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九集 (上)

2011-06-20 15:5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59

 

9-1 营区三连营房院子           
战士们劳动归来在院子里洗脸。带泥的铁锹放立在一旁。
汪小丽背着药箱走来,大方地和战士们打着招呼。
战士们对汪小丽都很热情,纷纷问“汪军医好。”
汪小丽看到一个战士赤着膀子在洗脸,走过去用命令的口吻对那个战士说:王小辨,把衣服穿上,感冒了我可不给你看病。
那个战士笑笑,很听话地穿上了衣服。
旁边一个战士凑过来,对汪小丽:汪军医,你啥时再给我们上卫生课啊?
汪小丽看看那个战士,问:你们都愿意听我讲课?
那战士:愿意听。
另外一个战士对汪小丽:汪军医讲课,我们没一个请假的。
第三个战士随和道:汪军医讲课,我们从不开小差。
汪小丽又问:我的课,比你们连长讲的怎么样?
那个战士笑笑:不是一回事。
汪小丽一笑:当着我的面,不好意思说我不如你们连长,对吧?
那个战士:不是,你和我们连长讲课不一样。
旁边一个战士:我们连长讲课像小钢炮,当当当,好听;您讲课,像小桥流水,娓娓道来,也好听。
汪小丽一笑:你夸奖我。
那战士:真的,汪军医,你啥时给我们讲课。
汪小丽一笑:你得去问你们连长,他什么时候安排,我就什么时候讲。
 
9-2 三连连部        
解放在窗下脸盆里洗着脸。
宋培林已经洗好了,他一边擦脸,一边看着窗外。
 
9-3 营区三连营房院子               
透过连部的窗户,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汪小丽和战士们说的正热闹。
 
9-4 三连连部        
宋培林对解放说:连长,汪军医这姑娘真不错,平易近人,这么短时间就和战士们打成一片了。
解放一洗脸,一边冷冷地:这话你给1号汇报去,付1号准提拔你。
宋培林:你看你,又来了,我不就是随便说说嘛。
解放反问:你是随便说说吗?你肚子里那点小心眼,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宋培林:汪小丽的事我以后再也不说了,不说了,行了吧?
解放擦了一把脸,对宋培林:嘴长在你脸上,你爱说不说,我管不着。
解放说着放好毛巾,进了里屋。
宋培林看着解放的背影,嘟囔道:好心当作驴肝肺。
 
9-5 修理所齐和平宿舍           
屋子里挂着各种兵器图和样板戏的剧照,最显著的位置是《红色娘子军》中的吴琼花和《白毛女》中的喜儿。桌上摆着几台待修的收音机和电烙铁,试电笔、螺丝刀等修理工具。齐和平坐在桌旁,拿着电烙铁修理一台收音机。
解放拿起桌上另一台还没修好的收音机摆弄着,对齐和平:连队这么忙,你小子把我叫过来,不会是让我和你一起偷听敌台——美国之音吧?
齐和平不高兴地:什么敌台敌台的,说的这么难听,美国总统尼克松都到中国来了,美国之音已经不是敌台了。
解放:你这是放松革命警惕,别看尼克松来了,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会改变。
齐和平放下手里的活,反驳解放:刘解放,在医院的时候,你还看过《尼克松其人其事》呢,你更是放松革命警惕!
解放一笑:我那叫知己知彼,然后才能百战不殆,明白吗?
齐和平:哼,墨索里尼,总是有理。
齐和平说着又继续修理收音机。
解放放下手里的收音机,对齐和平:你忙吧,我走了。
齐和平忙对解放:你等一会儿,我焊完这个接点,有重要的事给你说。
解放看着齐和平:故弄玄虚,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齐和平吹吹焊接点,对解放:对你可能不重要,对我很重要。
齐和平看了看焊接点,感到没什么问题了,放下电烙铁,拔下电源,然后从抽屉拿出一包饼干,放在桌上,对解放:先垫垫,一会我给你开罐头。
解放拿起一块饼干吃了一口,笑着:你小子肯定有事求我……说吧,什么事?
齐和平也吃着饼干,对解放:咱俩在高炮团是最好的战友,朋友,对吧?
解放摆摆手:别给我戴高帽了,有什么事快说。
齐和平:那好,我就开门见山,打开窗户说亮话。
解放斜他一眼:你小子也学会臭拽了,赶快说正事吧。
齐和平“嗯”了一声,然后对解放:刘解放,我问你,你和汪小丽怎么回事?
解放:你问我,我问谁去?谁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整天和个大苍蝇似的,跟在我屁股后面不肯离开。
齐和平:刘解放,你就少给我装吧!住院没几天,就把我的心上人搞到了手,连个招呼都不打,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吧!
解放冷笑着:齐和平,你要是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
齐和平:怎么没意思了?我事先给你打过招呼了,我看上了汪小丽,做为战友,你应该退避三舍,你为什么还要追求汪小丽?
解放又冷笑:齐和平,你也太贬低我刘解放了吧!汪小丽小模小样的,我能追她?我刘解放太不值钱了吧!
齐和平:你不去追,她怎么来的高炮团的?还天天泡在你们三连!我告诉你刘解放,你和汪小丽的事在全团都传遍了,你到现在还不给我说实话!
刘解放:齐和平,我不给你解释了,你去问付1号,这是付1号和汪小丽给我做的套,他们逼我就范!
齐和平冷冷一笑:拿美女做套?你就撒谎吧,你!
解放:和平,你这么聪明的人,付1号这点小计谋你就看不出来?还说参加世界革命,当团长,师长呢?我看你,就是参加世界革命了,连长还没等当上,就(坐了个打枪的动作)啪,安息了。
齐和平“哼”了一声:刘解放,你小子就是好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
解放:好,我现在看得起你了,你拿出你的高招,绝招,让汪小丽跟着你走,省得她再去找我的麻烦!
齐和平:这可是你说的?汪小丽跟了我,你可别后悔!
解放:什么叫后悔啊,汪小丽真要是跟了你,我请你喝酒,谢谢你……不过,(一笑)就怕汪小丽不喜欢你。
齐和平胸有成竹地:你尽管把心放在狗肚子里吧,我自有办法!
 
