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五集 (中)

2011-06-09 09:57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1

 

5-12六班宿舍          
解放走进,对坐在那里的炮手们下达战斗口令:炮后集合。
战士动作迅速的起身,在屋内站立成一排,按照炮手序列报数:26531789
解放看看大家,然后郑重宣布:我宣布,炮手分工做如下调整。三炮手钱正德调整为四炮手,七炮手张同庆调整为三炮手,九炮手李家和改为七炮手,其他炮手不变。按新调整的炮手序列,炮后集合。
九、七炮手、三炮手迅速到达调整后的炮手位置。
解放:报数。
六班的炮手按最新调整序列报数:24653178……
 
5-13三连炮场         
三连战士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阵地中间。宋培林还是在一班长的位置。二排六班长的位置上是解放。
连长整队后,跑步到付3号面前,报告道:报告3号首长,三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3号:稍息吧。
连长跑步到队前,大声地:稍息。
部队稍息的动作很整齐。
连长跑步到队伍右侧。
3号走到队前,看看战士们,然后大声道:同志们,今天我们到你们三连选拔考核,标志着打空降实弹射击比赛,拉开了序幕。这次打空降比赛其意义更显得重大,你们连已经进行了动员,我就不再多说了。但我要强调一点,你们三连,抗美援朝立过集体二等功,援越抗美,打下了16架美国战斗机,在所有的参战的高炮连队中,首屈一指,再立集体一等功,不容易啊,同志们,对空作战,能够荣立一等功的连队,在全中国人民解放军,那也是屈指可数!
战士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其中有解放,也有宋培林。
3号:因此,今天打空降选拔考核,我希望你们三连能选拔出两个最优秀的班,最少有一个进入全团前两名,成为我们团参加全军区打空降比赛的参赛班,你们有没有决心啊?
全连声音很响亮:有。
解放喊得很响。
宋培林喊得也很响。
3号大声命令:考核开始。
(叠)各班跑步离开。
(叠)六班的战士按照新的炮手序列整齐地站立在炮后,高声报数:24653178
解放下口令:放列。
考核组的参谋们几乎同时按下手中的秒表。
炮手们动作迅速有序,很短的时间,高炮就处于战斗状态。炮手们异口同声报了一声“好”。
解放高声道:六班好。
考核参谋们立刻按下秒表,查看时间,进行记录。然后走到炮旁,检查高炮基本诸元和炮角高低,一边检查一边记录。
考核参谋离开高炮,解放下达第二项口令:归正水平。
考核参谋再次按下秒表。
四个炮手按分工分别到达四个炮角处,一只腿跪地,双手平持炮角摇臂,一、二炮手配合极其熟练,将炮身高低打到水平位置,炮口向正前方。
七炮手将水平仪递给解放,解放将水平仪放在炮身上,稍稍调整炮身高低,利索地下达口令:18
炮身迅速转至高炮正后方。
3号手里也有一块秒表,他不时看一眼。
六炮正前方是四炮,二排长和四班长站在四炮旁也在看着解放。四班的炮手们正在进行考核前的准备。
四班长:排长,看来六班考的还算顺利。
二排长看着六班方向:关键是单个炮手考核,新改的四炮手,怕是……
二排长不由轻轻摇了摇头。
四班长叹了口气:六班长太固执了!
宋培林对四班长:好好准备,六班进不了前两名,四班进,不能让参赛班都叫一排拿去。
四班长为难地:排长,就我们班的水平,要是能进前两名,我就不会答应把四炮手借给六班了。
二排长本着脸:不能进也得进,这关系二排的荣誉!
四班长看看二排长,然后:是。
一班那边,炮手们在认真进行战前训练。
一班长宋培林默默看着解放的六班。
(叠)考核组开始考核六班的单个炮手,第一组考核一、二炮手跟踪瞄准……
(叠)第二组是三炮手装定距离……
(叠)第三组是四炮手装定航路……
(叠)第四组考核五六炮手押弹、退弹……
(叠)第五组考核七八炮手押弹夹……
考核参谋们一边检查,一边记录……
3号一脸严肃,看着紧张考核的战士们……
   
