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三集 (上)

2011-07-05 09:4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57

 

13-1 林红家            内(夏天)
林红的父亲穿一件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兴的白色旧和尚衫,手拿一只旧蒲扇,坐在小桌旁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工人在下象棋,两人下得很认真。
林红妈坐在床上,一边缝补着一件衬衫,一边对下棋的林父说:老林,高考都公榜了,林红还没回来,也不知这孩子考上没有。
林父没听见,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的棋盘。
林红妈走过来拍了林父一下,说:听见没有?我给你说话呢。
林父走出一步棋,再问:什么事?
林红妈:林红到现在没回来,你就不着急啊?
林父:她没回来,那一定是工作忙……
林父说着,又走出一步棋。
林红妈说:忙啥,早就放暑假了……老林,你快去发个电报,叫林红赶快回来。
林父眼睛盯着棋盘,对林红妈: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发电报,你知道电报多少钱吗?一个字一毛钱,你发的起吗?
林红妈想想,然后说:就发俩字,两毛钱——回来……
林父:两毛钱?太贵了!买两包烟,还能剩下四分呢!
林红妈:那就发一个字——回。
林父刚想说什么,看到对方走了一步棋,对那个下棋的工人:哎,老王,你那小卒子什么时候过河的?
那工人一笑:你刚才发电报的时候,我就过来了。
林父:不行,我没看见,退回去,重走……
林红妈又拍他一下:你听见了没有,就发一个字,回。
林父不耐烦地:听见了,下完这盘棋就去。
说着,拿起对方的卒子退了回去。
对方工人按住自己的卒子,对林父:老林,咱不说好了吗,不能悔棋。
林父不讲理地:这不叫悔棋,我没看见,你走了不算!
那工人顶了一句:老林,你这就是不讲理了!你又不是瞎子,睁着眼怎么就没看见呢?
林父面红耳赤地:没看见就是没看见!
林红妈在一旁:老林,这可是你说的,下完棋就发电报。
林父不耐烦地对林红妈发火道:你有完没完啊?不就是发个电报吗!(然后不客气地拿开对方的手,把那个卒子放回原处,自己重新走了一步棋子,对对方说)该你了。
那工人看看林父火刺刺的样子,摇摇头,拿起另外一个棋子走了一步,然后说:你就是悔棋,也赢不了。
林父不服气地:那就走着看!
林红妈看看林父,说:说好了,下完这盘就去。
林父盯着棋盘答应了一声。
 
13-1A解放家           
解放把一封电报放到解放妈面前,说:妈,你看你,发的什么电报,我以为家里发生什么大事呢?
解放妈:家里就是发生大事了。
解放舔着脸:什么大事?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解放妈:你坐下,坐下妈告诉你。
解放听话地坐在妈面前,对妈说:妈,你说吧。
解放妈看看解放,欲言又止,对那边的刘三升:他爸,还是你说吧。
刘三升正趴在桌前在小本本上写字,他摆摆手:你没看我忙着吗?
解放妈走过去,拿起刘三升的小本,不高兴地说:发电报是你的主意,你再忙也得说!
刘三升小声地:这事我怎么开口?生孩子的事归你们老娘们管。
解放妈嗔了刘三升一眼:就你理由多!以后有了孙子,没你看的份儿!
解放妈回到解放面前,然后对解放道:解放,你爸不好意思开口,当妈的只好抹下脸,妈问你,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解放笑笑:我们这么忙,哪有时间要孩子?
解放妈本着脸:你这叫啥话?你没时间,你妈有的是时间,有了孩子妈给你们带,说吧,什么时候生?
解放敷衍地:以后再说吧。
解放妈:不能以后再说,今天必须告诉妈一个准信。
刘三升不再写字,竖着耳朵听解放娘儿俩说话。
解放:妈,准信你儿子做不了主,你得问小丽,是她忙,要去进修,没时间要。
解放妈看看窗外:你可不能骗妈。
解放:真的,你不信去问小丽。
 
13-1A解放家外           
汪小丽在晾衣服,其中有解放的军装,她轻轻地哼着一支歌。
汪小丽感觉到什么,扭头看过去。
楠楠站在那边的路上,也在看她。
两人默默地对望了片刻。
汪小丽微微一笑,转身进了屋子。
楠楠还是站在路上,看着空空的院子,还有铁丝上挂着的那军装……
 
13-1B解放家里屋             
解放和汪小丽躺在床上都还没睡。
汪小丽看着屋顶,说:解放,我今天看到她了……
解放:她是谁?
汪小丽:你以前的女朋友……
解放:……
汪小丽:她长的真漂亮。
解放:都是过去的事了,快睡吧。
解放说着闭上了眼。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解放,我要个孩子吧。
解放睁开眼,看看汪小丽:妈问你了?
汪小丽没说话。
解放:你不说要去进修吗?
汪小丽:进修完了我们就要,爸妈想孙子了。
解放“哦”一声,然后:这事你说了算。
解放说完又闭上了眼。
汪小丽看看解放,睁着眼仍在想自己的事。
 
