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六集 (下)

2011-06-13 14:0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27

 

6-17 牛家沟知青点怀林屋子                
周小宁走进,她来到怀林床边。
怀林坐了起来,眼神仍有些呆滞。
周小宁关心地问:怀林,你起来了?
怀林不说话。
周小宁:怀林,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怀林还是不说话。
周小宁着急地:怀林,你不吃饭也不说话,你是想急死我们?!
怀林看看周小宁,还是没说话。
周小宁:李怀林,你太不够意思了!你想不开,别连累我们大家啊!一天一夜了,大家就没睡过囫囵觉!尤其是林红,她根本就没合过眼,一大早还要到学校上课,你是想把我们都累死啊!
怀林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
周小宁:李怀林,我告诉你,你要再这样,我们都不管你了,你爱吃不吃,爱活不活!
说完,周小宁起身走去。
怀林终于开口了,但声音不大:周小宁……
周小宁站住了,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怀林:你叫我?
怀林点点头,然后:我想吃饭。
周小宁立刻高兴起来:想吃什么?
怀林想了想,说:吃面。
周小宁痛快地:好,我这就给你做去。
周小宁走了出去。
怀林坐在那里,木然地看着自己生活的这间屋子,穿好鞋,走了出去……
 
6-18 牛家沟小学教室          
教室里的学生们还是按大中小分三排坐,只是他们都升了一级,分别是二年级,四年级和六年级。
黑板一侧写着二年级和四年级学生的数学作业。
林红站在讲台上,对二、四年级的学生说:二年级和四年级的同学,按照我在黑板上布置的,开始写作业,有不明白的,下课后我来解答。(对六年级学生)下面我来讲六年级的数学课。
周小宁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对林红:林红,不好了,怀林丢了。
林红一愣,随后镇静下来,对孩子们:大家继续写作业,六年级的同学,先复习昨天我讲的课,我去去就来。
林红对周小宁:我们出去说。
周小宁跟着林红走出。
 
6-19 牛家沟小学院子        
林红问周小宁:小宁,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看着怀林吗,怎么会不见了呢?
周小宁:怀林说他想吃面条,我去灶房下面条,做完面条回到屋子,他就不见了。
林红: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周小宁摇摇头:林红,你说怎么办?怀林要是真出了事,我们怎么和他妈交代啊?
林红安慰周小宁:小宁,别急……顾庆华回来没有?
周小宁摇摇头:县城大老远的,这个时候他回不来。
林红“哦”一声,然后说:周小宁,你赶快通知王伟,咱们三个分头去找,怀林不会走远。
周小宁答应一声,急急走去。
林红向那边修理简易篮球杆的山娃招招手。
山娃立刻走过来:林红姐,什么事?
林红:我去找怀林,学校你照看着点。
山娃:要不要我也去?
林红:不用,学校没人不行。
山娃:那好,你去吧。
林红急急走去。
山娃看着离去的林红,大声嘱咐:林红姐,小心点……
林红的身影已经出了院子。
 
6-20 山坡上         
一组镜头:
林红一边喊着怀林的名字,一边寻找……
周小宁、王伟也在寻找着怀林,他们的喊声在山谷中回荡……
 
6-21 山上        黄昏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下去了。
林红沿着小路走来,她一身的疲惫,还在继续寻找。
她用嘶哑地嗓子喊着:怀林,怀林,你在哪里……
山上没有怀林的影子……
林红有些绝望了,着急地快要哭,看着静静的大山,自语:怀林,你到底去哪里了?真急死人了。
林红无意中看到什么。
 
山间的小路上,顾庆华走过来。
林红惊喜万分,跌跌撞撞地跑过去。
林红边跑边喊:顾庆华,顾庆华……
顾庆华也看到了林红,大步迎过来。
林红跑到顾庆华面前,急切地: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怀林到底出的什么事。
顾庆华: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名字的事。
林红不解地:名字会有什么问题啊?
顾庆华喘了口气,说:县里有人说,他的名字叫怀林,有怀念林彪的意思,写作组是县革委的要害部门,不能再留他了,就把他打法回来了……
林红不满地:县里的人也太极左了吧,不就一个名字吗,怎么就和林彪连上了呢!
顾庆华:谁说不是啊……林红,县里的人咱管不着,走,咱们回去好好劝劝怀林。
林红没动,难过地:怀林丢了,不见了。
顾庆华:怎么回事?
林红叹了口气,说:早上你走了后,怀林不再哭了,喝了点粥就睡了,我们以为没什么大事,叫周小宁在家陪着他,谁想到一转脸他就不见了,我们怕他想不开,寻短见,满山遍野地找他,到现在也没找到……我真担心怀林出什么事……。
林红说着,眼圈不由红了。
顾庆华安慰道:林红:你别着急,怀林丢不了,我敢肯定。
林红擦擦泪,然后说:我也希望他丢不了,可心里总不踏实。
顾庆华:林红,怀林真的不会出事。你想,怀林受到这样的打击,要出事在县里早就出事了,他能回知青点吗?而且今天早上还喝了粥,这说明他既不会走,更不会死。林红,咱们回知青点,没准怀林已经回去了。
林红将信将疑地:你说的……是真的?
顾庆华:他就是现在回不去,晚上也一准回来,走吧。
林红擦擦泪,和顾庆华沿着山路快步走去。
 
