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八集 (中)

2011-06-19 10:2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94

 

8-11 121医院              
进进出出的军医、护士,还有部队住院干部战士……
 
8-12 121病房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8号病床床上坐着解放,他在翻着一本书——《尼克松其人其事》。七号病床上是齐和平。他们都穿着病号服,军衣整齐地叠放在一旁。
齐和平一边削苹果,一边对解放说:刘解放,咱俩真是有缘分,当兵在一个连,长病住一间房,中国和越南是同志加兄弟,咱们两个,是战友加病友。
解放翻着书对齐和平:我才不是你的病友呢,我是被软禁了。
齐和平看他一眼,一笑:解放,你干什么都惊天动地,小小的一次失恋,也让全团上下紧张。
解放看他一眼:用词不当,臭屁乱放。
齐和平:我怎么用词不当了?别人失恋不出操,连里开会批评,你刘解放不出操,党委会开会研究对策,这还不惊天动地吗?(递过去削好的苹果)来,给你削的。
解放没接:我不吃,胃不好。
齐和平拿回苹果,自己咬了一大口。
解放一边看书,一边对齐和平:和平,不瞒你说,当时我到处找你,想让你爸帮忙,谁想到你小子躲到医院,人影都找不见。
齐和平咽下一口苹果,对解放:找我爸帮你?
解放:是啊,你爸不是军长吗,给团里打个电话,特批我和楠楠恋爱,不行吗?
齐和平一笑:你真能想的出来!别说我爸不能帮你,就是我,也不能帮你。
解放不高兴地:你这家伙,平时说的天花乱坠,关键时刻一点也不够意思!
齐和平一本正经地:解放,我不帮你那是为你好。你要是不放弃童楠楠,别说以后当军长了,当营长都没门!
解放“哼”了一声,说:什么军长,营长,说实话,当时我什么都不想当了,回家当个工人,不也是一辈子吗!
齐和平笑笑:如果真是那样,你就不是刘解放了!
解放看看齐和平,没再说什么,拿起书继续翻看着。
齐和平看看解放,说:哎,解放,别看了,我给说个事。
解放:你说就是了,我看书又不影响你说事。
齐和平下了床,把解放的书拿到一旁,对解放:这事和你关系重大,说完了你再看。
解放对齐和平:别故弄玄虚了,有什么事快说,这书晚上就得还呢。
解放说着又把那本书拿了起来。
齐和平再次拿下解放的书,说:不就是本《尼克松》吗,过几天我给你弄三本,叫你看个够。
解放对齐和平:行了,别吹了,快说吧。
齐和平神神秘秘地:解放,这121医院,你有没有看中的?
解放:看中什么呀?
齐和平:女军医啊!我告诉你,这121医院还真有几个漂亮的,不比你那个童楠楠差……怎么样,给你介绍一个?
解放淡淡一笑:漂亮的?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齐和平:我已经有了,就是那个……
有人敲了敲本来就开着的门,是汪小丽,她身后跟着一个女护士。
齐和平看到汪小丽,利索地把没吃完的苹果收好,把苹果皮放到垃圾筒里,然后在床上坐好。
解放则不动声色地把桌上的书放在被子下。
汪小丽似乎无意地看了解放一眼,然后走到床边,看看桌上的苹果,本着脸问齐和平:7号病床,今天怎么样?
齐和平满脸都是笑,他对汪小丽说:汪小丽,你这有两下子,吃了你开的药,我好多了……
汪小丽仍本着脸打断他:在医院,应该叫军医。
齐和平:是,汪军医,我好多了。
汪小丽:还吐酸水吗?
齐和平:不吐了,吃饭也很正常。
汪小丽:你可以出院了。
齐和平连忙改口道:不,有时还吐酸水,出了院我担心再犯。
汪小丽没说什么,对身后的护士:继续给7号病床服胃舒平。
护士答应了一声。
汪小丽走到解放面前,问:8号病床,你的头还疼吗?
她把“8号病床”几个字说的特别重。
解放回答很简短:疼。
汪小丽:胃呢?
解放:也疼。
汪小丽:10点钟,护士带你去做脑电图。明天早上不能吃饭,做钡餐透视。
说完,汪小丽转身走去。
解放:哎,军医,你还没给我开药呢。
汪小丽回过身:开什么药?
解放:我也是胃病,和他一样,胃舒平就行。
汪小丽冷冷一笑:这不是你的三连连部,这是医院,医生说了算。
解放: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我有胃病你凭什么不给我开药?
汪小丽又一声冷笑,说:胃病和胃病不一样,有胃炎,胃溃疡,还有胃癌,不经检查,没法对症下药。
解放一笑:当了两天医生就学会吓唬人了!什么胃癌、胃溃疡,我都不是,充其量也就是个胃炎,吃两天胃舒平准好。
汪小丽看了看解放: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解放:别看我不是医生,病长在我身上我最清楚。胃溃疡是饿了疼,胃癌吗,那是长期胃病病变的结果,我还没到那个地步。我的胃疼是在饭后两小时,这是典型的胃炎症状。
汪小丽淡淡一笑:你懂的还很多啊……(本起脸)在部队听首长的,在医院听医生的,这是条列上规定的。
汪小丽和解放说话的时候,齐和平眼神就没离开过汪小丽。
汪小丽说完,转身走出。
解放看着离去的汪小丽,“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
解放说着,拿起被子下的书,又看了起来。
一旁的齐和平兴奋地对解放:解放,你今天真给我长脸,这个汪小丽,也就是你能治得了她。
解放看他一眼:怎么,她欺负你了?
齐和平:何止是欺负,弄的我几乎都没自尊了!我给她写了……(看看门外,压低声音对解放)我给她写了三封信,她原封不动地都给我退回来了,她也太目空无人了吧!
解放一笑:我说呢,你怎么三天两头地住院,原来是为了汪小丽啊!
齐和平:没错,我住院就是为了她。在121医院,汪小丽那是最漂亮的,条子好,脸盘也俊,我就喜欢这样的。
解放微微一笑,说:和平,你是不是近视眼啊?
齐和平不高兴地:我怎么是近视眼啊,当兵体检的时候,视力绝对1.5
解放讥讽地:1.5的视力能看中汪小丽?我才不信呢!
齐和平一笑:刘解放,你这就不懂女人了,我告诉你,我当兵前谈过两次恋爱,一个是政委的女儿,一个是参谋长的女儿,我比你了解女人,汪小丽身上,有种特殊的魅力,一般女人都没有。
解放斜他一眼:是嘛,汪小丽真有这么好?
齐和平:那当然,不把汪小丽追到手,我决不会罢休。
解放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8-13 1号办公室       
1号拿着电话:121医院吗,我找汪军医,汪小丽……(片刻后)……喂,小丽吗。
小丽的声音:是我,付叔叔。
1号:刘解放的病查的怎么样了?
 
