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集 (上)

2011-06-23 11:0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31

 

10-1 宿舍大院         外(中秋)
鞭炮声骤然响起。
一条醒目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
刘三升兴高采烈走来,手里提着四只螃蟹。
迎面走来一个中年干部,手里也提着螃蟹。
刘三升向中年干部打招呼:老李,买螃蟹了。
中年干部笑着举起手里螃蟹,大声地:三公一母。
刘三升也举起手里的螃蟹,也是大声地:我也是,一母三公。
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们,很多人提着四只螃蟹,大家脸上都带着少见的喜悦……
 
10-2 军营                   
黑板的通栏标题写着:拥护党中央,粉碎“四人帮”。
标题下画着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被抓的漫画,然后配有打油诗,诗还没写完,写板报的战士拿着稿子正在认真书写。
许多战士喜笑颜开围在黑板前,解放和宋培林都在。
战士们一边看黑板上的打油诗,一边念:中央粉碎“四人帮”,革命战士齐称快,举国欢腾放鞭炮,誓死保卫党中央。
宋培林评论着:这诗意思挺好,就是没有内涵。
解放看了宋培林一眼,说:指导员,你也来一首,有内涵的,怎么样?
宋培林摇摇头:我只会评论,不会写。
解放一笑,说:你是指导员,管政治的党代表,粉碎“四人帮”这可是最大的政治,你要是不写两句,说轻了是严重失职,说重了那可是对党中央的态度问题。(对战士们)大家说是不是?
战士们异口同声地:是。
解放催促宋培林:指导员,敢快写吧。
宋培林指点着解放:你就会上纲上线,出我的洋相!
解放笑着:这怎么是出你的洋相呢,这是给你展示才华的机会。(对战士们)指导员写诗好不好啊?
战士们齐声地:好!
解放:不写行不行啊?
战士们:不行!
解放:鼓掌。
解放说着使劲鼓掌。
战士们鼓的更起劲。
宋培林无奈地摆摆手:好,我写,我写。
掌声停下来,大家都看着宋培林。
宋培林拿出纸烟,一边卷一边想。
解放凑过去,对宋培林:要不要再给你加把劲啊?
说着,解放又做出鼓掌的姿势。
宋培林一挥手:行了,我想好了。(对写板报的战士)你听好了,用红粉笔,我说一句,你写一句。
那个战士拿了一支红粉笔,等待着。
宋培林咳了一声,然后一字一句地:一唱雄鸡天下白。
那个战士写着。
解放在一旁对宋培林:这是毛主席的诗,不是你的。
宋培林摆摆手:别打岔,这叫引用……(然后又念道)中央粉碎“四人帮”。
解放:大白话,不像诗。
宋培林:深入浅出,你往下听……(然后又念),举国欢腾庆胜利……
解放:第四句要押韵,要不,打油诗都算不上了。
宋培林:肯定押韵,你听好了……
大家都看着宋培林。
宋培林咳嗽了一声,瞪着眼在想着。
解放:实在想不起来,你拜我为师,我告诉你。
宋培林摆手:别打断我的思路,你听好了,警世之作。
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
宋培林看了解放一眼,然后:有了……(大声地念)举国欢腾庆胜利,我们连长叫解放。
解放不由笑出声来:你这还叫诗吗?我叫解放,倒是押韵了,和前面那三句风牛马不相及,真有你的,宋指导员。
宋培林:连长,别看你是大城市的高中生,孤陋寡闻了吧?我们连长叫解放,不是说你的名字叫解放,那个“叫”字是喊的意思,嗷嗷叫,那就是嗷嗷喊,叫解放,那就是高喊解放,粉碎“四人帮”,拯救党和国家于危难之中,作为三连的连长,你和我们大家再一次得到解放,所以你要高喊,解放……(对大家)大家说,对不对啊。
战士们高声地:对!
宋培林:连长喊一个好不好啊?
战士们:好!
宋培林:连长不喊行不行啊?
战士们:不行!
宋培林:鼓掌。
宋培林和战士们热烈鼓掌。
解放看看大家,摆摆手,说:好,我喊,我喊……
大家静下来。
解放对着天空,运足力气,大声地:解放了——
众人在宋培林的带领下也跟着高声喊:解放了——
解放提高声音再喊:解放了——
宋培林和大家也提高声音喊道:解放了——
“解放了”的声音在天空回响……
 
