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集 (下)

2011-06-27 10:07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46

 

10-19 长河某街道红卫纸箱厂            
厂子不大,也很简陋。有几排平房改装的车间。
平房外墙上有一块水泥黑板,黑板上写着醒目的通栏标题——大干快上,为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做贡献。
身穿工作服的怀林正在拿着稿子写黑板报。
几个穿工服的中年妇女,拉着堆满纸箱的板车从那边走过来,领头的是胖胖女厂长。女厂长姓王,有四十五六岁。
女厂长停下车,在怀林背后看了一会,对怀林说:怀林,你真是个秀才,字写的真好看。
怀林回过头,笑笑:还行吧。
女厂长:怀林,好好干,过两年接我的班。
怀林又笑笑:厂长,我不行。
女厂长:怎么不行啊,你一个大秀才,还领导不了我们这些老娘们,啊?
一个妇女对怀林:怀林,别看我们老,心眼好,会疼人,你做领导,我们都听你的!
另一个妇女坏笑着对怀林:怀林,今晚你到我家,先给你嫂子当领导,让嫂子好好疼疼你,怎样?
又一个妇女在一旁对那坏笑的妇女说:刘嫂,怀林晚上去了,你家老陆怎么办啊?
那妇女:老陆上夜班,后天再做领导。(对怀林)怀林,说好了,今天晚上,不见不散。
怀林被这几个妇女弄了个大红脸,不知说什么是好。
那几个妇女则哈哈大笑。
女厂长对众妇女:好了,别闹了,人家怀林新来乍到的,没见过你们这阵势。(对怀林)怀林,好好写吧,别听她们瞎扯。
怀林答应了一声,背过身去,继续写板报。
女厂长和那几个妇女拉着车,说笑着走远了。
吴新生骑着大链盒自行车从那边过来。
吴新生看黑板下怀林背影,感到眼熟,停下车子,一只脚撑在地上,打量怀林片刻,试探着:李怀林。
怀林回过头,看到吴新生,惊喜地:吴新生?!
吴新生热情地:怀林,还真是你(说着迈下自行车,推车来到怀林面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怀林:去年冬天。
吴新生不无埋怨地:回来了也不通报一声,老同学聚一聚,给你接风洗尘!
怀林笑笑:这么多年在乡下,也没做什么,不好意思见大家……
吴新生:都是老同学,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左右看看)你在这儿上班啊?
怀林点点头,然后:新生,你来干什么。
吴新生:办点事……怀林,这纸箱厂是街道办的,你怎么分到这儿了?
怀林:上面分的,我只能服从。
吴新生:怀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是早给我说一声,我给你走走门子,最差也是个地方国营,也不至于和这些老娘们一块糊纸盒子吧?
怀林:听你意思,你上面有门子?
吴新生一笑:没门子敢这这样说话吗?(从兜里掏出一份调令递给怀林)这是刚办的一份调令,我们厂长他侄子的。
怀林拿过调令看了看,惊异地:新生,你可真有本事!
吴新生收回调令,一笑:怀林,你先忙,我找你们厂长还有点事,下班我来找你,咱们喝两盅……你一定等我。
说着,吴新生潇洒地迈上自行车,骑车而去。
怀林看着离去的吴新生,感叹地:今非昔比……没想到……
 
