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六集 (中)

2011-06-11 16:1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69

 

6-8靶场三连阵地       
三连的阵地上,各班继续做着射击前的检查工作,有的在检查水平仪,有的在检查瞄准线。
齐和平背着工具包,在一名炮工的配合下,认真调试着三班的高炮。
解放在检查四班的瞄准诸元,他对一旁的宋培林说:齐和平告诉我,我们已经有四门高炮,瞄准具诸元做到了无误差。
宋培林一笑:齐和平就爱吹。
解放:我用我的方法检查过了,他说的没错。
宋培林看看解放,又看看那边的齐和平,对解放:这么说,明天射击,你万事俱备了。
解放一笑,正要说什么。
连部的通信员跑步过来,对解放:连长,营部电话。
 
解放回到阵地后的指挥所,拿起电话:营长,我是刘解放。
电话的声音:刘副连长,你是怎么搞的,把修理所的齐技师扣在你们连,不让人家回去,修理所都告到1号首长那里了。
解放解释道:营长,不是我不让齐技师回去,他没完成检修任务,他自己不回去。
电话声音:刘副连长,你就别再欺上瞒下了,人家修理所说了,检修任务早就结束了,你是搞新花样,浪费人家的时间。让齐技师立刻返回修理所,别的连还等着检修呢。
解放:营长,你听我说,齐技师是我们连实弹射击的……
对方电话挂上了。
解放放下电话嘟囔一句:又想叫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
宋培林早就跟了过来,一直站在解放身后。他关切地问解放:是不是叫齐和平回去。
解放:对,告到1号那里去了。
宋培林:那还磨叽什么,赶快叫齐和平回去吧。
解放一笑:没那么容易。
解放说着摇了摇电话,对着话筒:给我接1号首长。
电话通了。
解放微笑着对着电话:1号首长,我是一营三连的刘解放,我代表三连的全体指战员为团修理所齐和平技师请功。
1号的声音:请功?请什么功啊?
解放:齐技师用新的方法,为我们三连所有高炮调整了瞄准具,瞄准具各诸元做到了无误差。
1号的声音:有没有误差,不是你们连队可以下结论的,要让实弹射击的成绩说话。
解放:1号首长,我们三连向团里保证,这次实弹射击,一定击落拖靶,夺取第一。
1号:好啊,打下拖靶,我亲自到你们三连,给你刘解放带红花。
解放:1号首长,我们还有个请求。
1号的声音:说吧。
解放:齐技师为了精益求精,今天还要对各炮瞄准具再做一次细致检查,因此还不能回团修理所。
1号的声音:刘解放,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个请求,人家修理所都告到我这里来了,其他连队高炮也需要调整,你不放人能行吗?
一旁的宋培林一直在担心地看着打电话的解放。
解放:1号首长,你是三连的老连长,我们三连虽然对空作战成绩显赫,但实弹射击远远落后于兄弟连队,自从建连以来,还没击落过拖靶。我请求1号首长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改变三连实弹射击没有命中拖靶的历史。
电话里一时没有付1号的声音。
解放有些着急:1号首长,自从你当了团里的1号首长,我们可是第一次求你,我们的请求,不知道首长听清楚没有,如果没听清楚,我再说一遍。
1号的声音:好了,你不要再重复了,只要你们能打下拖靶,我同意齐和平留在三连,如果打不下来,我再找你算账。
那边电话扣了。
 