6-22 牛家沟知青点    黄昏     
夕阳染红了静悄悄的院子。
林红和顾庆华一前一后走进。
林红四处看着。
顾庆华也在四处看。
院子里没有怀林的身影。
林红长长叹了口气,想对顾庆华说什么,看到什么,一愣。
怀林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
林红几步就走到怀林身前,又恨又喜,伸出小拳头连着打了怀林好几拳,然后问:你去哪儿了,怀林,害的我们到处找你。
说着,林红的眼圈再次红了。
怀林看着林红,说:我哪儿也没去,我就是在周围转了转,散散心。
顾庆华走过来,对怀林说:你这一转倒好,害的林红她们满山遍野的找你。
怀林看看林红“哦“了一声。
林红擦擦泪,一把抓住怀林,好像生怕他再跑了,对怀林:走,咱们到屋里好好谈谈。
怀林又“哦”了一声,跟着林红进了屋子。
山那边的太阳,慢慢落下去了。
 
6-23 知青点男生住处    黄昏     
林红和怀林在屋子里,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坐在床上的是怀林。
林红对怀林讲着:怀林,你说你傻不傻,县里写作组不要你了,你还可以照样写作,你那篇沂蒙山的文章,不就是在咱们的牛家沟写的吗?你现在不吃饭,也不说话,你这是给谁绝食啊?你这是自绝与党,自绝与人民!自绝与咱们一起长大的同学!
怀林低头不语。
林红苦口婆心地:怀林,你才二十二岁,你的人生的路还长着呢,没准以后,咱们同学中,最有出息的就是你,怀林,你信不信?
怀林看看林红,又低头不语。
林红:怀林,咱们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永不掉队》,你还记得吧,是写苏联卫国战争的?
怀林没说话,点了点头。
林红:为了抗击德国法西斯,年老体弱的副教授葛洛巴应征入伍,有一次,连队执行作战任务,在雨夜中长途行军,葛洛巴不慎掉队。年轻的连长高罗沃依中尉,劈头盖脸地把副教授狠狠批了一顿,让他“大步追上”。副教授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刺激,他咬紧牙关迎头赶上,最后在炸毁德军坦克时受伤,双目失明。战后,副教授葛洛巴回到讲坛,那个年轻的中尉成了他的学生。中尉学习上掉了队,在困难面前畏缩不前,他说自己完了……副教授像战场上中尉骂他一样,把中尉大骂一通,他告诫年轻的中尉,当年在战场上,你对我说不许掉队,现在你也不能掉队!中尉认错了,双目失明的副教授和中尉握手,中尉伸出的是左手,副教授才知道,年轻的中尉在那次战斗中,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右手。多少年后,当我想起这篇课文,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怀林,一个双目失明的副教授,一个只有一个手的中尉,他们都能永不掉队,我们新中国的同龄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遇见一点坎坷,一点困难,就说完了,就甘愿掉队,这对得起革命的先烈,对的起我们曾经的誓言吗?。
怀林低着头,沉默不语。
林红:怀林,我讲了这么多,你总得说句话吧。
怀林慢慢抬起头看着林红,说:林红,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和你们不一样。
林红:怎么不一样,我们都是和新中国一起诞生,一起成长,有什么不一样?
怀林:林红,我如果有你这样的家庭,我们也能像你一样,永不掉队,绝不气馁,可我没有你那样的家庭……下乡之前,因为家庭问题,我没能穿上军装,当时我没有灰心,我想,到了农村,通过我的努力,奋斗,我会和你们一样……今年春天,我的文章终于发表了,我调到县了,我以为我成功了,可是就因为一个名字,我妈妈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怀林,他们就说我是怀念林彪……我妈妈因为去过苏联成了历史问题,我因为妈妈起的名字再次受到牵连……林红,林彪是叛党、叛国,他想杀害毛主席,要是把我和林彪连在一起,我就是不想掉队,也永远不会有出头的日子了……
林红指着怀林:怀林,怀林,你已经不是傻了,是傻透了,不就是一个破名字吗,改了不就完了吗?
怀林直摇头,说:名字一改,那就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林红哭笑不得,说:怀林,你不但傻,而且呆,完全是个书呆子,杯弓蛇影,自己吓唬自己!
怀林:林红,我不是自己吓唬自己,一但让县里种下这个印象,就再也无法改变了……
 
