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集 (中)

2011-06-24 10:5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03

 

10-12 解放家里屋                    内(初秋)
屋子里布置得焕然一新,新床单,新被子,新窗帘,新桌布,窗帘是淡蓝色的。靠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个新的写字台,写字台上铺着淡黄色的桌布。
(字幕:1977年)
解放和伟民两人搬着一个大立柜从门外慢慢挪进来。
刘三升在一旁指挥着,对二人:小心点,高一点,再高一点。
大立柜终于挪进了门。
刘三升继续指挥:放在这边,靠墙,再靠墙一点。
大立柜在墙边放好了。
刘三升打量着大立柜,满意地点点头,对解放:还是你们年轻人有福气啊,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只有一个柳条包。
刘解放笑着:我也只想要一个柳条包,那多省事啊,可你们不答应啊。
刘三升:这孩子,说啥话呢,新时代了吗,能和我们一样吗?(对伟民)伟民,洗洗手,等你大姨回来给你包水饺,咱们一块吃。
伟民:不了,刘伯伯,没什么事我回厂里了。
刘三升:吃了水饺再走,叫你大姨先给你下。
伟民看看手表,对刘三升:来不及了,刘伯伯,家里有什么事,我再过来。
一旁的解放:伟民,你不是中班吗,怎么来不及,吃了水饺再走。
伟民憨憨一笑:支部中午开会,我刚选上支委……解放哥,走了……
解放:我送你。
伟民拦住解放:解放哥,你别送……家里那么多事,我走了。
伟民说着转身走出。
刘三升看着离去的伟民,对解放:伟民真是个好孩子……解放,要不是你的婚事一拖再拖,伟民和建英的喜事早就办了。
解放:我的婚事可没拖,小丽今年才二十五,刚到晚婚年龄。
刘三升不说话了。拿了块布擦着大立柜。
解放:爸,我来吧。
刘三升:不用,你出去接一下你妈和小丽,她们上街也该回来了。
解放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10-13 解放家外            
解放走出,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楠楠。
楠楠拿着两个红色的暖水瓶,站在院子里,看着解放房间窗内那淡蓝色的窗帘。
解放走过来,对楠楠:楠楠,你怎么不进去?
楠楠淡淡一笑:你既然出来了,我就不用进去了。(把暖水瓶递过来)我给你买了两个暖瓶。
解放接过暖瓶,对楠楠:进去吧,一会儿我妈就回来了,咱们一起吃水饺。
楠楠推辞地:我还有事……解放哥,你哪天结婚啊?
解放:大后天……你来吗?
楠楠点点头:解放哥,我想来当伴娘,行吗?
解放笑笑:外国人结婚才有伴娘呢,咱是中国人,不兴这个。
楠楠看着解放:解放哥,我这辈子不能嫁给你,能做一次伴娘,我也心满意足……你就破个例吧。
解放摇摇头:我一个人破例不行,我爸。我妈,还有院里的叔叔阿姨,他们都不会接受。
楠楠看看解放,然后:那……我就没法参加你的婚礼了。
解放:……
楠楠:解放哥,我祝你幸福……
楠楠说完,随即转过身子。
楠楠含着泪,离开了解放家。
解放拿着楠楠送来的暖瓶,看着渐渐远去的楠楠……
 
10-14 解放家门外              
(叠)一挂鞭炮响起来。
解放家的门上、窗户上贴了大红的喜字。
一些孩子趴在门上向屋子里看着。
 
10-15 解放家                        
门厅正墙上,在毛主席像下也挂着大红喜字。
解放和汪小丽都穿着便服,站在大红喜字下。汪小丽打扮得格外漂亮,脸上透出从未有过的喜悦。
参加婚礼的人挤满了屋子,大家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刘三升和解放妈更是喜上眉梢。
怀林也来了,帮着建英和伟民张罗着给大家发糖。
主持人高声道:刘解放,汪小丽结婚典礼现在开始。
众人鼓掌。
主持人:新郎新娘向毛主席一鞠躬。
解放和汪小丽回过身,向大红喜字上面的毛主席像鞠躬。
主持人:新郎新娘向父母大人二鞠躬。
解放和汪小丽向刘三升和解放妈鞠躬。
解放妈和刘三升看着鞠躬的解放和汪小丽,乐的合不上嘴。
主持人:新郎新娘互相鞠躬。
解放和汪小丽面对面站好,然后相互鞠躬。
众人热烈地鼓掌叫好。
怀林羡慕地看着解放和汪小丽……
 
10-16 楠楠家                     
屋子里只有楠楠一个人。
楠楠坐在桌前,面前摆着厚厚一摞信,这都解放写给她的信。
楠楠流着泪,把那些信一一放进一个小木箱里,她放得很仔细,摆得很整齐。
泪水落在了楠楠的手上,信封上。
放信的那只箱盖慢慢地合上了……(暗转)
 
