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五集 (中)

2011-07-14 09:5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58

 

15-9 南疆边境                  外(夏)
资料:亚热地的山区,炮火纷飞……
 
15-10南疆山洞高炮指挥所            (夏)
山洞不大,很潮湿。洞口飘过一团团雾气,透过雾气的缝隙,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峰。还有时紧时疏的炮声和枪声。
指挥所的报话机、电话响个不停。在洞内深处支着几张行军床,那是解放他们之前休息的地方。
解放没带军帽,军上衣的领口敞开着,他叼着一支烟但没点火,在训斥一个年轻的连长:周峰,你这个连长怎么当的,叫你们阵地加固三米,你就给我加固了两米半,糊弄我当参谋长的不识数啊?
连长辩解到:我们不敢糊弄参谋长,我们都是加固了三米。
解放:你胡说!你们一炮是三米吗?王参谋亲自量的,两米五十一,你差了四十九厘米!
连长:一炮有特殊情况,上面是石头,两米五十绝对安全。
解放:你又在胡说!那是什么石头?碎石!能抗得住大口径榴弹炮吗?
连长笑笑:5号首长,敌人榴弹炮,一般打不了那么准……
解放火了:你再胡说我抽你!什么叫一般打不准,真要打中了,一个班的战士那就全完蛋!我警告你周峰,牺牲一个战士,我枪毙你!
连长看解放真火了,说:5号首长,别发火,我回去就加固,保证三米。
解放:三米五十,加五十是惩罚。
连长欲言又止,然后:是。
解放:明天一早我亲自检查。走吧。
连长:是。
连长转身向山洞口走去。
解放:等等。
连长又站住了。
解放听了听洞外的炮声,说:走三号小道,那里刚落完炮弹。
连长敬礼:是。
连长转身走出。
一旁的宋培林叼着纸烟走过来,对解放说:5号,自打来前线,你越来越像军阀了。
解放微微一笑:对这些年轻人,没时间磨嘴皮子,有时来点“军阀”,对他们有好处。
一个参谋走过来,向解放报告:5号首长,师部命令,让五七炮连阵地前移1000米,摧毁215312高地之间峡谷一带,敌人游动的火箭发射阵地。
解放对参谋说:你给师部解释一下,五七炮连原地不动,照样可以摧毁敌人的火箭。
参谋:我已经解释了,他们说,在五七炮连现在的阵地开炮,稍有偏差,炮弹就会打到二团的四号阵地,误伤我们步兵。地炮团的八五炮,上次战斗就差点伤了自己的人。
解放微微一笑:告诉他们,我们高炮不是他们的地炮,我们是打飞机的,比地炮精度高多了。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参谋为难地:5号首长,高炮的精度我也说了,师部说,这是师长的命令,必须执行。
宋培林对解放:5号,军令如山倒,就按师长的命令办吧?
解放微微一笑:将在外君命可以不受……(解放说着走到电话前,拿起话筒)喂,给我接师长……(态度蛮横地)打仗谁不忙?我更忙……我是谁?你就说我是5号……
一会儿电话通了。
解放对着电话:喂,师长吗,我是高炮团刘解放。
电话里师长声音不太高兴:原来是你这个刘解放啊,我还以为是前指的5号首长呢。
解放笑笑:我要不说我是5号,师部通信营不转我的电话。
师长:说吧,什么事?
解放:师长,我反复研究了,你提出的用火炮佯攻代替实兵佯攻,我认为对于这次反击战,具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这将大大减少我军的伤亡,对以后我军亚热带山区防御作战,很大的价值……
师长的声音好听了一些:行了,刘参谋长,别说这么多好听的了,快说你的事吧。
解放:师长,为了更好的学习和落实师长提出的火炮佯攻的作战精神,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我们认为,混编高炮营五七高炮连阵地不应该前移一千米,若前移一千米,就会进入敌人炮兵观察所视线内,部队随时都可能产生伤亡。
师长:你说的这点,师部已经考虑到了,师部已经通知工兵营,协助你们构筑工时,加强阵地的防护能力。
解放:师长,如其让工兵营费时费力,不如我们的五七炮连原地不动……
师长不快地:刘参谋长,你不要只想保护自己,你们的任务是更有效地保护前沿的步兵阵地,敌人那些火箭发射阵地,已经给我们的步兵造成了很大伤亡,这一点,你不是不知道。
宋培林在一旁,一边抽烟,一边关注地看着解放。
解放不急不躁地:敌情通报我都看了,问题是,要消灭这些敌人,不需要火炮前移,我们的高炮在五千米之内,消灭敌人可以说百发百中。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及时发现敌人的游动火箭阵地,因此,我建议,向地炮学习,我们的观察哨进入一线步兵阵地,在最前沿直接向指挥所提供目标位置,我指挥所命令直接到班,五七炮连八门高炮,已经按照地形成分散配置,这样,那门火炮的位置便于射击,那门火炮就开火,我的五七高炮是速射炮,一门五七高炮,一分钟就可以发射105120发炮弹,相当于一个半八五炮兵连,只要一门高炮开火,就能完成任务,我希望师部撤回五七炮连阵地前移的命令。
电话那边没有声音。
指挥所的人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都看着解放。
解放:师长,我可以下军令状,如果完不成师部的任务,撤我的职,枪毙也行。
宋培林对解放欲言又止。
解放:师长,我的保证再说一遍,如果完不成任务,师长枪毙我。
终于传出师长的声音:刘参谋长,既然你有这么大把握,你就看着办吧,你要是完不成任务,我没有权利枪毙你,但我有权把你送到军事法庭,让军事法庭处置你!
解放:师长……
那边电话挂上了。
解放看看电话,也放下了。
宋培林问:老刘,师长最后怎么说。
解放淡淡一笑:我亲自出面,师长能不同意吗?让我们看着办。
宋培林担心地:老刘,师长也许说的是气话……
解放:我不管是不是气话,只要让我看着办,那就按我的部署办……(对一个参谋)王参谋,随我去步兵二团阵地。
参谋:是。
宋培林对解放:老刘,你坐阵,我去二团。
解放拿过一支冲锋枪,对宋培林:你一个政工干部,瞎掺和什么?
宋培林不快地:你别小瞧人,我也是军事干部出身,在军区还拿过名次呢!
解放一笑:不就是个第三名吗?比我这个第一名,那可是差不少距离呢……(对参谋)王参谋,我们走。
解放说完拿着冲锋枪向山洞外走去。
宋培林对跟在身后的参谋小声嘱咐:保护好5号。
参谋说了声“是”,然后快步走出。
走出的解放又返回山洞,他站在洞口对宋培林说:老宋,我走了你也别闲着,好好准备准备,你和老婆恋爱的故事,今晚该你开讲。
宋培林没好气地:我没恋爱,我不讲。
解放一笑:那就讲讲小拇指的故事也行,反正今晚的节目你主演。
不等宋培林说话,解放转身出了山洞。
宋培林看着解放和排长消失在洞外的浓雾中,回过身,拿起电话:五七炮连吗,找你们连长……程连长,你们的阵地可以不动了,但我告诉你,这是5号首长拿脑袋给你们争取的,你们必须给我完成师里的任务。
电话里传出连长的声音:6号首长,你放心,我是5号首长带出的兵,只要有5号在,不论什么任务,我们都能完成。
宋培林刚放下电话,洞外远处传来炮弹的爆炸声。
宋培林走到洞口,担心地看看洞外(暗转)
 