5-14 连部                    
屋子里只有连长和指导员。连长一脸忧心忡忡。
指导员看看连长,问:六班考得怎么样?
连长:成绩还没出来。
指导员:六班那个四炮手怎么样?
连长:临阵磨枪,成绩不会太好。
指导员:六班长不是说,他们班的炮手都是一专多能吗?
连长淡淡一笑:别的炮手可以,四炮手……(摇摇头)一专一能就很不错了。六班长这家伙……太固执了。
指导员看看连长,然后:连长,其实,六班长的固执让我从心里敬佩,六班即使考不了第一,在我们的心目中也应该是第一。
连长:我们心目中的第一不管用,关键是进入参赛班……
 
3-15 三连部             
(叠)行军桌旁坐着连长、指导员、还有两个排长,司务长、再就是宋培林。二排长做记录。
指导员对大家:今天我们召开一个支部委员会,除了到军里学习的付连长和探家的副指导员,所有支委都到了。今天的会议议题还是参赛班的问题,一班没说的了,选拔考核第一,宋培林同志又是战士支委,老班长,一班进入全团前两名,应该很有希望。但是对于六班作为另一个参赛班,大家意见还不够统一,今天我们再议一议。请大家充分发表意见。
大家都不说话。有的抽烟,有的在本子划字。
宋培林不紧不慢地卷他的纸烟。
指导员看看大家,对一排长:一排长,你不是最有意见吗,你说话啊?
一排长掐灭手里的烟,然后说:好,我说。付3号说了,咱们连是对空作战大功连,最少要有一个班进入全团前两名,付3号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我们决定参赛班不应该搞平衡,谁考的好谁上,谁行谁赛,哪个班强就应该叫哪个班参加……
二排长放下记录本打断一排长,说:一排长,不用拐弯抹角了,你干脆直说算了,我们二排的六班考的不行,你们一排的二班行,咱们连的参赛班都从你们排出,对吧。
一排长看看二排长,对大家:既然二排长把话说开了,那我也开诚布公,二排长说得对,第二个参赛班应该是二班。二班考核成绩全连第二,按照连里和团里的规定,第二个参赛班就应该是二班。
二排长:六班的四炮手如果不是住院,这次考核,六班肯定第一。
一排长一笑:问题是,六班的四炮手现在住院了,一时还出不来,连的考核六班受到影响,团里的比赛六班更会受到影响,如其让六班去充数,不如叫二班去,这叫双保险。
二排长站起来,拧着脖子对一排长:你怎么知道六班是充数呢?不给人家机会,怎么就知道人家不行呢?
一排长也站起来,对二排长反击道:二排长,你这叫不讲理!给机会?给机会他也应该有资格!先不说六班考核成绩不如二班,就说班长刘解放,以前是不错,现在提不了干,没那个心气了!都说他考核的时候不要四班的四炮手,是顾全大局,照我看,是没有上进心!如其把这个机会给他,不如给别的班长,全团参赛的都是尖子,你就是少一口气,别说拿前两名了,不落在最后,那就是烧高香!
二排长看看一排长,坐了下来,说:要不,叫四班去,四班的成绩只比六班差零点二,一使劲就能上去。
一排长也坐了下来,他笑着对二排长说:二排长,你就别再本位主义了,四班的成绩只比六班差零点二,比二班差五个零点二,你的四班就是再使劲,也上不去。
二排长气恼地:就你们一排的好?!你们要是真有本事,把团里的第一、第二都拿回来,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一排长毫不相让地:二排长,你别不服气,如果真让二班去,我还真有可能把第一、第二都拿回来!
指导员制止道:好了,好了,一排长,二排长,别吵了!
二排长好像没听见,冷笑着对一排长:吹牛谁还不会啊,要让我们排的去,到军区也能拿第一!
一排长反唇相讥:你才是吹牛呢!三连的第二都拿不上,还军区第一?!全国的牛都叫你吹死了!吃牛肉不用花钱了!
连长火了,一拍桌子:都给我闭嘴!谁也别想去!
两个排长立刻闭了嘴,看看连长。
连长:坐下。
两个排长乖乖坐下。
连长对指导员:好了,继续开会。
指导员看看大家,对连长:连长,还是说说你的意见吧。
连长:大家说,充分发扬民主嘛,我最后说。
众人不语。
连长看看在座的人,说:说话啊,刚才的劲头都哪去了?啊!
司务长看看一、二排长,对连长:我来说两句。
 
