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二集 (上)

2011-07-01 10:2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0

 

12-1 沂蒙山           外(冬)
初冬的沂蒙山一片萧瑟,只有山上的那些松柏还带着些许的生气。
 
12-2 牛家沟小学教室            
教室里却是一片热情洋溢。
林红站在讲台上,正给孩子们朗读一篇课文——《吃水不忘打井人》,孩子们都背着小手坐在桌前,认真地听着。
那篇课文是这样写的:瑞金城外有个小村子叫沙洲坝。毛主席在江西领导革命的时候,在那儿住过。村子里没有井。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毛主席就带领战士和乡亲们挖了一口井……
 
12-3 县教育局前              
一排青砖的平房前,挂着县革委会教育局的牌子。
老支书蹲着门,一边吸着烟袋,一边打量着出出进进的人们。
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干部走过来,他是教育局的陈局长。
老支书立刻熄灭了烟袋,站起来,几步拦在陈局长面前,说:陈局长,你可回来了。
陈局长看到老支书,笑着:是洪德叔啊,走,屋里喝口水……
老支书:不喝了,俺是来问,俺牛家沟的老师有着落了吗?
陈局长看看老支书支吾片刻,然后说:洪德叔,不瞒你说,还没着落。
老支书一脸着急:陈局长,一个月前俺就找过你,咋还没着落啊?
陈局长:老支书,咱屋里说,屋里暖和。
老支书:俺不到屋里了,俺就想赶快听个明白,为啥不给俺老师?
陈局长解释道:老支书,咱县的老师本来就少,你要的又急,我上哪里给你弄老师去啊?
老支书恳求地:陈局长,俺求你了,你就给俺想想法子吧,俺村的林老师人家今年要考大学,还有二十几天了,你不派老师,不就把人家林老师给耽误了吗?!
陈局长耐心地解释:老支书,咱们县里,要考大学的老师也不是林老师一个人,给你们派了,给别的村派不派啊?
老支书:林老师和别人不一样,她是城里来的知青,原本早就该回城的,为了俺牛家沟的孩子,人家一耽误就是这么多年,这次,你们县里说啥也得解决,不能再耽误人家林老师了!
陈局长笑笑,说:老支书,咱县里下乡的知青,没走的也不是林老师自己,还有很多,你给林老师说说,再等一年,我一定给你们村派个老师,行吗?
老支书坚决地:不行!你要是不给俺老师,俺就住在你们教育局,不走了!
老支书说着,蹲在了门口。
陈局长看看进进出出的人,对老支书:洪德叔,你就是不走,我也弄不来老师啊……总不能让我这个局长给你们去当老师吧?
老支书看看陈局长,没说话。
陈局长:洪德叔,等开了春,我一定想办法,要是再派不了老师,我这局长真的不当了,进山给你们当老师,行不行?
老支书闷声闷气地:人家林老师今年考大学怎么办?
陈局长:实在不行就等到明年再考,已经耽误十年了,不差这一年了。
老支书不高兴地:你说的轻巧,一年那是好几百天的日子,你叫人家怎么等?!
陈局长一脸无奈地对老支书:洪德叔,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现在没有老师给你。
老支书低头不语,拿着烟袋只是抽烟。(暗转)
 
12-4 牛家沟知青点院子     黄昏       
老支书踩着夕阳,步履蹒跚地走进院子。
他走到林红的屋门前站住了,透过敞开的屋门,向里看着。
 
12-5 牛家沟知青点林红屋子      黄昏       
院子里的夕阳从门外斜进来。
林红的小桌一侧又摆满了学生们的作业。另一侧是她的复习材料。
林红一边啃着玉米煎饼,一边翻看着复习课本。
站在门口的老支书,朝屋子里林红轻声地叫道:林老师……
屋子里的林红没听见,仍在看着手里的书。
门口的老支书提高了声音:林老师……
这次林红听见了,她扭头向门口看去,见是老支书,忙放下书起身走到门口,对老支书:老支书,你怎么不进来呢?进屋喝口水。
老支书看看林红,走进屋子。
林红:老支书,你坐,我给你倒水。
老支书摆摆手,说:林老师,你别忙,我不喝……(叹了口气)林老师,有件事,不知咋给你说……
林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笑着对老支书:老支书,有啥事不好说的,你尽管说就是了,我听着。
老支书看看林红,然后很艰难地说:林老师,真对不起……县里……一时没有老师……
林红一笑,似乎很轻松地: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没有老师,我继续教就是了。
老支书拿出烟袋,吃力地对林红:……林老师,要不,让孩子们早早的放假吧,别耽误了你考大学。
林红:那怎么行呢,马上期末考试了,课越来越重要,不能因为我考学把孩子们给耽误了,咱村的孩子,再也耽误不起了!
老支书不由感动,他对林红说:林老师,那……你考大学怎么办呢?
林红笑着:实在不行,我就明年考,明年可以准备得充分一些,考起来更有把握。
老支书信誓旦旦地对林红说:林老师,明年,你洪德叔就是头拱着地,也得给县里要个老师来,说啥也不能再耽误你了!(暗转)
 
