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五集 (下)

2011-06-10 08:4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29

 

5-21三连阵地          
三连的六门高炮昂首而立,乌黑的炮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各班的战士坐在阵地后,等待着战斗命令。
两发红色信号弹升起,这是实弹射击开始的战斗命令。
阵地中间是连指挥所,连长、指导员站在指挥所里抬头看着天空。
战士们也都看着天空。
空中出现了一架运输机。
解放静静地看着那架飞机。
宋培林也在静静地看飞机。
那架运输机在蓝色的天空兜了一个弯,先后扔下两个伞降靶子。远远的,只看到那两朵花一样的降落伞,根本就看不到伞下的靶子。
友邻阵地响起了炮声。
是两次射击。
宋培林向临近的阵地看去。
解放也看着那个方向。
那两个漂亮的降落伞缓缓的落下去了。
 
5-22三连阵地          
一辆吉普车开来,后面跟着一辆解放卡车。
吉普车车门开了,付3号从车里走下,他身后跟着两个作训参谋。
卡车上下来几个观察兵,观察兵卸下观察器材。
连长看到付3号,大声命令全连:炮后集合。
各班在各自的高炮后列队站好。
连长跑步到付3号面前,报告道:一营三连已经做好射击前准备,请指示。
3号:哪个班先射击。
连长:二排六班。
3号:六班做好射击准备。
连长:是。
连长跑回连指挥所,对全连命令:六班、一班进行射击准备。其他班,炮后隐蔽。
那几个跟着付3号来的观察兵,在六班侧后方支起观察镜,有观察的,有记录的。
3号也来到了六班炮后七八米的地方。
解放似乎没注意到付3号,他正对炮后列队的炮手们讲话。解放说:有人说我们六班姓六,干什么都是老六。今天实弹射击,我们目标是叫六班不姓六,姓一,第一名的一,全团第一!这是我们唯一的目标,第二就是失败。大家听明白了吗?
战士们异口同声:明白。
3号不动声色地看着解放。
 
一班阵地,宋培林正在检查火炮水平,解放的话清晰地飘过来。
一班的二炮手对宋培林说:班长,六班长够狂的,他第一,我们第几。
宋培林微微一笑:第一只有一个,不姓六也可以,那就姓……180
一炮手随着宋培林的口令,将炮身旋转180度。
 
六班阵地,解放声音洪亮地命令道:就定位。
战士扑上高炮,各就各位。
连长下达口令:方位角14-00搜索。
解放重复口令:方位角14-00搜索。
高炮迅速指向东偏北。
远远的天空,那架运输机再次出现。
六班的炮手们全神贯注。
连长看看手里的天气预报,下达口令:速度5,下降角60
解放没有重复连长口令,回头问连长:风速多少。
连长把天气预报递给通信员:给六班长。
通信员拿着天气预报快步跑到解放面前,把天气预报递给解放。
解放看看天气预报,走到四炮手钱正德身旁,小声地说:速度5,下降角45,校正器向右0-02
钱正德:班长,连长的口令不是这样。
解放不客气地:现在是班射击,听班长的。
钱正德只好:是。
然后,钱正德按解放的口令装了诸元。
 
