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五集 (上)

2011-07-13 08:4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69

 

15-1 解放家里外屋           内(夏天)
里屋传来孩子的哭声。
解放妈和刘三升手忙脚乱的在泡奶粉……
(字幕:1980年)
(解放画外音:1980年,汪小丽生了一个儿子,她回家生孩子的时候,我正参加军区组织的司令部演习,没有看到儿子的诞生……)
 
15-A解放家里解放房间      内(夏天)
里屋。一个不满月的婴儿躺在床上大声啼哭着。这是解放和汪小丽的儿子。
汪小丽的军装挂在衣服架上,她头上包着围巾,身上盖着被子,坐在婴儿身旁。她抱起婴儿,掀开衣服喂奶。
婴儿吃了两口,还是哭。
解放妈拿着奶瓶急急走进,自己先尝了尝,然后利索地接过汪小丽怀里的婴儿,把奶瓶嘴塞到婴儿口了。
婴儿含着奶瓶嘴不哭了。
解放妈一边喂奶,一边问汪小丽:小丽,奶还下不来?
汪小丽点点头,“嗯”了一声。
解放妈安慰道:别急,别着急……(看看汪小丽,问)解放啥时回来?
汪小丽沉着脸:他呀,就知道他的演习,把我们都忘到脑后了。
解放妈看看汪小丽欲言又止。
 
