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四集 (下)

2011-06-07 11:1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37

 

4-23 元件厂厂区         
赵跃一边走,一边数着手里的零钱。
楠楠气呼呼迎面走过来。
楠楠看到了赵跃,厉声地:赵跃,你站住!
赵跃抬头见是楠楠,忙陪着笑:楠楠,找我有事?
楠楠:那封信是不是你写的?
赵跃连连摆手:不,不是,我不知道,你去问吴新生,(指了指走来的方向)他在那边干活呢,我还有事,我走了。
赵跃说着,逃也似地急急走去。
 
4-24 元件厂一角工棚          
吴新生不紧不慢地继续在水管上套丝。
楠楠从吴新生背后气呼呼走过来,厉声地:吴新生!
吴新生吓了一跳,忙回头,见是楠楠,笑着:是楠楠啊,你怎么来了?
楠楠:我来找你算账!
吴新生故意糊涂地:算什么账,我又不欠你的?
楠楠:吴新生,你少装糊涂!我问你,你凭什么写信诬告解放,凭什么说我和解放拉拉扯扯?凭什么说解放打人?
吴新生一脸无辜地:我没有啊,我从来没给他写过信,自从刘解放当兵,我就再没有见到他,我写的什么信啊。
楠楠:吴新生,我刚才看见赵跃了,他都说了,明明是你写的信,你还不承认?你还是人不是人?
吴新生有些发蒙:不会的,赵跃绝对不会说的。
楠楠一把拉住吴新生:走,咱们去找赵跃,当面对质。
吴新生忙挣开楠楠的手:楠楠,别这样,有话好说,好说……
楠楠瞪着吴新生:你说,是不你写的信?
吴新生:是,是我写的,可信上的事,那都是赵跃告诉我的。
楠楠:你撒谎,赵跃都说了,他和刘解放打架,包括假装工人纠察队,都是你安排的!
吴新生看看楠楠,然后:好,我就给你说实话吧,信是我写的,赵跃他们假装纠察队也是我安排的,可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是为了让你能和我交朋友,处对象!
楠楠愤愤地:你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吴新生:是,我痴心,我妄想,可我的痴心永远不会改,所以,我就想方设法一步步接近我的妄想。
楠楠:你一辈子也不可能。
吴新生:楠楠,你听我说,你喜欢刘解放,我知道,可是如果你的解放哥,因为一封信脱了军装,身败名裂,你愿意吗?
楠楠:解放哥不会!解放哥不但不会脱军装,还会当团长,当军长。
吴新生:对啊,刘解放的确前程远大,也许以后能当军长,可眼下这封信,部队上要是查不清楚,刘解放连排长都当不上,还能当军长吗?
楠楠:纸里包不住火,早晚会查清楚的!
吴新生笑笑:是,早晚会查清楚,可是早是晚关键在我,信本来就是我写的嘛,我要是说不清楚……(看看楠楠)拖上个一年半载,刘解放就复员到地方了,到那时候,就是查清楚了他也当不成排长了,你说是吧?
楠楠恨恨地对吴新生:吴新生,你太阴暗了!你嫉妒解放哥进步,嫉妒解放哥比你有前途!
吴新生一笑:楠楠,你说错了。刘解放是我同学,他进步了,我这个当同学的脸上也有光彩啊,我怎么会嫉妒他呢……楠楠,要不这样,只要你答应和我好,我就去找部队同志,承认我的那封信全是胡说八道,是泄私愤,怎么样?
楠楠:你做梦,永远不可能!
吴新生微微一笑:那刘解放的事,就一辈子也查不清楚了!
楠楠气愤之极:吴新生,你混蛋!你无耻!
楠楠说着抬手结结实实地给了吴新生一巴掌。
吴新生气急败坏地:童楠楠,你竟然敢打我?你不想活了!
吴新生说着随手抓起一截铁管子高高举起。
楠楠:我就是不想活了,你打啊,打啊,打死我你蹲监狱,永世不得翻身!
吴新生冷冷一笑,扔掉手里的铁管,说:我不打你,我要和你的解放哥斗到底,不把刘解放拉下马,拉回地方,我决不罢休!
楠楠厉声地:你休想!,
说罢,楠楠转身而去。
 