8-14 121医院医生办公室       
汪小丽对着电话:头疼没查出什么问题,主要原因是睡眠不好,再就是劳累过度,注意休息就是了。胃病吗,也没什么大问题,胃粘膜发炎,吃一个疗程的药,再注意饮食,也会好的。
1号的声音:人呢,刘解放这个人怎么样?
汪小丽:不怎么样,太傲,不近人情,属于冷血动物。
 
8-15 1号办公室       
1号:小丽,你别光看表面,刘解放是我们团最好的干部,有前途,有能力,为人正派,小伙子长得也很精神……小丽,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汪小丽的声音:我不是在听吗?
1号:小丽,你爸把你交给了我,我要对你负责,你要是放过了刘解放,你付叔叔再也给你找不到更好的了。
 
8-16 121医院医生办公室       
汪小丽对着电话:付叔叔,要是没别的事,我把电话挂了,病房还有事。
1号的声音:好吧,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汪小丽放了电话,若有所思。
 
8-17 121医院院内         
身穿病号服的解放和齐和平走来。
齐和平:解放,你帮我拿个注意,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汪小丽追到手。
解放淡淡一笑:男人追女人,没出息。
齐和平不快地:我怎么没出息了?男人追女人不丢人!当年,我妈就是让我爸追到手的!
解放:你爸是革命前辈,我不好妄加评论,但是我们这代,一个优秀的军人,应该让女人来追我们,而不是我们追她们!
齐和平一笑:你说的也是,当年我要是参加了世界革命,现在最小也是个师长、团长了。像汪小丽这样的,那就根本就不用追了,早就主动地……
齐和平看到什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汪小丽向他们走来。
齐和平笑着迎过去,对汪小丽:汪小丽,不,汪军医,你是来找我的吧。
汪小丽没正眼看他,说:你为什么不吃药就跑出来了?
齐和平笑着:我忘了,我马上回去吃药,马上吃。
汪小丽转身对解放:你呢,为什么不吃?也忘了吗?
解放微微一笑:我没忘。
汪小丽:为什么不吃。
解放:那得问你,军医同志。
汪小丽:你吃药是为了治病,不是为了赌气,赶快回去吃药。
解放又笑笑:我没有必要和你赌气。我得的是胃炎,你们已经确诊了,你叫我吃痢特灵,治拉痢疾的药,你说我能吃吗?
汪小丽解释道:痢特灵治疗胃粘膜发炎,是最新的治疗成果。(微微一笑)昨天还自作聪明,今天原形毕露,孤陋寡闻了……赶快回去吃药吧。
汪小丽说完,转身走去。
解放看着离去的汪小丽,自语道:一时疏忽,让你得逞了。
齐和平在一旁笑着对解放:怎么样?领教了吧?一比一,你们两个打了个平手。
解放微微一笑:明天就叫她一比二。
 
