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36集电视剧《铁道游击队Ⅱ—战后篇》分集梗概(21-30集)

2011-06-28 10:3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52

 

第二十一集 再会金山
 
松尾的小女儿娟子是日本记者,借随队采访之机,来枣庄寻父亲的遗骨。当娟子从刘洪口中得知松尾并未战死的消息后,悄悄离开采访队伍,一个人留在枣庄,查询松尾的踪迹。此时,金山也在寻找松尾,他是向松尾讨要当年的一笔欠款。
松尾患有家族性银屑病,深秋季节病情易复发,娟子知道父亲一定会到药店买药,便在枣庄的药店一一询问。她查到金山的东亚大药房,结识了金山。
松尾派人到金山的药店买药,金山的药店是枣庄唯一能买到“蒽林和焦油制剂”的药店,这种药是治疗银屑病的特效药。为逼迫松尾出面还债,金山拒不卖药,并跟踪买药的人,但险些丧命。
珍珍及手下的弟兄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再吃“两条线”,小坡请求刘洪收留珍珍和“筷子会”的弟兄,鲁大姑坚决反对。珍珍欲离开枣庄,小坡伤心不已。刘洪瞒着鲁大姑,决定将珍珍编入短枪队,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小坡欣喜若狂。
鲁大姑再次因金条之事和关义产生争吵,她责令关义限期从邓华手中收回金条。
 
第二十二集 寻找松尾
 
买药未果,松尾不得不出面。他以死威胁金山,金山害怕,表示欠款不再追要了,还说出娟子在枣庄寻父的消息。松尾在娟子租住的客栈房间与她会面,劝告女儿立刻离开中国,娟子不听,松尾将其推倒后消失在门外。
王雅茗再次劝松尾带领手下归顺到自己麾下,松尾听后勃然大怒。
珍珍终于找到铁牛,劝他脱离松尾,铁牛不相信松尾还活着,不听珍珍的劝告。珍珍带着铁牛来见彭亮,铁牛因多年前与彭亮在一次比武时受伤而耿耿于怀,也不相信彭亮的话。彭亮拿出那张足以证明松尾身份的《山东日报》,铁牛震惊,拂袖而去。
铁牛爹德叔责骂铁牛玷污了祖宗,铁牛不让德叔管自己的事,德叔怒打铁牛。铁牛通过冯掌柜进入西大井秘密基地,松尾经过盘问后,把他留了下来。
鲁大姑委托芳林嫂把自己亲手织的围脖转送给李正,芳林嫂担心李正不收谎称围脖是自己所织。李正欣然接受,但始终没有再把围脖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芳林嫂在街上遇到了寻找松尾的娟子,将其“抓获”并交给刘洪。刘洪从娟子口中得知松尾为买药找过金山,计划利用买药这条线索找到松尾。
彭亮出面敲打金山,警告他走私进口药品将受到严厉处罚。金山带着礼物去贿赂彭亮,彭亮怒目训斥,将其赶出。
 
第二十三集 孤胆英雄
 
市场稽查队进入金山的东亚药房搜查走私药品,彭亮出面替金山解围,金山感激不尽。彭亮带着金山去见刘洪,刘洪恩威并用,金山不得不答应刘洪配合铁道游击队寻找松尾。
彭亮建议装扮郎中看病,打入松尾的基地。关义毛遂自荐,说自己少年时学过中医,可担当此任。松尾手下的人前来买药,松尾以药品缺货为由,向来人推荐中医治疗。奇痒难忍的松尾被迫答应。
关义和王虎分别乔装成郎中和小徒,在金山的带领下来到一处民居等候。松尾的人将关义带走,把王虎和金山留在民居。王虎久等关义不归,立刻赶回铁路局报告刘洪和鲁大姑,大家顿时对关义的安危感到担忧。
小野将关义秘密带到堡垒,许槐生装病试探关义,在确认无误后,松尾出面。松尾仍不放心,恫吓关义,说他是铁道游击队派来的人。关义故意装得害怕,埋怨金山将自己骗进了土匪窝,还执意要离开。松尾和许槐生见此状只得好言相劝。
关义的药对松尾颇有疗效,他为松尾医开出药方后,指定到济世堂药店抓药。松尾担心其中有诈,嘱咐前去抓药的李大不要去济世堂。
 