15-11 解放家          
小军站在床上,手里拿着那只玩具手枪瞄准坐在桌前的刘三升不停射击
刘三升戴着老花镜在他那个小本子上认真记着什么。
解放妈一边伸开床上的被子,一边对小军:小军,别玩了,快睡觉吧。
小军好像没听见,又向刘三升连着开了几枪,然后嚷道:爷爷,你怎么还不倒啊?
刘三升一本正经地对小军:爷爷是战斗英雄,战斗英雄不能倒!
小军:爷爷现在是敌人,爷爷,你不倒,我就不睡。
小军说着接着开枪
解放妈在一旁捅了刘三升一下:你就倒一次吧,让孩子快睡觉。
刘三升对解放妈:我还没记完呢?
解放妈:小军睡了再记。
说着,解放妈欲拿刘三升的小本子。
刘三升忙护住自己的小本子,对解放妈:好,一会记,一会记。
小军继续向刘三升开枪。
这次刘三升倒了,一头爬在桌子上,然后闭上了眼。
小军学着电影里的镜头,举着枪高呼: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然后,小军唱着解放军进行曲,端着玩具枪在床上走来走去。
解放妈一把抓住小军,说:行了,胜利了就赶快睡觉吧。
解放妈三下五除二给小军脱了衣服,让小军进了被窝。
小军嘴里还在唱着进行曲。
解放妈:好了,不唱了,睡觉了。
小军仍瞪着眼睛唱歌。
刘三升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在一旁吓唬小军:再不睡觉,等你爸回来,我告诉你爸。
小军大声反对:爷爷,你不能告诉我爸。
刘三升:行,我不告,你快睡。
小军立刻听话地闭上了眼。
解放妈看看闭了眼的小军,给他盖了盖被子,松了口气。
刘三升回过身,拿起小本本,正要写什么。
小军睁开眼:爷爷,拿我的本子看看。
刘三升:你不是刚看过吗。
小军从被窝里爬出来:我还要看。
解放妈忙把小军按进被窝:躺好,我给你拿。
解放妈拿过桌上的一个小本子,递给小军。
小军翻开本子,看了看上面记的数,数了数,然后对解放妈:我爸爸还有183天就回来了。我爸爸回来,我要去部队看大炮。
解放妈:好,去部队看大炮,快睡吧。
小军又看了看小本子,把本子仔细地放在枕头边,然后才闭上了眼。
解放妈轻轻拍着小军,嘴里哼唱着催眠的歌谣:娃娃睡,盖花被……
小军又睁开眼,对解放妈:我不要盖花被,我要看大炮。
解放妈:好,看大炮……(改了歌谣的词,继续哼唱着)娃娃睡,看大炮,大炮响,娃娃笑。娃娃睡,看大炮……
小军在歌谣声中睡着了。
刘三升带上花镜,回头看了小军一眼,对解放妈:和他爸小时一样。
解放妈嗔他一眼,指指小军,小声地对刘三升:别说话。
刘三升忙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说了,回头继续在小本子上写着。
屋子里很安静。
小军在床上甜甜的睡着。
 