12-6 长河红卫纸箱厂院子           外(冬)
(字幕:1978年)
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怀林站在黑板前正在画板报。
黑板上写着几个艺术大字:欢度78年春节。字的两旁画着几个灯笼和点爆竹的小孩,其中一个点爆竹的小孩只是画了一个轮廓。
两个中年女工结伴走来,看到写黑板报的怀林,停住脚。
一个女工对怀林:怀林,你画的真好看,你真是咱厂的全才!
怀林回头笑笑:啥全才啊,瞎画。
另一个女工:怀林,上大学的通知书收到了吧?
怀林摇摇头:没有。
那个女工:我们邻居老陈家,他大儿子前天就收到通知了,是师范。
另一女工:我街上老张的二闺女,也收到通知了,是邮电,你怎么还没收到呢?
怀林强笑笑:也许……我考的不好,没考上。
那女工:怀林,又能写又能画的怎么能考不上呢?八成通知正在路上走着呢。
另一个女工安慰道:就是真考不上还有明年呢,你是咱厂的大秀才,一定没问题!
怀林随和着点点头,含糊其辞地:是,没问题……
一个女工:怀林,我们去买年货,你捎点什么吗?
怀林:不捎,我家都准备了。
那女工:那你忙吧,我们走了。
两个女工说笑着走去。
怀林看着离去的女工,愣了片刻,自语道:我考的还行啊,怎么会没考上呢……
他转过身拿起粉笔,继续在黑板上画着那个点爆竹的小孩。
远处有人喊:李怀林,电话,你妈来的。
 
12-7 纸箱厂传达室               
怀林走进,拿起桌上的电话:喂……妈……是我……
电话里传来怀林妈兴奋的声音:怀林,你的通知书到了,东方大学,全国重点……
怀林不敢相信: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怀林妈的声音:通知书寄到咱家了,东方大学,你赶快回来……
怀林放下电话,兴奋地对看门的大爷:大爷,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没等大爷说话,怀林一转身,几步跑了出去。
 
12-8 纸箱厂院子            
怀林发疯般跑来,一边跑一边喊:我考上大学了,我考上大学了!
路上的几个女工人不由回头看着怀林。
    怀林喊叫着,大步大步地跑远了……
 
12-9 楠楠家           
楠楠妈拿着大学通知书,爱不释手。她对一旁的楠楠感慨地说:楠楠,你真不简单啊,其实你才是个初中生,竟然给你考上了,还是重点……
楠楠妈说着,高兴的眼泪流了下来。
楠楠坐在床上,好像无所谓,她一边看小画书,一边对妈说:瞎猫碰上死老鼠,蒙的。
楠楠妈嗔她一眼:你这孩子,这么大的好事,到了你嘴里就什么也不是了!
楠楠仍是无所谓的样子:本来吗,考上能怎么样,考不上又能怎么样?反正都是拿工资,混日子。
楠楠妈坐到楠楠身旁,认真地对楠楠说:楠楠,考上和没考上那可大不一样!大学毕业后你就是干部!一个月拿五十二。还有,以后肯定要重视文凭,有了大学文凭,干什么都行!
楠楠看看妈认真的样子,没再说什么。
楠楠妈看了看手里的通知书,轻叹了声气,对楠楠:考上大学好是好,不过,你就要离开妈,一个人去外地……如果能在本市的大学,那就更好了。
楠楠:本市的大学有什么好的,我愿意去外地。
楠楠妈看看楠楠,然后随和道:对,去外地也好,见多识广……楠楠,到了大学一定要常给妈写信,啊。
楠楠:妈,过了春节才走呢,早着呢。
楠楠妈:说早也不早,转眼就到春节了,妈可提前给你说好了,一定要记住,不能像你弟弟,答应的好好的,一回外地他单位,就什么都忘了……(把通知书放在楠楠身旁,站起来)妈这就给你做饭去,炒四个菜,等你爸爸回来,咱们一家好好庆贺庆贺。
楠楠妈说着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楠楠一个人了,她放下小画书,拿起一旁的入学通知书,端详着。
楠楠的心声:解放哥,过了春节我就要走了……春节你能回来吗?我真想你……
楠楠说着,感到心里一阵酸楚,眼里似乎又有了泪水。
 
12-10 部队三连连部外            
院子里的黑板上写着几个艺术大字:欢度78年春节做好战备工作。
连部门口贴着醒目的对联。上联是:只要第一不要第二;下联是:演习夺魁傲视群雄。横幅是:所向披靡
 
12-11 三连连部内                    
汪小丽、宋培林、通信员、卫生员、文书围在桌前包水饺,解放不在。
宋培林对汪小丽说:汪军医,我老宋从来都不服你们家解放,怎么说我比他多当两年兵吧,他在我老宋眼里就是个新兵蛋子!但是,自打77演习之后,我算是彻底改变看法了,什么低空,超低空,只要“敌机”敢从我们三连头顶上过,你们家解放小旗一挥,方位角15-00搜索,它们一个也别想跑!
汪小丽一笑,说:指导员,以前是解放自己吹,现在你也帮着吹,以后他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宋培林一本正经地说:汪军医,我可不是吹,说的都是大实话!
 