13-1C楠楠家             
楠楠也没睡,她拿着解放的照片,久久看着。
照片上的解放,也在看着楠楠。
楠楠的心声:解放哥,放暑假的第一天我就想去你们家,今天我路过,我知道你回来了,我真想进去看看你,还有干妈,干爸,但是我害怕打扰你们……你的妻子我终于见到了……我总觉得,解放哥的妻子应该比她更好……
楠楠轻轻地抚摸着解放的照片……(暗转)
 
13-2 牛家沟知青点院子外     黄昏                  
林红身体已经基本恢复过来,她独自一人坐知青点院外的一块石头上,默默地看着远处的大山。
夕阳染透了层层叠叠的沂蒙山。
夕阳也染红了林红单薄的身体,她的神情充满了惆怅。
山下的小路上,有人向这边走来,那人走的很急,一边走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
小路上的人近了一些,已经看清那人的轮廓,是怀林。
林红看到了怀林,一愣,站了起来。
小路上,怀林也看到了林红,兴奋地加快了步子,一边走,一边朝林红大声喊道:林红,林红……
林红脸上透出了喜悦,她向前走了几步,又站住了。
林红耳旁响起怀林妈的话:如果你再耽误了,上不了大学,你和怀林的事即使阿姨赞成,怀林的爸爸也很难接受你……
林红站在夕阳里,一脸犹豫地看着走上来的怀林。
怀林大步走着,越走越近,他脸上的汗水在夕阳里闪着光泽。
怀林一只手提着一只旅行包,另一只手高高抬起,不停地摇动着,大声喊:林红,林红……
林红看着走近的怀林,一扭身向知青点走去。
怀林在后面边走边喊:林红,是我,怀林……
 
13-3 牛家沟知青点院子     黄昏     
林红匆匆走进院子,向自己屋子走去。
身后传来怀林的喊声:林红,你怎么了,林红……
林红并不回头,径直走进自己的屋子,从里面关上了门。
怀林大步走进院子,几步来到林红的屋门外,推了一下门。
门从里面插上了。
怀林朝屋子里喊道:林红,开门啊,是我,怀林!
 
13-4 牛家沟知青点林红的屋子内外       黄昏   
林红依靠在门上,背对着门外的怀林,淡淡地说:你来干什么?
屋子外,怀林对门内的林红说:我来看看你呀。
屋内,林红:我挺好的,你回去吧。
屋外,怀林看着门内,纳闷地问:林红,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屋内,林红仍淡淡地:没出什么事,我挺好,你走吧。
屋外,怀林疑惑地看着门内:林红,不对,你一定是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帮你。
屋内,林红眼里含着泪,说:真的没什么事,你走吧。
屋外,怀林着急地:林红,你肯定有事,否则,你不会不见我。
屋内的林红不说话。
屋外,怀林试探着问:是不是高考……你没有考上?
屋内,林红还是不说话。
屋外,怀林:林红,你说话啊……大学就是没考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年再考……就是明年不让考了,咱回城,还可以做别的工作,只要咱们俩在一起,就是不上大学,我也会让你幸福的……
屋内,林红哭出了声。
屋外,怀林着急地:林红,你别哭,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就是考大学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困难能难住咱们呢,是吧,林红……
屋内,林红的眼泪不住流淌,她还是不说话。
屋外,怀林:林红,你开开门,咱们好好谈谈,好吗……(看看屋门)我不相信,那个如此坚强的林红,那个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在我没有勇气继续活下的时候,帮我重新振作起来的林红,会被困难压倒,会在命运面前屈服,会……
怀林面前的门开了,林红站在门内,脸上虽然带着泪痕,但已经不哭了。
林红对怀林淡淡地:进来吧,怀林。
怀林看看林红,走了进去。
 
13-5 牛家沟知青点林红屋内       黄昏       
屋子里收拾的很整洁,屋内的布置和林红长病之前没什么两样。
林红已经平静下来,她给怀林倒了一杯水,说: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渴了,喝杯水吧。
怀林接过水,没喝,问林红:林红,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林红淡淡地:真的没出什么事。
怀林:林红,咱们爱了这么多年,你应该相信我……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林红不说话,眼睛又有些红。
怀林:是不是高考的事,没考上,对吗?
林红忍住眼里的泪水,说:我没去考。
怀林一怔,然后:你说什么?你怎么会不去考呢?你不说有老师了吗,为什么没去,为什么?
林红把脸扭到一旁,说:你别问了,我去做饭,吃了饭,你走吧。
林红说着站起身欲走。
怀林一把拉住她,说:林红,告诉我,你不说我不让你走。
林红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怀林,哭着说:怀林,你怎么才来啊……
怀林也抱着林红,安慰道:林红,别哭了,我不是来了吗……
林红抱着怀林哭得更厉害了……
怀林不知道如何再去安慰林红,只是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时间凝固了。
两个恋人紧紧地拥抱。
 
13-6 牛家沟知青点院子     黄昏     
夕阳依然燃烧着静静的院子。
山娃小心翼翼地端着一陶罐热汤走进院子。陶罐的把手处裹着毛巾。
山娃走到门前,抬头对着虚掩的门叫道:林红姐。
 
