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五集 (下)

2011-07-15 10:37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70

 

15-14 南疆战场           
资料:激烈的炮战……
 
15-15 南疆高炮指挥部所山洞                
洞外传来炮弹的爆炸声。
宋培林在接电话:是……是……谢谢师长的鼓励……我们一定再接再厉,把敌人的火箭阵地全部打掉……好,我一定转告参谋长。
宋培林放下电话,对一旁的电话员:给我接五七炮连。
炮连的电话通了。
宋培林:五七炮连吗,我是6号,请5号接电话……什么,5号走了……(着急地)你们怎么搞的,敌人的炮打的这么紧,你们怎么能叫5号走呢?
电话传出连长冤枉的声音:6号首长,5号脾气你知道,他认准的事,师长的话都可以不听,何况我一个小连长呢。
宋培林:你别给我找客观了,我告诉你,5号没事便罢,如果有事,我先撤了你。
说着,宋培林放下了电话。
宋培林看看洞外。
 
15-15A 南疆战场          
资料:炮弹在林间小路上不停地爆炸……
 
15-15B 南疆高炮指挥部所山洞                
宋培林不放心地在洞里走动着,不时看看表。
洞外传来很响的一声爆炸,炮弹的爆炸声就在附近。
宋培林对指挥排长:指挥排长,派两个战士,去五七炮连方向接5号。
指挥排长刚说了声“是”,一个战士急急走进,对宋培林:6号首长,6号首长,5号负伤了!
宋培林顿时火了:你们怎么搞的,怎么保护首长的!(不等战士说话,对一旁的军医)陈军医,快。
宋培林说着,已经率先出了山洞。
洞口外附近又传来一声很响的炮弹爆炸声。
 