第二十四集   摧毁敌巢
 
李大未到济世堂,而是到了德仁堂抓药,埋伏在此的小坡抄下药方,并在与李大的枪战中将其击毙。刘洪得到小坡的报告,立刻意识到关义即将处于险境之中。
松尾再次向关义询问药方,关义道出是“西番莲、柴胡、大戟”,药引子是“干井苔”。刘洪、李正、彭亮及鲁大姑仔细研究关义的药方,突然发现了药方暗语所交代出的地点——西大井柴家村,随即立刻带领铁道游击队前去抓捕松尾。
迟迟不见李大归来的松尾感觉到了异常,并突然醒悟了关义药方中的暗语,立即命令全体警戒,并将正在与铁牛煎药的关义抓捕。得知真相的铁牛在危急时刻将松尾当作人质,救出关义。铁道游击队赶来后与日军展开激战,日军残余几乎全部被歼灭,小野毙命,铁牛壮烈牺牲。而许槐生在铁道游击队攻击西大井前,被杨栋召回军统徐州站,侥幸生还。
松尾和龟田侥幸逃出,落魄中被早已在此等候的王雅茗相救。王虎带领游击队员在临时路卡发现了乘坐着老式轿车而来的王雅茗。看到王雅茗拿出省长亲笔签发的红色通行证后,王虎放行,躲在轿车里的松尾和龟田躲过一劫。
 
第二十五集   金山之死
 
铁道游击队员在山中搜寻中发现了松尾和龟田丢弃的衣帽和一个“美丽牌”香烟盒,立刻报告刘洪。
死里逃生的松尾潜回枣庄后,以帝国的名义审判金山。临死之时,一向胆小怕事的金山义愤填膺地斥责松尾这些战争狂人给日本带来的灾难。松尾恼羞成怒,命龟田杀了金山。
鲁大姑强烈反对小坡与曾经吃“两条线”的珍珍谈恋爱,责令珍珍立刻离开枣庄,回自己的胶县老家。珍珍说她没有家,没有父母,是在胶县一户姓高的人家长大,高家的祖籍就在微山湖。珍珍的身世触动了鲁大姑,她问珍珍身上是不是有一只长命锁,珍珍说有,是她娘留给她的,但就是不让鲁大姑看。珍珍走后,鲁大姑在屋中失声痛哭,她认定珍珍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
鲁大姑对珍珍的态度突然变得温柔和善,并要送她去上学,令珍珍百般不解。芳林嫂为帮助鲁大姑确认珍珍的身份,看了珍珍佩戴的那只写有“三”字的长命锁,随后将其告知鲁大姑。鲁大姑却坚决不承认与珍珍有任何关系,可芳林嫂坚持认定珍珍和鲁大姑肯定有关系,还推测珍珍寄养的郊县高家,没准和微山湖的高敬斋有关系,她决定回微山湖老家查个究竟。
 
第二十六集   明察暗访
 
芳林嫂回微山湖的路上,遇到打听伪保长鲍文财的阿满。芳林嫂认为阿满的行为有点异常。回家后,她把阿满找伪保长一事告诉了刘洪。
王雅茗来找刘洪,说是奉鲁南解放区之邀来枣庄帮助恢复经济,在国统区为解放区订购了一大批货物,急需车皮运往枣庄。刘洪因一时无法凑齐王雅茗所需车皮,与王雅茗发生了激烈争执。后在李正的疏通下,车皮一事才得以解决。
阿满作为王雅茗的南北商行协理找刘洪办理车皮手续,刘洪突然发现阿满的长相正是芳林嫂在微山湖见过的人,由此对王雅茗及阿满的身份更加怀疑。刘洪派彭亮乔装前去鲍文财所在的鲍家庄调查。
王雅茗以开明商人的身份帮助八区建设,这让区长邓华不胜感激。刘洪在到南北商行暗访的过程中竟发现了“美丽牌”香烟和高敬斋家的座钟,让刘洪认定王雅茗有敌特嫌疑,而李正对刘洪的怀疑却不以为然。
彭亮回来报告,说在“红黑账”上有黑点的人最近都在悄悄和阿满来往。随后又在王雅茗运往枣庄的货物中发现了大批量的枪支弹药。刘洪立刻逮捕了王雅茗。审讯王雅茗时,王雅茗故意激怒刘洪,刘洪一气之下中计,打伤了王雅茗。
 
第二十七集   猎人陷阱
 
邓华来到铁路局为王雅茗喊冤,说那些枪支弹药是王雅茗用来支持区中队的。刘洪和彭亮认为,临城八区根本要不了这么多枪支弹药,王雅茗是打着支持区中队的幌子组织地下武装,而李正和鲁大姑却坚决反对这种推测。鲁南区委来电话,要求放了王雅茗,说枪支是给解放区买的。
王雅茗执意要求刘洪亲自道歉,否则绝不离开铁路局。刘洪则坚信王雅茗具有敌特嫌疑,拒绝向其道歉。王雅茗被扣押之事对铁路局产生了不良影响,李正只好让鲁大姑出面劝说王雅茗。
鲁大姑恩威并用,王雅茗终于同意离开,但他表示一定将此事上报黎玉省长。为了挽回在解放区商界的消极影响,刘洪遭受停职检查和留党查看的处分。刘洪愤愤不平,与芳林嫂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而另一方,王雅茗、松尾、冯经理和鲍文财等人却在为斗败刘洪而举杯畅饮。
芳林嫂四处寻找刘洪未果,焦急万分。刘洪却深夜来到李正家,说要只身去徐州找许槐生,彻底查清楚王雅茗的底细。李正开始坚决反对,刘洪一番分析,然后倾诉衷肠,说他绝不是为了个人恩怨,而是为了铁道游击队,为了解放区。李正终于点头,并将一份许槐生的档案材料交给刘洪,说这份材料对他一定会有帮助。
刘洪来到徐州,打算先找中山旅社的地下党杨掌柜,哪曾想中山旅社已被特务查封。
 
