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36集电视剧《铁道游击队—战后篇》分集梗概(11-20集)

2011-06-27 08:5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483

 

第十一集 风雨欲来
 
刘洪、关义到车站仓库视察,被降为仓库主任的孙玉田擦枪时无意间走火,打中刘洪耳部,被关义抓了起来。后经证实是枪的缺陷,刘洪命令放人。关义告诫刘洪要提防孙玉田,刘洪并不放在心上。
芳林嫂前去探望孙玉田的母亲,也就是刘洪和芳林嫂的干娘。听说干娘身上长了虱子,便带着孙母上街洗了澡,然后把她接到自己家中。孙玉田闻此很受感动。在芳林嫂的撮合下,孙玉田和刘洪二人冰释前嫌。
“小李九”在火车上行窃,偶遇上海来做生意的王雅茗,偷了王的钱包。松尾从“小李九”偷来的钱包中发现了他和高敬斋等人的当年合影照片,松尾陷入了沉思。
小坡正在安排防特工作,珍珍(“小李九”)来找小坡,借修自行车之名,向小坡侧面打听劫持许槐生的人。
芳林嫂送孙母回家,在街头无意中发现了装扮成货郎的松尾。芳林嫂气喘吁吁地去告诉刘洪,刘洪却说她看走了眼,认定松尾已经自杀。
 
第十二集 别有用心
 
松尾通过快活里的冯经理寻觅到了钱包的主人王雅茗,他正是高敬斋的儿子,原名高守义,现是鲁南反共先遣纵队少将总司令,此次前往枣庄的真实目的便是组织暴动,报当年的杀父之仇。
鲁大姑再次来到枣庄,不再相信刘洪,决定亲自调查军列颠覆案的真相。她和警卫员小菊化装成姐妹以寻亲的名义租下了一间民房。巧合的是,珍珍(“小李九”)也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刘洪得知鲁大姑在秘密调查郑祥非常生气,认为鲁大姑这样做是在破坏和干扰他们的计划。
松尾接到“大本营”的密令,带领“小李九”、铁牛等人抢劫了津浦线国民党军列上的军火,并暗中命小野等日本特工将军列炸毁。
“小李九”面对被炸的列车万分吃惊,撤退中竟无意中听到了松尾与小野的日语交谈,令“小李九”开始怀疑松尾的真实身份。
杨特派员带领国共联合调查组组长史密斯、国民政府代表罗立本、津浦铁路总局代表胡少康、共产党代表林风前到枣庄调查军列爆炸案。杨特派员、罗立本及胡少康将矛头直指铁道游击队。刘洪、李正强压怒火,并恳请调查组给予时间进行调查取证。
郑祥在街头一僻静处拦住了乔装成磨刀人的松尾,威胁他不得再在津浦铁路上制造麻烦,松尾回以冷笑。
特别调查小组传讯刘洪,杨特派员的用意在于激怒他,刘洪险些上当。
 
第十三集 谁是元凶
 
李正告诉刘洪,对付特别调查小组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有力的证据。
杨特派员秘密会见郑祥,郑祥告诉他军列爆炸案为日本人所为,并怀疑铁路局的“小东北”是日本潜伏特工。杨特派员让郑祥全力对付共产党,不要再调查日本人,这让郑祥很是费解。
李正、刘洪得知中兴煤矿有个德国爆破专家克里特,上门求助,克里特却因厌恶战争拒绝帮助铁道游击队。
芳林嫂每天坚持上街寻找松尾,每每未果,却被刘洪笑话守株待兔。
李正、刘洪费尽周折说服克里特帮助侦破此案,并告诉克里特,很可能是日寇残余炸毁的军列。克里特出于对小鬼子的痛恨,答应帮忙。可就在克里特即将拿出军列爆炸案鉴定报告时,突然被人残杀于家中。
    在克里特被杀现场,一枚铁路局制服纽扣和一个血字母“Z”引起了李正的注意。李正认为郑祥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并建议将其立马逮捕。而刘洪则认为该证据不足以证明郑祥就是凶手,拒绝将其抓捕,二人为此事争得面红耳赤。而小坡作为克里特的破案助手,为克里特被杀感到万分痛心和自责。
 
