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四集 (中)

2011-07-11 12:2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4

 

14-12 营房三连连部      清晨         
解放坐在桌前,在看讲课提纲。
政委走进来。
解放忙站起来:2号首长,你起的很早啊。
政委淡淡一笑:我一夜没睡……宋指导员还没回来?
解放:没有……兴许车票不好买。
政委不满意地:又不是过年过节,票有什么不好买的?!再发电报,告诉他,两天内不归队,严肃处理。
解放:是!
政委拿起桌上解放的讲话稿,问解放:就写这么几张纸?
解放一笑:这只是提纲,其他的话,都在我脑子里。
政委翻看着讲话提纲,对解放说:三连长,让军事干部讲政治课,而且又是这么重要的政治学习,也的确难为你了,不过,既然你们指导员赶不回来,你就必须把课讲好,这是你们三连,真理标准讨论的第一关,重中之重,你这一课讲不好,整个学习全泡汤,明白吗?
解放:政委,你就放心,别看我不是政工干部,可我平常在宋指导员的监督辅导下,马列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学习日积月累,真理标准的第一课,保证首发命中!
政委放下讲话提纲,对解放:事到如今,我就是不相信你,也没别的办法了……三连长,我就信你一次!
解放一笑:2号首长,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绝不会让团里失望!
 
14-13 连队俱乐部             
(叠)俱乐部里歌声嘹亮。三连的指战员整齐地坐在马扎上,笔记本统一放在右膝盖上,解放站在队伍前方,很有节奏地舞动双臂,指挥大家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俱乐部正面是毛主席的像,两边有标语,写着: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积极参加真理标准讨论。
俱乐部后墙的黑板上写着庄重的黑体大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军政治部主任走进,身后是团政委和军工作组的处长、干事。
解放做了一个手势。歌声戛然而止。
解放高声下达口令:起立。
众人几乎同时站起。
解放下达口令:稍息。立正。
战士们动作整齐一致。
解放回身,大声向军政治部主任报告:报告首长,高炮团一营三连集合完毕,准备上课。请指示。
军政治部主任回礼:坐下吧。开始上课。
解放:是。(回身对全连下达口令)坐下。
战士们齐刷刷的坐在马扎上,笔记本几乎在一个时间内放在右膝盖上。
政委带着军政治部主任和工作组其他成员,坐在队伍一旁的行军椅子上。
解放走到队伍正前方黑板下,面对众人道:现在开始讲课。
战士们几乎同时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
军政治部主任看了一眼动作一致的战士们。
解放:今天的课,我讲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第二,要坚持真理标准,就要反对本本主义,第三,只有实事求是,讲真话,才能坚持真理标准。
大家认真地记录。
解放:首先讲第一问题,为什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释,道理浅显易懂。毛主席说过,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那就要亲自尝一尝,尝一尝就是实践,梨子到底是甜的还是酸的,你实践一下就知道了。我们的指导员宋培林同志有一句口头禅,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遛一遛也是实践。
解放说着看了一眼军政治部的王主任。
王主任在认真地记录。
解放继续讲道: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够证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例子比比皆是。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同志,都能举出一个到两个例子,说明真理的标准,只要例子讲的准确、生动的,你的例子就可以上连队的黑板报上,我们要比一比,看哪个班,哪个排登在黑板报上的例子多。
战士们一阵悄悄地议论。
团政委用余光悄悄看了军政治部主任一眼。
王主任很欣赏地看着解放。
 