15-2 部队解放宿舍            
解放的宿舍有两间房子,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双人床、桌子等家具都是部队统一配发的。桌子上摆了不少书,还有一张他和汪小丽穿军装的合影照片。
解放正在收拾包,一旁放着麦乳精、奶粉,还有海参。
有人敲门。
解放:进来。
走进来的是宋培林。宋培林看看解放的包,说:7号,回来也不喘口气,这就要走啊?
解放纠正道:军人称呼要准确,我现在是参谋长,应该叫我5号首长。
宋培林一笑:命令还没下呢,就迫不及待了?
解放一笑:军政治部已经来过电话了,命令马上就到……8号,你来找首长,有什么要请示的?
宋培林摆摆手:行了,行了,还没上任就摆臭架子……
解放又一笑:这叫责任,明白吗?
宋培林;我不想明白……(说着拿出一张纸递给解放)哎,你看看,这是我给你儿子的礼物
解放接过看了一眼,对宋培林:什么乱七八糟的,写了几个破字,就敢拿来糊弄首长?
宋培林:你看好了,这是我给你儿子起的名字,一共二十个,都是有讲头的。
解放微微一笑,把那张纸还给宋培林,说:我刘解放生的儿子,那可是独生子女,这么大的事,你宋培林说什么也得送点真家伙吧,哪怕是一包奶粉,一包饼干呢?而你呢,就送我一张纸?(指点着宋培林)这也就你宋培林能想的出来!
宋培林也是一笑:刘解放,你这次可是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对门口)小王,进来吧。
一个战士推门走进,手里拿着奶粉和酒。
宋培林示意战士把奶粉和酒放到桌上。然后对战士:回去吧。
战士敬礼,走了出去。
解放笑着对宋培林:老宋,你这是玩的什么花样?
宋培林一笑:先务虚,后务实。太贵的真家伙咱老宋买不起,(指指桌上的东西)孩子吃的奶粉,老人喝的酒,咱老宋还是能够拿的出来的。(把那张写着名字的纸也放到桌上,对解放)老刘,一虚一实,礼物齐了,不成敬意,请收下。
解放看着桌上的东西,对宋培林:老宋,你不会是打肿脸充胖子吧?没钱也就算了,心意到了就行了。
宋培林一笑,说:刘解放,毛主席说,事物是在不断变化的,我宋培林一穷二白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自打那年包了地,咱老宋家里早就鸟枪换炮了……哎,我告诉你,我老家来信说,中央领导都表扬了我们安徽了,号召全国学习安徽,知道吗?
解放一笑,说:中央领导也表扬你了吧?
宋培林一时没反应过来:表扬我什么?
解放:表扬你用小拇指按手印啊,那也是你宋培林的一大发明啊!
刘解放说着,在宋培林面前晃了晃自己的小拇指。
宋培林本起脸,对解放:刘解放,你别给我再提小拇指的事,一想起这事,我就恨你!
解放也本起脸,说:宋培林,你可真能忘恩负义!当初为了那个小拇指手印,你整日惶恐不安,我刘解放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你不谢我也就罢,怎么能恨我呢?你还有没有人心啊?
宋培林:刘解放,要不是你三番五次吓唬我,拿着我的小拇指说事,我能逼着三叔把那分地的契约烧了吗?要是那份契约不烧,你知道会是啥结果?
解放一笑,故意地:上级一旦查出来,开除你军籍,打发你回家。
宋培林摆摆手:我说是现在!我告诉你,我们那里有个小岗村,也有这么一份契约,人家保管的很好,中央领导看了他们的契约,说小岗村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先行者,以后必将写入改革开放的史册,这评价多高啊!而我们小宋家村呢,契约比小岗村定的还早一个多月,可我们的契约烧了,没有了,我那小拇指也白按了,否则,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就是我小宋家村,其中也有我宋培林!
解放一笑,说:我明白了,契约要是不烧,你就是全军的先行者,现在早就是政委了,2号首长,我这个5号,见了你得敬礼,对吧?
宋培林得意地:没错,全团集合的时候,你就得向我报告,(学着口音敬礼道)报告2好首长,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参谋长,刘解放。
解放笑着:行了,别做梦了,你那契约要是没烧啊,你现在连7号都不是。
宋培林一笑:你嫉妒我……
解放:我现在是你的首长,有必要嫉妒你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烧,你们那份契约往中央领导那里一送,上面的手印都是大拇指按的,就你一个小拇指,一问,按小拇指的还是个军人,中央领导一定会说,(学四川话)这哪是中国的军人啊,简直就是小脚女嘛,胆子芝麻点大,怎么带兵打仗?我看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吧。
宋培林生气地:刘解放,你就糟蹋我行……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走了!
解放:等等……(把那张写了名字的纸拿起来,递给宋培林)把你这个虚家伙拿回去,改革开放的真家伙,我留下。
宋培林嘲笑地:刘解放,你太不识货了,别看那些真家伙是花钱买的,真正有价值的还是这些名字,每一个字我都查过字典,大有讲头,比如第一个名字,刘世纪,你儿子是80年出生的,如果教育的好,我是说如果,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你儿子正好上大学,那就是咱们国家跨世纪的人才,所以我起的名字叫世纪。再说第二个……
解放笑着把那张纸折叠好塞到宋培林的口袋里:这些名字,留给你儿子吧。
宋培林:我儿子早有了。
解放:换个新的,别再叫三顺子了,多土气。
宋培林一笑:新名字也有了,叫宋改革,没有改革就没有我老宋家的好日子。
解放一笑:我儿子的名字也有了。
宋培林关心地:叫什么?
解放:小军。
宋培林笑了:太一般了,小军,小强,小峰……这种名字,太俗了,一抓一大把,没有意义,更没政治。!
解放一笑:你说错了,小军之意非同寻常,子承父业,长大还是一个兵。
宋培林一笑:小军哪有改革好?没有改革,岂能强军。
解放也一笑:你还是干政工的呢,哲学水平太凹了,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没有军队,谁来保卫改革?
宋培林:我不和你犟,反正小军不如改革好。
刘解放:我也不和你犟,我没有时间给你上哲学课,我还要回家看我那有意义的儿子——小军。(暗转)
 