15-16 南疆高指挥部所山洞                
(叠)解放头上缠着绷带坐在行军床上,一旁的陈军医在小心地给他包扎腿上的伤口。
解放兴高采烈地对宋培林讲道:……老宋,今天五七炮连真是给我们长脸,不管是哪个班,都是首发命中,超远距离发射,指哪儿打哪儿,敌人那小样,整个给打蒙了,扔下火箭发射架,满峡谷地乱跑,你想,他们能跑的了吗……老宋,咱们高炮,今天可是创造了一个战场奇迹,消灭敌人七十五个,火箭发射架六具,我方无一伤亡……无一伤亡!这点,你一定要写战报里,叫师长看看……
宋培林阴沉着脸“哼”了一声,对解放说:都伤成这样了还吹,高炮的最高首长都负伤了,还说无一伤亡。
解放一笑:我的伤这不算,我不是战斗负伤,是敌人打冷炮蒙上的,再说我伤的也不重,皮肉之伤,用不了几天就能好。
一旁的陈军医较真地对解放说:5号首长,你的伤不能说不重,虽然没伤着骨头,但炮弹皮打穿了小腿,要痊愈也不容易。
解放摆摆手,不快地对陈军医:你们当医生的,就会吓唬人……我敢保证,用不了十天半月,我的伤肯定好!不信咱们打赌,一包大重九,怎么样?
宋培林在一旁没好气地对解放:行了,老刘,别动不动就打赌了,就是打赌你也赢不了,还是老老实实去医院吧……(对一旁的陈军医)陈军医,天一黑,就把5号送到师医院。
没等军医开口,解放本起脸对宋培林大声到:宋培林,你有什么权力送我去医院?是不是我打了这么漂亮的胜仗,你嫉妒我,故意让我难堪?
宋培林反唇相讥:刘解放,我看你是老毛病又犯了!打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胜仗,就值得我嫉妒吗?你简直是尾巴翘到上天了!你负伤住院那是活该,我怎么是让你难堪呢?
解放:宋培林,你少给我这一套!我在五七炮连向师里报的战果,是无一伤亡,你把我送到师医院,不是让我难堪是什么?我告诉你宋培林,我是这里的最高首长,5号,你只是个6号,比我矮一个号,根本管不了我。
宋培林不高兴地:刘解放,好,我是管不了你……师长能管得了你吧?我已经向师长报告了,住院是师长的命令。
刘解放冷笑着对宋培林:宋培林,你少来吓唬我!说不过我就拿师长来压我,我刘解放根本不吃你这一套……(对那边参谋)王参谋,拿地图过来,我要工作了。
王参谋拿着地图走过来。
宋培林拦住参谋,对解放:刘解放,你别逼人太甚,我这就给师长打电话。
宋培林说着走到一旁拿过的电话:喂,请接师长。
解放忙立刻就一脸是笑,对宋培林说:老宋,老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宋培林根本不理睬解放:喂,师长吗,刚才我把你的指示转告了参谋长,他说师长的话他从来就……
解放一脸着急,但又不敢大声,对宋培林:老宋,我听你的,听你的还不行吗……
宋培林并不看解放,微微一笑,对着电话:……师长,刚才信号不好,我再说一遍,刘参谋长说,师长的命令他坚决服从,今晚上就下阵地,去师医院。好,好……
宋培林放下电话,走过来对解放说:师长说,今晚他去医院看你。
解放无可奈何地对宋培林:老宋,我算是服你了……
宋培林一笑:你服我的还在后面呢。
解放:我服你的不是水平,而是你讨好领导的本事。
宋培林笑着: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只要我达到了目的,你乖乖去住院,你说我什么,我都不在乎。
解放看看宋培林,说:宋培林,你的目的不是让我住院,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你阴谋是想对我取而代之……不过,我也得谢谢你,住几天院也不错,起码可以好好睡几天觉了,晚上不用再听你像老鼠一样磨牙了……
宋培林不高兴地:你才像老鼠一样磨牙呢?
解放一笑,伸了一下懒腰,对宋培林:天黑之前,我还是这里的最高首长,有什么事,向我请示。
宋培林看看解放,没说话。
解放:5号首长给你这个6号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好吧,军事上的事,我请示。
解放一笑,又伸了一个懒腰,说:这还差不多,还有个上下级的样子。
说罢,解放躺在行军床上,闭上了眼。
指挥所的工作仍在进行。
宋培林拿过一条军毯轻轻盖在解放的身上。
解放真累了,他闭着双眼睡着了……
 