10-20 小饭店               
饭店里人不多,只有两桌。怀林和吴新生在靠边的一张桌子上。桌上摆着三四个菜,酒已经喝到一半。
吴新生手舞足蹈地对怀林说着:……怀林,这两年,你老同学自从进了供销科,那可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路子全通了,门子全开了,厂长对我也高看一眼。哎,我给你说,光是厂长托我办的调动,前后就不下五个人!
怀林忙给吴新生倒酒:新生,我是真没想……来,再喝一杯。
吴新生喝了一杯,对怀林:你没想到可就不对了!我吴新生在学校也是风光无限,对吧?别看刘解放现在当个小连长,和我吴新生,他根本就没法比!
怀林一笑:你们两个,都是我们同学中的佼佼者,各有千秋。
吴新生冷冷一笑:哼,他那个千秋……怀林,你知道外面怎么称呼我吗?我的外号叫吴大拿,也有叫我吴通天的,这都是褒义,没有任何贬义……只要是托了我吴新生,没有办不成的事……我告诉你,劳动局,人事局,知青办,我都有熟人……
怀林眼睛一亮:知青办你也有熟人?
吴新生:当然了,知青回城,我办了不下二十个。
怀林:那真是太好了……(试探着)新生,你看……你能不能帮个忙,把林红办回来啊?
吴新生看看怀林:林红和刘解放还有联系吗?
怀林:早就不来往了,林红现在和我……我家里说,等林红回了城,我们就结婚。
吴新生:哦,这还差不多……哼,刘解放这小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也太花花了!
怀林:新生,你看林红的事,能不能办?
吴新生一笑:只要她不和刘解放好,那就没问题,知青办主任是我叔。
怀林高兴地:新生,你要是办成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吴新生:怀林,我看这样,干脆我把你俩的事都办了,给你也调动调动,怎么样?
怀林:两个能行?
吴新生: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赶,小菜一碟……怀林,重型机械怎么样?大国营,工资顶你们纸箱厂三倍。
怀林连连点头:行,太行了!
吴新生看看怀林:不过,你得出点血。
怀林不明白:出什么血?
吴新生:出血都不明白?送礼啊!
怀林连忙点头:明白,明白……送多少?
吴新生看看左右,伸出两个指头:得这个数。
怀林:二十?
吴新生一笑:二十块顶多两瓶茅台,够送几个人的?
怀林:那是多少?
吴新生:二百。
怀林:这么多,我现在是学徒,十个月的工资啊!
吴新生笑了笑:你到了重型机械,加班费、补足费就比你这里的工资多,再说,二百是你和林红两个人啊。
怀林想了想,然后:好,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休班,我把钱送到你们厂。
吴新生:明天我不在厂里,我去劳动局,一个朋友的事。
怀林:那就后天吧,后天我去。
吴新生想了想:后天吗……后天我去找你,你在你们厂门口等我。
怀林:好,我准备好钱。
吴新生一笑:那不叫钱,叫润滑油……(端起杯子)干。
两人一饮而尽。
 
10-21 怀林家怀林的屋子             
怀林坐在桌前,从一个小铁盒中拿出一沓零钱。
那些零钱有两块、一块、五块、十块的,也有一毛、两毛的。每十张成一沓,其中有一张钱折起来,把另外九张拢在一起。这些零钱分得仔细,放得也仔细。
怀林妈走进来,对怀林:怀林,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怀林:就睡。
怀林妈看到怀林桌上的钱,走过来,问:怀林,这都是你存的钱?
怀林点点头。
怀林妈看着那些钱,叹了口气,说:怀林,你在农村可真不容易,一个工分才几分钱,还攒了这么多……有一百多块吧?
怀林:一百四十七……妈,你再给我点钱,行吗?
怀林妈,你要多少?
怀林:四十三,凑二百。
怀林妈:你凑这么多钱干什么?
怀林:我一个同学答应帮我办调动,他说也把林红办回来,要请客送礼,咱不能让人家拿钱,是吧。
怀林妈没说话。
怀林:妈,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有些事,不这样办不了,我们在农村,好多同学回城,也是走门子送礼,才办成的。
怀林妈问:你那个同学真能办成?
怀林:他说没问题。劳动局,人事局,知青办,他都有人,他给别人办的调令,我也看到了。
怀林妈想了,对怀林:那好,妈这就给你去拿。
怀林嘱咐道:妈,别告诉我爸,他是老正统,他要是知道了,就不让我办了。
怀林妈:我知道。
怀林妈走了出去。
怀林把桌上一叠一叠的钱小心地放进一个大信封里。(暗转)
 
10-22 牛家沟知青点     黄昏     
灶房里飘出缕缕炊烟,林红的身影在灶房里忙碌着。
山娃挑着一担水,踏着夕阳走进院子。
山娃来到水缸前,担子不下肩,熟练的把水倒进水缸里。
水缸的水满了。
山娃放好水桶,向灶房大声道:林红姐,水挑满了,还干啥?
林红的声音:你拿棵葱进来。
山娃答应了一声,从窗台上拿了一棵葱走进灶房。
 
10-23 牛家沟知青点灶房     黄昏         
灶房里烟雾和水汽混合在一起。
一把葱花放进热锅里。放葱花的是林红。
林红熟练地炒了两下,然后把青菜放进锅里,到了点水,放了盐。
然后坐下来,拉着风箱。
山娃蹲下,欲接林红的风箱把手,说:林红姐,我来吧。
林红:不用,我一个人能行。
说着又添了几把柴草。
灶里的火映红了林红疲惫的脸庞。
山娃站起来,看着忙碌的林红,心疼地说:林红姐,你又上课又做饭,晚上还要批改作业,别累坏了。
林红一笑:我又不是泥捏的,累不坏。
山娃:林红姐,要不,以后你到我家吃饭吧,我娘反正每天都要做饭,不多你这一口。
林红看看山娃,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吃饭习惯了。
说着林红起身,掀开锅盖,尝了尝,又加了一点水,继续盖好了锅盖。
林红坐在灶前,看到山娃还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说:山娃,你回去吧,别让你娘在家等急了。
山娃答应了一声,听话地慢慢转身,然后离去。
 
