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八集 (上)

2011-06-17 09:36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19

 

8-1 解放家外            
屋子里隐隐传来收音机的声音,是芭蕾舞《红色娘子军》中“万泉河水清又清”的插曲。
楠楠向解放家走来,她走到门口又站住了。
楠楠眼里似乎有泪水在转动。
她看看解放家的门,犹豫片刻,正准备离去,门开了。
开门的是解放妈,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楠楠,不由一愣,问楠楠:楠楠,你怎么不进来呢?
楠楠忙掩饰:哦,我刚到,正想进去……
解放妈拉着楠楠的手:楠楠,快进来,尝尝干妈蒸的包子,韭菜猪肉的,你最爱吃了。
说着,解放妈拉着楠楠走进屋门。
 
8-2 解放家厨房         
楠楠拿着解放妈递过来的热腾腾的包子,咬了一小口,慢慢吃着。
解放妈站在一旁瞧着楠楠:楠楠,好吃吗?
楠楠默默点点头,小声地:好吃……
解放妈笑着看着楠楠:楠楠,等以后你过了门,干妈天天给你包韭菜包子,好吗?
楠楠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解放妈发觉不对,看着楠楠,问:楠楠,你怎么了?
楠楠侧过身子:没怎么……
解放妈看着楠楠:不对,你肯定有什么事……告诉干妈,干妈帮你。
楠楠摇摇头,眼里含着泪水:干妈,我真的没什么……
解放妈拉着楠楠的手:你看你这孩子,干妈又不是外人,再过几年,咱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就说出来,闷在心里会生病的,啊。
楠楠又忍了片刻,再也忍不下去了,放下包子,抱住解放妈放声大哭起来。
解放妈心疼地搂着楠楠,劝道:孩子,别哭,啊……就是遇到天大的事,干妈也会帮你……就是干妈帮不了,还有你干爸,你解放哥……楠楠,别哭了,给干妈好好说说,啊……
楠楠哭得更伤心了……
 
8-3 解放家外               
楠楠的哭声传了出来。
正是上班的时候,院子里很静,只有楠楠断断续续的哭声……(暗转)
 
8-4 解放家                    
桌上摆着简单的饭菜。
解放妈盛了一碗粥放在坐在桌旁的刘三升面前,说:今天楠楠来了,哭的泪人似的。
刘三升抬起头问解放妈:出啥事了?
解放妈:楠楠和解放的事,部队不批准……
刘三升:为啥?楠楠多好的一个孩子,为啥不批准?
解放妈叹了口气:因为楠楠有一个舅舅在外国……
刘三升不说话了,低头喝粥。
解放妈又叹了口气,说:楠楠这么多年在咱家进进出出的,我拿她当自己的孩子,可如今……他爹,你不是认识部队的大首长吗,你去找首长说说,帮帮楠楠。
刘三升闷声闷气地:人家大首长不管这事。
解放妈:那你就到解放的部队,找首长说说。
刘三升不说话,只是喝粥。
解放妈:你倒是说话啊?
刘三升:部队的规矩都是上面定的,我去说说就能改了?
解放妈:那怎么办呢,楠楠和解放好了那么多年,说不行就不行了,咱怎么和人家孩子交代啊?就是见了楠楠他妈,咱也不好说话啊?
刘三升说:军队的事大,个人的事小,咱是军属,别说谈对象了,就是要解放上战场流血牺牲,咱也得支持部队,不能拉解放的后退……抽空我去劝劝楠楠她家,你也劝劝楠楠。
解放妈看看刘三升,没说话。
 
8-6 团部付1号办公室外        
李政委对付1号说:老付,三连长刘解放,最近情绪很不对头,有人反映他连续好多天不出早操,也不去训练场,我看他是为了那个童楠楠在闹情绪。作为一连之长,这种情绪很危险!
1号:年轻人失恋,有点情绪也很正常。
李政委:老付啊,三连是先进连,是全团的标杆,我担心刘解放的这种情绪会拖累三连,把先进连变成落后……老付,我们能不能把刘解放挪动一下,让他离开三连。
1号:往哪儿挪?
李政委:刘解放文化程度高,军事业务好,让他到作训股当个参谋,不用带兵,管好自己就行了。
1号:我不同意,作训参谋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如果刘解放一个连队都带不好,那就根本不配当作训参谋。
李政委想想,说:要不,调他到后勤处,给他一个清闲点的工作,怎么样?
1号瞥了李政委一眼,说:政委,刘解放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和童楠楠断了恋爱关系,他是要在部队做一番事业,不是为了清闲。
李政委看看付1号,不满地:作训参谋他不够格,清闲的工作你又不想给,你就是不想让他离开三连,对吧?
1号:对。他不但不能离开,还要把三连带好,带的嗷嗷叫。
李政委耐心地:老付啊,连队建设不能感情用事,如果一个连队主管萎靡不振,工作得过且过,心不在焉,不用太长时间,哪怕只几天,连队就会出问题,出事故!这种教训还少吗?
1号沉思不语,在想着什么。
李政委:老付,姑息迁就不但会害了三连,也会害了刘解放!一但连队出了事故,刘解放根本不可能在部队发展了……(看看付1号)老付,刘解放挪动一下位置,对他,对连队,对团里,都有好处。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1号思索片刻,说:好,我可以考虑……
 
