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铁道游击队——战后篇》独家解密(十)                                             ——从顽固不化的松尾 看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

2011-07-08 09:5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滕洋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65

    《铁道游击队Ⅱ——战后篇》日前已在山东影视频道播出完毕,从观众的反响来看,评价普遍不俗。尤其是铁道游击队队员痛打警备团和与日伪军斗智斗勇,往往让观众看的酣畅淋漓,痛快备至。

    《铁Ⅱ》是对《铁道游击队》的延续,它讲述了1945年秋天抗战全面胜利后,驻鲁南临枣地区一千余人日军在沙沟向铁道游击队缴械投降。当刘洪等人尽情欢呼的时候,日军宪兵司令松尾,却利用引爆自杀的诡计隐藏下来,这个战争狂人要把所谓的“圣战”进行到底……其中,日伪军松尾就是《铁Ⅱ》中一名重要的反派人物。

    在《铁Ⅱ》的一开篇,狡猾的松尾便利用“伪自杀”的阴谋,成功躲过了铁道游击队的视线,化身为一名普通人隐蔽在暗处,当时的特定环境也给松尾等日军残余创造了生存条件,先是被枣庄国民党伪警备团收留,并且与国民党联手给共产党的红色区域制造事端,伺机颠覆新生政权。这时的松尾,其身份为达目的是非常多变的,在伪警备团他化身伙夫窝藏起来并在混战中逃脱,转而化身为说书先生,打着“宋江后代”的名号,骗取了“筷子帮”帮主之位,利用“筷子会”蛊惑人心破坏铁路,是隐藏在枣庄人民中间最大的敌人,是日本军国主义典型代表,是《铁Ⅱ》中的最大反派人物。

    《铁道游击队——战后篇》在《铁道游击队》的基础上,成功的续写了以松尾为代表的日本残余势力的顽固不化,极大的抨击了日本复国主义的反动嘴脸,让人们永远铭记历史,为铁道游击队的民族精神再添色彩。

 

松尾以自杀为掩护逃离铁道游击队员的监视

 

乔装成货郎的松尾

 

准备洗劫军火时流露出的阴险

    而在历史上,类似于松尾这样“败而不降”的日本战争分子也是非常之多。1945年8月,中国国内八年抗日战争胜利了,日军在22个地域向当时的中国政府缴械投降。大多数日军在放下武器后,被遣送回国。但是一些顽冥顽不化的军国主义分子则拒绝回国,活动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他们贼心不死,不承认日本的失败,拒绝“大东亚共荣”的破产,阴魂不散,躲藏在暗处与我军进行着一轮又一轮地斡旋。他们仍想利用中国丰富的经济、社会资源,复兴日本,扩张军国主义势力。同时,日本军国政府中一些人仍然野心勃勃,他们出于“复兴皇国,弘扬天业”的阴险用心,也秘密要求一部分官兵留在中国,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其中比较著名的事件有1946年2月3日的东北通化日军暴动和山西阎锡山的日军秘密反动组织。

    山西阎锡山的日军秘密反动组织

    1945年日本签字投降,但是在山西省,由于经济、政治方面特殊的原因和条件,日军残留的图谋却得以实施。经济方面的原因,是山西具有军国主义势力图谋战败后复兴所必须掠夺、利用的丰富资源和潜在生产力。政治方面的条件,是军阀阎锡山的存在和日本侵华期间开展“对伯工作”的基础;特别是抗战胜利后阎锡山想利用日军对抗解放军的企图。

    被阎锡山收留下的部分日军残余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与现实条件,驻晋第一军及其他侵晋军国主义分子,酝酿、策划并实施了“山西残留”:利用军阀阎锡山留用日军对抗解放军的企图,在阎的“屋檐”下暂时荫庇,而以具有独立控制力的军队残留下来,辅之以经济、政治、文化、情报和社会残留,把山西变成日本实际的殖民地,用战胜国的资源服务于战败国的经济复兴,等待国际局势变幻,山西就是日本重新向大陆扩张的前进基地。在晋中战役、太原战役等作战中,日军顽抗中国人民解放军,屠杀和残害中国人民。

    然而,在解放战争摧枯拉朽的炮火声中,军阀阎锡山逃身海外,附植于阎锡山军队的残留日军,也随阎军的覆灭而覆灭。1949年4月24日,太原解放。至此,阎锡山部队中的日军已基本被解放军全部歼灭。日本军国主义残留山西死灰复燃的梦幻彻底破灭了,但它留给世人的警示却是深刻的、长期的。

    东北通化日军暴动

通化二•三暴动视频

    通化市,地处吉林省东南部和东北东部最大的区域中心城市,煤、铁、森林资源丰富,工业发达,交通便利。在军事上,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聚居潜伏在通化的大批蒋日特务分子不甘心于失败,企图把通化从人民手中夺走,频繁地进行暗杀和武装颠覆活动。为了将我军逐出通化,他们曾数次组织伪军警土匪武装进犯通化,均被我粉碎。

    1946年2月3日凌晨,已经向中国投降的日本关东军旧军人以及日本战俘、商人、暴民在国民党的煽动下卷入国共东北主导权之争,数千名日本关东军发动了蓄谋已久的武装暴乱。我党领导的自卫武装五百余人坚守阵地,英勇抗击着十几倍于我的武装暴徒。由于敌众我寡,又是分兵坚守,反暴乱战斗十分艰巨,我军阵地险象迭出。强暴的敌人以死决战,就在这危险之承,我通化支队、朝鲜义勇军的机动部队赶到,从背后猛攻暴乱之敌。敌人腹背受创,在我军猛烈夹击下终于溃败,除少数逃窜外,大部被歼,我军终于以较小的代价,共毙俘暴乱日近四千人,取得了抗暴斗争的胜利,从而避免了历史的逆转和更大的流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