8-18 121医院病房           
解放已经穿上了军装,病号服放在一边。他在整理东西,把自己的日常用品放进挎包。
另一张床上的齐和平对解放说:解放,你真要走啊?
解放:不走干什么,惹人家生气。
齐和平一笑:你是斗不过她了吧?
解放一笑:好男不和女斗……
汪小丽没敲门,径直走了进来,看了解放一眼,对解放:8号病床,你为什么不遵守医院规定,不穿病号服?
解放回过身,微笑着:对不起,汪军医,我已经不是8号病床了。
汪小丽:你是病人,在医院就是8号病床。把病号服穿上。
解放一笑:我的病好了,拉肚子拉好了,今天我出院。
汪小丽:没有医院批准,你是不能出院的。
解放:医院已经批准了。
汪小丽:我怎么不知道?
解放又一笑:我刚找过院长,理由很简单,我是先行连连长,多住一天医院,连队就多一天的损失……院长答应得很痛快。
汪小丽:不可能,院长如果同意会立刻通知我,我是你的主管医生。
解放一笑:那你立刻回到办公室,等候院长的通知吧。
汪小丽看看解放,然后以命令的口气:你不许走,等我回来。
汪小丽说完,转身走去。
齐和平等汪小丽的脚步声完全消失,拍了拍手,对解放:精彩,21
解放一笑:精彩的还在后面……一会儿她回来,就说我方便去了,缠住她,哪里也不让她去。
齐和平:你去干什么?
解放:我去找院长要求出院。
齐和平:你原来……院长没同意啊?
解放一笑:这叫提前量。
说罢,解放急急走出。
 
8-19 121医院医生办公室         
汪小丽趴在桌前,在一张信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她写完了,把信纸折好,小心地放进信封,然后把信封用浆糊封好,按了按封口处,拿起信放进兜里,走了出去。
 
8-20   121医院病房         
汪小丽走进,看了看解放的床。
齐和平忙站起来,客气地:汪军医,你请坐。
齐和平说着整了整解放的床。
汪小丽没坐,问:刘解放呢?
齐和平:他出去了,说是方便……汪军医,你坐啊,他一会儿就回来。
汪小丽还是没坐,对齐和平:他走了多长时间了?
齐和平:十多分钟吧……(看看手表)该回来了。(套近乎地)汪军医,我给你削个苹果。
汪小丽:我不吃。他回来后,叫他立刻到医生办公室,我找他。
齐和平:汪军医,你别走,我还有个事要向你汇报呢。
汪小丽:什么事?
齐和平:汪军医,这个……是这样……
汪小丽看他一眼:等你编好了,再去办公室找我。
齐和平忙拦住欲走的汪小丽,说:汪军医,我可没有编,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刘解放他骗你,他根本没去找过院长。
汪小丽一愣:你说什么?
齐和平:汪军医,你坐下,我给你详细说。
汪小丽看看齐和平,坐在对面的床上。
齐和平:汪军医,刚才刘解放说院长同意他出院,那是气你,不想穿病号服,他既没去找过院长,院长也没同意他出院,他现在还是8号病床。
汪小丽站起来,生气地:这个刘解放,太不像话了!我到院长那里告他去!
门外传来解放的声音:谁在背后说我啊?这可是犯自由主义!
解放说着走进。
汪小丽本着脸对解放:8号病床,你为什么撒谎,骗人?
解放微笑着:汪军医,请你改正对我的称呼,我现在不是8号病床,是连长刘解放。
汪小丽:得了吧,你还在骗人,你根本就没去找过院长,院长也没同意你出院。把病号服穿上。
解放仍微笑着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纸,展开,放在汪小丽面前:汪军医,你看这是什么?
那张纸上写着:同意刘解放同志出院,回连队服药治疗。院长张忠
汪小丽看看纸上的字,又疑惑地看看解放。
解放:别这么看着我,不会有假,院长刚刚写的,笔迹未干,你仔细看看。
汪小丽瞪他一眼:刚刚写的?那你刚才就是撒谎了?
解放一笑:那不叫撒谎,叫提前量,提前量你明白吗?要是不明白的话,欢迎你到高炮团一营三连听一听我们射击课。
齐和平在汪小丽背后,一只手竖起三个手指头,另一只手竖起一个手指头,表示31
解放微笑着对汪小丽:再见。
说着,解放拿起床上的包,转身走去。
汪小丽:你等等。
解放站住了,回过头,问:还有什么请示?
汪小丽:我请示你?哼……(从衣兜里拿出信,递过去)这是给你们1号首长的信。
解放接过信:告状信,对吧?
汪小丽没好气地:对。
解放看着信封,对汪小丽:医院的告状信就是表扬信——不安心住院,一心想着连队。对于你的告状,我表示衷心感谢。
解放说着把信放在挎包里。
齐和平看着解放直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汪小丽翻了解放一眼,又拿出两瓶药递给解放:这是给你的药,一瓶痢特灵,一瓶小苏达,别忘了吃。
解放接过药,笑着:谢谢你的拉肚子药,让我长见识了。再见。(抬起头对齐和平)和平,等你的好消息……(说着用手悄悄在下面指了指汪小丽)。
齐和平:有消息,第一个就告诉你。(说着也用手在背后指了指汪小丽)
解放看看齐和平,朝汪小丽诡秘一笑,转身走去。
汪小丽望着离去的解放,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情。(暗转)
 