12-12 一班宿舍        
解放正在和一班的战士一起包水饺,包好的水饺摆在一张床板上。
解放一边包一边对战士们说:我再给你们猜个谜语,你们听好了,如果还是猜不出来,我就把你们一班的“一”字取消,改成六班。
一班长笑着:连长,再一再二不再三,就是这顿水饺不吃,春节不过,下个谜语我们也要猜出来!(对大家)大家说是不是啊?
一班的战士异口同声:是。
解放抬头看看大家,说:好,像老一班的兵……(把包好的水饺放下,说)你们听好了……
大家大睁着眼睛看着解放。
解放一字一句地说:上头下头,下头上头,打一字。
战士们一边包水饺,一边紧皱着眉头使劲在想。
有的嘴里还在轻轻嘟囔着:上头下头,下头上头……
 
12-13 三连连部内                    
宋培林包好了一个水饺,对汪小丽说:汪军医,你知道演习指挥部怎么评价我们三连吗?他们说,没有三连的突前配置,没有三连训练有素的指战员,高炮群就很难完成这次演习任务!汪军医,这是多高的评价啊!我告诉你,你们家解放这次下到三连,那是就是为了拿下全团的演习任务,用不了半年,他还要上去,而且不上则已,一飞冲天。
汪小丽笑着对宋培林:行了,指导员,你就别再吹他了,他这个人,本来就老子天下第一,谁都不放在眼里,你再吹,他还得犯错误。
宋培林:不会!汪军医,你尽管放心。我们部队的传统是党指挥枪,有我这个党代表管着你们家解放,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汪小丽微微一笑,说:指导员,你这个党代表过于自信了,刘解放已经开始犯错误了。
宋培林一愣:此话怎么讲?
汪小丽向门口瞥了一眼,说:你看看你们连部门口的对联,什么“只要第一。不要第二”,什么“傲视群雄”,就凭那个“傲”字,刘解放他就没有接受教训。
宋培林一副思索的样子:是嘛,对联上有那个“傲”字吗?
汪小丽又一笑:你们对刘解放的骄傲自满,已经熟视无睹了。
宋培林对通信员:通信员,快,把门口的对联换下来。
通信员为难地对宋培林:指导员,连长说了,他写的对联一个字都不能换。
宋培林:你去告诉连长,就说这是他们家领导说的,快去。
通信员没走,对宋培林:指导员,如果连长不肯换呢?
宋培林:不换好说,让连长当面给他们家领导解释。
通信员看看汪小丽一笑,然后对宋培林:是,指导员。
 
12-14 一班宿舍        
解放一边包水饺,一边看着那些紧锁眉头的战士们,问:怎么,还没猜出来?
一个黑脸庞的战士抬头问解放:连长,这个字我们认识吗?
解放:只要是三连的战士,没有不认识这个字的。
那个战士又再琢磨,边琢磨边默默念叨:上头下头,下头上头……只要是三连的战士,没有认识这个字的……这是啥字呢?
通信员走进,看到解放,忙走过来,对解放说:连长,指导员说,不,是你们家领导说,连部门口的对联,要赶快换下来。
解放:为什么?
通信员:你们家领导说,对联上有个骄傲的“傲”字,怕你再犯错误。
解放一笑,对通信员:你去告诉我们家的领导,这是在三连,不是在我们家,三连的最高领导是我,刘解放,要换对联叫她回家换去。
通信员笑笑,对解放:连长,这话,我不能去说,只能你去说。
解放骂了一句:小崽子,你以为我不敢吗?
通信员又笑笑:连长是一连之长,三连的最高领导,在三连没有连长不敢的事。
解放拍拍手上的面,说: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去领导她一次,叫你们都开开眼界……
解放说着起身走到门口,身后那个黑脸庞的战士兴奋地惊呼道:连长,我猜出来了,猜出来了!
解放站住了,回过头,问:什么字?
那战士大声地:我们一班的“一”字!
解放一笑:错了。
那战士:没错,上头的下头,是个“一”,下头的上头,还是个“一”。
解放认真地对那战士:这不是一班的“一”,是第一的“一”,三连77演习拿的第一,就是这个“一”!字
那战士顿悟,然后大声地:对,是第一的“一”,三连只要第一,不要第二!
解放一笑:回答完全正确,奖励你十个水饺。
解放话音刚落,卫生员又急急地走进来,对解放:连长,1号首长来了,指导员让你立刻回连部。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