6-9 连部帐篷里          
宋培林抽着纸烟在帐篷里来回走动。他对坐在桌前计算射击诸元的解放说:打不下拖靶,我看你怎么收场。
解放拿着指挥尺在方格图上丈量着,对宋培林说:置于死地而后生,打不下拖靶是不可能的。
宋培林看看解放,凑过去,说:副连长,这次实弹射击,咱俩刚上任,团里就把连长指导员调去学习,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解放:团里信任我,还有你。
宋培林:所以咱们应该要稳字当头,你倒好,吹下这么大的话,保证击落拖靶……吹就吹吧,别把大话吹出咱们连队,只当是给大家鼓劲,可你呢,一但吹起来,就刹不住车,给付1号打保票……要是真打不下拖靶,咱俩这副字,别说两年,就是三年五年也别想去掉了。
解放笑笑:我要是打下拖靶,不用两年,回去咱俩就能把副字去掉,直接当连长、指导员。
宋培林淡淡一笑:你小子就想当官。
解放:你就不想?
宋培林看看解放,没搭腔。
解放:虽然咱俩都想当官,但目的不一样,境界更不一样,我当官是为了部队建设,你当官为了老婆孩子随军……
宋培林不快地:刘解放,你能不能不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你这样,早晚要吃亏的!
解放笑笑:记得当新兵的时候你说过,吃亏是福,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以后很有福啊?
宋培林看看他,不高兴地:我不给你说了,我去查哨去了。
宋培林走到帐篷门口,又回过头,对解放:我再提醒你一遍,明天打不下拖靶,第一个挨批的是你,刘解放。
解放一笑:明天打下拖靶,第一个戴红花也是我,刘解放。
宋培林“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解放看看离去的宋培林,走到日历前,看了看,说:让明天提前到来吧。
他说着撕去了一页,留在日历上的时间是913日。
 
6-10靶场上                 
东方的太阳渐渐升起来了。
初升的太阳照亮了海边的靶场。
三连的战士们,在解放的带领下,跑步进入阵地。“一、二、三、四”的口号声,整齐有力。
(叠)各班高炮在班长带领下,迅速撤去炮衣,呈战斗状态。
(叠)各班长带领炮手,做最后一次射击检查。
远处,指挥台上的黄旗降下,代表射击开始的红旗升起。
三连指挥所里,解放拿着电动指挥手枪,一边检查,一边对宋培林:副指导员,你说,今天,当我这把电动指挥枪扳机一扣,六门高炮同时发射,那会怎么样?
宋培林:我又没当过连长,我说不好。
解放一笑:三连打靶的历史从此改变了。(对一旁的通信员)通信员。
通信员大声地:到。
解放:通知各班,准备实弹。
通信员:是。
两排金灿灿的三七炮弹放在了一门炮后的支架上。
又是两排金灿灿的三七炮弹放在了另一门炮后的支架上……
解放看看各炮,大声命令:方位角15-00,高低角10,搜索。
全连六门高炮,几乎同时指向东方。
侦察兵手中的望远镜,测距机手中的测距机也都对着东方。
阵地上一片寂静。
远处的天空有一小片白云。
解放看着远方的天空,期待着目标的出现。
全连指战员,屏住呼吸,都在等着目标的出现……
 
连指挥所的电话响了。
一只手拿起电话,是解放。解放对着话筒:我是三连,请讲。
电话里的声音:接上级命令,停止射击,撤出阵地。
解放不相信地:什么?请再重复一边。
    一旁的宋培林看着接电话的解放。
解放拿着电话又听了一边,神色严肃。
一旁的宋培林看出什么,问:怎么了,副连长。
片刻后,解放放下电话,有些沮丧,对宋培林:指挥所命令,停止射击,撤出阵地。
宋培林不相信地:你,没听错吧?
解放没回答。
解放转过身子,抬起头,发泄般地对全连大声命令道:停放。
所有高炮迅速转向正北,呈射击前的状态。
解放再次大声地:撤出。
战士们按照分工,迅速将高炮转入行军状态……(叠)
 
6-11 土路上             
(叠)一辆辆牵引车,拉着三七高炮在土路上行进……
坐在首辆牵引车驾驶室中的解放,满脸的阴沉和疑惑……
(解放画外音:1971年的9月,我们没有改变连队的实弹射击的历史。撤离靶场的时候,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后来上级传达,913日那一天,共和国发生了大事,林彪叛党叛国,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6-12 山路上          外(深秋)
沂蒙山被金黄色覆盖。
怀林背着行李,一脸的沮丧,沿着山间的小路,缓缓走来……
 