9-6 1号家                        
1号的家是三室一厅的老式平房,家具都是部队发的。
门厅里的电话铃响了。
1号走过来拿起电话:喂……我是付成……
电话里传出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我齐和平的妈妈。齐洪军长你认识吧?
1号:认识……有什么事请讲……
电话里的声音:和平说他在部队看中了一个对象,两人谈的也不错,那个女的叫汪小丽,是121医院的军医。
1号:我没听说过齐和平有这么一个对象。
电话里的声音:和平脸皮薄,不好意思给别人说……付团长,和平说汪小丽的爸爸是你的老领导,是吗?
1号:对,是我的连长。
电话里的声音:你能不能给汪小丽家里说说,成全了他们两个孩子。
1号:我听说汪小丽已经看中别人了。
电话里的声音:这事和平也说过,汪小丽看中了你们团的一个连长,可是那个连长不喜欢汪小丽,他们根本成不了……付团长,齐军长很关心和平的婚事,希望你能尽心,我们齐家会感谢你的。
1号没说话。
电话里的声音:付团长,我刚才说的你听到了吗?
1号:听见了……没别的事我挂了。
说着付1号放下了电话,一脸的阴沉。(暗转)
 
9-6A 修理所齐和平宿舍           
齐和平哼着小曲,手里拿着砂纸,轻轻打磨着一枚金光闪闪的三七炮弹壳,那炮弹壳上部做成了一只和平鸽。
有人敲门。
齐和平:进来。
一个战士走进,对齐和平:齐技师,1号首长来电话,叫你立刻到他办公室。
齐和平:好,我知道了。
 
9-6B 团部办公楼走廊           
齐和平穿戴整齐,大步走来。
他走到付1号办公室门口,整了整帽子,然后高声喊道:报告。
里面传来付1号的声音:进来。
齐和平推门走进。
 
9-7 1号办公室        
齐和平向付1号敬礼后,说:1号首长,你找我。
1号坐在办公桌后,看了看齐和平,一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齐和平说了声“是”,然后正襟危坐。
1号:齐和平,你很有本事啊?
齐和平笑笑:1号首长,我不知道你说本事指的是什么……
1号:齐军长的家属,也就是你的妈妈,两天之内给我打了三次电话,都是为了汪小丽的事……让我帮忙,成全你们两个。
齐和平笑着对付1号:1号首长,如果你能帮忙,我妈妈,包括我爸爸,肯定会……
1号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他一指齐和平:齐和平啊,齐和平,你说你丢人不丢人,啊?为了追求汪小丽,小病大治,三天两头住院,我还没追究你呢,又让你妈妈打电话……你们一家把我当什么人了?让我这个当团长的给你当媒婆,你不害臊,我还替你害臊呢!
齐和平低着头不敢看付1号。
1号义正词严地:当兵走后门,可以冠冕堂皇地说为了保卫祖国,找对象也兴走后门吗?这是一个军长的家属应该做的事吗,啊?
齐和平嘟囔道:我妈不是走后门,我妈是……
1号:是什么?是光明正大?我告诉你齐和平,你立刻给你妈写信,打电话也行,你就说,如果你妈再为找对象的事给团里打电话,别说你是军长的儿子,你就是军区司令的儿子,我付成也要让你脱军装。
齐和平低头不语。
1号:你是打电话还是写信?打电话我现在就给你要长途。
齐和平低着头:我写信……
 
