纸条上的字,问:班长,林红是你什么人啊?
解放:不该你知道的,不要乱打听。
钱正德:是。班长,我走了。
解放:快去快回。
钱正德又说了声“是”,转身走去。
解放继续收拾东西,看到了林红送他的笔记本,翻开看了看。
封面上写着:刘解放同学,革命友谊,万古长青。林红。
解放久久看着封面上的字……
 
3-32 牛家沟知青点            
上工的钟声从村子里飘过来。
几个知青正在整理工具准备上工,其中没有怀林。大家的情绪远不如刚来的时候那么有热情了。有一个男知青打着呵欠,显然没睡够。
林红看看周围的知青,问打呵欠的男知青:王红卫,怀林怎么还没来。
王红卫:怀林病了,肚子疼,发烧。
林红对周小宁:周小宁,你带大家先走,我给怀林拿点药去。
周小宁答应了一声,对周围的知青:咱们走吧。
那几个知青跟着周小宁不紧不慢地走了。
 
3-33 知青点男宿舍          
屋子里有四张床,东西放的很凌乱。
怀林躺在床上,脸色憔悴。
林红端着一杯热水走到怀林身旁,轻轻地吹了吹杯子里的水,扶起怀林,从一旁的小桌上拿过几片药递给怀林,看着怀林把药放到嘴里,然后再把杯子递到怀林嘴边。
怀林喝了一口水把药咽下。
林红对怀林:多喝点水,我妈说,多喝水病好得快。
怀林听话的把水全部喝下。
林红放下怀林,给他掖掖被角,关切地: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去。
怀林摇摇头,有气无力:什么也不想吃,嘴里一点味都没有。
林红:越是不想吃越是要吃,病才能好。我去给你做碗鸡蛋面,你先躺着。
林红说着走去。
怀林感激地看了一眼离去的林红。
 
3-34 知青点灶房                
林红蹲在灶前,一手拉风箱,一手向灶里添着玉米秸秆。
灶里的火苗映红了林红的脸庞。
外面有人喊:林红在吗。
林红忙停了风箱,起身走出。
 
3-35知青点院子           
林红走出灶房,看到一个穿墨绿色制服的邮差站在院子里。
林红走过去,对邮差:我就是林红,什么事?
邮差:你的电报。
说着,邮差从邮包里拿着一封电报递给林红。
林红接过电报看了看。
电报上写着:林红,我912日回长河,时间十天,你能回去吗?刘解放。发电报的日期是911日。
林红一脸兴奋,对邮差:谢谢你啊。
邮差:不谢。签个名。
林红接过邮差递过来的圆珠笔和一个纸夹子,在上面签了字。写下了收电报的日期:912日。
邮差收起夹子,朝林红点点头:再见。
林红也点点头:再见。
邮差转身急急走了。
林红目送邮差离去,然后又低头看那封电报。
她眼神里充满了幸福。
屋子里传出了怀林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响。
林红忙收起电报,走进屋子。
 
3-36知青点男宿舍              
怀林躺在床上轻轻地呻吟着,额头滚下一个又一个黄豆大的汗珠。
林红急急走到怀林身旁,关切地问:怀林,你怎么了?
怀林痛苦地:林红……我冷……
林红伸手摸摸他的额头,一惊:怀林,你发烧越来越厉害了,药不管用?
怀林只是呻吟。
林红:你哪里难受?
怀林吃力地:浑身都难受……肚子疼……疼得厉害。
怀林说着,捂着肚子呻吟着。
林红担心起来,她嘱咐怀林:怀林,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送你去医院。
怀林轻轻“嗯”了一声,又在呻吟……
 
3-37山路上           
(叠)一架牛车在山路上颠簸行驶。赶车的是山娃。
车上躺着怀林,他身上盖着一床被子。
林红跟在车后,一边走,一边照看着车上的怀林。
牛车颠簸着走过一段弯路,渐渐消失在山坡后面……
 
3-38公社医院急诊室外           
(叠)医院不大,有些简陋。
林红和山娃站在急诊室外焦急地等待着。
一个女医生从急诊室走出,问:谁是病人家属?
林红上前道:我……我是他同学……医生,他的病怎么样了?
女医生看了林红一眼,说:我要找的是病人家属。
林红:病人家属不在这里,我们是下乡知青,他只有同学……医生,他的病到底怎么样?
女医生: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刻手术。
林红着急地:医生,他……不会有危险吧?
女医生:还好,再晚一个小时就难说了……(拿出一张单子递给林红)签个字吧?
林红问:我签?
女医生点点头。
林红拿着笔,在单子上签了字。(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