10-24 牛家沟知青点     黄昏     
山娃走出知青点的院子,他站住了,回头看着。
夕阳中,那院子仍显得很冷清。
山娃不由伤感,他轻轻叹了一声,然后走去……(暗转)
 
10-25 怀林家                     
怀林坐在台灯下,埋着头写一份材料。
怀林妈走进来,看了看怀林,问:写什么呢?
怀林回过头,对怀林妈:厂长让我写份材料,是报区里的。
怀林妈“哦”了一声,坐在怀林身旁,问:你和林红调动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怀林:还没消息。
怀林妈:现在办事,你得勤催着点。
怀林:前些天我还打电话,我同学说,让我再等等。
怀林妈:打电话不行,得当面催,不行再给他送点东西,烟啊,酒的,别舍不得花钱。
怀林想想:行,后天吧,后天休班,我去一趟。
 
10-26 元件厂                          
正是上班的时候,厂里人来人往。高音喇叭里飘过来激扬的歌曲。
厂区里到处都是大标语,都是与“大干快上,建设四个现代化”有关的内容。
怀林走进厂区,边走边看。
怀林拦住一个迎面走过来工人,问:师傅,请问供销科怎样走?
那个工人指了一个方向,说:前面,向左拐,有一个小楼,在二层,门口有牌子。
怀林:谢谢。
怀林继续向前走,身后有人喊:怀林哥。
怀林站住了,回头看去。
喊他的是楠楠。楠楠骑着自行车,背着包,穿一件灯芯绒上装,下身还穿着军裤。
楠楠骑车过来,下了车,问:怀林哥,你怎么到我们厂来了?
怀林:我来找吴新生。
楠楠一愣:你找他干什么?
怀林:办点事。
楠楠看着怀林,说:吴新生是不是要帮你调动工作?
怀林笑笑:是,他说他有门子。
楠楠:他还给你要了钱,是吧?
怀林诚实地:是,他说要送礼。
楠楠:怀林哥,你受骗了,吴新生是个大骗子,他已经叫公安局给抓起来了!
怀林傻了:他……他什么时候被抓的?
楠楠:就是前天,他到处说给人调动工作,收别人钱,事情办不成了,他就私刻公章,拿着假调令骗人。
怀林着急地:那可遭了!我给他二百块钱,我下乡九年,好不容易攒的!
楠楠埋怨道:怀林哥,我也不是说你,吴新生那样的人,在学校就好吹牛撒谎,你就不该相信他!
怀林:我那不是着急吗,我上来了,林红还在乡下……这个吴新生,真不是个东西!
楠楠安慰道:怀林哥,你也别着急,你要等着用钱,我这有,我借你。
楠楠说着要掏钱。
怀林:不用,不用……钱我还有,我爸刚补了工资,我们家有钱……楠楠,你上班去吧,别误了你的工作。
楠楠:怀林哥,你可要想开点,林红姐的事,再找人想想办法。
怀林点点头:我知道,楠楠,你走吧,上班去吧。
楠楠点点头:怀林哥,我先走了。
楠楠说着骑着车子走去。
怀林看着楠楠离去,一脸沮丧地长叹了一声。
 
10-27 怀林家怀林的屋子                
(叠)怀林垂头丧气地走进自己的屋子。
一屁股坐在桌前。
那个他放零钱的铁盒还放在桌上。
怀林看着那铁盒,喃喃地:李怀林,你真没用……这么多年……你真是没用……
怀林说说着,哭了起来,而且哭很伤心……
 
10-28 怀林家外          黄昏      
太阳慢慢地斜下去了。
院子里一地金黄。
 
10-29 怀林家            黄昏        
门厅的门开了,怀林妈和一个穿戴讲究的中年女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来。那个女人叫杨素贞,丈夫是省级干部,是怀林妈留苏的同学。
怀林妈对里屋:怀林,你看谁来了。
屋子里没人说话。
怀林妈对杨素贞:素贞,你先坐,自己倒水。
杨素贞点点头。
怀林妈走进怀林的屋子。
 
怀林的屋子里,怀林趴在桌上睡着了,脸上留着泪痕,那个空了的铁盒放在一旁……
怀林妈走过来,推了怀林一把:怀林。
怀林醒过来,看着妈:妈,什么事?
怀林妈:怀林,你怎么了,还哭了。
怀林忙掩饰着擦擦泪:没什么,睡着了,做梦呢……妈,你有什么事吗?
怀林一把拉着怀林的手:怀林,你出来,看看谁来了。
怀林跟着怀林妈走了出去。
 