9-8 解放家               
解放妈坐在椅子上在缝补一件内衣。
她对一旁的刘三升说:他爸,这么多天了,解放也不来封信,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刘三升坐在桌旁,在小本子上记着什么。他对解放妈说:你就爱瞎琢磨,解放现在是连长了,哪有时间写信?
解放妈:他就是再忙,写几个字总可以吧。他不给家里写信,我觉得他有事……哎,他爸,要不你去部队看看。
刘三升:孩子工作那么忙,我去了不是给他添麻烦吗。
解放妈:你不去我去,我想儿子了……我这就去准备东西。
解放妈说着站起来就走。
刘三升立刻起身跟了过去,说:你急什么,我去就是了。
解放妈站住了,回过头:明天就走。
刘三升指指手里的小本本:明天我还有工作。
解放妈:我现在就去给你请假。
说着解放妈就向门外走。
刘三升忙拦住她:你就别添乱了!这么晚了,找谁请假?明天我去请假,行了吧?
解放妈:明天一定。
刘三升:一定。说话算话。
 
9-9 部队营房大门        
刘三升穿着褪了色的干部服,他敞着怀,一手提着一个大包走来。因为走的急,包也重,刘三升满头大汗。
刘三升走到营区大门,哨兵拦住他。
哨兵客气地:大爷,你找谁。
刘三升问:这是刘解放的部队吧?
哨兵:刘解放?干什么的?
刘三升:连长,正连长。
哨兵:哪个连的?
刘三升:三连连长。
汪小丽正好从营区走出,听到刘三升说“三连连长”,便停下脚步,看着刘三升。
哨兵问:大爷,你是三连长什么人啊?
刘三升:我是他爸。
汪小丽忙走过来,对刘三升:大爷,我正好去三连,我带你去。
刘三升感激地:姑娘,谢谢了。
汪小丽:不用谢……(伸手去拿刘三升的包)大爷,我帮你拿。
刘三升:不用,包沉着呢。
汪小丽:当兵的,不怕沉。
汪小丽说着接过一个包,对刘三升:大爷,咱们走吧。
刘三升向哨兵点点头,跟着汪小丽走去。
汪小丽看了看刘三升,关切地:大爷,系好扣子,别感冒了。
刘三升一边答应,一边系上了上衣扣子。
 
9-10 修理所齐和平宿舍           
解放对低头修理收音机的齐和平道:和平,你不是说有办法吗,一个星期过去了,汪小丽还赖在三连,收买人心,我刘解放快成孤家寡人了!
齐和平:以后别在我面前提汪小丽,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解放:和平,你曾经可是信誓旦旦,给我打了保票的,现在当逃兵了?!作为军人,最可耻的就是逃兵!
齐和平:解放,你别拿我开心了,我实在是无能无力了。
解放:你爸爸不是军长吗,这点小事还办不了?
齐和平看看解放,说:解放,我也不瞒你了,我妈找过付1号,付1号不但不帮忙,还把我训了一顿,话说的难听极……解放,汪小丽的事……(摆摆手)是再也不敢想了。
解放看看齐和平:这么说,我是彻底指望不上你了……
齐和平一笑:解放,说实话,汪小丽真不错,你们挺般配的……
解放微微一笑:你不但逃兵,还投敌叛变,加入付1号他们的阵营。
和平:我和付1号可不一样,我说的是真心话。
解放:你得了吧,赶快把我的收音机修好,连里还有事呢。
齐和平鼓捣着收音机:这就好,马上。
有人敲门。
齐和平头没抬:谁啊?
一个战士的声音:齐技师,三连长在吗?
解放走过去开了门,问门口的战士:什么事?
那个战士:连长,三连来电话,说你爹来了,让你赶快回去。
 
9-11 连部外        
解放大步走来,走到连部门口推门走进,喊了声:爸爸……
 
9-12 连部内          
解放走进,又喊了声“爸爸”。
屋子里没有刘三升的身影。
解放向里屋走去。
宋培林从里屋走出。
解放:老宋,我爸呢?
宋培林:大爷去家属房了,休息去了,是和那个……
解放:我过去看看,连队的事你招呼一下。
宋培林答应了一声,还想说什么,解放已经出了屋子。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