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九集 (中)

2011-06-21 15:5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71

 

9-13 三连家属房                   
这是楠楠住过的那间屋子,窗上还挂着楠楠留下的窗帘。
刘三升坐床上,四处看着。
他带来的那个大包放在一旁。
汪小丽递过来一杯水对刘三升:大爷,你喝水。
刘三升忙接过:谢谢,姑娘。
汪小丽:大爷,别客气……(拿起一个洗好的苹果一边削,一边对刘三升)大爷,我听说你是老革命,打过淮海。
刘三升点点头,然后:是刘解放告诉你的?
汪小丽:不是……大爷,我爸也打过淮海,华野的。
刘三升忙问:你爸几纵的?
汪小丽:九纵的。
刘三升高兴地:我也是九纵的……姑娘,没准我和你爸见了面,还认识呢。
汪小丽:那可太好了……大爷,等我爸来部队,我带他去看你。
刘三升:不,我去看他……
刘三升话没说完,打了几声喷嚏。
汪小丽关心地:大爷,你受凉了……(说着伸出手在刘三升额头试了试)大爷,你有点发烧,我去给你拿点药。
刘三升摆摆手:不用,我没那么娇贵,睡一觉就好了。
汪小丽:大爷,感冒不是小病,还是吃点药吧,我这就去给你拿。
汪小丽说着欲走,解放推门走进,看到汪小丽一愣。
汪小丽笑着对刘解放:刘连长,你爸来了。
解放斜了一眼汪小丽,看着窗户上那淡蓝色的窗帘,对汪小丽冷冷地:我爸来了你瞎忙活啥?多管闲事!
汪小丽被解放噎的一时说不上话来了。
刘三升在一旁不高兴地: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人家姑娘把我接过来的也不说声谢谢。(对汪小丽)姑娘,别介意,他就这臭脾气。
汪小丽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对刘三升:没什么,大爷,我走了。
汪小丽说着转身走去。
刘三升跟在她身后:姑娘,再来,啊。
汪小丽背对着刘三升答应了一声,出了家属房。
 
9-14 家属房外        
汪小丽走出家属房,泪水潸然而下。
她哭着,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家属房。
 
9-15 家属房内          
刘三升生气地对解放:你这孩子,当了连长就不懂事了?人家姑娘从大门口就帮我提包,到了你们连部你不在,她又把我送到这里,打水扫地忙前忙后,你一见面就把人家气走了,真是越大越不懂道理!
解放:爸,这里面的事你不知道。
刘三升:我怎么不知道,我看人家穿着四个兜,也是干部,一点架子也没有,可关心人了,比你强多了!
解放:爸,她关心你是有目的的。
刘三升:有什么目的,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解放: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刘三升“哼”了一声,说: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我看你小子当了连长,觉得自己了不起了,骄傲自满,目空一切!
刘三升说着,连着咳嗽了几声。
解放关心地:爸,你怎么了?
刘三升没好气地:让你气的!
然后,刘三升又是不住地咳嗽。
 
9-16团部卫生队汪小丽宿舍           
汪小丽还在流泪,她一边抽泣,一边收拾着背包和挎包。
汪小丽自语道:刘解放,我再也不理你了……你是大坏蛋,天底下最坏的大坏蛋!
她收拾好背包,擦擦泪,背起药箱,正要走,想到什么。
她看看药箱,思索片刻,然后使劲擦了擦泪水,放下背包,背着药箱,走了出去。
 