4-25楠楠家                
楠楠坐在台灯旁,流着眼泪给解放写信。
楠楠画外音:解放哥,我给你写这封信,心里很乱,很痛苦……写信诬告你的人查出来了,是吴新生,他是成心毁你。吴新生逼着我和他好,说如果我和他好,他就撤回那封信,那样的话,就不会耽误你提干,耽误你的前程了。可我没有答应,我讨厌他!他是流氓,是混蛋!
楠楠脸上的泪水不住流淌,她再也写不下去了。
楠楠擦擦泪继续写着。
楠楠画外音:解放哥,你不要怪我,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你……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委屈自己,屈从吴新生,因为我的心已经给了你,解放哥……
 
4-26高炮团会议室          
墙上挂着军用地图和锦旗。
前往长河市调查的王干事和李干事正向管干部的李副政委汇报情况,付3号也在。
王干事手里拿着材料对李副政委汇报道:我们调查的情况就是这些,那个赵跃虽然承认工人纠察队是冒充的,但他说纠察队的工友上夜班,让他们临时顶替,他们还坚持说,是刘解放先动的手,把赵跃的头上打了一个包。那个写信的吴新生说,如果部队纵容刘解放,他就告到军区,告到中南海。
李副政委对王干事:你们把材料留下,回去吧。
王干事:是。
王干事起身把材料放到李副政委面前,两个干事敬礼后离去。
李副政委拿过桌上的材料翻看着。
3号指指材料,对李副政委:这个吴新生我认识,67年搞过打砸抢,征兵的时候油嘴滑舌,搬弄是非,我没有带他,让刘解放来了,他是忌恨刘解放。他说的话,我们不能相信。
李副政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管吴新生这个人以前怎么样,刘解放确实打了人,这是我们部队不能允许的。
3号: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要看打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情况下打人!如果按童楠楠说的,赵跃他们心怀不轨,刘解放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女青年童楠楠,自卫还击理所当然。
李副政委看看付3号:老付啊,你是团里的3号首长,处理刘解放的问题,你可不能带情绪啊。
3号不满地:我就是带情绪,我就是看不得我们的战士受欺负,受冤枉!我们当兵的凭什么只能挨打,不能还手?!刘解放是好兵,好苗子,我们不能让一封不明不白的信,毁了刘解放!
李副政委看看付3号:老付,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喜欢刘解放,他在部队的表现的确不错,是好苗子,可是提拔干部要全面考察,刘解放在地方打架的事,如果那个吴新生别说告到中南海了,就是告到军区,军区追查下来,我们团怎么交代?
3号:军区真要查下来我顶着!我就不信,他吴新生能把红的变成白的!
李副政委笑笑:老付,你又说气话,你是副团长,抓训练的,提拔干部的事查不到你,要查首先是我这个管干部的副政委,到那时,那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3号不满地对李副政委:你呀,老李……前怕狼后怕虎,刘解放这样的好苗子,都叫你给耽误了!
李副政委又笑笑:老付,你也别生气,刘解放如果真是好苗子,就是复员到地方,也能干出一番事业。
3号斜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起身离去。
 
4-27三连炮场      黄昏     
三连的高炮静静地立在炮场,站岗的哨兵来回游动。
解放一个人坐在炮场一侧,他手拿着楠楠的来信,默默地望着那一门门朝夕相处的高炮。
楠楠的画外音:解放哥,写信诬告你的人查出来了,是吴新生,他是成心毁你。他是流氓,是混蛋!
齐和平从那边匆匆走来,一边走,一边用目光寻找着。
他看到了坐在炮场一侧的解放,快步走到解放身旁。
齐和平:解放,你叫我好找!
解放收起信,看看齐和平,淡淡地:有事吗?
齐和平:大事!
解放:什么大事?
齐和平蹲到解放身旁,拿出烟递给解放一支。
解放接过烟。
齐和平给他点燃,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支,说:团里的党委会开过了,你的排长……(看看解放)没批准。
解放淡淡地:我知道了。
齐和平一愣:你怎么知道的,我这可是第一时间。
解放:我猜到的,因为那封信。
齐和平气愤地:写信的这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他毁了你的前程,毁了你的理想,毁了你……解放,你告诉我,这小子是谁,就是这个兵不当了,我也要去收拾他!
解放:谢谢你,和平。
齐和平:别说这些客气话,咱俩是战友,我齐和平不能看着自己的战友受欺负、受冤枉,不管不问!告诉我,他是谁。
解放看着前方,声音不大,但很坚决:不用你收拾,我自己会收拾他。
 