一班阵地,宋培林一直看着解放这边。
 
天上的飞机甩下了一个降落伞。
接着又下来一个。
解放下达命令:瞄准第一个目标。
一、二炮手迅速瞄准目标。
两个降落伞在空中缓缓地降落着。
侧距机手举一米测距机,不停报告着目标的距离:24……22……20……18……
炮手们紧紧盯着空中的目标。
解放也盯着空中的目标。
测距手的声音不停飘来:16……14……12……
16”是一千六百米,“12”是一千二百米,应该射击了,但解放迟迟没有下达射击命令。
连指挥所里,连长有些着急,提醒解放道:六班长,应该射击了。
站在六炮侧后方的解放似乎没听见。
连长沉不住气了,起身要走过去,指导员一把拉住他,提醒到:考核组有规定,你不能离开指挥所。
测距机手的声音继续飘来:11……10……
解放还是没有开火。
连长急得直跺脚,对指导员:刘解放要是打不出去,我撤了他!
测距机手的声音令人窒息:09……08……
伞降目标眼看要飘出射击的区域
考核组的付3号也沉不住气了,他摘下墨镜,想说什么。
解放手中小旗突然一挥,高声喊道:放!
六班的火炮骤然吼叫。
四颗鲜亮的曳光弹分两组飞离炮口,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向目标飞过去……
所有的人都盯着空中的伞降目标。
曳光弹眼看要飞过目标,突然靶子一闪,冒出一朵好看的烟雾——一枚炮弹命中!
阵地上片刻的沉寂。
随后一片欢呼。
3号忘情地高声叫“好”。
连长一会看看六班,一会又看指导员,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解放只是片刻地激动,随即冷静下来,高声下达口令:瞄准第二个目标。
一、二炮手没听见,高炮停在那里纹丝不动。
解放大喊一声:瞄准第二个目标。
炮身开始转动了,但高低角仍是原来的角度——负责高低瞄准的二炮手是新兵,此时高兴的昏了头,一时找不到目标。
解放冲上前,一把拉下二炮手,自己跳上了二炮手的位置,声嘶力竭地再次下口令:瞄准第二个目标——
也许解放的声音过于撕肝裂肺,阵地上突然静了下来。
人们开始注意第二个伞降目标。
测距机手距离又开始报距离:12……10……
测距机手很快就报到“09”。
解放踏下控制发射的脚踏板。
六班高炮再次开火。
四发曳光弹飞向第二个伞降目标。
其中一发炮弹又命中目标,打在一角,不如第一发炮弹炸得漂亮。
阵地上的欢呼也不如第一次那么狂热了。
解放有条不紊的下达口令:停放。
高炮炮身按规定转回到正南,高低角停在45度。
解放再下口令:退弹。
五六炮手从炮膛里各退出一发炮弹。
解放:炮后集合。
解放和炮手一起离开火炮,跑步到炮后集合。
解放下达“报数”的口令,炮手们的声音格外响亮:824653179……
解放整队后,跑步到付3号面前,报告道:报告3号首长,三连二排六班(六班两个字咬的特别清晰),射击完毕,请指示。
3号欣喜地看着解放,回礼后说:你们班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我代表全团指战员祝贺你们,感谢你们!你们立刻就地总结经验,争取下午第二个批次射击,再创佳绩。
解放想说什么,又没说,举手敬礼:是!
各班的战士们坐在自己的跑位上,羡慕地看着六班。
一班的宋培林和他的战士也在默默看着六班。
 
5-23 三连阵地          
(叠)三连的炮阵地上完全安静下来。
3号和观察组已经撤走,解放带着六班的战士在擦拭高炮,战士们脸上都带着笑容,边擦边议论着刚才打空降的过程。
一个战士兴奋地:班长,咱们肯定是第一了。
另一个战士:那当然,两个靶子都打中了,开天辟地,从来没有过事。
钱正德想到什么,认真地问解放:班长,你不说让一班长给我们擦炮吗,他们怎么还不来啊。
解放笑笑:别急,他肯定会来的。
宋培林从一班阵地向六班走过来。
一个战士用手捅捅钱正德。
钱正德看了宋培林那边一眼,立刻回过眼神,装作没看见。
宋培林走到解放身旁,小声问:刚才射击,你没有按照连长的口令,你的速度和下降角,是怎么装的?
    解放向一旁的钱正德诡秘一笑,然后对宋培林:你如果帮我们擦拭火炮,你就一定能知道。
宋培林阴沉着脸看看解放,扭头就要走。
解放拦住宋培林,说:一班长,别走啊,你不是学过唐诗吗,大诗人李白有句话叫什么来……对,诗的功夫不在诗内,而在诗外。
宋培林看看解放,然后拿起一块炮布擦了擦炮盘。
六班的战士们看一眼擦炮的宋培林,很得意,轻轻地哼着进行曲。
钱正德想笑,忙低着头,一边擦炮,一边用余光看宋培林。
宋培林擦了几下后,再问解放:速度、航路到底是多少?
解放有意无意地抚摸航路装定器示意,学着宋培林的口音对宋培林说:擦炮要仔细,认真,边边角角都要擦到
解放说完,走到一旁忙自己的事。
宋培林看了看解放,上了炮盘,仔细擦着航路速度装定器,顺便看了看下降角和速度,还有瞄准镜修正器,他顿悟,自语道:原来如此……
解放又凑过来,指指航路装定器,笑着对宋培林:上面的诸元,打完靶没有归零,专门给你留的。
宋培林走下炮盘,小声对解放:谢谢。
 