15-17 南疆营指挥部所山洞              
(叠)洞外的炮声停了,远处偶尔有一两声枪响,还有狗的叫声。
解放坐在担架上,和宋培林等人一一握手告别。
解放对宋培林:老宋,祝贺你,终于成为这里的最高首长了……不过,我人离开了,作战部署没有离开,你还得按我的部署行事。
宋培林一笑:你就安心走吧,我只会比你干的更好。
解放又和王参谋握手:王参谋,不要学我到处乱跑,造成非战斗减员。
王参谋:放心吧,5号首长,我一定听首长的命令。
解放向大家招招手:同志们,大家都保重,十天以后再见。
陈军医再一旁小声地:5号首长,你十天回不来。
解放一笑:我肯定回来!(对抬担架的两个战士)走吧。
战士抬着担架向洞口走去。
有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出现在洞口,他们一脸的严肃,拦住了担架的去路,为首的是那个年轻的连长周峰。
解放一愣,问:周连长,出什么事?
周峰走过来,对解放:5号首长,没出事,听说首长受伤了,我们想来看看!
解放本着脸:小题大做!(摆摆手)我的伤没什么问题,你们回去吧。
周峰:5号首长,你的伤在什么地方?
解放:腿上,只是伤点皮肉,真的没问题,回去吧。
周峰:如果5号首长的伤真的没问题,首长不能去医院。
没等解放说话,宋培林在一旁发火到:周峰,你又在胡说了!5号首长负伤,你们凭什么不让住院!闪开。
周峰和战士们都没动。
宋培林拔出枪:谁不闪开,我就执行战场纪律!
战士们看看宋培林,慢慢闪开一条路。只有周峰没动。
宋培林拿着枪对周峰:周峰,你怎么回事,要不是看你立过战功,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你,闪开!
周峰:6号首长,我们不是不让5号首长住院,我们有话要给首长说。
宋培林:不行,等5号伤好了再说!快闪开!
解放摆摆手:老宋,把枪收起来,这种事不能“军阀”!(对周峰)周峰,你说吧。
周峰:5号首长,我们听说你负伤,心里很难过,也很矛盾,我们知道不让你住院,非常对不住你,可是弟兄们信任你,只要你待在指挥所,那怕只是躺着,弟兄们心里就踏实,大家就会少流血,胜利就有把握……5号首长,我不会说话,我们只是来表达弟兄们的心情,的确对不住了。
周峰说着哭了。
解放也哭了。
宋培林也哭了,他悄悄收起了枪。
指挥所里的其他人都哭了。
解放擦擦泪,对周峰:谢谢你,周峰……(对那些拦在对面的战士们)谢谢你们,弟兄们……(大声对一旁的参谋)把电话给我。
王参谋立刻把电话扯过来。
解放对电话:给我接师长。
电话通了。
解放含着眼泪对着电话:师长,我是刘解放……我本不想再一次违抗你的命令,去师医院养伤,可我现在不能够,不违抗的命令,因为战士们不让我走……他们说,我就是躺在指挥所,打起仗来,他们心里也踏实……师长,作为一个指挥员,最大的荣耀是什么?那就是士兵的信任!请师长允许我,留在指挥所,和我的士兵们,一起夺取最后的胜利……
电话里没有回声。
解放:师长,我请求你,让我留下……
电话里终于传出师长的声音,那声音也同样充满了感动:刘解放,请你转告你的战士,作为师长,我谢谢他们,也谢谢你。我要命令师部医院最好的医生,到你们指挥所,和你们一起战斗。
解放流着眼泪:谢谢师长!
周峰激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振臂高声喊道:师长万岁!5号万岁!
指挥所的干部战士们都跟着喊起来:师长万岁!5号万岁……
那呼喊的声音飘在山洞里回荡,又飘向很远的地方……(暗转)
 
15-18 解放家门外       黄昏         外(初夏)
(字幕:1986年)
小军扎着一根武装带,腰里别着玩具手枪,站在门口看着远处。
一个中年阿姨从门口走过,看到小军,笑着问:小军,你这是给谁站岗啊?
小军:我不是站岗,我是等我爸爸。
阿姨:你爸爸回来了?
小军:我爸爸打胜仗了,今天就回来。
阿姨:是嘛,小军,你爸爸真是好样的。
小军:我长大了也是好样的!
阿姨:好啊,小军一定是好样的,阿姨走了,你等爸爸吧。
小军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又看着远处。
屋子里传出解放妈的声音:小军,回家吃饭了。
小军不说话,还是看着远处。
 
15-19 部队营区                 
门上挂着横标,上写:热烈欢迎参战部队凯旋
墙上也有标语,写着:向参战指战员学习,致敬!向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学习,致敬!门内两边,是欢迎的队伍,锣鼓声、口号声此起彼伏。
一辆辆风尘仆仆的牵引车,拉着高炮驶进营门。最前面的是解放和宋培林乘坐的吉普车。
佩戴着军功章的解放、宋培林,以及车上的士兵,脸上充满了疲惫,也充满了自豪……
 
