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九集 (下)

2011-06-22 10:3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30

 

9-22 天安门长安街        
(资料)十万群众送别周恩来总理……
(字幕:1976年)
(解放画外音:1976年,是共和国建国以来饱经风雨的一年。那年年初,一月八日,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周恩来总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9-23 三连连部                内(仲春)
电话响了。
解放披着军衣走出里屋,来到电话前,拿起电话。
解放: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齐和平低低的声音:解放,是我,和平。
解放高兴地:和平,你在哪儿?
电话的声音:我就在附近,你出来一下,我有急事。
解放:什么事?
电话声音:出来再说。解放,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半小时后,我在营房东南小树林等着你。
那边电话扣上了。
解放放下电话,看看表,走进里屋。
 
9-24 连部里屋          
解放穿好衣服,背上手枪。
宋培林已经醒了,他躺在床上问解放:出什么事了,连长?
解放:没什么事,我去查个哨。
解放扎好武装带走了出去。
宋培林坐起来,疑惑地看着离去的解放。
 
9-25 小树林                  
树林里一片沉静。
解放踏着斑驳的月光走来。
解放边走边用目光四处寻找,低声地喊道:和平,和平……
树林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没有回声。
解放继续走着,低声地:和平,我是解放……
身后有人也是低声地:解放,我在这儿。
解放忙回身。
和平从一棵树后走出,他穿着便服,带着大口罩。
解放向齐和平走过去。
齐和平摘下口罩,向解放迎过来。
齐和平一把抱住解放:解放,我可见到你了……
解放拍拍齐和平后背,笑着问:和平,出什么事了,搞的和地下党一样。
齐和平松开解放,说:大事,国家存亡,生死攸关。
解放:什么大事?
齐和平掏出烟,左右看了看,然后又把烟放了回去。
解放催促道:和平,快说,什么大事?
齐和平:天安门广场的事,都听说了吧?
解放:听说了。
齐和平:和报纸上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解放:我知道。
齐和平停顿片刻,然后说:邓小平下来了,我爸也下来了,他们还要查我。
解放:你怎么了?
齐和平:那天,45日,我也去了天安门,广场上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大家都是为了祭奠敬爱的周总理,当然,也是用悲愤来表示对那四个人的不满……解放,有这么一首诗你听说过没有。
解放:什么诗?
齐和平:黄浦江上有座桥,江桥腐朽已动摇。江桥摇,眼看要垮掉;请指示,是拆还是烧……解放,江桥指的的江青和张春桥。
解放点点头:我听出来了。多行不义必自毙。
齐和平:解放,也许我将在监狱里度过今后,但是我不后悔,我为共和国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解放拍拍齐和平:和平,好样的……不过,你不要这么悲观,你在天安门广场不是都看到了吗?要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军队,相信我们的人民,那四个人毕竟是少数,不会长久。
齐和平笑笑:解放,你总是那么乐观,自信,和我爸一样。你以后真的可以当军长,不,当司令。
解放:别开玩笑了……和平,要是没地方住,你可以去沂蒙山,找我的同学怀林和林红,他们那里绝对安全。
齐和平:不用了,我父亲的老站友给我安排了一个地方,在胶东,我是路过你这里,来看你一眼。
解放:谢谢你的信任。
齐和平:我更要谢谢你,再次给了我力量……(齐和平说着伸出手)再见,解放。
解放握住齐和平的手:一定会再见。(暗转)
 
资料:
(叠)报纸上,朱德委员长的遗像和讣告。
(解放画外音继续:1976年夏天,灾难再一次考验着年轻的共和国,76日,共和国的另一位缔造者,德高望重的朱德委员长,也与世长辞……
(叠)唐山地震画面
(解放画外音继续:22天之后,728日,河北唐山发生7.8级地震,这座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在顷刻间夷为平地,整个华北大地在剧烈震颤……
 
9-26 土路上       
一队军车在急速行驶,车后掀起滚滚烟尘……
(解放画外音继续:在国家危难之时,我们这支部队,奉命前往唐山,抗震救灾……
解放坐在驾驶室的副驾驶位置,面部严肃。
汪小丽坐在救护车里,心情沉重……
车后厢上全副武装的战士,大家都是一脸的沉重……
 
(叠)一组解放军抗震救灾的资料镜头:
解放军指战员用双手扒开水泥碎块……
解放军指战员从废墟里救出濒于死亡的伤员……
解放军指战员抢救受伤的老百姓……
有军人受伤,简单的包扎后,继续投入到救灾之中……
 