门厅里。
杨素贞站在怀林面前,笑着对怀林:怀林,你还认识我吗?
怀林看了杨素贞片刻,摇摇头。
怀林妈在一旁:怀林,你怎么忘了,这是你杨阿姨啊,妈的老同学,和妈一起去过苏联。
怀林想起来了,客气地:杨阿姨,你好。
杨素贞打量着怀林:怀林,长这么大了,上次我见你才这么高……
杨素贞说着在腰间比量了一下。
怀林不好意思地笑笑。
杨素贞对怀林妈:你家怀林越长越文气了……(对怀林)怀林,在哪儿上班啊?
怀林:在厂里……杨阿姨,我给你倒水。
怀林说着给杨素贞倒了水。
杨素贞接过,对怀林:你们厂是国营吧。
怀林真诚地:不是,是集体,街道办的。
杨素贞“哦”了一声,慢慢喝水,没再说什么。
怀林妈坐在一旁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对怀林说:怀林,你杨阿姨这次来,带来了一个特大的好消息,国家要恢复高考了!
怀林难以相信的:真的?
怀林妈:那当然了,你杨阿姨的丈夫,是部里的干部,刚出来工作就参加了中央的会议,恢复高考中央已经定下来了,你们老三届的学生都可以参加,正式消息很快就传达下来,还要见报。
怀林高兴地:太好了!天无绝人之路,太好了!
杨素贞在一旁看着怀林,说:怀林,你先别只顾高兴,十年没高考了,这次参加高考的人一定很多,要早做准备。
怀林仍很激动地:我知道,我们一定拼尽全力去准备!(暗转)
 
10-30 沂蒙山中的小路                 外(秋)
十月的沂蒙山已是满山金黄,庄家已经收了,太阳分外的明亮。
怀林兴冲冲走来,他背着一个黄挎包,步子迈得很急,一边走,一边不时地擦着额头的汗水……
 
10-31 牛家沟小学                 
正是课间休息,学生们在院子里尽情地玩耍,有“跳房”,有跳绳的,还有在“抗拐”的,大家玩得都很开心。
林红和几个学生在跳大绳,山娃也在,他和一个六年级的男生负责甩大绳。
林红动作灵巧地跑到绳下,很有节奏的一下一下跳过脚下走过的大绳,脸上充满了快乐。
山娃一边甩大绳,一边数数:123456……
山娃脸上也充满了快乐。
怀林背着挎包急急走进学校,擦了把汗,扫了一眼,看到了跳绳的林红。
怀林奔过来,对林红喊道:林红,林红……
林红看到怀林,一愣,停下跳绳,走过来:怀林!
山娃停止了甩大绳,也看着怀林。
怀林兴冲冲对林红:林红,要高考了!
林红一怔:你说什么?
怀林:国家要恢复高考了,文件已经下来了,我们老三届都可以参加,我给你带来几本复习材料。
怀林说着从挎包里拿出几本复习材料。
林红拿过复习材料,一边翻看,一边兴奋地对怀林:怀林,我真不敢相信……我们这些人,十年了,我们还能参加高考,我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泪花在林红的眼里转动。
山娃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林红。
 
10-32 牛家沟知青点             
月光尽情地洒落在知青点的院子里。
林红的屋子里亮着灯。
 
10-33 牛家沟林红屋子                   
林红和怀林坐在一起,林红的头轻轻靠在怀林的肩膀上,她心情仍难以平静,手里拿着那几本复习材料,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林红:我真像是做了一个梦……
怀林:这不是梦,杨阿姨的丈夫参加了中央的会议,来的那天,我妈说,她也看到了中央的文件……
林红:我说的不是高考,是我们当年下乡到牛家沟……十年了,就像是在昨天……
怀林看看林红说:十年真是太长了,你终于可以离开了……
林红轻叹了一声:我真舍不得我的学生,舍不得那些淳朴的乡亲,还有沂蒙山金色的秋天……
怀林对林红:你就是再舍不得,也得走……十年没有高考了,这次参加的人太多了,而且复习的时间只有两个月,复习材料很不好找,我带给你的这几本内容也有限,你只有回到城里,集中全力复习,才有可能进入大学。
林红:我知道……
怀林:林红,既然要走了,你不能等回城的指标,那会耽误时间的,你应该立刻办病退,只要公社批了就可以走,走得越早越好。
林红翻了翻手了的材料,说:我就这么走了,那些学生怎么办?
怀林:叫大队想办法吧,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了。
林红想了想,然后:好吧,我听你的。
 
10-34 牛家沟知青点                   
月光下,山娃站在知青点的院外,久久看着林红那间亮着灯的窗户……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