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五集 (上)

2011-06-08 09:1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9

 

5-1牛家沟知青点       
林红坐在小桌前写信。她身后有两张床已经空了,周小宁还在,她已经睡了。
林红画外音:解放,好长时间没接到你的信了,上次没能回长河市,真是很遗憾。不知道你在部队怎样了,提干了没有。我在这里很好,怀林也很好,自从上次出院,他再也没犯过病。今天大队支书找我,说村里小学的老师走了,让我代课,我很高兴。当一名人民教师,是我从小的梦想……
 
5-2牛家沟小学           
学校的院子不大,没有墙,只有一排石墙草顶的教室。
山娃拿着一把笤帚在打扫院子。
林红走进院子,看到扫地的山娃,走过去,问:山娃,你怎么没去上工啊?
山娃笑笑:以后学校,就是我上工的地方。
林红:你也派到学校来了?
山娃:我听说你来当老师,我就要求来了。
林红:那工分呢,队里还给你记十分吗?
山娃:八分……不过我乐意,我愿意听你讲课,跟你学习文化。
林红“哦”了一声,然后说:院子打扫得真干净。
山娃:应该的……(看看太阳)林红姐,该上课了。
他说着,拿起一旁的摇铃摇起来。
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嬉笑着跑进学校,跑进了教室。
 
5-3 牛家沟小学教室        
这是山区常见的那种简陋的教室,十几个孩子们分为三排,左边的最小,那是一年级的学生;中间的大一些,是三年级的学生;右边的最大,是五年级的学生。学生们都看着新来的老师林红。
黑板已经擦干净了。林红穿一身合体的衣服站在黑板前。
林红向学生们介绍自己:我叫林红,树林的林,红色的红。
林红说着回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一个女学生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林红两个字。
旁边一个学生看看写字的学生,也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林红”两个字。
林红然后回过身,继续对学生们说:我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师,教你们语文、算数、音乐、美术、体育。
那个写名字的女学生举手。
林红对那个女学生:你叫什么名字?
女学生:朱兰子。
林红:朱兰子同学,你说吧?
女学生站起来:老师,音乐课是什么?是不是唱歌?
林红:唱歌是音乐课的一部分。
女学生:老师,我们经常听你们唱一支好听的歌,以前的老师说那是外国歌,老师,你能教给我们唱那支外国歌吗?
林红:现在还不行。
女学生:老师,啥时候可以,是要等到我们毕业吗?
林红:老师以后会告诉你,坐下吧。
那个同学坐下。
林红对大家:同学们,今天我们三个年级的同学,共同上一节课,是我自己编写的,这节课的题目是,我的家乡——牛家沟。
她在黑板上写下了题目。
学生们把黑板上的题目写在了本子上。
 
5-4牛家沟小学院子             
山娃站在窗外,看着课堂里正在给学生们讲课的林红。
教室里传来林红和孩子们的朗朗的读课文声。
林红领读:我的家乡牛家沟,坐落在沂蒙山区。
孩子们稚气地声音跟着朗读:我的家乡牛家沟,坐落在沂蒙山区……
林红:沂蒙山是革命的老区,那里有先烈的足迹。
孩子们的声音:沂蒙山是革命的老区,那里有先烈的足迹……
林红和孩子们的声音,飘出教室,飘向大山……
 