9-27 解放家                
刘三升、解放妈、建英围在桌前,聚精会神地听着收音机里播放唐山抗震救灾的新闻。
解放妈叹了口气,对刘三升说:死了这么多人,解放不会有事吧。
刘三升:解放能有什么事?他是解放军,是救老百姓的。
解放妈:广播里不是说,解放军也有受伤的吗。
刘三升安慰道:咱家解放不会,小时候爬树上房,一根汗毛都没伤过,救个人他能受伤?
建英在一旁:别说了,别说了,你们听……
刘三升和解放妈立刻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听着。
收音机里又在播送另一条救灾的消息……
 
9-28 楠楠家                 
   
楠楠坐在床上,他身上盖着毛巾被,手里拿着收音机,也在听抗震救灾的消息。
楠楠妈走进来,催促楠楠道:楠楠,别听了,快睡吧,都十一点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楠楠:就睡。
楠楠说着拧小了收音机,躺了下来。
楠楠妈关了电灯,走了出去。
楠楠把收音机放到耳朵旁,仍在听着抗震的消息。
 
9-29 楠楠家外             
天上的月亮,安静地挂在中天。
 
9-30 楠楠家                 
   
躺在床上的楠楠已经睡了,耳旁的收音机里仍播放着唐山抗震的消息。
收音机的消息提到了一支救灾的解放军一不怕死,二不怕苦,顽强奋战100多小时,救出了数百名老百姓,也有十几名解放军战士受伤,其中有一个连长……
听到受伤的连长,楠楠突然睁开了眼,拿着收音机又听了一会儿,然后立刻下了床,穿上裤子,拿着褂子跑了出去。
 
9-31 解放家外             
楠楠急匆匆跑了过来。
楠楠跑到解放家门外,急促地敲着门。
里面传来解放妈的声音:谁啊?
楠楠:干妈,是我,楠楠。
屋子里灯亮了。
一会儿,门开了,解放妈走出来。
楠楠迫不及待地问:干妈,你听广播了吗?
解放妈:听了……(拉着楠楠的手)楠楠,外面有蚊子,快进来说。
楠楠跟着解放妈进了屋。
 
9-32 解放家           
解放妈一进屋便问楠楠:楠楠,广播又说啥了?
楠楠:广播说,解放哥好像受伤了。
解放妈担心地:咋受伤的?伤的重吗?
楠楠:我没听清,我睡着了……干妈,你刚才没听广播啊?
解放妈埋怨地:你干爸把匣子关了,没听到……解放伤的重不重啊?
刘三升和建英披着衣服从各自的房间走出来。
刘三升问:怎么回事,谁受伤了。
解放妈着急地:解放受伤了,也不知道伤的咋样,重不重。
刘三升:你听谁说的?
解放妈:楠楠说,是广播说的……他爸,你说咱要不要去看看解放?
刘三升没搭话,问楠楠:楠楠,广播是咋说的,解放是咋受伤的?
楠楠摇摇头:不知道,我只听见受伤的连长姓刘,我想一定是解放哥,我就来了。
刘三升长出一口气,对楠楠:楠楠,你甭担心,张王李赵遍地刘,姓刘的连长多着呢,你解放哥不会受伤的。
楠楠:干爸,这种事解放哥肯定冲在最前面,弄不好就会受伤的。
解放妈随和着:是啊,解放打小干啥都积极,八成受伤的连长就是他。
刘三升:你们这就不懂了,救灾和打仗一样,冲在前面的未必受伤。咱解放打小就机灵,有次他惹我生气,我要打他,这小子三窜两蹦的就找不见人影了,身手快着呢,绝对受不了伤……(对楠楠)楠楠,你不说你睡着了吗,你一定是听错了!
楠楠眨巴着眼睛,然后对刘三升:干爸,你敢保证解放哥不会受伤。
刘三升很肯定地:我的儿子,我敢保证。回去吧,楠楠。
楠楠还是不放心:我还是担心解放哥受伤……
刘三升:不用担心,楠楠,他要是受伤,你找我!赶快回去吧,天这么晚了,别叫你妈担心。
楠楠看看桌上表,对解放妈:干妈,我走了。
解放妈嘱咐道:院子黑,小心点,别摔倒。
楠楠答应了一声,出了门。
解放妈看着离去的楠楠,叹了口气:这孩子,就是惦记她解放哥……
刘三升对解放妈:好了,你赶快睡吧……(对建英)建英,赶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建英答应了一声,进了自己的屋子。
 