6-13 牛家沟知青点         外(秋)
林红抱着一摞学生的作业本,从村子方向朝知青点走过来,她边走边哼着沂蒙山区的儿歌。
林红走到知青点院子门口,无意间看到什么。
背着行李的怀林从山下的小路走上来。
林红一愣,然后快步迎过去。
林红走到怀林面前,问:怀林,你怎么回来了。
怀林看着林红许久没说话。
林红关心地看着怀林:怀林,你怎么了。
怀林扔下行李,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林红着急地对怀林:怀林,你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
怀林满脸是泪,哭着对林红:林红,我完了,完了……
林红蹲在怀林身边,追问怀林:怀林,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我帮你……
怀林哭着说: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我完了……我这辈子……全完了……
怀林哭的更伤心了,他那哭声让人撕肝裂肺。
山坡上的太阳,在怀林的哭声中慢慢地落下去了……
 
6-14 知青点男生屋子           
怀林已经不哭了,他的眼泪似乎哭干了,他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看着房顶,一句话也不说。
林红和几个知青围坐在怀林身边,不停地劝慰他。
林红手里端着一碗面,对怀林劝道:怀林,不管遇到什么事,饭还是要吃的,吃一口吧,啊。
怀林不说话,眼睛一动也不动。
周小宁着急地:怀林,你就吃一口吧,别让我们大家再着急了。
怀林还是不说话。
一旁的王伟急了,对怀林:怀林,你急人不急人啊,你没长嘴啊?你倒是说话啊!
顾庆华不客气地对怀林:怀林,你这算是什么男子汉啊?还学加加林呢,真给我们男生丢人!
怀林又哭起来,说:你们别管我了,我完了,完了……
王伟对怀林:哭,哭,就知道哭,跟老娘们似的,没出息!
林红瞪了王伟一眼,说:王伟,别这样说他,怀林他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
王伟看看林红,想说什么又没说。
林红看看哭泣的怀林,对周小宁:周小宁,你先照看着怀林,我们几个出去一下。
林红对王伟和顾庆华摆摆手。
王伟和顾庆华跟着林红走了出去。
 
6-15 知青点女生屋里        
林红对王伟和顾庆华说:怀林一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不好说,或者说不出来,我得想办法,否则怀林会出事的。
王伟:他能遇到什么大事?顶多是人家县里不要他了,这算什么,回来照样当知青就是了。
林红:不这么简单,怀林的脾气我知道,不是大事他不会哭的。
顾庆华对林红说:林红,县革委我去过,明天我去打听一下,怀林到底遇见什么事了。
林红点点头,然后王伟:王伟,怀林这个人爱钻牛角尖,这两天,你、我,还有周小宁,轮流照看怀林,他身旁一分钟也不能离开人。
王伟点头,然后:你说怀林也真是,男子汉大丈夫,还让人看着。
林红:行了,别发牢骚了,谁都有个想不开的时候,我们是同学,又一起下乡,他想不开我们就应该管。
王伟:我没说不管,我的意思是说,光看着也不是一个办法,他要是一年想不开,我还要看他一年吗?
林红对王伟:那你说怎么办?
顾庆华在一旁说:我有个办法。
林红:什么办法?
顾庆华:怀林在学校的时候,就佩服刘解放,不但佩服还怕他,咱发个电报,把刘解放叫来,刘解放能说,连唬吓带讲道理,怀林这小子准好。
林红想了想,然后说:这事还是不要麻烦解放,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军人离不开。
顾庆华:解放要是不来,怀林不听咱们的。
林红:只要我们大家用心对待他,他总会听的……(暗转)
 
6-16 牛家沟知青点院子                
院子里很安静,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
周小宁在院子里搓玉米粒。她一边搓,一边回头看看怀林的屋子。
怀林的屋子里发出一声响。
周小宁立刻放下手的活,起身向怀林屋子走去。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同龄人,剧本,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