14-14 宋培林家厅堂         
一张手写的契约拿在宋培林手里。三叔坐在宋培林对面,叼着烟袋看着宋培林。
宋培林仔细看着手里的契约,对三叔说:三叔,你真是在逼我啊……
三叔对宋培林解释道:大侄子,三叔不是逼你,61年的时候,咱村用过这个法子,挺灵验,第二年就不饿肚子了,眼下你三叔再也想不出别的法子了,你就帮帮三叔吧。
宋培林叹了口气,说:三叔,只要我这手印按下去,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脱下这身军装……
三叔:大侄子,三叔已经给你保证过了,乡亲们就是坐牢,也不会出卖你……
宋培林摆摆手:算了,不说了,我宋培林既然答应你了,就是脱军装,这个手印我也按……不过,我有个条件。
三叔:大侄子,你说,只要叔能办到的,一定答应你。
宋培林:第一,加一句,此契约只试行一年,不管一年之后能不能吃饱饭,分下去的地,都要收回来。
三叔想了想,说:我答应你。
宋培林:第二,我宋培林按这个手印是违心的,是不得已的,也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我只能用小拇指按。
三叔有些不情愿,说:大侄子,手印都按了,还管大拇指和小拇指吗?乡亲们都是大拇指按的印,你也大拇指吧。
宋培林站起来,坚决地:不行,要是用大拇指,我就不按了,拔腿我就走,除非你把我绑起来,那样的话……三叔,你强行捆绑解放军,你掂量掂量,那是什么罪?
三叔立刻软下来,起身走过去把宋培林按在凳子上,说:培林侄子,你坐下,坐下……三叔答应你,小拇指就小拇指……不过,对谁你也不能说,是小拇指按的手印。
宋培林点点头,说:行,不说。
三叔把印台打开,放在宋培林面前。
宋培林又看了看那张契约,用小手拇指按了一下印台。
三叔指指契约的一个地方:按这儿。
宋培林看看那地方,指着契约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对三叔:还是按在这儿吧。
三叔:行,就依你。
宋培林仔细看看那按手印的地方,觉得可以了,一闭眼,小拇指按在了契约上……
 
14-15 三连营房院子      黄昏        
两个战士在写黑板报,标题是真理标准讨论第四期。他们身后有几个战士围在那里观看。
黑板四周不远,有的战士在看报纸,还有的在一起议论着,争论着什么。
军政治部主任和团政委向这边走过来。
军政治部主任看看远处看报纸的战士,对团政委说:你们的三连长,做政治工作很有一套,课讲的很生动,他那个的点子也很好,用身边的事讲真理标准,这两天,我参加了三个班的讨论,战士们学习的热性很高,言之有物,真理标准理解的很透彻。
政委点点头,说:三连长的确很不错,“老三届”的高中生,父亲是老革命,爱学习,肯钻研,思想也很稳定,是团里内定的参谋长苗子。
军政治部主任点点头,然后对团政委:三连的指导员还没回来?
团政委:还没有……也许是票不好买。
军政治部主任:他家是什么地方?
政委:安徽凤阳,住的很偏僻,离车站很远。
军政治部主任“嗯”一声,说:李政委,我认为三连长当政工干部,比当军事干部还要出色。
政委:主任说的也是,我们团党委开会,再研究研究。
两个人说着走去。
 