9-17 三连连部          
宋培林正在打电话:喂,卫生队吗,我们连有个家属,感冒发烧,是连长的家属……卫生员上街了,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好,我们等你们,快点。
宋培林刚放下电话,汪小丽背着药箱走了进来。
宋培林高兴地:汪军医,要知道你来,我就不打电话了。
汪小丽不解地:打什么电话?
宋培林:连长他爹病了,发烧,我刚给卫生队打了电话。
汪小丽着急地:我去看看去。
汪小丽走到门口又站住了,回身走过来,从药箱里拿出药递给宋培林:宋指导员,这是治感冒的药,是给刘连长爸爸的,你先送去吧,既然你已经给卫生队打了电话,他们的医生很快就会到了。
宋培林接过药,不解地问:汪军医,你……你不过去看看了?
汪小丽淡淡地:不过去了,省的人家见了心里不舒服。
宋培林:汪军医,连长又对你怎么了?
汪小丽:没怎么……我要走了,回121医院。再见,指导员。
宋培林一愣,然后:汪军医,你等等。
汪小丽又站住了:指导员,还有什么事?
宋培林:汪军医,我估计,连长肯定对你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伤了你的心。
汪小丽淡淡一笑:真的没有……指导员,让你费心了。
宋培林:汪军医,你不用瞒我,刚才我去过连长那里了,一进那间屋子,我就预感你们之间可能发生过不愉快的事……
汪小丽又想掉眼泪,把脸转到一旁。
宋培林:汪军医,你给连长他爹挑选的,那间挂窗帘的家属房,你知道,谁住过吗?
汪小丽摇摇头。
宋培林:连长以前的女同学……童楠楠住过,窗帘是童楠楠挂的,桌布也是她铺的,童楠楠只住了半天就走了,窗帘和桌布留了下来。连队家属来了,大家都不住那间房子。
汪小丽怔了片刻,然后自语道:原来是这样……(暗转)
 
9-18 卫生队病房        
刘三升躺在床上,旁边竖着吊瓶架子。
汪小丽坐在一旁,用一块毛巾细心地为刘三升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汪小丽关心地问刘三升:大爷,好些了吗?
刘三升点点头:好多了……(感激地)姑娘,让你受累了。
汪小丽:大爷,别这么说,这是应该的。
刘三升:你这姑娘……(叹了口气)我那不懂事的儿子昨天还对你……一点都不懂道理!
解放端着一碗面条正欲推门走进,听到刘三升的话,站在了门外。
刘三升:……姑娘,一会儿我让他给你认个错。
汪小丽:大爷,不用……其实,昨天是我的错。
刘三升看着汪小丽,感慨地:你这姑娘,就会宽人的心……不过干什么事都得讲个实事求是,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我一定让他认错。
汪小丽:大爷,真是我的错……昨天我不该带你去那间屋子,那间屋子……童楠楠住过,屋子里的窗帘和桌布都是童楠楠留下的……我让刘连长伤心了,我应该真心地向他道歉,希望他能原谅我……
刘三升看着汪小丽,发自内心地:你这姑娘,太难得了……
门外,解放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汪小丽,似乎是第一次认识看上去很傲气的女军医……(暗转)
 
9-19 1号家              
付团长的夫人,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家庭妇女在厨房里忙活着。
门厅里深色的方桌上摆着几个喝酒的菜,有煮花生米,凉拌黄瓜,猪头肉,韭菜炒鸡蛋。
1号和刘三升坐在桌两旁,桌上摆着酒杯。
1号欲给刘三升倒酒,想到什么,关心地问刘三升:老前辈,身体怎么样了?
刘三升拍拍胸部:好了,全好了,喝上个一斤八两的,没问题!
1号给刘三升倒上酒,说:出门在外,就怕长病……
刘三升:我可不是在外,到了部队就是到了家。
1号一笑:那倒是……来,第一杯,祝老前辈身体康复。
两人碰杯,喝酒。
刘三升放下酒杯,说:这次长病啊,多亏了人家汪军医,忙前忙后,打针喂药,比自己的孩子照顾的还周到。
1号笑笑,然后:老前辈,有件事,汪小丽……也就是汪军医,她可能抹不开面子,没给你说。
刘三升:啥事啊?
1号:汪小丽看中你们家的刘解放了,她给我说了好几次,还给解放写了十几封信呢。
刘三升还有些疑惑:那为啥解放对人家还那样?
1号:解放没看中汪小丽,处处挑人家的毛病。
刘三升:我说呢,这小子不该这么不懂道理!
1号:老前辈,其实汪小丽家里条件也不错,父亲也是当兵的,老革命……
刘三升:姑娘说过,他父亲是华野九纵的,和我一个部队。
1号高兴地:那就太好了……老前辈,我看出来了,你也喜欢汪小丽,你和他父亲又是战友,你给解放说说,答应了人家姑娘,这对解放也是好事……
刘三升抬起手:团长,你别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要人家姑娘不嫌弃,我就是按着刘解放的脑袋,也得叫他点头。
1号:老前辈,感情的事可不能来硬的。
刘三升:刘解放那小子不懂事,当老子的不来点硬的,他不听……
1号:老前辈,刘解放他……
刘三升打断付1号:解放的事你甭管,他的脾气我最了解,谁的话他都可以不听,就是不敢不听他老子的……再说了,当老子的也是为了他好,像汪军医这样的好姑娘,他上哪儿去找去?打着灯笼都难找!团长,就这么说定了,解放就交给我了。
1号第三次端起酒杯:老前辈,我代表汪小丽,代表她一家,谢谢你。敬你一杯。
刘三升:看你说的,我应该谢你。团长,你给解放介绍了这么一个好姑娘,来,我敬你一杯。
两人举杯,同时一饮而尽。
 