10-3 牛家沟知青点          
院子里也贴着标语,字不大,但很有力量:粉碎“四人帮”,大快人心!
怀林激动地站在院子里,面对着群山,尽情发泄,尽情高喊;林红站在他身旁,脸上也充满了激动,怀林喊一句,她喊一句,两个人的喊声,此起彼伏,在群山回荡。
怀林高声喊:解放了——
林红也高声喊:我们解放了——
怀林:党中央万岁——
林红:人民万岁——
怀林:革命万岁——
林红:光明万岁——
怀林:中国万岁——
林红:解放万岁——
林红喊完,突然意识到什么看了怀林一眼。
怀林并没在意,继续高喊:我们万岁——
林红不由一笑,对怀林:我们也万岁了?
怀林:对,万岁,万万岁……林红,我太高兴了,太激动了,太兴奋了……这么多年了,我再也不会受压抑,再也不会受委屈,再也不会……林红,此时此刻,我感到,前途是一片光明,一片锦绣!
林红笑着点点头:我也是。
怀林:林红,我想写诗,我要发表,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感受,和我一样高兴,一样激动,一样兴奋!
林红:你一定能写得很好,我相信。(暗转)
 
10-4 牛家沟学校教室            
林红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一张稿纸对同学们说:同学们,今天我给大家讲一首散文诗,是我的同学李怀林写的,名字叫《秋天的春雷》。我先给大家朗读一遍。
教室里的学生又换了一茬,人数也明显的多了。学生们都把手放在桌子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林红。
林红酝酿了一下情绪,给大家念道:《秋天的春雷》。九月的悲痛,化作不尽的哀思,树叶流干了泪水,早早地飘落在大地。大地上那无边的小草,托起落叶的身躯。小草挽着落叶的手说,咱们一起等待天边的春雷。冬天的脚步还没来到,春天的雷声就从北京响起,万众欢呼,笑逐颜开,阳光是那样的明媚,山川到处热血沸腾。小草放声歌唱,落叶露出心底的笑容,她那满身的金黄,化作天空绚丽的彩霞。
林红朗诵得很动情。
孩子们听的也很动情。
 
10-5 牛家沟学校            
林红的朗诵声从教室里传出。
老支书祝洪德背着手走来,他手里拿着一张表。他走到教室外,从窗户里看着朗诵诗的林红。
山娃从那边走过来,向老支书打着招呼:洪德叔,来了。
老支书回过身,对山娃:你把林老师叫出来,有点急事。
山娃答应了一声,走进教室。
老支书四处看着。
学校里到处都是干干净净。
林红跟着山娃从教室走出。
林红:老支书,找我什么事?
老支书把那张表递给林红:这是招工表,给你的。
林红接过表看着,感激地对老支书:谢谢老支书。
老支书:谢啥,依你的表现早该招工了,为了这些学生,耽误了你好几年……林老师,回去抓紧填,明天给我,上面等着要。
林红答应了一声。
山娃在一旁看着林红,想说什么,又没说。
 
10-6 牛家沟知青点      黄昏     
林红兴冲冲走来,手里拿着那张招工表向怀林的屋子里喊着:怀林,怀林……
怀林从一旁的灶房里走出,对林红:林红,回来了。
林红回过身,高兴地对怀林:怀林,又要招工了,回长河的,你看,这是招工表。
林红说着,拿着表给怀林看着。
怀林接过表看了看,“哦”了一声,问林红:给你的?
林红点点头:老支书说明天就要交上去……怀林,我做几个菜,咱们庆祝庆祝。你给我打下手。
林红说着挽了挽袖子,进了里屋。
怀林站在那里,愣了片刻。
林红走进灶屋门,又回过身,对怀林:快进来啊。
怀林答应了一声,走了灶屋。
 
10-7 山娃家里屋               
山娃躺在炕上,头枕着双手,眼睛直直地看着屋顶。
山娃娘在外面喊道:山娃,吃饭了。
躺在炕上的山娃一动没动。
山娃娘走进来,推了山娃一下:吃饭了,听见了吗?
山娃:我不饿。
山娃娘:你这孩子咋了,早上出去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回来这是咋了,啥活也不干,就知道躺在炕上愣神,赶快娶个媳妇,也好管管你。
山娃:我不找媳妇。
山娃娘拍了他一巴掌:都二十五了,再不找,你打一辈子光棍啊?
山娃:光棍就光棍,就不找。
山娃娘又拍了他一巴掌:你非把你娘气死不行!快起来吃饭。(说着向外屋走去,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又回过身,对山娃)山娃,是不是,林老师出啥事了?
山娃阴沉着脸:她要走了,回城里。
山娃娘:我就说吗,城里来的早晚要回去。走了也好,省得再惦记。快起来吃饭吧。
说着,山娃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山娃从炕上拉了起来。
 