15-3 解放家外院子         
解放提着两个旅行包兴致勃勃地走来。
他看到什么,站住了。
楠楠骑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迎面而来,她也看到了解放,身不由己地迈下自行车。楠楠看上去成熟了许多,穿一件合体的花裙子,更显得婀娜多姿。
两人相互默默地看了片刻。
解放先开口:放暑假了?
楠楠点点头,说:听说你有儿子了。
解放:是,叫小军。
楠楠:是你起的名字吧。
解放点头,然后:你还好吧?
楠楠:还好……
解放:上大学挺好的吧?
楠楠:挺好的……解放哥,你也挺好吧。
解放点点头:挺好。
楠楠:你现在是营长了吧?
解放:刚下了命令,团参谋长。
楠楠由衷地:我真羡慕汪小丽。
解放片刻不语,然后无话找话地:那个……有朋友了吗?
楠楠:什么朋友?
解放:当然是男朋友。
楠楠没说话。
解放看看楠楠:对不起,我不该问……
楠楠一笑:没什么……解放哥,你和怀林哥还常联系吗?
解放:有时写封信,大家都忙,不太常联系。
楠楠:我听说怀林哥去市委了,说是市委书记点名要的。
解放:那太好了……哎,他毕业了吗?
楠楠:还没有,明年毕业,今年算是实习。
解放:怀林不容易,总算熬出来了。
路上有人向这边看着,楠楠感觉到什么,对解放说:解放哥,你看我,光顾了说话了……你刚回来,还没见到儿子吧,赶快回家吧,我也该走了。
解放点点头:再见。
楠楠:再见。
楠楠骑上自行车离去。
解放看着远去的楠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有人骑车从解放身旁走过,是一男一女两个时髦的年轻人,男的穿喇叭裤,带蛤蟆镜,手里提着一只双喇叭录音机,录音机里播放着当时的流行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两个年轻人远去了,那歌声也远去了……
 
15-4 楠楠家                   
楠楠面前摆着那只放信的小木盒,里面整整齐齐放着解放以前给她的信。楠楠手里拿着一封信在看。
楠楠妈走进来。
楠楠发现了妈,把信放到箱子里,对妈:妈,还没睡啊。
楠楠妈点点头,坐在楠楠身旁的床上,看了一眼桌上的小箱子,对楠楠:还放不下你解放哥啊?
楠楠发现了妈,淡淡一笑,妈,我没有,我只是想清理一下以前的东西。
楠楠妈:楠楠,你别瞒着妈了,这么多年也不找对象,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楠楠,你不小了,今年都二十八了,该找了。
楠楠:妈,我想再等等。
楠楠妈:你还等什么,你解放哥都有孩子了,别再惦记了。
楠楠不语。
楠楠妈:楠楠,人生就是这样,你应该要面对现实,转眼你就三十了,别把自己耽误了。
楠楠沉默片刻,对妈说:妈,我想出国。
楠楠妈一怔:你怎么突然想到出国了?
楠楠坦诚地:妈,我本来到外地上大学,就是想把过去的事忘掉,可每当我放假路过解放哥的家,触景生情……我忘不了……妈,也许在异国他乡,那里有我的归宿。
楠楠妈片刻没说话。
楠楠看看妈,说:妈,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我走了还有我弟弟,他虽然在外地工作,会常回家看你的。
楠楠妈看着楠楠,说:楠楠,妈是担心你,一个人去国外,会吃很多苦。
楠楠笑笑:妈,我们这代人,上山下乡,去工厂做工,还有当兵的,都锻炼出来了,不怕吃苦。
楠楠妈:你不怕妈怕,你走的这么远,妈看不见你……
说着楠楠妈眼圈红了。
楠楠安慰道:妈,别难过,现在都兴出国,到国外镀了金,回来人家都高看一眼……妈,等我从国外回来,一定守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
楠楠妈擦擦泪,说:那你个人问题怎么办呢。
楠楠:我到了国外,心静了,会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
楠楠妈:那好吧,妈给你舅舅写封信,让你舅舅帮你办出国。
楠楠:谢谢妈。
楠楠妈轻叹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15-5 解放家里屋               
襁褓里的小军已经睡了。
解放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儿子,对一旁的汪小丽说:小丽,我越看儿子越好,长大肯定像我。
汪小丽揶揄地:像你有什么好的?
解放:怎么不好,中国人民解放军年轻的团参谋长,我们这代人的佼佼者。
汪小丽“哼”了一声,说:参谋长有什么好的,老婆生孩子你都回不来。
解放:那不是部队需要吗,司令部演习多重要啊,我当参谋长的能回来吗……哎,我给你说,这次演习,我们又拿了第一……
汪小丽打断他:行了,你那些第一我不想听了!
解放笑笑:好,不想听就不说了,以后我专说你喜欢听的,行吧?
汪小丽看了解放一眼,说:我问你,以后孩子怎么办啊?
解放:好办啊,放在我们家,我爸我妈看着,他们可喜欢小军了。
汪小丽看看襁褓里的孩子,说:孩子这么小,就不在身边……我可舍不得。
解放:你看你说的,你也是军人,部队随时都会有任务,执行任务你总不能带着孩子吧?
汪小丽看着孩子不说话。
解放看看汪小丽,说:小丽,我看这样,等小军长大一点,我们把他接到部队,从小就让他感受部队生活,把你也调到高炮团,只要不执行任务,我们一家天天在一起,怎么样?
汪小丽:你说话可要算话?
解放:当然,君子一言……不,军人一言,驷马难追!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睡觉吧。(暗转)
 