14-16 三连部 解放的屋子                
解放正俯在桌前写总结,已经写了厚厚的一沓纸,在那沓稿纸旁堆满了各班写的体会和总结。解放拿过一份体会,看了看,然后继续写总结。
有人推门走进,脚步很轻。
解放猛地回过头。
进来的是宋培林。
解放站起来一笑:我就知道是你。
宋培林忙对解放:小声点。
说着宋培林回身关好门。
解放走过来,接过宋培林的包,说:你肯定做什么亏心事了,要不,不会这么鬼鬼祟祟。
宋培林看看解放,叹气道:一言难尽啊……哎,学习进行的怎么样?
解放一笑:军工作组很满意。
宋培林一愣:军里来工作组了?
解放点点头:带队的是军政治部的王主任。
宋培林苦着脸说:完了,完了,我这次全完了。
解放又一笑:你这叫自作自受,发了三封电报,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宋培林长长叹一声,说:连长,你不知道,我家遇见大事了……
解放忙关切地:什么事,老婆病了?
宋培林摇摇头:没有。
解放:是不是孩子……
宋培林又摇头:也没有。
解放松了口气:不是老婆,又不是孩子,你的双亲也不在了,你家还能有什么大事?
宋培林只是叹气,不说话。
解放看着他,说:你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
宋培林还是不说话,拿出纸烟卷着,他的手有些不听使唤。
解放指点着宋培林,说:让我猜对了,你肯定犯错误了……老宋,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犯错误不怕,改了就好……哎,告诉我,犯了什么错误了?
宋培林又摇头又叹气:没法说,没法说……
解放看着宋培林,试探地:不会是犯了作风错误,让老婆抓住了……
宋培林不高兴地:这怎么可能呢!我宋培林是党员,政治指导员,怎么会犯那种丢人现眼的错误?
解放一笑:只要不是作风错误,那就没什么了不起的!
宋培林又叹了口气:这个错误,比作风错误还要……唉,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偏偏生在那么个穷地方!
解放疑惑地:听你的口气,是不是偷人家东西了?
宋培林更不高兴地:刘解放,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咱俩一个连队,待了那么多年,我宋培林的人品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穷死,饿死,也不会拿别人一根草,一粒米,你难道不知道吗?!
解放笑笑:你看你,急什么?开个玩笑,何必当真。
宋培林用教训的口吻说:这种玩笑能随便开吗?这牵扯到一个人名声问题,尤其是对我,连队的指导员,别说开玩笑了,你想都不应该想!
解放:好,下不为例,不说,也不想……不过,指导员,既然不是作风问题,又不是那个……不该想的才错误,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愁眉苦脸的……哎,你给我说说,我帮你支个招,度过难关。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这事,你也没招。
解放:那可不一定……军政治部主任都说,我有办法,政治学习搞得生动活泼……哎,指导员,你说吧,想不出办法,那就算我犯错误!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你可要保证,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最近的人。
解放:行,没问题,咱俩谁和谁啊,一个连长,一个指导员,老搭档了……说吧。
宋培林想了想,然后:算了,还是不说了。
解放指着宋培林:你看看你,婆婆妈妈的……宋培林同志,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相信同志!你就是遇见天大的事,两个肩膀扛着,总比你一个人强吧?何况我这肩膀,那是抗过大风大浪的肩膀!就说去年吧,不明不白地把我从司令部撸下来,这么大的事,我在笑谈中轻松化解……你遇到的这点事,不会比我的大吧吧?说吧,我帮你一起抗。
宋培林深深吸了一口烟,终于下了决心,说:连长,我就不瞒你了,我犯大错误了……
解放一笑:你又吓唬自己!你既没有犯作风,又不是那个什么……你能犯什么大错误?
宋培林:我走资本主义道路了……
解放一愣:你说什么,资本主义道路?(摸摸宋培林的额头)老宋,你没犯病吧?
宋培林拿开解放的手:行了,我都愁死了,你还开玩笑。
解放:老宋,你真把我弄糊涂了,你政治上如此坚定,怎么会走资本主义呢?
宋培林又吸了口烟,走到门口看看,关了一下已经关好了的门,走过来,对解放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村穷,又遇到旱灾,乡亲们过不下去了,要把地分了,说是包产……
解放睁大了眼:老宋,这可是真是大事,你可不能犯糊涂?!
宋培林:谁说不是,大事上我从来就不糊涂。开始我没答应,可我三叔不干,他是队长,是他带头的,要我们每家都按手印,不按就不让我走。
解放:你按了吗?
宋培林:一开始,我誓死不按,三叔就让民兵在我家看着,还背着枪……
解放指点着宋培林:老宋,你可真笨!咱是正规军,能叫两个民兵把咱给看住了?你就是用后脑勺想出来的点子,他们也看不住你!