9-20 修理所齐和平宿舍               
一瓶酒放在齐和平的桌子上,放酒的是解放。
齐和平看了一眼解放,说:解放,不在连队陪你爸,到我这里干什么?
解放:给你送别。
齐和平看看门外,然后对解放:我走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解放:没有不透风的墙……把你的罐头统统都拿出来。
齐和平拿出两瓶罐头,对解放:你到底听谁说的?我走的事团里没人知道。
解放:先喝酒,喝了酒再说。
解放说罢,三两下就启开了罐头。
齐和平拿过两个缸子倒上了酒。
两人碰杯,各自喝了一大口。
齐和平问:可以说了吧,谁告诉你的?
解放:汪小丽。
齐和平一愣:调令还没到军里呢,汪小丽她怎么知道的?
解放:汪小丽说,你爸给她爸打了电话,对你和你妈的做法表示歉意,并告诉汪小丽她爸,要把你调走,离开这里……(看着齐和平)汪小丽说的没错吧?
齐和平独自喝了一大口,说:情报准确……因为汪小丽的事,我爸火了,骂的比付1号还难听,要把我调到遥远的地方……解放,我真没想到会这样。
解放一笑:你爸这是为你好。
齐和平指着解放:我就知道你会幸灾乐祸!
解放:我说的是真心话。树挪死,人挪活,换个地方,依你的聪明劲,肯定能进步。
齐和平端起缸子:借你的吉言,干!
两人喝干了缸子里的酒,然后又倒上。
齐和平:说说你吧,你怎么样?我听说你缴械投降了?
解放叹了口气:这场战争,完全不对等,如果只是汪小丽,还有付1号,他们根本拿不下我,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爸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你说我跟我爸,我就是有再多的智慧,也没办法还手啊……(拿起缸子喝了一大口)最后,在不平等的较量中,我不得不承认失败。
齐和平:得了吧,你小子赚了便宜卖乖,汪小丽跟了你,那是下嫁。
解放:我希望她高攀,攀你齐和平,可你不战而降,比我败的还惨,远走他乡!
齐和平:行了,五十步笑百步,咱俩谁也别笑话谁了,喝酒。
两人又喝了一大口。
解放:和平,其实我也没败,汪小丽先向我道的歉,还哭了,我是明败暗胜。
齐和平指点着解放:你小子干什么都好争强好胜,夫妻之间,你要是太好胜了,以后会有麻烦的,这是我妈说的。
解放摆摆手:以后的事还早呢,咱们还说现在,说眼前……和平,虽然咱俩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可你要走了,我真舍不得。
齐和平对解放说:我也是。
解放:今生今世,无论走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好战友,好兄弟。
齐和平: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解放一笑:行啊,还文绉绉的……来,干。
两人再次碰杯,然后一饮而尽。(暗转)
 