5-5牛家沟知青点       
斜阳从屋子外面照进来。
林红趴在桌上批改孩子们的作业,改得很认真。
怀林走到门口,敲敲已经开着的门。
林红停下来,看着门口的怀林,问:收工了?今天这么早?
怀林走进来,说:我请了个假,去一趟公社邮局。
林红:又寄稿子去了?
怀林点点头,然后苦笑笑:写了这么多,也没登一篇。
林红安慰他: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的文章我看写得挺好,比报纸上的文章都好,早晚一天会登出来的。
怀林:谢谢你……林红,你第一天上课怎么样?
林红由衷地:挺好的,站在简陋的教室里,看着孩子们那一张张稚气的脸,我想了我们曾经看过的一部苏联电影——《乡村教师》,电影里的那个女教师瓦连卡,曾经令我由衷的敬佩……(向往地)现在我也是乡村女教师了,我会像瓦连卡那样,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我的事业,献给我的学生……
怀林看着林红,片刻后:林红,你还是那么有理想,有抱负。
林红:难道你不是吗?
怀林看看屋子里空了的床,对林红:林红,我们一起下乡的同学,已经走了三个,于建国、王丽去了县里工厂,姜丽娜回城养病,其实姜丽娜根本没有病,她是累了,在牛家沟坚持不下去了,……
林红看着怀林:怀林,你呢,你能坚持下去吗?
怀林:我能,有你陪伴,我就能坚持。
林红坦诚地:怀林,我不希望你是为了我。
怀林:林红,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惦着解放,他写信也给我说过,可是你知道吗,楠楠也对解放好,为了楠楠解放和别人打了一架,影响了他提干,也许今年就会复员回家。
林红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怀林:楠楠给我来了信,他希望我能写信劝劝解放,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他帮助。
林红轻轻地“哦”了一声,自语:是这样……
怀林:林红,楠楠现在也很苦恼,她说是她害了解放,她一辈子都欠解放的,以后不论解放怎样,不论解放走到哪里,她都会跟着他,陪伴他……
林红:……
怀林从衣兜里拿出一封没有封口的信对林红:林红,这就是楠楠给我的信…
怀林说完,把信放在林红的桌上,悄悄地退出。
林红看看桌上的信,然后拿起,慢慢打开……(暗转)
 
5-6三连连部         
三连的班长和排长坐了一屋子,解放、宋培林都在,大家边听边记录。
连长站在桌前,拿着一个本子,正在布置实弹射击竞赛任务。
连长对大家讲道:今年的实弹射击非同往年,不但要打飞机拖把,还要打空降靶。军区为了加强打空降训练,决定在全军区所有高炮部队进行打空降射击比赛,先是各团比,每个团的前两名,再参加军区的比赛。团党委决定,每个连通过考核,选出两个最优秀的班参加团里的实弹射击比赛,如果哪个班进入了团里的前两名,也就是取得军区的参赛资格,并且能够在军区比赛中夺取名次,全班记三等功一次,班长优先提拔干部。
众班长群情激奋,议论纷纷。
唯有解放显得很平静。
四班长对宋培林:一班长,这次比赛可是靠真本事,你终于有出头的日子了!
四班长说着看了解放一眼。
宋培林说:四班长,你别说我,你心里想的才是如何出头呢!
四班长一笑:那当然,机会难得吗。
三连长轻轻拍了拍桌子,众人立刻静下来。
三连长对众人道:大家先别高兴,你们先把考核给我搞好,这次考核不但是为了选拔参赛班,也是年终考核,都给我瞪起眼来,如果考的不好,你想出头……那是妇女的裤子——门儿都没有!
众人笑了。
四班长:连长,你放心,别说瞪眼了,鼻子、耳朵我们都瞪起来,保证比以往考的都好!
几个班长七嘴八舌地附和着四班长的话。
一个班长说:四班长说的对,我们保证都能考好。
另一个班长:谁不考好谁是傻瓜。
又一个:我们从来不穿妇女的裤子,都有门。
一阵笑声。
连长看看大家,对解放:六班长,你怎么样?别人都信心百倍,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解放正要开口,六班一个战士闯了进来,惊慌失措地:连长,不好了,六班的万小明疼得不行了!
 
5-7六班宿舍            
万小明是六班的四炮手,他躺在床上,双手按着肚子,大声地叫着,疼的满头大汗。
营里的医助带着听诊器在给万小明检查病。
解放、宋培林、连长和几个六班的战士站在一旁关注地看着。
医助收了听诊器对连长说:好像是胃穿孔,赶快送121医院。
 
