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四集 (中)

2011-06-03 08:2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31

 

4-10 电影院内             
银幕上是苏联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的画面。
楠楠和解放坐在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
不远的地方,赵跃和几个年轻的工人也在看电影。但他们的心思不在银幕上,而是在解放和楠楠这边。
银幕上的瓦西里和他夫人拥抱亲吻。
楠楠看到这一幕,偷偷一笑,然后悄悄看看身旁的解放。
解放没发现楠楠的目光,仍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银幕。
屏幕上瓦西里仍在和夫人缠绵着……
 
4-11城市的小街           
(叠)小街很静,街旁的路灯相隔很远,显得街上光线很暗。
楠楠和解放沿街而来。
楠楠两只胳膊交叉支撑在胸前,一边走一边念叨着电影里的经典台词: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解放看着楠楠一笑。
楠楠:你笑什么,我说的台词不对吗?
解放:对,一个字也不差。
楠楠:那你笑什么?
解放指指楠楠的胳膊:你这胳膊支撑在胸前,是什么意思?
楠楠看左右,然后对解放神秘地:这是防身的秘密,我师傅交给我的。
解放笑笑,学着楠楠的动作:你这样就防身了?
楠楠挺着两只胳膊:当然了,这个动作代表你会武功,小流氓见了就不敢欺负你,我们女孩都知道的。
解放笑得更厉害了,对楠楠:你这样就会武功了,装样子蒙人啊。
楠楠:哎,小声点!(左右看看)别让人听见。
解放笑着点点头,一副认真的样子:好,你这个样子装得好,挺好看的,继续装吧。
楠楠嗔他一眼:不能说我是装的,就当我是真会。
解放:好,你不是装的,你真会武功。
楠楠一笑,哼着歌,架着胳膊继续向前走。
赵跃和几个穿工作服的年轻人从黑影里出来,拦在他们面前。赵跃带着柳条帽,帽檐拉得很低。胳膊上带着一个红袖章,上面写着“工人纠察队”,那几个年轻人胳膊上也有这么一个红袖章。
楠楠看着拦在面前的人,问: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赵跃冷冷一笑:我正要问你呢,你和一个男人这么晚出来,想干什么呀?
楠楠:我们看电影,回家啊。
赵跃又冷笑:看电影?我看你们不正当!走,跟我到工人纠察队走一趟。
赵跃说着一挥手。
那几个穿工作服的男青年上来就拉解放和楠楠。
解放护在楠楠身前,伸手一推,靠上来的两个男青年不由地倒退几步。
赵跃指着解放:好啊,你竟敢动手……(对那几个男青年一挥手)把他抓起来,送纠察队。
那几个男青年挽挽袖子,正要上手。
解放指着他们正色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要敢动我一指头,一切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赵跃对男青年们:别听他的,他不是解放军,解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给我上。
赵跃带头向解放冲过来。
解放三下五除二,把赵跃几个打倒在地……
赵跃的柳条帽也被打掉在地。
楠楠忘记了害怕,在一旁拍着手叫道:解放哥,太棒了,打得好,打得好!
解放对地上的赵跃等人:起来啊,再来啊,美帝国主义我都不害怕,还能怕你这几个小痞子,起来,来啊……
赵跃等人爬起来,怯怯地看着解放。
解放:来啊,动手啊,解放军打不还手那是对人民,对你们这些社会痞子,我这个解放军还没打够呢。
赵跃整了整衣服,“嗯”了两声,外强中干地对解放:我们不是小痞子,我们是工人纠察队,如果你真是解放军,就跟我们到纠察队走一趟……
赵跃说着弯腰去拣地上的柳条帽。
那顶柳条帽躺在路灯的亮处,拣帽子的赵跃无意中抬头看了解放和楠楠一眼。
楠楠认出了赵跃,大叫一声:赵跃,是你!
赵跃见楠楠认出了他,帽子还没捡起,转身就跑。
那几个男青年也跟着跑走了。
解放看着跑去的赵跃等人,问楠楠:你刚才喊谁?
楠楠:赵跃,就是刚才领头的那个。
解放:赵跃是干什么的?
楠楠:我们厂的一个工人,整天不干正事,和吴新生穿一条裤子。
解放“哦”了一声。
 