5-24 三连阵地        
(叠)天空,那架运输机又出现了。
宋培林和一班的炮手们已做好射击准备,大家各就各位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空中的运输机。
解放也在注视着天上的飞机。
指挥所的连长和付3号都在注视着天上的飞机。
运输机先后撒下两个降落伞。
宋培林下达搜索口令。
一班迅速瞄准伞降目标。
伞降目标在下落。
测距机手不停的报告着目标距离:20……18……16……10……
宋培林手中小旗一挥,下达射击口令。
一班高炮射击。
第一个点射几乎命中,但没有。
宋培林果断地下达校正口令,然后再次下达射击命令。
一班发射第二组炮弹。
炮弹向目标飞去。
一发炮弹命中伞降靶。
阵地上再次欢呼,但远不如解放命中靶子时那么激动了……
宋培林长出一口气,回头看看六班阵地。
解放也在看着他。
宋培林悄悄地伸了一下拇指。
解放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也向宋培林伸了一下拇指。(暗转)
 
5-25营房         
黑板上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祝贺六班、一班军区比赛夺得第一、第三!
字旁边画着两个胸前带红花的战士,一个战士身上写着“六班”,拿着一面写有“第一”的“锦旗”,另一个战士身上写着“一班”,手里的锦旗写着“第三”。
有几个战士从黑板前走过,看到黑板上的字,眼神里都带着敬佩和羡慕。
宋培林从连部那边走过来,迎面遇到了四班长。
四班长煞有介事地向宋培林敬礼,然后大声报告:报告排长,四班长张根宝正在过星期,请指示。
宋培林摆摆手:行了,行了,别出我的洋相了。
四班长一本正经地:我咋是出洋相呢,你就是排长吗?
宋培林:命令还没下呢。
四班长神秘地:可靠消息,你的命令已经到营里了。
宋培林眼睛一亮:你听谁说的?
四班长:营部书记。他说等二连一排长的命令到了,营里一起公布。
宋培林高兴地抚摸着衣服下摆,对四班长说:太好了!我宋培林终于可以穿四个兜了。
四班长看着宋培林,说:这次提干,你得感谢一个人。
宋培林由衷地:我感谢的人多了,连长、指导员,排长、司务长,还有你们这些班长兄弟,你们都要感谢。命令一下我请客,请你们抽红双喜!
宋培林说着掏出自制的烟丝和纸递给四班长。
四班长摆摆手,拿出一盒丰收烟,对宋培林:我说的这个人,对你那可是直接的帮助。
宋培林卷着纸烟,看着四班长,说:你说的是谁?
四班长:我们二排的……
宋培林疑惑地:二排的谁?
四班长笑着:你就别装糊涂了,如果不是六班长刘解放帮你,你参加不了军区的比赛,更拿不了第三,你想穿四个兜?还得等上个一年半载。
宋培林笑笑:刘解放帮我?笑话!刘解放是我带的兵,是我在帮他……实话告诉你吧,军区第一,本来应该是我拿的,当班长的怎么能跟自己的兵争荣誉呢?所以第一我就让了。
四班长指点着宋培林:你呀,醉死也不认那壶酒钱……哎,你还记得吧,团里射击比赛,你是怎么帮着刘解放擦炮的?
宋培林立刻放低了声音,对四班长:谁告诉你的,是不是刘解放?
四班长一笑:什么时候请客,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敬礼)排长,我走了。
四班长微笑着转身走去。
宋培林看着离去的四班长,叹了一声,自语道:刘解放,可惜了……
 