5-16六班宿舍           
有几个战士在看书,有的在写信。
解放在一个本子上计算着什么。
钱正德走进来,他走到解放身旁,小声说:班长,我听通信员说,参赛班可能有变化,咱们六班有点悬。
解放平静地:不论谁参赛,我们都应该高兴。
钱正德看看解放,说:班长,大家都说,这是你的机会。
解放继续计算着,说:我的机会就是把六班带好,让你们都成为优秀战士。
钱正德还想说什么。
解放合上本子,对钱正德:把外面的同志叫进来,开班务会。
钱正德:是。
 
5-17 三连部          
指导员对连长:连长,大家的意见都说了,最后该你拿主意了。
连长看看在座的宋培林,说:还有一个人没发表意见,我想听听一班长的意见。
正在卷烟的宋培林一愣,抬起头:我的意见?
连长:对,你也是支委,当然要发表意见了。
宋培林看看一排长。
连长:别看你们排长,说你自己的意见。
宋培林点燃纸烟,抽了一口,然后说:我首先要说的是,参赛班的选拔标准,不是人情,而是实力,连队的荣誉至高无上。(看看大家)其次,我要说的是,参加全团的比赛,每个连选拔的都是最好的班,六个连队是十二个班,十二个班只能有两个入选,我们的连的两个参赛班,到底能入选几个,是一个,还是两个……
一排长:一个就不错了。
宋培林:对。强手相争,一个就很不错了。刚才连长指导员再次强调,我们连参赛的目标就是力保一个。我不是王婆卖瓜,一班在我们三连没有人能比,(看看二排长,补充道)我说的不仅是这次考核,主要是指以往的实弹射击成绩和经验。连里要力保的这个班,应该是我们一班……(看看大家)这一点,大家刚才的发言,好像没有什么分歧吧。
连长点点头。
指导员也点点头。
宋培林:那么第二个参赛班的确定,它的标准是什么呢(看看一、二排长),那就是能不能配合我们一班进入全团前两名。
二排长憋不住了,对宋培林:一班长,绕了这么一大圈,你和你们排长都是一个意思,第二个参赛班,还是应该你们一排的,对吧?
指导员对二排长:二排长,你让一班长把话说完。
二排长看看指导员,把头扭到一旁。
宋培林笑笑,对二排长:我的意思和你想的截然相反……(对大家)我认为,第二个参赛班,应该是六班。
二排长一愣,回过头看着宋培林。
一排长也一愣,对宋培林:一班长,作为支部委员,你要坚持原则,不要因为有人反对,就随便改变自己的主意!
宋培林:排长,我的想法是这样。打空降比赛,瞄准手不是问题,目标速度慢,容易瞄准,有效弹迹百分之百,所有的参赛班应该都不成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超出他们,最好的结果是命中靶子……当然,这种可能很小,几乎没有,靶子小米粒那么大,空气流动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影响,就不可能命中。那么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呢?尽可能的让弹迹靠近靶子,别人的有效弹迹在五密位之内,我们弹迹就要在三密位,甚至两密位之内!要做到这点,下降角和速度是关键。第二个参赛班可以先打,通过实弹射击,找到下降角和速度的修正值,六班长刘解放本身就是四炮手,文化又高,他们的修正值应该是比较准确的,如果我们一班修正之后再射击的话,拿下全团前两名,应该十拿九稳。
没等宋培林话说完,连长道:一班长说的好,就这么定了。
二排长苦笑笑:这叫什么逻辑……
指导员看了二排长一眼:二排长,你还有什么意见?
二排长拿起记录本,对指导员说:没意见,为了连队的荣誉,让我们怎么打,我们怎么打。
 