9-33 楠楠家            
楠楠躺到床上,盖好了毛巾被,把收音机仍放在耳旁,听了一会,然后闭上了眼。
 
9-34 解放家刘三升的屋子         
窗外的月光静静地洒进来。
解放妈坐在床上,一点也没睡意。
躺在她身旁的刘三升对解放妈:都下半夜了,你怎么还不睡啊?
解放妈:睡不着,我想去看看解放。
刘三升:给你说过多少遍了,解放不会有事的。
解放妈叹了口气:这很难说,今年多灾多难,什么事都会发生啊……楠楠担心,我更担心……
刘三升看看解放妈,坐起来,安慰道:抗震救灾那就是打仗,你要是去了,那不是给孩子添麻烦吗?咱是军属,不能拉孩子的后退,更不能影响孩子的进步。
解放妈:可是不去见见孩子,我不放心……
说着,解放妈竟然流下了眼泪。
刘三升:你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还哭鼻子抹眼泪的……(抬起手给解放妈擦擦泪,然后继续安慰)……即使解放真的负了伤,那也是光荣负伤,部队有医院,汪小丽也可以照顾他吗,咱们一点也不用操心了,对吧?
解放妈擦擦泪,说:你说的也是,解放身边还有汪小丽,那也是他的亲人……
刘三升:就是啊,汪小丽是医生,会照顾好解放的,快睡吧。
解放妈躺了下来,对刘三升:他爸,等解放抗震回来,就把他和小丽的婚事办了吧,小丽转过年就二十五了,够条件了。
刘三升:对,解放的事,是应该办了。快睡吧。
解放妈侧过身子,睁着眼,还在想什么……(暗转)
 
9-35 唐山三连连部帐篷            
帐篷里有四五个伤员坐在那里接受医务人员的治疗。有的伤员头上缠着绷带,有的吊着胳膊。
汪小丽在给宋培林检查胳膊上的伤口,
汪小丽对宋培林:宋指导员,你的伤好的够快的。
宋培林:不快不行啊,连长不愿意。
汪小丽一边缠绷带,一边对宋培林:他这个人,就是管的宽,人家伤好的快慢也管。
宋培林:他不是管的宽,他是离不开我,叫我早点去第一线。
汪小丽:他这个人,总好自以为是,离开谁都行。宋指导员,你别管他,彻底好了再说。
宋培林笑着:那可不行,支部建在连上,我这个支部书记,不能总在后方吧。
汪小丽:你们呀……宋指导员,怎样,绷带紧不紧?
宋培林:正好。(看看王小丽)汪军医,连长表扬你了。
汪小丽:他能表扬我?你又在宽慰我吧?
宋培林一笑:真的,他真表扬了,他说才来了四十多天,你就抢救了那么多伤员,还立了三等功,他说想不到,了不起,别看你身体单薄,比男的都强。
汪小丽轻轻地“哼“了一声,说:让他说句好,真难……
宋培林随和着:是啊,他当众很少表扬人,尤其是他身边的人,就说我吧,他一当兵就跟着我,从来没说过我一句好话。
汪小丽:真的?
宋培林:那是……他能表扬你,这也说明,他从心里已经认可你了。
汪小丽不好意思一笑,小声地:我还用得着他认可吗……
宋培林也笑笑:你们俩,好事多磨,越磨越好……
电话响了。
宋培林过去拿起电话。
听了片刻,宋培林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宋培林沉重地:……是……我知道了。
宋培林慢慢放下了电话。
汪小丽看着宋培林,感到了什么,问:怎么了,宋指导员……
宋培林满脸沉重,说:上面来电话,毛主席……逝世了……
眼泪从宋培林眼中缓缓流下。
汪小丽不由地放声痛哭起来。
帐篷里的伤员和医护人员,哭成了一片……
 
9-36 解放家                   
(叠)刘三升面对桌上毛主席的遗像,老泪纵横。
一旁的解放妈已经是泣不成声。
刘三升哭着说:老天爷啊,你今年到底是怎么了,先是周总理,后是朱老总,最后是毛主席……你们都离开了我们……老天爷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哀乐声中,叠出一组资料片:
天安门广场,落下半旗。
车站,机车长鸣,
码头上,汽笛哀叫……
学校,部队,工厂,成千上万的人,为共和国的领袖默哀……
 
9-37 唐山三连帐篷外                  
(叠)天上飘着细雨。
毛主席的遗像挂在帐篷前。
在哀乐声中,解放、宋培林、汪小丽和上百名的战士脱帽垂首,站立在帐篷前,面对毛主席的遗像,久久默哀……
(解放画外音:1976这一年,当一个又一个灾难降落在共和国的土地上,当我们的敌人对新中国的灾难幸灾乐祸的时候,当好心的朋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途悲观失望的时候,我们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和我们的父辈、我们兄长一样,并没有被灾难所压倒,而是勇敢地肩负起从所未有的历史重任……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