第二十八集   二进徐州
 
刘洪想起了从枣庄潜逃徐州的老梁头,第一次来徐州时,他曾打听过他的住处。
老梁头对刘洪的到来感到惊慌失措,他误以为刘洪是来抓他回去的。刘洪打消了老梁头的顾虑,并交代了此行的目的,那就是让老梁头通过郑祥打探许槐生的住处。
老梁头很快就打听到了许槐生的消息,并告诉刘洪许槐生常和一位济南来的柳琴女艺人在一起,那个女艺人叫南雅芳。
是夜,刘洪跟随许槐生及南雅芳来到南雅芳寓所。突然闯进来的刘洪让许槐生和南雅芳大惊失色。刘洪命令南雅芳等人退进小客厅,而后向许槐生打听王雅茗的真实身份。许槐生推说自己不了解王雅茗,刘洪拿出李正给他的材料,那是一份当年因许槐生叛变而导致滕州小组全军覆没的材料。许槐生被迫交代出王雅茗与松尾勾结的实情,并答应提供王雅茗的身份证明,以此交换刘洪手中的材料……一群黑衣警察因接到南雅芳的报警电话而突然闯入,刘洪被堵在屋中一时无法脱身。
刘洪失踪后,鲁大姑成为了代理局长。为了加强对铁道游击队的管理,鲁大姑在铁道游击队进行整顿,批评刘洪擅离职守的错误,批判孙玉田的投敌行为。关义、彭亮、小坡对鲁大姑的做法极为不满,公开反对鲁大姑将刘洪与投敌叛变的孙玉田相提并论。芳林嫂对鲁大姑的做法更为气愤,她对众人说,她相信老洪,老洪不会叛变,更不会死,他肯定能回来。
 
第二十九集 蛛丝马迹
 
许槐生即将升任机要科科长一事引起了军统徐州站众人的不满,尤其是侯队长,他发誓要抓到许槐生的把柄。这天,按照与刘洪的约定,许槐生到东华酒楼雅间和刘洪见面,侯队长秘密跟踪而来。
许槐生拿出一份档案交与刘洪,刘洪也把那份证据材料给了许槐生。岂料侯队长突然闯进,见到刘洪脸色大变,指责许槐生勾结“共匪”,一旁的刘洪将其一枪击毙。刘洪先打发走了许槐生,然后拿走了侯队长身上所有的证件。
回到老梁头住处,刘洪打开许槐生提供的材料,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那根本不是他所需要的材料。第二天,警察局开始调查侯队长枪杀案,军统站内对侯队长之死产生了各种猜疑。
迟迟得不到刘洪消息的李正将刘洪前去徐州一事报告了军区王副政委,受到了严厉批评。王副政委告诉他,徐州中山旅社联络站由于联络员的变节早已转移,刘洪此时正身处险境,李正心急如焚。彭亮、小坡等铁道游击队员纷纷要求离开铁道游击队,寻找刘洪的下落,铁道游击队一时间人心浮动。
正当刘洪告别老梁头欲返回枣庄时,郑祥却突然来访。郑祥告诉老梁头,许槐生以不正当的手段当上机要科科长,让老梁头不准再与其来往。躲在屋中的刘洪听到这一席话后,立刻改变主意,决定留在徐州,并要再见许槐生。
 
第三十集 独闯龙潭
 
王雅茗捐赠的枪支零部件散乱无法组装,邓华来到贸易商行找王雅茗询问缘由,王雅茗推说是铁路局在封存枪支时零部件搞乱了。邓华听后气愤不已,随即找到鲁大姑,就枪支问题和以前的过节激烈争吵。而此时的王雅茗正在秘密部署枣庄暴动。
刘洪来到南雅芳家,询问许槐生的下落,南雅芳说她与许槐生已经断绝关系。刘洪在南雅芳那里得到了一张军统站迎新年舞会的入场券。
鲁大姑与彭亮经过查证,王雅茗的那批枪问题并不是铁路局所致,她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鲁大姑来到南北商行,拿出确凿证据质问王雅茗。王雅茗见推脱不过,竟向鲁大姑提起了一个令她顿惊失色的男人。鲁大姑立刻意识到,王雅茗的背后定隐藏着一个天大阴谋。
王雅茗对刘洪的多日不归感到不妙,带领阿满及“快活里”的冯掌柜等人撤离枣庄。
刘洪扮作国军军官混入军统徐州站舞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然而就在此时,竟意外遇到了叛变投敌的孙玉田。(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铁道游击队2,分集梗概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