宋培林:当时我也是这么想,可我走出屋子,没走出院子,三叔在门外守了一夜,他跪在地上,再三求我,他是我的长辈啊,我不答应他就跪着不起,我真是山穷水尽了……你来了三封电报,我还要赶快归队,回不来,部队这边也没法交代,受处分是小事,弄不好就得脱军装……唉,我一咬牙,一闭眼,用小拇指,在三叔的契约上按了手印。
解放:你说什么,用小拇指按了手印……
宋培林:是啊,我总得留个后手吧,大拇指那是正规的手印,小拇指……那就好多了……
解放指点着宋培林:你呀,老宋,你这是小聪明,大糊涂!大拇指、小拇指那都叫手印,查出来都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宋培林叹了一声:事后一想,也的确一样……连长,我可都说了,你一定帮我出主意!
解放想了想,说:给我卷根烟。
宋培林卷了根烟递给解放,然后给他点燃。
解放吸了口烟,咳嗽了一声。
宋培林看看门外,对解放:小声点。
解放也看看门外,把烟又弄灭了,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宋培林看着解放,问:想出来了吗。
解放不说话。
宋培林:解放,这次我可全指望你了,当了十三年兵,就差两年了,老婆孩子就能带出来了……唉,出了这么大的事,一旦查出来,你说我可怎么办呢……
解放回过身:老宋,办法有了。
宋培林:快说,什么办法?
解放坐下来,眼里闪着光:一个字。
宋培林:不承认。
解放一笑:你这是三个字。
宋培林:那是什么字?
解放:借。
宋培林不解:借什么?
解放:借地啊,如果真查出来,就说是借地。
宋培林还是不解:借地?那不也是把地给农民吗……
解放:这借和分大不一样……上次和平来,就是你走的那天,他说今年安徽大旱,安徽省委常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如何度过旱荒。省委书记万里同志在会上提出:与其看着农村的大片土地撂荒,倒还不如借一部分土地给农民。万里什么人,那是中央派下去的干部,中央的干部都同意借地了,你宋培林敢不同意?
宋培林点点头,然后:这到也是……哎,解放,和平说话云山雾罩的,有准吗?
解放:国家的事,和平能瞎说吗?他说是听他爸说的,他爸可是军级干部。
宋培林又点头:如果是这样,我心里就踏实了……
解放:真踏实了?
宋培林点点头;踏实了。
解放把那份总结放到宋培林面前:既然踏实了,你就好好看看,明天学习总结,你讲。
宋培林推辞地:我怎么能讲呢,我又没参加学习。
解放:你是政治指导员,你不讲谁讲啊……我告诉你,只有你总结讲的好,才能将功补过,弥补你不能按时归队的问题,懂吗?
宋培林:解放,你心意我懂……可我学习没参加,怕讲不好。
解放:正因为如此,这份学习总结我才写得非常详细,我给你说,我刘解放长这么大,从来没写过这么多的字,好几千字呢……你好好看看,别说我糊弄你。
宋培林翻看着。
解放:还有,你自己得抄一遍,别说是我写的。
宋培林拍拍解放,感动地:解放,谢谢你……
解放:先别谢……还有一件事,你还要把探家的所见所闻加进去,要正面的例子,比如万里书记到基层考察,如何做到实事求是,还有,安徽的干部,是如何抗旱救灾,关心群众的……我这有报纸,你可参考一下。
解放说着,拿过一张报纸递给宋培林。
宋培林接过报纸,担心地:加安徽的事好吗?别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解放一笑:不会的……你要是不加,三封电报不回来,你怎么解释啊……
宋培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14-17三连俱乐部       
三连的战士,整齐地坐在马扎上,高声唱着《解放军进行曲》。
军政治部主任、团政委、军工作组其他成员依旧坐在行军椅子上,他们和大家一同高唱。
歌唱完了,解放对大家说:今天是真理标准讨论的最后一天,由指导员宋培林同志给大家做总结。大家会问了,指导员一直没露面,今天如何作总结?我要是说指导员水平高,先知先觉,那不符合咱们讨论的主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众人善意一笑。
解放继续道:指导员这几天没回连队,是因为他利用休假的时间,到安徽老家的广大农村走访去了,走访的动因吗,按记者的话说,这是源于一个政治指导员的政治灵敏度,不过,实事求是地说,不能把他抬的这么高,他是听说安徽省委书记万里同志到乡下走访,他一个小小的连级干部,不跟着走,能进步吗?
军政治部主任也善意的笑了。
解放:因为走访,所以指导员没收到电报,不过,这也是好事,指导员在走访的实践中,了解了很多生动的故事,用更加充分的事例,回答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同志们,关在营房闭门讨论,难以深入了解真理标准讨论的深远意义,只有走出去,用更为丰富的社会生活实践来论证,才能得出更加精辟的结论。下面,热烈欢迎指导员给我们做精彩感人的总结!
战士们热烈鼓掌。
军政治部主任和团政委等人也在鼓掌。
宋培林在大家的掌声中走到讲桌前,他感激地看了解放一眼,然后拿出他抄写的那份总结稿,对众人开始讲起来……(渐隐)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