第十四集 栽赃陷害
 
珍珍确信松尾就是制造军列爆炸案和杀害克里特的元凶,并将此事告知“筷子会”的弟兄们,但铁牛却依然对松尾深信不疑。
关义带着狼狗“北海道浪人”通过现场发现的那枚纽扣对郑祥进行暗中调查,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刘洪由此确信郑祥并非这两起案件的凶手。
    在专家的帮助下,刘洪得知血字母“Z”很可能是“复制”这个英文单词的开头字母,随后果真在克里特留下的文件中找到了军列爆炸案鉴定报告的副本。面对克里特的鉴定报告,杨特派员、罗立本和胡少康依旧不肯结案,强烈要求找出实施爆炸的犯人。共产党代表林风也支持杨特派员的意见,这令刘洪非常纳闷。
    重庆来电,要求罗立本、胡少康尽快让津浦铁路通车,二人急得团团转。而杨特派员却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说事情很快就会峰回路转。
杨特派员、罗立本、胡少康带着国军宪兵突然来到铁路局军需仓库门前,要求对其进行搜查。刘洪和孙玉田随同进入仓库,国军宪兵竟然在仓库里搜查出了军列失窃的军火。刘洪蒙了,孙玉田则高喊有人栽赃陷害。
孙玉田提着枪逼问仓库众保管员,有人说见郑祥来过仓库。孙玉田突然想到郑祥曾拉拢他反水,便当面质问郑祥。郑祥见躲不过去,对在路局军需仓库藏匿军火一事供认不讳,同时他告诫孙玉田,如果将此事报告给刘洪,孙玉田也同样逃脱不了干系。
 
第十五集 水落石出
 
     特别调查组单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军列爆炸案结案,案犯是日伪残余。刘洪、李正则在另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铁道游击队拒绝接受特别调查组擅自的结案报告,案子还要查下去,直到案犯归案为止。双方争执不下,津浦铁路无法修复通车。
调查小组组长史密斯离开枣庄,杨特派员三人发生内讧,相互指责。胡少康等人在重庆的催促下,带人欲强行清理军列爆炸现场修复铁路,被关义带兵武装阻止。
铁牛询问松尾军列爆炸是不是有日本人参加,松尾谎称是上海来的商人搪塞过去。松尾明白“小李九”已经知道其中内情,命令小野将其除掉。
    “小李九”的兄弟小五无意中发现了一张印有当年松尾授勋的《山东日报》,随即被小野杀害,小五只留下了报纸一角。珍珍试图通过小坡找到那天完整的旧报纸,揭开松尾的本来面目。
    小野深夜潜入民居刺杀“小李九”,危急时刻鲁大姑出手相救。“小李九”向鲁大姑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在鲁大姑的劝导下来到铁路局自首,但考虑到还未查清“筷子会”师爷的真实身份而无法向刘洪交代清楚,趁鲁大姑不注意又悄然离开。
“小李九”终于找到那张完整的旧《山东日报》,将其交给刘洪,刘洪这才知道“筷子会”的师爷就是诈死的松尾,他立即下令包围“筷子会”,没想到狡猾的松尾已经逃之夭夭。
 
第十六集 节外生枝
 
重庆一再催问津浦铁路的通车时间,被逼无奈的杨特派员、胡少康、罗立本三人为求自保,向林风说两起案件均为国民党军统所为,愿意向共产党交出真凶。
    杨特派员找到郑祥,命令他将几个小组成员及电台交给共产党,随后不露声色地潜入地下。
    郑祥让孙玉田告发自己,并交代唯有这样才能保全二人。孙玉田说绝不出卖朋友。刘洪命彭亮、小坡率人抓捕郑祥。鲁大姑跟踪郑祥到火车站货场并发现了火车上的电台,郑祥随即逃走。鲁大姑第一时间将此事向刘洪报告,刘洪则认为鲁大姑打草惊蛇,二人再起争执。
孙玉田家的经济条件大不如从前,白菊花不得不变卖首饰、辞退佣人。她一边对孙玉田微薄的收入表示出强烈不满,一边鼓动孙玉田“妥协”,脱离革命队伍,自己做生意。孙玉田无法忍受白菊花的冷言冷语,便向刘洪提出“妥协”。孙玉田和白菊花商量开货栈,但资金不足。郑祥悄然露面,将一大笔钱交给孙玉田,孙玉田对此十分感激。
 
第十七集 用心良苦
 
    孙母从芳林嫂口中得知孙玉田要脱离革命队伍,既生气又伤心。孙玉田不忍看到母亲伤心,表面答应不脱离队伍。
在铁道游击队成立七周年纪念日这天,芳林嫂带领职工家属为铁道游击队员们备好了酒和肉,并将孤零零的孙玉田带到局里。李正的一番话让铁道游击队员们又想起了当年生死与共一起打鬼子的日子,动情的孙玉田向刘洪、李正表示:他要归队,不再“妥协”。
孙玉田把货栈交给赵管家打理,郑祥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对孙玉田提出要把货栈的伙计全部换成自己的人,并长期包下货栈后面的大车店。孙玉田被迫答应。
    鲁南军区在抱犊崮办了一个干部集训班,刘洪和李正为了挽救和教育孙玉田、派他参加学习。临行前,孙玉田告诫白菊花对郑祥的事一定要保密。
    运河支队整编,鲁大姑转业来到枣庄,被任命为中共鲁南铁工委副书记兼鲁南铁路局政委。刘洪和关义对鲁大姑的到来十分不满,二人跑到李正处闹辞职,李正用激将法驳回二人的请求。
    一向爱干净的鲁大姑找刘洪、关义谈工作时,闻到了他们身上的汗臭味,送二人毛巾和香皂,让他们注意个人卫生,二人对此事极其抵触。
     