15-6 解放家                        
五岁的小军,手里那着一只木制的手枪,追着刘三升满屋子跑,他在和爷爷玩解放军抓俘虏的游戏……
(字幕:1985年)
(解放画外音:小军一转眼就五岁了,汪小丽调到高炮团卫生队,本来说好了把小军接到部队,可这一年,南疆发生战事,我和政治处主任宋培林奉命带领一个混编高炮营开赴南疆,参加自卫反击作战……)
 
15-7 部队营区               
营区的路上停放着一排整装待发的牵引车和高炮,车上和炮上都罩着伪装网。头戴钢盔的哨兵站在路灯下,脸上透着圣神和激动。
 
15-8 部队解放宿舍            
解放和汪小丽还没睡,他们并排坐在床上。汪小丽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五岁的小军,小军的样子很可爱,腰里别着那只木制手枪。
汪小丽看着照片上的儿子,对解放说:小军就要来部队了,你却要走了。
解放:军人吗……战争就是命令。
汪小丽轻轻叹了一声,说:你计算过没有,自从小军出生,五年了,你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一共有多少天?
解放坦诚地:我还没计算过。
汪小丽:我计算过,一共八十九天。
解放笑笑:不可能,你是不是算错了。
汪小丽:一天也不会错,我都记着呢……(她看着小军的照片,说)80年小军出生,你参加司令部演习,说刚当参谋长不能请假,小军刚满月你就又走了,只和孩子待了十天;81年你探亲,只和孩子待了二十天就提前归队,参加军里集训;小军两岁的时候,部队忙,你没时间休假,他爷爷带着孩子来部队,住了一个月,说部队要打靶,就让孩子走了,这是你和孩子在一起最长的一次;去年和前年,你和孩子一共待了二十九天,今年孩子还没来,你也没回家……你搬着指头算算,八十九天,一天也不多……
解放看着照片上的小军:我这当爸爸的,是有些对不起孩子……不过,小丽,别看我和小军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可这孩子对我还真亲,每次回家,他都和我睡在一起,睡觉前还要听我讲故事。
汪小丽:孩子对你越亲,你就越对不起孩子。
解放:是,我承认,从前线回来,我一定加倍补偿。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你对不起的,还有我……
解放微微一笑:自打结婚,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汪小丽:你再算算,我们结婚8年了,不算今年我调到你们团卫生队,你和我在一起生活,一共才多长时间?
解放不说话。
汪小丽:还不到半年。
解放伸出手揽住汪小丽,说:小丽,你也是军人,这也许就是军人的……另外一种牺牲吧……
片刻的沉默。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解放,你要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有一个条件……
解放:说吧。
汪小丽:回来以后,尽快把孩子接到部队,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才像个家的样子……
解放点点头:好,我答应。
汪小丽:还有,不许受伤,更不许牺牲……否则……我不让你走……
汪小丽说着眼里流下泪水。
解放给她擦擦泪,说:你看看你,还是军人呢,尽说孩子话,军人不上战场,还叫军人吗?
汪小丽:我是军人,但我也是妻子,是小军的母亲,大道理我都明白,但我就是忍不住……解放,我的条件还可以再降低一点,只要你不牺牲,即使掉一只胳膊,断一条腿,也不能回不来……。
解放一笑:看你说的,我刘解放就那么怂包啊?我告诉你,别人有一个心眼,我有仨,什么掉胳膊断腿的,我一根汗毛都不会少!。
汪小丽看看解放,紧紧地搂着他。
解放也紧紧地抱着汪小丽……(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