15-12 解放家外                 
屋子外面也很安静。
月光轻轻地抚摸着院子里的树叶和小路。
 
15-13 解放家                      
解放妈已经脱了衣服上了床,躺在小军身边。
刘三升在小本本上写完了最后一笔,收好本子站起来。
刘三升脱了外衣,正要上床,床上的小军突然哭着喊道:爸爸……爸爸……
解放妈立刻坐了起来,摇着小军,叫道:小军,怎么了?小军……小军……
小军闭着眼还在哭:爸爸……爸爸……
刘三升也忙走过来,对小军叫道:小军,小军,醒醒,我是爷爷……
小军睁开眼,看看刘三升,看看解放妈,又哭起来:我爸爸没有胳膊了,我爸爸没有胳膊了……
刘三升对小军哄道:小军,你是在做梦,你爸爸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没胳膊呢?
解放妈也哄道:小军不哭了,你爸爸好好的,不会没胳膊的,
小军仍哭着:我看见我爸爸了,他就是没胳膊了,还有血……(抱住解放妈)奶奶……我害怕……我害怕……
解放妈:小军,不怕,你爸爸没事,你是在做梦,做梦哪有真的啊,是吧?
小军想想,说:可是,我看见爸爸……和真的一样。
解放妈:你爸爸在大南边,好几千里呢,你怎么能看到你爸爸呢……
小军:我一闭眼,就能看见我爸爸。
刘三升灵机一动,从桌子上拿过解放的照片,放到小军面前:小军,你看,这才是你爸爸,你爸爸不是好好的吗,是吧?
小军拿过解放的照片,放在眼前仔细看着。
照片是解放从前线寄过来的,全副武装,很精神。
刘三升:小军,看清楚了吧?
小军点点头。
刘三升:那就快睡吧。
小军听话地闭上了眼,解放的那张照片仍拿在他的手里。
刘三升看看小军,轻轻从小军手里拿出照片,轻轻叹了一声,说:这孩子,想爸爸了。
解放妈也叹了一声,说:解放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15-13A军营解放宿舍              
汪小丽坐在床上还没睡,她手里也拿着一张解放的照片,那照片和小军手里的一摸一样。
汪小丽看着照片上的解放说:解放,你不能忘记你的承诺,不许负伤,更不许……否则,我不让你进门……
汪小丽说着眼里涌出了泪水,她极力忍住,沉静片刻后对着照片说:解放,我相信你,你从来是说话算话的,我等你……
那张照片上的解放,微笑着看着汪小丽……(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