4-28 三连部          黄昏            
三连长正在打电话:王干事,刘解放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都一个多星期了,怎么还没结果……你们能不能抓紧点,关心一下我们的战士,这可是他的政治生命……
门外传来了解放的“报告”声。
三连长:王干事,什么叫不好查……这么简单的事,查不清楚你们就是失职!
又传进来解放的“报告”声。
三连长:好了,先这样,要是再没有结果,我去找团首长!
三连长放下电话,对门外大声:进来。
解放阴沉着脸走进,敬礼后,对连长说:连长,我要请假。
三连长看了他一眼,问:请什么假?
解放:请假回家。
三连长: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要回家?
解放:家里有事,要我回去。
三连长盯着解放的脸,问:有事……什么事啊?
解放:……私事。
三连长看了看解放,说:是去找那个写信的算账吧?
解放不说话。
三连长:六班长,你一向敢作敢当,这么一点小事怎么就不敢开口了?
解放:我不想给连里添麻烦,只要连里给我假就行了。
三连长微微一笑,对解放:六班长,你还算是有点基本觉悟,不给连里添麻烦……(冷笑一声)哼,真要让你回家,那就不是麻烦的事了,什么先进啊,什么四好啊……(一本脸)全连上下百十号人,辛辛苦苦一年,算是陪着你白忙活了!
解放沉默片刻,说:连长,我也不想这样……可我忍受不了这种冤枉,咽不下这口气!我如果不教训那个混蛋,我对不起楠楠,对不起我自己!
三连长:如果连里不答应呢?
解放:我自己走……此仇不报,我就不是个男人……
三连长一拍桌子:刘解放,你这不是报仇!你这是自暴自弃!你不想当兵了,不想再穿军装了?那好(一指门口),你现在就可以走,晚上有趟车到长河,明天一大早就能见到那个诬陷你的人,好好教训他一顿!反正咱也不打算再当兵了,打残了也不怕,不是进监狱吗,只要咱能出这口气,咱就痛快,咱就是男人!
解放不说话,只是看着连长。
三连长看看解放,语气缓和了一些,说:六班长,我知道,因为这封诬告信排长吹了,你窝火,你想不开,我能理解你……因为我更窝火,更想不开。我们三连这么好的班长,这么优秀的班长,就因为一张八分钱的信,排长就没有,就再也提不起来了……我这个当连长的,怎么面对全连的战士,怎么向大家交代?以后战士们还怎么跟着我拼死拼活地干?!我这个连长无能!我简直无地自容!!
解放抬头看着连长。
连长动情地:六班长,你如果还相信我这个连长,你就把委屈放在一边,好好给我干,带好你的六班,如果我这个连长到年底不能给你一个说法,我这个连长就是不当了,你的仇我也给你报,怎么样?
解放含着眼泪庄重地给连长敬了一个礼,然后转身走去。
 
4-29营房操场              
三连指战员队列整齐,迎着朝阳跑步而来。
解放在六班长的位置,他精神又抖擞起来,口号特别洪亮……
 
4-30 营房六班宿舍                 
六班的战士们在整理内务。
解放站在床一侧,用眼睛瞄着那些叠的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看是不是在一条直线上。
班里的战士坐在床上,听候解放的指挥。
解放对一个床上的战士:三炮手。
那个炮手:到。
解放:被子向后一点,两个密位。
那个战士调整了一下被子,然后看解放。
解放又瞄了瞄,然后对那个战士:好。
解放对第四床的钱正德:四炮手,你的被子向前一个密位。
钱正德是老兵了,只有他可以给解放开玩笑,他一边挪动被子,一边笑着对解放:班长,一个密位检查组看不出来。
解放:看不出来也是误差。再向后半个密位。
钱正德又动了一下。
解放又瞄了瞄那些叠的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然后用战斗口令命令全班:炮后集合。
战士们立刻在各自床后集合,然后按照炮手分工报数:246531789
解放站在队伍一侧对大家讲评道:刚才整理内务,有的炮手说,一密位误差检查组看不出了。虽然这是玩笑话,但在我们六班这是不允许的。一密位误差对于高射炮兵是什么概念?炮弹飞行一千米,误差就是一米,飞行两千米是两米。我们高炮兵的口号,除了分秒必争,就是精益求精。平常生活要从点点滴滴做起,培养我们精益求精的精神,明白吗?
战士们声音洪亮:明白。
解放:按照炮手分工,继续整理内务。
战士各就各位,认真细致地整理挎包、牙缸等其他内务卫生……
 