4-12 元件厂一角         
还是那个堆放下水管道的地方。
赵跃一脸倒霉像,对吴新生说:吴哥,情况就是这样,你就骂我吧,昨晚上的叫我办砸了!
吴新生瞪他一眼:你们那么多人,还打不了一个刘解放?
赵跃:吴哥,那小子身手太厉害了,我们几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伸着头)你看,让他给打的,起了好大一个包。
吴新生看了他一眼,轻蔑地:怂包!地上不是有砖头吗,拿砖头拍他啊!猛虎还不敌狼群呢……你们一定是怕了吧?
赵跃辩解地:吴哥,我可不是怂包,我们就是打不过他,也不能怕了他啊!你说的对,猛虎不敌狼群,本来我们打算给他拼了,没想到童楠楠把我给认出来了,没法子和他拼了。
吴新生盯着赵跃:你提我的名字了吗?
赵跃:没有!我就是再笨,也不能提你吴哥的名字啊。
吴新生“嗯”了一声,递给赵跃一根烟。
赵跃接过烟,点燃,然后对吴新生:吴哥,要是童楠楠把我给告了,说我殴打解放军,厂里会不会把我开除啊?
吴新生:说你笨,你还真笨!她告你你不会不承认吗?谁给她作证啊?
赵跃:那个刘解放要是作证呢?
吴新生冷冷一笑:哼,刘解放……咱们先下手为强!(对赵跃)赵跃,把你那几个哥们都叫过来,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对付那个刘解放。
赵跃心有余悸:还和他打啊,他可是解放军啊!
吴新生诡秘一笑:我们这次是文斗,用不着武斗……
 
4-13 公社医院病房           
病床上怀林已经能靠在床头了,他脸色又好了很多,但还是很弱。
坐床边的林红在削一只苹果。
林红想起什么,问怀林:怀林,今天几号了?
怀林:21号,怎么了?
林红:没什么。
怀林看着林红:不对,你这是问我第二次了……林红,你一定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
林红:我真的没事。
林红说着将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了怀林。
怀林接过苹果,又把苹果递给林红:你吃一半。
林红:我不吃,我这是给你买的。医生说,多吃点水果,对你的病有好处。
怀林感激地看了林红一眼,然后:林红,我这次多亏了你,是你给了我一条命……谢谢你啊。
林红:别这么客气,咱们一个知青点,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关心……快吃吧。
怀林还是没有吃手里的苹果,他对林红动情地:林红,这次长病把你拖累了……在家妈妈是我的亲人,在这里……你就是我的亲人……林红,我想我们应该……
林红打断他的话:怀林,别胡思乱想,我还是那句话,咱们是一个知青点的,又是中学同学,应该互相帮助。
怀林看看林红,没再说什么,轻轻咬了一口苹果,慢慢地吃着。
 
4-14解放家里屋            
解放站在那里看着墙上的日历。
日历上的时间是70921日。
 
4-15解放家外屋   
楠楠风风火火走进,对厨房里的正在做饭的解放妈:干妈,解放哥在吗?
解放妈探出身子:在,在里屋呢。
楠楠:干妈,我去看看解放哥。
楠楠说着进了里屋。
 