10-8 牛家沟知青点林红屋子                
桌上的菜虽然简单,但很丰盛,有炒鸡蛋,有炖白菜,还有凉拌黄瓜,炸花生米。两个不大的酒杯放在林红面前。
林红拿过一瓶酒,打开,倒了两杯酒。
林红一边倒酒,一边对怀林说:今天高兴,我也喝杯酒,陪着你。(说着把一杯酒给了怀林。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对怀林)来,喝。
怀林心事重重看看林红。
林红:别这么看我,我能喝,过节回家的时候,我陪我爸喝过……来,咱俩一起喝。
怀林端起酒杯。
林红喝了一大口。
怀林只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
林红放下杯子,看看空荡荡的屋子,感慨地对怀林:怀林,咱们到沂蒙山,有九年了吧。
怀林:差四个月九年。
林红:来的时候,我们不满十九岁,现在二十七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给了沂蒙山……怀林,再喝一杯。
林红说着又给自己倒上了酒。看看怀林的杯子:怀林,你喝啊。
怀林:林红,我喝不下去。
林红:怎么,你不高兴?
怀林强笑笑:高兴,可是我……林红,你要走了,我即为你高兴,心里……也很难受。
林红看着怀林:不想让我走,是吧?
怀林:也不是……九年了,你爸爸妈妈年龄一天天大了,你应该回到他们身边,照顾他们……可是林红,你知道吗,这九年,如果不是你在我身边,我早就崩溃了,不会有今天……(眼泪在怀林眼里转动,他极力忍着)你走了之后,我不知道,我一个人如何度过今后的日子……
林红安慰道:怀林,不要这么伤感,你的诗里不是说吗,落叶那满身的金黄,将化作天空绚丽的彩霞。
怀林苦苦一笑:那是诗,不是现实……(看看林红)好了,林红,不说了,你回城毕竟是高兴的事,我不应该这样伤感……来,我陪罪,陪你喝酒,喝个痛快。
说着,怀林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怀林喝完,对林红:我再倒一杯,咱们一起喝。
说着,怀林欲拿林红面前的酒瓶。
林红按住怀林手,说:等一会再喝,我有话要给你说。
怀林笑笑:林红,你不用再安慰我了,伤感只是瞬间,已经过去了。
怀林说着又要拿酒瓶。
林红再次按住他的手:怀林,我的话很重要,你听完了咱们再喝。
怀林收回手,看着林红:那你说吧。
林红:怀林,拿到招工表的时候,我先是高兴,然后犹豫了很长时间……下乡九年了,谁不想早点回到父母的身边呢……(看看怀林)最后,我反复斟酌,决定这张招工表,还是给你。
怀林一愣:你说什么,给我?
林红点点头:你回长河,我留下。
怀林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你走我留下,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不能要你的机会。
林红:怀林,你听我说,我现在走不了,学校的学生们不能没有老师。
怀林:林红,这不是理由,大队还可以去找老师……再说,我留下也可以代课,教那些学生吗。
林红:怀林,我们两个相处这么多年,我的脾气你应该知道,我定下来的事不会改变……(拿出那张招生表)吃饭前,表我已经填好了,是你的名字。
林红说着把招工表放在怀林面前,上面填写着李怀林的名字。
怀林看看面前的招工表,又看看林红,含着眼泪说:林红,你怎么能这样?事先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是个男子汉,怎么能要你的表?
林红淡淡一笑:没法改了,队里只给我们一张表……(拿起酒瓶倒酒)怀林,今天我做这些菜,还有酒,是特意欢送你的……来,怀林,我们干。
怀林再也忍不住了,流着眼泪举起杯子,对林红:林红,今生今世,你都刻在我的心里……
说罢,怀林一饮而尽。
林红也把自己的酒喝干。
她放下杯子,对怀林:怀林,再吹一段口琴吧,还是《喀秋莎》,好吗?
怀林点点头,擦了擦泪,拿过口琴,轻轻吹了起来。
林红和着怀林的口琴声,轻轻地吟唱: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林红和怀林都很动情,林红的眼里闪着光,怀林的眼里含着泪……
 
10-9 牛家沟知青点              
林红的歌声和怀林的口琴声,从林红红那间亮着灯的屋子里飘出来,在秋天的月色中流溢……
 
10-10 沂蒙山                    
太阳从山那边慢慢升起来,照亮了起伏的沂蒙山。
 
10-11 山娃家院子                    
山娃高高兴行地哼着《沂蒙山小调》,拿着木匠工具在修理一把学校带回来的破旧凳子。
山娃娘在那边喂鸡。她看了一眼山娃,说:山娃,昨天晚上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今天一早咋就高兴了?
山娃并不掩饰地,笑着:刚才我给林红姐挑水,林红姐说她不走了。
山娃娘瞥了他一眼:瞧你这出息,林老师现在不走,早晚要走。
山娃笑着:只要林红姐待一天,我就高兴一天。
山娃说罢继续哼着《沂蒙山小调》修理那把椅子。
山娃娘看了山娃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傻儿子……(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