8-5 三连部连长屋子         
一碗鸡蛋面放在桌子上。放面的是宋培林。
宋培林推了推躺在床上的解放:连长,起来,趁热吃,我亲自给你下的。
解放翻过身子,对宋培林:我不想吃,胃疼。
宋培林:人是铁,饭是钢,再疼也要吃,坚持一下,来。(说着端起桌上的面条,坐在解放身旁)
解放看看宋培林,然后坐起来,接过面对宋培林:指导员,你忙去吧。
说着,解放又把面放到一旁的桌上。
宋培林又一次端起面条,对解放:你不吃我不能走,这也是政治工作。
解放:我真的吃不下,胃疼得厉害。
宋培林:那送你去卫生队,这就去。
解放摆摆手:不用,我的病我知道,休息两天就好……指导员,你忙去吧……
外面传来集合的哨的声音。
解放接过宋培林手里面:快去吧,集合了。
宋培林指指解放手的面:你一定要吃掉,趁热吃,否则就是拆我的台,不支持我的政治工作。。
解放:我知道,部队等你呢,快去吧。
宋培林拿起腰带匆匆走去。
解放看着宋培林离去,把面又一次放在桌上,躺了下去……
 
8-7三连连部           
桌上的电话响了。
通信员拿起电话:喂,我是三连……指导员不在,连长在……(说着看了看里屋)好,我这就去找指导员。
通信员放下电话,出了连部。
 
8-8 团部付1号办公室        
宋培林推门走进,向付1号敬礼:1号首长,你找我。
1号客气地对宋培林:宋指导员,你坐吧。
宋培林端坐在付1号对面。
1号问:宋指导员,刘解放这两天表现怎么样。
宋培林:没什么问题,很好。
1号看了宋培林一眼,说:有人反映,他经常不出早操,也不去训练场,有这事吗?
宋培林:1号首长,连长这几天头疼,胃疼,是我让他在家休息的。
1号看着宋培林:真的?
宋培林站起来,对付1号:1号首长,我宋培林可用党性、军籍保证。
1号看看宋培林,说:你坐下吧。
宋培林坐好。
1号拿出一盒烟放在宋培林面前:宋指导员,抽烟吧。
宋培林:谢谢1号首长,我现在不想抽。
1号“嗯”了一声,自己点燃了烟,说:宋指导员,尽管你为刘解放承担了不去训练场的责任,但不能否认,失恋对他是一很大的打击,虽然他和童楠楠分手了,但他的心里并没有摆脱情感的羁绊,你说对吧?
宋培林:是,1号首长。连长嘴上不说,但他心里很痛苦,每天晚上,很长时间不能入睡……不过,1号首长,你放心,连长他非常坚强,他一定会走出失恋的阴影,振作起来的。
1号:你说的我相信,不过,我希望他能尽快地走出失恋的阴影……宋指导员,刘解放一当兵你就是他的班长,你最了解他,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尽快振作起来吗?
宋培林想了想,说:1号首长,你是过来人,我也是过来人,随着结婚成家,失恋的痛苦就会被慢慢淡忘。
1号不由点点头,“嗯”了一声,说:你说的很经典,随着结婚成家,初恋的痛苦就会被慢慢淡忘……(沉思片刻,对宋培林)宋指导员,你回去告诉刘解放,把工作交给副连长,立刻到121野战医院住院治疗。
宋培林:1号首长,我想到过让他住院,他死活不肯。
1号:告诉刘解放,这是团里的命令。
    宋培林:是。
 
8-9三连连部前              
一辆救护车停在连部门口,一个女军医从车上走下来。那女军医二十二三岁,个头不高,但长的灵巧漂亮,尤其在穿军装的部队,更显得格外出众。女军医叫汪小丽,是121医院的医生。
汪小丽径直进了连部。
 
8-10三连部                
解放好了许多,宋培林正和他说着什么。
汪小丽走进连部,问:谁是刘解放。
解放看了一眼趾高气昂地汪小丽,站起来,不客气地对汪小丽说:在三连的连部,没有刘解放,只有三连连长。
汪小丽打量着解放,一笑:这么说,你就是刘解放了?
解放本着脸:我再说一遍,三连连部没有刘解放,只有三连连长,请你叫我连长。
汪小丽也一笑:去121医院住院的人,只有病人,没有连长。请病人刘解放跟我走。
解放冷冷地:我没病,不是病人,不可能跟你走。
汪小丽看了刘解放一眼,径直走到电话机旁,拿起电话:接1号首长。
屋子里的人都看着汪小丽。
解放也看着汪小丽。
汪小丽对着电话:1号首长,我是121医院的军医汪小丽,我遵照你的指示,来你们高炮团三连接病人刘解放住院,刘解放不听从医生的命令,不肯住院,请1号首长指示。
电话里传出付一号的声音:叫刘解放接电话。
汪小丽拿着电话对解放:刘解放同志,1号首长叫你接电话。
解放看看汪小丽,走过去接过电话。
电话里传出付一号声音:刘解放,团里让你住院检查,宋指导员没给你传达吗?
解放:传达了,1号首长你听我说……
电话里付一号的声音:我正在开会,没时间听你解释,服从命令。
那边电话扣上了。
解放看看手里的电话,慢慢放下电话。
一旁的汪小丽对解放:走吧,病人刘解放同志。
解放对一旁的通信员:通信员,给团值班室打电话,就说根据1号首长指示,请团卫生队派一辆救护车,送三连连长去121医院住院。
汪小丽在一旁微笑着:刘解放同志,不要多此一举了,我们121医院的救护车就在门外。
解放冷冷一笑,说:按照条例,团级单位发现病人,由团卫生队派救护车送往附近部队医院治疗。你们121医院的救护车违背条例到我们三连,那才是多此一举呢。
汪小丽无话可说,看看刘解放,扭头走出。
一旁的宋培林捅了一下解放,说:你呀,干什么都跟别人较劲!
解放看着门外,说:我不是较劲,我就看不惯那些到了连队就指手画脚的人。(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