6-24 知青点院子              
夜色降临了,月光洒在院子里。
 
6-25 知青点林红的宿舍               
周小宁和王伟、顾庆华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王伟看看窗外,对周小宁:也不知道他们谈得怎么样了。
周小宁也看看窗外,说:应该是……谈得不错吧。
顾庆华:我去看看。
周小宁拦住他,说:你别去,人家两个谈心,你去干什么。
顾庆华看看周小宁,坐在床上,没再说什么。
 
6-26 知青点男住室          
林红看看怀林,说:怀林,去年,你让我看楠楠给你的信,我明白你的意思……
怀林抬头看着林红:林红,我……
林红:楠楠对解放的那片痴心,让我感动,虽然当时我心里……(看看怀林,然后)以后见了楠楠,我会祝福她的,也祝福解放……
怀林看着林红:林红,我当时并没想这么多,我只是……
林红淡淡一笑,说:怀林,你听我说……(停顿片刻,接着说)怀林,因为家庭的问题,你心里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这次又遇到这样的打击,作为同学,我心里很着急,我担心你会经受不住,会崩溃……
怀林无言地看着林红。
林红发自肺腑地:怀林,我们从初中就是同学,文革在一起又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如今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在这大山里面……我想过了,我应该成为你的知心人,亲人……
怀林有些感动:林红……
林红坐到怀林身旁:也许,我能用……用我的心宽慰你……帮助你度过难关……
怀林眼眶里泪水在转动:谢谢你,林红……
林红淡淡一笑:怀林,我们都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快乐起来……
怀林动情地:我会的,林红……
林红轻轻一笑,说:如果以后,别人再拿你的名字做文章,你就可以说,你怀念的不是林彪了,是林红……
怀林久久地看着面前的林红,说:林红,我一辈子,都不会辜负你……
 
6-27 山娃家灶房                    
山娃蹲在灶前,向灶里续了一把草。
灶上的大锅里冒着热气。
山娃起身,打开锅盖。
锅里煮着五六个鸡蛋。
山娃小心地拿出一个鸡蛋看了看,又放回锅里。
山娃娘走进来,看看锅里的鸡蛋,淡淡地问:又是给林红煮的?
山娃笑着:不是,是怀林。
山娃娘斜他一眼:你就会糊弄娘。
山娃:真的,怀林好几天没吃饭了,林红姐都快急死了。
山娃说着,盖上锅盖,蹲在灶前,又续了一把草。
山娃娘看着山娃,说:娘知道你喜欢林红,可人家是城里来的,早晚要做城里的媳妇,你都老大不小的了,就死了这份心吧。
山娃憨憨一笑:只要林红姐不结婚,我就不死心。
山娃娘:人家一辈子不结婚,你等一辈子?
山娃还是憨憨一笑:我等。
山娃娘用手指头使劲点一下山娃的头:你这个傻小子,你能等,娘不能等,我告诉你,你二婶又给你说了一门亲,你要是再不答应,娘就不管你了!
山娃笑着:不管更好。
山娃娘看着山娃,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灶里的火熊熊燃烧,映红了山娃的脸。
 
6-28 军营三连部           
墙上还是挂着那么多的锦旗,但“四好连队”的锦旗已经拿下。
解放坐在行军桌前,在看一封信。
林红的声音:解放,好久没给你写信了,还好吧?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和怀林好了。怀林遇到一个天大的坎,他几乎要崩溃了……
宋培林背着手枪走进来,他看了解放一眼,说:来信了?
解放“嗯”了一声。
宋培林倒了杯水,问:是长河来的,还是沂蒙山来的?
解放不耐烦: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宋培林端着水坐到解放声旁,说:作为留在连队主持工作的政工干部,连队每一个人的思想动向,我都要关心。
解放看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在看信。
宋培林拿起桌上的信封看了看,微微一笑,说:我就知道是沂蒙山来的……(把信封放在解放面前,正色道)副连长同志,我可要提醒你,你很危险!
解放抬起头:我怎么了?
宋培林指点着解放:为了那个长河市的女同学,你差点提不了干部,她为了你也受尽了委屈,你们两个早就掰不开拆不散!而你呢,还在想入非非,脚踏两只船,那长河的女同学知道了,非闹到部队不可,我看你怎么收场!
解放冷笑笑,对宋培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什么两只船三只船的,我们都是同学,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摆摆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宋培林一笑:点中要害了吧?我再警告你,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宋培林说着,端着杯子走进里屋。
解放看着宋培林走进里屋,注意力继续留在信上。
林红的画外音:……解放,事情的大体经过就是这样。如今怀林又像刚下乡的时候一样了,白天干活有说有笑,晚上继续写诗。他说因为有了爱,他永远不会再掉队了……
解放深思许久,把那封信仔细地叠好,放进了信封里。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