4-16解放家里屋            
解放问已经站在面前的楠楠:楠楠,找我什么事?
楠楠:你明天要走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解放:什么礼物。
楠楠神秘地:你闭上眼。
解放闭上眼。
楠楠:伸出手。
解放伸出手。
楠楠从口袋里拿出用小手帕精心包着的一件东西。
解放悄悄睁开一点眼皮看了看。
楠楠发现了解放睁眼,对解放命令道:闭上眼,不许看。
解放只好乖乖闭上了眼。
楠楠小心地打开手帕。
手帕里包的是一块崭新的手表。
楠楠把手表放在解放手里,对解放:睁开眼吧。
解放睁开眼看,看见手里的表,对楠楠: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你拿回去!
说着解放就要把表还给楠楠。
楠楠背着手不接。她摇头摆脑地对解放说:送给别人的礼物,没有再拿回来的道理。
解放:我没答应要你的礼物。
楠楠:没答应怎么到你手里的?
解放一时语塞,说:是你叫我……楠楠,你的礼物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
楠楠:解放哥,我问你,我们的友情贵重不贵重?
解放支吾道:我们的友情……怎么说呢……
楠楠:不贵重,是吧?一分不值,是吧?那好,你把我的礼物扔了,我的礼物也是一分不值!
楠楠说罢赌气地转身出了屋子。
解放跟了出去:楠楠,你听我说……
 
4-17 解放家外屋。日内
楠楠从里屋走出,不再理睬身后的解放。
楠楠走进厨房,立刻换上笑容,孩子般地对解放妈:干妈,我帮你做饭。
解放妈:你不和解放说话了?
楠楠:已经说完了……干妈,解放哥明天要走了,我们给解放哥包饺子,怎么样?
解放妈:好啊。
解放看着厨房里的楠楠,又看看手里那只崭新的手表。
厨房里传来楠楠好听的笑声。(暗转)
 
4-18 营房门口           
岗亭里立着一个威严的哨兵。
解放背着黄挎包,提着鼓鼓的旅行包兴冲冲走来。
解放向哨兵轻轻点点头,然后走进营房。                                        
 
4-19 营房大院内            
黑板上写着:欢迎团首长莅临指导。
三连的战士们正在打扫已经是很干净的营区,他们扫得很细致,边边角角都打扫到了,玻璃擦得也很干净。钱正德和六班的战士们也在其中。
解放背着黄挎包,提着鼓鼓的旅行包,从营区门口方向走过来。
钱正德和六班的几个战士看到了解放,忙放下手中的活围了上去。
别的班的战士也都看着解放。
一个战士接过解放的包:班长,你回来了。
另一个战士纠正道:还叫班长,应该叫排长了。
那个战士立刻改口:排长,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
解放嗔了那个战士一眼,说:别瞎叫,瞎叫什么也别想吃。
一旁的钱正德对解放说:排长,我们可不是瞎叫,全连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你要去二连当排长。
解放瞥了钱正德一眼:什么排长不排长的,待会儿,我还要找你算账呢。
钱正德有些紧张:班长,不,排长,算什么账啊?
通信员从那边走过来:六班长,你可回来了。
解放:有事吗?
通信员:连长找你,让你回来马上去连部。
解放:知道了。
 
4-20 连部           
连长脸色很不好看,他手里拿着一封信。
解放推门走进,向连长敬礼:报告连长,六班长刘解放按时归队。
连长“嗯”了一声,然后质问解放:六班长,你这次探亲,是怎么搞的?啊?
解放愣了:我怎么了,连长?
连长气哼哼地:怎么了?(把手里的信拍在解放面前桌子上)你自己好好看看!
解放拿起桌上的信看了看,气愤地对连长:连长,这是造谣,诬陷!我根本没和什么女青年拉拉扯扯,更没扰乱社会治安,殴打工人纠察队!
连长指着信:信上说的有鼻子有眼,这到底是怎回事?
解放:我和一个女同学看电影,回家的路上,一帮小流氓调戏那个女同学,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保护人民是我的责任,我用革命手段,教训了那些小流氓!
连长拿起信对刘解放:可信上不是这么说的,人家说的可不是小流氓,是带着红袖章的工人纠察队,人家也没说调戏你的女同学,而是制止你们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解放急了,脸涨得通红,气愤地对连长说:他这胡说,满嘴胡说八道……连长,我刘解放的人品你应该知道,我和我同学是清白的,连手都没拉一下。他们冒充工人纠察队,我同学认出了他们,他们就跑了!我可以用党籍保证,用军籍保证,如果我有什么不正当,你开除我的党籍、军籍,送我上军事法庭!
连长忙看看解放,然后语气缓和地:六班长,我不是不相信你,你是我们三连的兵,你的为人我清楚……可现在是关键时刻,(拿起那封信)就这么一封信,八分钱的邮票,别管他是胡说,还是八道,你这次提拔排长,我看要够呛了。
解放:连长,当不当排长没关系,我请求组织调查,给我刘解放一个清白。
连长看看解放,说:好,你的要求我会向上级反映。
 