13-7 牛家沟知青点林红屋内     黄昏     
   
拥抱在一起的林红和怀林听到山娃的声音,几乎同时放开了对方。
林红擦擦泪,走过去,打开门,对屋外:山娃,进来吧。
山娃小心地端着汤走进来,对林红:林红姐,这是俺……(他看到了怀林,高兴地)怀林哥,你啥时来的?
怀林生硬地笑笑,说:刚到。
山娃不无埋怨地:你也不打封信,俺好到车站去接你。
怀林:走的急,来不及了……(欲接山娃手里的汤)山娃,我来吧。
山娃:你别动,小心烫着你。
山娃说着,小心地把汤放在桌上,对林红说:林红姐,这是俺在沂河里抓的鳖,俺娘炖了三个小时,你趁热喝了,大补。
林红客气地:你看你……又麻烦你们。
山娃:林红姐,你这是咋说的,你为了俺牛家沟的学生都累病了,大学也耽误了,俺就是天天抓鳖给你吃,也补不过来……
一旁的怀林忙问林红:林红,你病了?什么病?
林红敷衍地:好了,没事了……(对山娃)山娃,你坐。
山娃没坐,对怀林:怀林哥,这大半年,林红姐又要复习,又要教课,每天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县里的老师好不容易请来了,林红姐病倒了,肺炎,发烧四十多度,到医院打吊瓶,十多天也没退烧,考大学都没法参加……怀林哥,你要是在就好了,我们谁都帮不上她……
山娃说的眼圈有些发红。
怀林的眼圈也发红了,他含着眼泪对林红说:林红,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为什么要一个人,受这样的苦,难道我不是你的亲人吗?
林红淡淡一笑:我已经好了,都过去了……
怀林看看林红,极力忍耐着泪水,对山娃说:山娃,谢谢你,谢谢你娘,谢谢你们照顾林红。
山娃:这是我们应该的,俺们山里人欠林红姐的。
怀林:山娃,你先回去吧,我有话给你林红姐说。
山娃点点头,对林红:林红姐,俺走了,需要啥,俺再来。
林红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山娃转身走去。
怀林把山娃送出门外,强忍着痛苦,向门外的山娃点点头,然后关好门,回身走过来,再次抱住林红,流着眼泪说:林红,是我不好,我没能来照顾你,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吃了这么多的苦……大学也耽误了……林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帮过我,帮我活着走到现在,可我……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没有帮你,我对不住你,林红……
怀林哭着说不下去了。
林红也哭了……
 
13-8 知青点院子     黄昏   
山娃站在院子里,听着屋子里怀林的哭声,不由地也哭起来。
山娃抬头看看林红的屋子,流着眼泪离开了知青点的院子。
静静的院子里,夕阳的余晖慢慢地退去。
(叠)月色洒满了院落。
 
13-9 知青点林红的屋子         
林红轻轻推开怀林,擦擦眼泪,说:好了,都不哭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说说现在……
林红说着,点亮了桌上的油灯。
怀林也擦擦泪,对林红:好,就说说现在。
怀林说着,坐下,让林红坐在自己身旁,握着林红的手说:林红,这次来,我要带你回去,回到我身边。我要把下半辈子的全部,都给你,让你幸福,不再受苦。
林红淡淡一笑,说:怀林,你想过没有,你现在是大学生,毕业以后前途不可估量,我即便回去,三十岁的人了,也不会有什么好工作,百分之九十九是去街道工厂,甚至还要差,老话讲,门当户对……我们之间已经不般配了,所以,我想我们的关系……
怀林立刻打断林红:林红,你别说了,我李怀林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以后不管我混成什么样,就像你说的前途无量,我也永远不会嫌弃你,不会和你分手!
林红:怀林,你听我说……
怀林:你先听我说。林红,7年前的秋天,因为有人说我的名字和林彪有关系,我几乎崩溃,甚至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也是在知青点,是在隔壁我的房间,你对我说,怀林,我们从初中就是同学,文革在一起又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如今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在这大山里面,我应该成为你的知心人,亲人……
怀林说着,眼里涌出了泪水。他紧紧拉着林红的手,继续说:林红,你还说,也许你能用你的心,帮我度过难关……林红,你知道吗,当时听了你的话,我的那颗就要死去的心,在你爱情的抚慰下,又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力气……当时,我对你说,林红,我一辈子都不会辜负你……现在我还要对你说,我李怀林今生今世,都不会辜负你,背叛你。
林红再次抱住怀林,又一次次默默流下眼泪……
怀林也抱着林红,亲吻着她那满是泪水的脸庞……
 
13-10 知青点的院子                 
月色在院子里轻轻地流淌。
山娃从通向他家的小路上走下来,站在远处,看着知青点林红的屋子。
 
13-11 知青点林红的屋子         
林红和怀林紧紧抱在一起。
两人忘情地亲吻着。
怀林抱起林红,将她慢慢放倒在床……
 
13-12 知青点的院子                
山娃坐在院外的石头上,久久地看着林红屋子的窗户。
那窗户里面的灯熄灭了。
山娃像雕塑一样,坐在那块石头上。
月光映照着他那伤感的眼神……(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