10-17 1号办公室             
红纸包着的喜糖放在付1号面前。放糖的是解放。
解放:1号首长,这是给你的喜糖。
1号看看喜糖,对解放:解放,坐。
解放端坐在付1号对面。
1号看着解放:解放,我听说婚假还没到期,你就提前回来了。
解放:是,副连长等着休假。
1号“嗯”了一声,说:惦记连队工作这是好事,也是应该的……不过,既然已经结婚成家了,你就不能再欺负人家汪小丽了。
解放一笑:这怎么可能呢,我从来不欺负人,尤其是女人,只要汪小丽不欺负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1号对解放:你呀,刘解放,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吗?干什么都好争强好胜……我可告诉你,两口子过日子,可不能较劲,对女同志,能让就让。
解放:是,首长。
1号摆摆手:行了,别首长首长的,今天我们是随便谈心。
解放:是。
1号看着解放,问:解放,当连长有四年了吧?
解放回答:四年零两个月。
1号:四年不长,我当了八年连长。
解放:如果部队需要,我也会当八年连长。
1号一笑:嘴上这么说,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
解放一笑:当然,现在都讲大干快上,进步越快,对部队的贡献就越大吗。
1号笑着:你这张嘴呀,全团第一。
解放笑笑:军事训练,我也是全团第一。
1号指点着解放:一点也不谦虚。
解放:实事求是,四年连长,我没拿过第二。
1号:好了,第一的事先不说了。解放,团里研究,准备调你到司令部当作训参谋,你有什么想法?
解放:没想法,服从组织安排。
1号:我可有言在先,这次是平调,当参谋还是连级。
解放:级别虽是平调,但重要性不同。首长上课的时候讲过,两军作战,抓获敌方的一个作训参谋,比抓一个团长更有价值。
1号一笑:解放,要想做一个有价值的参谋,连队的经验远远不够,你得重新学习。
解放:是,我明白。
1号:好,回去吧,团里的调令很快就会下达。
解放起身敬礼:是。首长。
 
10-18 三连连部里屋               
解放坐在桌旁,认真翻看着一本参谋教材,边看,边认真地记录。
宋培林走到解放身后,看了看桌上的教材,说:还没上任,就进入情况了?
解放继续看着教材,背对宋培林说:我们高炮兵,不但射击要有提前量,做任何事都要有提前量。
宋培林看看解放,坐到一旁的床上,拿出布烟袋,卷着纸烟。
宋培林对解放说:连长,我真不希望你走啊。
解放在记录着什么,仍背对宋培林:口是心非,你说的不是心里话。
宋培林真诚地:真的,虽然当兵时候我整过你,当班长的时候你也报复过我,可自从咱俩进了连部,尤其是当了指导员、连长,我越来越觉得,咱们两个,那是绝佳搭配,我真舍不得让你走。
解放回过头,笑笑:得了吧,指导员,你心里巴不得我走,我走了以后,就没有人欺负你了。
宋培林指点着解放:你看看你,说你两句好话,尾巴就翘到天上了!什么叫欺负,强者对弱者才叫欺负!你就那么强,我就那么弱?哼,你这小子,处处都要高人一头!
解放笑着:本来吗,我要是不比你强,我能是第一,你能是第三吗?
宋培林摆摆手:陈芝麻烂谷子,多少年的事了还津津乐道!
解放仍笑着:陈芝麻烂谷子是你先晾出来的,说我报复你,我那是报复吗?我那是鞭策!没有我的鞭策,你能当排长,当指导员吗?
宋培林:行了,好好学你的参谋业务吧,到了司令部,再拿个第一给我看看。
解放一笑(学着电影里的语言):你就等着胜利的好消息吧。
解放说着回头继续看着他的参谋教材。
宋培林吸了一口烟,看看解放,说:连长,我给你说件事。
解放继续看着教材,背对宋培林:请讲。
宋培林:我跟你说正事,放下你的教材。
解放放下手里的教材,回过头对宋培林:让我看教材的是你,不让我看的也是你……说吧,什么正事?
宋培林:第一件,你到了团里当作训参谋,虽然是平调,但也是重用,团里的小道消息,说你是参谋长的苗子。
解放一笑:这是肯定的,要不能让一个标杆连的连长去当参谋吗。
宋培林:你就不能谦虚点吗,小道消息毕竟是小道来的,干不好,你什么也不是。
解放:我刘解放不会干不好,只能干得更好。
宋培林看看解放,然后说:如果你上去了,三连有什么困难,你可一定要帮忙。
解放:那当然,三连是我老家,不帮三连天理不容。
宋培林:我给你说正事,别嬉皮笑脸。
解放:我说的也是正事。
宋培林又看看解放,说:第二件吗,想法子也给我活动一个付营。
解放一笑:这才是最重要的吧?
宋培林点点头,然后:解放,我不求当什么多大的官,提个副营,让你嫂子和侄子早点随军,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我们老家,日子过得太苦了。
解放点点头,认真地:我记住了。指导员,按理说,无论能力和工作成绩,你都该上了,我会帮你的。
宋培林拍拍解放,动情地:连长,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好好喝一顿。
解放一笑:必须是你自己出钱。
宋培林:当然。(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