4-313号办公室        
三连长站在付3号面前,对付3号说:3号首长,刘解放的事,我还得好好给你汇报汇报。
3号:你甭汇报了,我都知道了,刘解放虽然没能提干,但工作热情丝毫不受影响,把六班带得更加虎虎有生气,对吧?
三连长:3号首长,刘解放这么好的兵,这么好的班长,就因为一张八分钱的邮票,就不能提干了?就把前程给耽误了?这合适吗?
3号淡淡地:合适。
三连长一愣,然后说:3号首长,刘解放是你带来的兵,你又是我们三连的老连长,我们三连需要这样的干部,你就不能在团里做做工作,帮帮我们三连,帮帮刘解放吗?
3号不语。
三连长动情地:3号首长,刘解放这么好的班长,团里要是不提拔,那会伤了全连战士的心,你们当首长的,明白吗?
3号站起来,走到三连长身旁,话不由衷地:三连长,你爱护你的战士,关心他们的前程,我赞成,但对于刘解放来说,他毕竟打了人,这是部队不允许的。
三连长红着眼对付3号:3号首长,你也相信那封胡说八道的信吗?
3号看着三连长: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那封信是胡说八道吗?
三连长:刘解放的人品就是证据,我相信刘解放,相信我的兵。
3号:再好的兵,也有犯错误的时候。
三连长看着付3号:3号首长,照你的意思,刘解放他提不起来了?
3号:李副政委说的不错,受点挫折对他有好处,他如果真是个好苗子,就是复员到地方,也能干出一番事业。
三连长不满地:3号首长,这样的大道理谁都会说,刘解放不能复员到地方,我们连队需要他,他是三连战士们心中的标杆,榜样!
听了三连长的话,付3号不能不动情,他沉静片刻,对三连长说:三连长,刘解放既然是战士们的榜样,他就应该不怕挫折,要持之以恒,明白吗?
三连长看了付3号片刻,然后声音很干脆地:明白。
 
4-32 楠楠家楠楠的屋子                 
楠楠披着薄被子坐床上,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桌上的表已经12点多了。
 
4-33 楠楠家门厅            
楠楠妈睡眼惺忪地从自己的屋子走出,倒了杯水正想喝,发现什么。
楠楠的房间还亮着灯。
楠楠妈放下杯子走过去。
 
4-34 楠楠家楠楠的屋子               
楠楠妈推门走进来,看到坐在床上披着被子的楠楠,走过去,纳闷地问:楠楠,你这是干什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楠楠:我不敢睡,我害怕……
楠楠妈坐到楠楠身旁,关切地问:你遇到什么事了?
楠楠:我害怕做梦。
楠楠妈松了口气,对楠楠:你这孩子,尽说不着边际的话,做梦有什么害怕的,一争眼什么都没有了……睡吧,明白还要上班呢。
楠楠摇摇头,说:我一闭眼就能梦见解放哥,他回来了,没有穿军装……
楠楠妈不明白了地问:梦见你解放哥有什么害怕的,你不是常念叨他吗?
楠楠:他没穿军装,复员了,提不了排长了,都是因为我……
楠楠说着哭了起来。
楠楠妈忙安慰道:楠楠,别哭,告诉妈,出什么事了,妈妈帮你……
楠楠摇摇头头,然后哭着说:解放哥会埋怨我一辈子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都是因为我,毁了他的理想……
楠楠哭得更伤心了。
楠楠妈着急起来:楠楠,别哭了,告诉妈到是怎么回事?妈和你一起想办法,行吧?
楠楠还是在哭,边哭边摇头。
楠楠妈看看哭泣不已的楠楠,突然本起脸,对楠楠:哭,哭,哭,就知道哭!如果你认为哭能帮你解放哥,那你就哭,把眼泪全都哭出来!妈不再劝你!也不再管你了!
楠楠妈说着起身欲走。
楠楠一把拉住妈,说:妈,你别走,我告诉你……
楠楠妈看了看楠楠,又坐了下来,看着楠楠……(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