5-8 营区         
一辆军用救护车驶来,停在六班宿舍前。
解放和几个战士扶着万小明上车。
万小明忍着疼痛对解放:班长,参赛的事……真是对不起……
解放安慰道:别说了,上车吧,治病要紧。
连长看着解放扶着万小明上了救护车。
医助随即也上了车。
车开走了。
解放向驶去的救护车招了招手。
车上万小明忍着巨疼,也在向车后方的解放招招手。
救护车远去了。
连长看看远去的救护车,对一旁的二排长:二排长,你来一趟。
二排长跟着连长走去。
 
5-9连部       
屋子里只有连长和二排长。
连长对二排长说:二排长,万小明病的太不是时候了,一个班的四炮手,对参赛成绩太关键了。万小明不在,六班要想拿到参赛资格,基本是不可能了。
二排长只是抽烟,不说话。
连长:对于六班,我们连里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要千方百计,让六班成为参赛班。(看看二排长)二排长,你有什么办法吗?
二排长吸了一口烟,回答道:办法倒是有,就怕四班长不同意。
连长:只要办法可行,连里下命令,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说吧,什么办法?
 
5-10六班宿舍            
六班战士端坐在解放周围,在开班务会。
解放拿着本子对大家讲道:同志们,连里关于打空降参赛的要求,就传达到这里。四炮手万小明有病住院了,这给我们班争取参赛资格带来很大困难,但我们是六班,是训练先行班,我们不能被困难吓倒,我们就是争不到参赛班,也要争取最好成绩,为连队增光,绝不拖连队后腿。
解放说着,看看在座的六班的战士。
战士们也都看着自己的班长。
解放:下面,我对各炮手分工进行一下调整。
通信员走进来,对解放:六班长,连长叫你立刻到连部。
解放对副班长:副班长,你先领着大家议论一下,我去去就来。
副班长:是。
解放起身走去。
 
5-11连部          
屋子里只有连长和解放。
连长问:六班长,万小明住院了,这次选拔考核,你是怎么打算?
解放:连长放心,我保证考出好成绩,争取参赛资格。
连长:什么叫保证?你能保证前两名吗?
解放不语。
连长语重心长地:六班长,这次参赛对你太重要了,连里看着你,团里也在看着你。付3号说他要亲自到我们连考核,百分之八十是冲着你,你知道吗?
解放:我知道,连首长和团首长对我的关心,我能体会到。
连长:为了保证你们六班夺取参赛资格,我打算把四班的四炮手调到你们班,参加你们比赛。
解放:连长,这不行,这是弄虚作假,我们六班的成绩从来都是实打实,没有一丁点虚假成分。
连长:刘解放,看着你平常挺聪明,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这么死心眼呢?啊?就是打起仗来,有人负伤,为了战斗的胜利,全连炮手都可以临时调整,我这个当连长的,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四班的四炮手从今天开始,正式调入你们班,就这么定了,一会我让通信员通知四班。
解放发自内心地:连长,这样做真的不行,我知道你是想让我考好,拿参赛资格,这对我的前途至关重要,但四班的四炮手给我们,这会损害四班的成绩,四班也在争取参赛资格,我刘解放决不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
连长:六班长,你听我解释。
解放:连长,你先让我解释。刚才,你在连务会讲过,这次参赛班选拔考核,也是年终考核,四班的成绩好坏,也影响全连的成绩,我们连是一个整体,我宁可不要我们班的参赛资格,也要保证全连的成绩,保证大家的荣誉!
连长看着解放,动情地:六班长,你这样想,让我这个当连长的很欣慰,很高兴,我没看错你,你是一个好兵,难得的好兵,好班长……六班长,实话告诉你,调四班的四炮手不是我的主意,是四班长的主意,你们排长也支持,他们都希望你们成为参赛班,拿到全团的第一,希望能把你留在部队。
解放感动的几乎掉下了眼泪,他极力忍耐着,片刻后,坦诚地对连长:连长,我谢谢你们,谢谢四班长,谢谢排长,谢谢所有关心我的人……不过,连长,请你们相信我,相信我们六班,没有四班的四炮手我们也能行,一专多能,这是团里训练要求,我们有备选的四炮手,即使拿不了第一,也绝不会拉连里的后腿……连长,请在炮场上检验六班吧!
解放庄重地敬礼,转身走去。
连长久久看着离去的解放……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