4-21元件厂办公室        
楠楠跟着厂办的女主任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两个部队干部,一个是高炮团的王干事,另一个是李干事。
女主任向两个干事介绍道:解放军同志,这就是我们厂的童楠楠同志。
王干事看看童楠楠,客气地点点头:你好。
楠楠也点点头:你好。
女主任对楠楠:楠楠,解放军同志找你了解情况,有什么就说什么,实事求是,啊。
楠楠点点头:我知道。
 
4-22 元件厂一角工棚          
吴新生正用管钳给水管套丝。
赵跃在一旁对吴新生说:吴哥,部队来人调查了,把童楠楠叫到厂办去了。
吴新生:好啊,他们这么一查,刘解放就别想提排长了。
赵跃:哎,吴哥,你说部队上的人,会不会是来查咱们啊。
吴新生:不会,信上又没写咱们的名字。
赵跃:可童楠楠把我认出来了,部队的人一定会来找我的。
吴新生:找也不怕,你就按信上说的,一口咬定是刘解放先动手打人。
赵跃:可我们不是工人纠察队,部队的人如果知道了真情,咋办呢?
吴新生想想,然后:这也好办,你就说你们是顶班,那几个工人纠察队的工友上夜班,没法执勤。
赵跃想想,然后:也只有这样说了……(又想到什么)吴哥,我那三个哥们要是挺不住,你说怎么办?
吴新生:解放军又不搞逼供信,他们有什么挺不住的。
赵跃苦着脸:那三个哥们和我关系不铁,我是怕……
吴新生看看赵跃,然后:这样,我出钱,你去买三盒大前门,你那三个哥们一人一盒,行了吧?
赵跃想想:行,试试吧。
吴新生:什么叫试试……一盒大前门还堵不住他们的嘴啊?
赵跃:差不多,能堵住。
吴新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给赵跃。
赵跃接过钱,算了算,对吴新生:吴哥,一盒大前门三毛八,三盒大前门……不够啊。
吴新生:不就是差一毛四吗,你先垫上。
赵跃苦着脸:吴哥,我这是替你办事,叫我垫上……不合适吧。
吴新生拿回那一块钱,没好气地:不办算了,冒充纠察队的是你,不是我……
赵跃笑笑:吴哥,话是这么说,可查出来,对你也不好。
吴新生斜他一眼:你威胁我?
赵跃仍笑着:不是,咱们是……那个成语怎么说来,对,叫唇齿相依,荣辱与共。
吴新生看看他,又从衣兜里掏出几个零钱,数了数,递给赵跃:一块一毛四,你数好了。
赵跃接过钱,对吴新生:吴哥,还有我那一盒呢。
吴新生:你?你也要一盒?
赵跃笑笑:你不也要堵住我的嘴吗?
吴新生指着赵跃,气愤地:赵跃……好,我给你钱……(掏出几张毛票仍给赵跃)给你,给!滚!
赵跃捡起钱,对吴新生笑笑:吴哥,别生气,我走了。
赵跃转身走去。
吴新生看着离去的赵跃,骂道:我真瞎了眼!都是他娘的白眼狼!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