9-20A团部卫生队汪小丽宿舍               
汪小丽心情很好,正对着镜子打扮自己。
有人轻轻敲门。
汪小丽:请进。
齐和平走了进来。
汪小丽看到齐和平,一愣,问:有事吗,齐技师?
齐和平:也没什么事……汪军医,我要走了。
汪小丽“哦”了一声,然后问:去哪儿?
齐和平:别的部队……汪军医,以后我们天各一方,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我送你一件礼物。
齐和平说着从挎包里拿出那枚上半部做成和平鸽的炮弹壳。
汪小丽看看炮弹壳,问:你送我礼物干什么?
齐和平:我们毕竟相识一场,留个纪念。
齐和平说着把炮弹壳递给汪小丽。
汪小丽没接,对齐和平:齐技师,你心意我领了,但礼物不能收……
齐和平:这不但是给你的,也是给解放的,收下吧,我祝贺你们。
汪小丽看看齐和平,接过炮弹壳,说:谢谢你,齐技师。
齐和平:不用谢,希望你看到这只和平鸽,就能想到我……再见。
齐和平说着,向汪小丽敬了一个礼,转身走去。
汪小丽想说什么,齐和平已经出了房间。
汪小丽拿着那只弹壳,看着齐和平离去的方向……
 
9-21 解放家            
汪小丽的照片挂在了墙上,和解放的照片并排放在一起。照片上的汪小丽穿着军装,脸带微笑。
楠楠站在照片前,打量着照片上的汪小丽。
楠楠问一旁缝衣服的解放妈:干妈,那个照片上的女兵,就是解放哥新找的对象吧?
    解放妈看看照片,然后回答:是……我本来不想挂,你干爸非要挂。
楠楠眯着眼又看了看照片,然后嘟囔道:解放哥真没眼光!
解放妈:楠楠,你说啥?
楠楠:没说啥……干妈,我去做饭了。
楠楠说着向厨房走去。
解放妈忙站起来跟了过去,对楠楠:楠楠,不忙,今天的饭好做……
屋外有人喊:妈。
解放妈忙站住了,回过头。
解放的妹妹建英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黑红脸庞的小伙子。小伙子叫胡伟民,看上去是个厚道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还有行李。他叫胡伟民,和建英在一个知青点。
建英向解放妈介绍道:妈,这就是我在信上说的胡伟民。
楠楠在一旁打量着伟民。
伟民腼腆地向解放妈点点头,问候道:大妈,您好。
解放妈热情地对伟民:你看你这孩子,还不赶快把东西放下。
伟民提着包:大妈,你说放哪儿。
解放妈指指椅子:先放着。
伟民刚放下包,建英走过来,提起一个包对解放妈:妈,包里面都是好吃的,土特产,今晚就可以吃……(对伟民)伟民,你帮妈拿到厨房里。
伟民答应了一声,提着包跟着解放妈进了厨房。
待伟民和解放妈走进厨房后,楠楠拉着建英的手,走到一旁,看着厨房问:你和他,是不是谈对象了?
建英点点头,然后:楠楠,你看他人怎么样?
楠楠:还行,看样子挺厚道。
建英解释道:你别看伟民表面不起眼,在我们知青点那可是这个(竖起大拇指)还是党员呢,我们知青点发展的第一个党员。
楠楠“哦”了一声,问:你们这次回来能住几天?
建英脸上带着得意神色:我们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
楠楠:你们回城了?
建英自豪地点点头:我们招工了,无线电一厂,和你一个系统!
楠楠高兴地:太好了,无线电一厂可难进了。
建英:伟民他爸有关系。
楠楠看了厨房一眼,说:怪不得呢……
建英马上解释:我可不是为了招工找的伟民,我们早就好了,而且我们也是因为表现好,才调上来的。
楠楠一笑:我知道……建英,我真羡慕你。
建英:我有啥好羡慕的,你在厂里都当师傅了,我们还要从头开始。
楠楠小声地:你和你的心上人,天天都可以在一起。
建英看看楠楠,然后说:楠楠,你也该再找一个了。
楠楠轻轻一笑:再说吧……(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