8-21 1号办公室         
1号正在看一份司令部的训练通报。
门外传来解放的声音:报告。
1号:进来。
解放推门走进,向付1号敬礼:报告1号首长,三连连长刘解放康复归来。
1号放下通报,打量着解放:才住了这么几天,身体就好了?
解放:好了。(拿出信递过去)1号首长,这是汪军医给你的信。
1号接过信,对解放:你坐吧。
解放没坐,仍站在那里。
1号打开信看了看,然后微笑着对解放:你考核过关了。
解放一愣:什么考核?
1号一笑,对解放:汪小丽看中你了。
解放一声冷笑:哼,自作多情,她凭什么看中我?
1号走过来:是我把你介绍给她的。汪小丽是个好姑娘,她父亲也是军人,我的老战友。
解放:1号首长,我现在不想谈恋爱。如果没什么事,我走了。
1号:别着急,解放,我有话要给你讲。
解放:请首长指示。
1号:谈不上什么指示,是忠告。解放,你坐下。
解放端坐在椅子上。
1号坐在解放对面,语重心长地说:解放,你有文化,有能力,是很有前途的年轻干部,部队希望你能长期干下去。要想在部队长期工作,有所发展,组成家庭非常重要,找个军人,志同道合,对你的事业有好处……我不是先验论,如果找个城市媳妇,非拉你后腿不可,在我们部队,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刘解放,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
解放:谢谢首长忠告,我现在所要考虑的只有我们的连队。首长,我走了。
解放说着站起来,向付1号敬礼后,离开。
1号看着离去的解放,轻轻摇摇头。
1号走到桌前,拿起电话:喂,接121医院。(暗转)
 
8-22 121医院医生办公室              
汪小丽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前,她在值夜班。
她拿出一张信纸,写着。
汪小丽画外音:刘解放同志,你好。请原谅冒昧给你写信,这是你们1号首长让我写的。
汪小丽停下笔,想了想,把写过字的信纸撕掉,又换了一张,重新写着。
汪小丽画外音:刘解放同志,你好。请原谅冒昧给你写信。虽然我们相处只有几天,但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欣赏不愿住院的军人,讨厌赖在医院不走的人,你是我欣赏的人。
 
8-23 三连连部                  
刘解放在看那封信。
汪小丽的画外音继续:你们1号首长说的不错,你有能力,有前途,而且机敏过人,只不过有时不让人。不过,我能原谅你的缺点,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知己的朋友。致以革命军人的敬礼,汪小丽。
宋培林走进来,看了一眼解放:来信了?谁的?
解放忙收起信:不认识,陌生人。
宋培林一笑:陌生人?你又蒙我!我告诉你,通信员分信的时候我就看到了,121医院来的,字是女人写的……哎,你和那个写信的,是不是有情况了?
解放不快地:宋指导员,我刘解放已经郑重宣布过了,从此不跟女的来往,除了我妈,我妹妹。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你这是在怨恨我?
解放:老宋,你这话从何说起?
宋培林看看:当初我要是不劝你放弃那个沂蒙山的女同学,就好了。
解放没说话。
宋培林看看解放:哎,你和那个沂蒙山的女同学,还是很有基础的,要不,你和她再重新开始?
解放站起来,对宋培林:行了,我的事以后你少操心……
解放说罢走了出去。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张辉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