5-26高炮团会议室        
会议室里正在开团党委会,团里干部都在,还有上次到长河市调查的王干事,王干事负责记录。
3号正在说话,他很激动。他对在座的人说:……关于刘解放提排长的问题,这已经是团党委第三次开会了。即便是刘解放同志有错误,也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毛主席说了,犯了错误,改了就是好同志。毛主席讲的道理大家都明白,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我想讲的是团党委的许诺。打空降射击比赛,团党委会曾经做出决定,(看看本子)决定是这样说的,如果哪个班进入了团里的前两名,也就是取得军区的参赛资格,并且能够在军区比赛中夺取名次,全班记三等功一次,班长优先提拔干部。
大家相互看看,有几个人悄悄议论了几句。
3号看看大家,继续说道:有的同志会说,优先提拔不是必须提拔。(看看大家)那么我再要讲的是,先不说刘解放这个军区第一,是多么来之不易,单说刘解放对待部队建设的态度,实打实的精神,就值得我们很多人学习。更为可贵的是,当我问刘解放,明年再给你一个班,你能不能把这个班再带成全团第一。我的言外之意很明确,如果你提不起来,还能不能这么拼命地干。刘解放回答很干脆,他说,别说明年,就是后年和后年的后年,只要部队不让我复员,我一年带一个班,让三连班班第一。同志们,听到刘解放的回答,你知道我想什么?
大家都看着付3号。
3号:我们当首长的,不能只考虑我们自己,不能因为怕担责任,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耽误战士的前程,伤了他们的心!如果不能把刘解放这样的班长,这么优秀的战士提拔起来,那就是我的失职,是我们大家的失职!(看看大家)我的话完了。
屋子鸦雀无声。
政委看看大家,然后问:对于刘解放提干的问题,还有没有要发言的。
一个干部:没有了。
另一个:我也没有。
政委:好,我们举手表决。同意刘解放同志提为排长的,请举手。
在座的人几乎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李副政委看看大家,也举起了自己的手。
3号很感激地看着大家,看着李副政委……(暗转)
 
5-27 营房六班宿舍        
解放身上穿了一件四个兜的干部军装,他一边高兴地哼着歌,一边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手腕上带着楠楠送给他的那块手表,特别显眼。
宋培林在一旁抽着纸烟,看了一眼解放的手表,说:你小子行啊,刚提排长,就带上手表了,全团你可是第一份。
解放一笑:工作的需要。我不像你们,想戴手表还扭扭捏捏,买块表藏在枕头里,非要等上一年半载再戴。这不叫艰苦朴素,这是表里不一。
宋培林一笑:你小子,我刚帮了你,你就好了疮疤忘了伤,讽刺打击我!
解放:你什么时候帮过我?除了我当新兵的时候,你让打水扫地,知耻而后勇,你再没帮过我啊!
宋培林指着解放的军衣,不高兴地:你这四个兜哪来的,那是我给老乡借的,我都舍不得多穿,让你穿,还没帮过你?脱下来,脱下来,你别穿了!我还给人家!
解放笑笑:宋排长,这是何必呢,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何必当真呢?我就穿一天,照完像就还你……老班长,敬礼了!
说着解放给宋培林敬了一个礼。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继续穿也可以,但是你得请客,拿点真家伙。
解放大方地:可以,你说吧,怎么个请法。
宋培林吸了口烟想了想,然后:一条烟,不用买大前门,太破费了,我也抽不惯,买“红舞”的就行,二毛九一盒,一条烟两块九。
解放痛快地:行,没问题。(然后装作想到什么,对宋培林)宋排长,你提排长的时候,还没请过我呢?
宋培林本着脸:我凭什么请你,你又没帮过我?排长那是我干出来的!
解放如数家珍:宋排长,你忘了,打空降比赛,要不是我叫你帮我们六班擦炮,你们一班怎么能命中靶子,获得军区参赛资格?你不参加军区比赛,那又怎么能当了排长呢……宋排长,咱俩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我照相去了,“红舞”烟,还是你自己买去吧。
解放说完,摸摸军装下面的口袋,哼着《说打就打》,走了出去。
宋培林看着离去的解放,对着解放的背影“哼”了一声,自语道:还大城市来的,比我还小气!
 
5-28 楠楠家                     
楠楠手里拿着一张解放的新照片,上面的解放脸带微笑,穿着四个兜的军官服。
楠楠打量解放的新照片,脸上笑开了花。
她对着照片说:解放哥,谢谢你……我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不用再做害怕的梦了……
楠楠说着,把这张照片放进镜框里,那镜框端端正正地摆在桌上……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