第十八集 越陷越深
 
     关义的大狼狗“北海道狼人”见鲁大姑就咬,鲁大姑因惊吓扭伤了脚。气急败坏的鲁大姑命令关义把狼狗埋了,关义坚决不从。
     许槐生奉松尾之命从军列上偷窃了一批军用棉布,并将其中一部分卖给了孙玉田的茂记货栈。彭亮、小坡带领铁道游击队员沿街搜查,在茂记货栈发现了赃物,刘洪下令将货栈查封。
     白菊花到刘洪办公室撒泼闹事,随口道出了货栈是郑祥出资所开的实情。可当刘洪等人包围大车店时,里面早已空无一人。赵掌柜迅速将此事告知正在干训班学习的孙玉田。孙玉田火速赶回,得知白菊花将事情败露后气愤至极,与白菊花激烈争吵。争执中孙玉田手枪走火,失手将白菊花打死。随后,孙玉田带着母亲连夜离开了枣庄,投奔徐州的郑祥。
鲁大姑却认为郑祥漏网、孙玉田叛逃、津浦军列被炸等一系列事端的根源在于刘洪的江湖义气,对刘洪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刘洪不服,一气之下将鲁大姑赶出办公室。
孙玉田在国民党授勋一事在《中央日报》刊登,军区党委决定派人对孙玉田规劝并捉拿归案,如不服从,就地执行纪律。经商讨后决定,刘洪和彭亮前去执行此次任务。临行前,芳林嫂泪流满面地将一件亲手缝制的小棉袄交给刘洪,让他稍给干娘孙母。
 
第十九集 徐州遇险
 
    刘洪和彭亮乔装潜入徐州后,在中山旅社与地下党杨掌柜顺利接头,三人详细研究了执行此次任务的步骤和撤离路线。
刘洪和彭亮来到孙玉田家后将小棉袄交给了孙母,但并未向其道出实情,孙母对此感动不已。孙玉田回家准备宴席招待新邻居,被刘洪、彭亮堵在大院门口。刘洪将孙玉田带到临近的茶楼包间,语词严厉规劝孙玉田跟他回枣庄。孙玉田泪流满面恳求临行前为母亲做一顿彭城鱼丸汤。刘洪心疼干娘,不顾彭亮反对,答应了孙玉田。
孙玉田给母亲端上热汤,嘱咐佣人小翠照顾母亲,和孙母挥泪相别。军统的侯队长受郑祥之托带人前来道贺乔迁之喜,和刘洪、彭亮不期而遇。侯队长开枪打伤了彭亮。
刘洪顾不上孙玉田,在杨掌柜的掩护下,按照预定的路线带着彭亮迅速撤离。
回到枣庄,鲁大姑指出,这次执行任务的失败是因为刘洪思想上的错误,对孙玉田只讲江湖义气,不讲革命原则。彭亮为刘洪辩解也遭到了鲁大姑的严肃批评。李正支持鲁大姑的意见,提议给刘洪记大过处分。
孙母以绝食逼迫孙玉田说出事情真相,孙玉田被逼无奈只好向母亲道出了投靠国民党的实情。孙母痛心不已。
 
第二十集 钓鱼计划
 
郑祥、侯队长及军统女秘书罗丽娜,在酒桌上对孙玉田好言抚慰,孙玉田异常感激。孙家的老仆突然闯进酒店,告知孙母失踪,孙玉田愕然。
失踪数日的孙母终于在通往枣庄的路上找到了,孙玉田疯狂地赶到现场,可孙母早已停止了呼吸。孙玉田痛不欲生,悔恨不已,他跪倒在母亲面前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
军区的处分下来了,不但给刘洪记大过,还降了一级,由局长降为副局长。刘洪既委屈又气愤,一气之下打算辞去局长一职,遭到李正的严肃批评。刘洪独自来到铁道游击队烈士墓地,向牺牲的弟兄们倾诉衷肠。
李正向刘洪、关义、鲁大姑等人传达陈毅的指示,为阻止国民党向东北增兵,绝对不能让津浦铁路通车。胡少康因津浦铁路迟迟不能修复,用两根金条收买关义。关义将胡少康的金条送给临城八区的邓华,帮她更换区中队的武器,邓华对此感激不尽。
胡少康收买关义不成,便向徐州军统站站长杨栋(就是杨特派员)求援。杨栋密令郑祥杀一儆百,对破坏铁路的老百姓实施铁血手段。刘洪、李正对军统杀害百姓一事义愤填膺,决定用津浦铁路作诱饵,一举消灭郑祥。郑祥带着国民党特工进入铁道游击队埋伏圈,就在郑祥无路可走之时,松尾和小野驾驶火车头突然而至,将郑祥等人救走。(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铁道游击队2,分集梗概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