5-18土路上          
(叠)一辆辆解放牵引车拖着一门门三七高炮在土路上行进。每辆牵引车上都罩着伪装网,高炮上也有伪装网。
牵引车的大箱上,坐着荷枪实弹的战士。
解放坐在其中一辆牵引车的大箱上,他胸前是班长专用的冲锋枪。在那时的高炮部队,只有班长才有资格用冲锋枪……
另一辆车上有宋培林,他手里也是冲锋枪。
3号的吉普车风尘仆仆地从牵引车队一侧穿行而过……
 
5-19三连阵地     黄昏          
(叠)海边靶场,立着一排排的火炮。大部分高炮虽然呈战斗状态,但已经穿上了炮衣。
在炮阵地后方一百多米处,是一辆紧挨一辆、排列整齐的解放牵引汽车。牵引车旁边有一个帐篷,那是连长、指导员住的连部。战士们都住在车上。
六班的炮没穿炮衣,解放坐在炮上,眼睛盯着阵地前那面迎风飘摆的红旗,在笔记本上计算着什么。
齐和平背着工具箱走过来,对解放:六班长,真刻苦啊。
解放回头见是齐和平,立刻跳下高炮,拉着齐和平的手,高兴地:你小子怎么来了?
齐和平:来学习啊,向参赛班学习!
解放打他一拳:去你的!到底来干什么?
齐和平:想你了……(拿出一盒烟)学会了吗?
解放摇摇头:还没有。
齐和平自己点燃一支,对解放说:内部消息,你这个参赛班,有名无实。
解放:此话怎么讲?
齐和平:让你们六班参赛,是为了给一班当陪衬。
解放一笑:谁当陪衬,那还不一定呢!
齐和平:你小子就是嘴硬……哎,我刚才在一班,听宋培林说顺口溜,编的朗朗上口,你听了可别生气。
解放:我又不是气蛤蟆,人家说句顺口溜,我干嘛要生气呢。
齐和平看了解放一眼,说:你要是不生气,我就不叫齐和平!
解放:行了,别吊我胃口了……他到底说什么了?
齐和平:他说,(绘声绘色地)一班姓“一”,比赛第一,六班姓“六”,比赛老六。
解放一笑:就这些?
齐和平:就这些还不够气人的吗?凭什么他宋培林第一,你刘解放就第六啊?他也太不把咱城市兵放在眼里了吧!
解放好像无所谓地:让他说去吧,出水才看两腿泥呢。
齐和平看看解放:解放,是不是提不了干部,一切都无所谓了。
解放看看左右,凑近齐和平,小声地:这叫韬晦之计,麻痹对手。
齐和平:解放,你可不能糊弄我,绝对不能无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咱就是提不了干,也不能让宋培林他们瞧不起咱!
解放微微一笑:你就瞧好吧,明天我要叫他宋培林看看,鸡毛是怎么上天的。
齐和平拍了刘解放一巴掌:这就对了……你真要是比出了名堂,奇迹也许就会发生了……解放,需要我帮忙吗。
解放:当然需要,团结就是力量……你会调整瞄准镜吗?
齐和平一笑:打水扫地我不行,调整瞄准镜,小菜。
一班的高炮也没穿炮衣,站在炮后的宋培林向解放这边看着。
西边的夕阳,在高炮的间隔中,慢慢的落下。
解放和齐和平在高炮的瞄准镜上鼓捣着什么……
 
5-20 三连阵地                     
阵地上安静极了。
阵地后方的那排牵引车,也安静极了。
钱正德背着步枪站在哨位上,他身旁是背冲锋枪的解放。
钱正德问解放:班长,你说,我们明天能行吗?
解放看看他:你说呢?
钱正德:一班的孙炳来说,如果我们能进前两名,他们班甘愿给我们擦炮,打扫战场。
    解放笑笑:一班那些兵,擦炮都不够格,明天只叫他们班长给我们擦。
钱正德:班长,我们真的能行?
解放:钱正德,选拔考核的时候,我让你改行当三炮手,我当时给你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钱正德:记的。你说要相信自己。
解放拍拍钱正德:明天,你就眼看着一班长给我们擦炮吧。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