15-20 政委办公室          
佩戴着军功章的解放走进屋子,向政委敬礼。
解放:报告2号首长,高炮团混编营南疆反击作战胜利归来,请指示。
政委笑着:刚才在外面你不是报告过了吗,(摆摆手)免了,坐吧。
解放坐在政委面前,说:刚才是集体报告,现在是向党委书记单独汇报。
政委一笑,拿出一支烟递过去:抽一支吧。
解放:不会。
政委:我听说在前线,你不是开始抽烟了吗,还动不动就给人打赌,一盒大重九。
解放笑笑:战场特殊,回来就不抽了。
政委:不抽也好……(点燃烟,对解放)参谋长,你知道我为什么单独把你叫上来吗。
解放:政委想详细了解前线的情况。
政委一笑:前线的情况吗,你们送回来的报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我单独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解放:政委请讲。
政委看看解放,说:我听说,你在前线搞个人崇拜,让士兵喊你万岁,有这事吗?
解放坦诚地:有。但是政委,我要纠正一下,不是喊我万岁,是喊5号万岁。5号是个符号,我军优秀指挥员的符号;要说崇拜,这是战士们对优秀指挥员的信任,战场上需要这种崇拜。
政委微微一笑:这只是你的解释。我提醒你,别把事情想的这么简单,没人告不是事,一但有人告你,你这个参谋长就算是到头了。
解放一笑:政委,这不可能,参谋长只是一个开头,万里长征刚刚走完第一步。
政委看看解放,说:我也希望不可能,我只是提醒你,仗打的好,更要夹着尾巴做人,这对你的前途是有好处的。
解放:2号首长,我明白。
政委:好了,不耽误你了,赶快回去吧,你们家的汪军医一定等急了。
解放笑笑:不急,我再到司令部看看……。
解放说着站起来。
政委一笑:你就别装了,都是过来的人,一年没见还能不急……快回去吧,这是命令。
解放一笑:是。
 
15-21 解放宿舍          
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解放的那张在前线的照片放在桌上很显眼的位置。
汪小丽打扮的很漂亮,穿了件浅色的衬衣,一脸兴奋和期待。她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收拾一下本来就很干净的屋子……
屋外有脚步声。
汪小丽立刻来到屋门口,手放住门把手上,侧耳听着。
那脚步声又远了。
汪小丽有些失望,走了回来。
身后传来开门声。
汪小丽猛地回过头。
解放走了进来,笑着:小丽……
汪小丽几步跑过去,紧紧抱住解放,埋怨地:怎么才回来……
解放也紧紧抱着汪小丽:对不起,政委找我……
汪小丽激情地在解放的脸上、嘴上亲吻着,说:想死我了。
解放也不停地亲吻着汪小丽,说:我也想你……
解放抱起小丽,走进了里屋……
 
15-22 营区                
热闹了一天的营区安静下来。
熄灯号响了起来……
 
15-23 解放宿舍               
解放穿着衬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儿子的照片。
汪小丽依偎在解放的肩头,脸上透着幸福。
解放看着儿子的照片对汪小丽:这小子还这么调皮吗?
汪小丽轻轻点点头头:你妈说,和你小时一样。
解放一笑:我真想他。
汪小丽娇嗔地:我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呢。
解放对汪小丽:在前线,比在家还想你们。
汪小丽:真的?
解放点点头:不打仗的时候,谈的最多的是老婆,孩子。
汪小丽一笑:那没有老婆的呢?
解放:听别人谈老婆,孩子。
汪小丽笑笑,说:我觉得,你这次回来,比以前对我好多了。
解放:经历了生死,才知道有家庭是多么美好。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我们会一直这么美好吗?
解放看看身旁的汪小丽,柔情地:会的。
汪小丽向解放的身上靠了靠,说:打过仗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解放一笑,把汪小丽搂在怀里……
汪小丽: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看儿子。
解放:下星期,作战总结交上去,我们就走。
汪小丽:儿子可想你了……你爸爸来信说,这几天,他每天都站在门口等你。
解放沉默片刻,然后动情地说:我们欠儿子的……我们当兵的人,欠孩子的债,欠亲人的债,实在太多了……
汪小丽无言地看着解放,然后说:解放,还有一件事。
解放:什么事?
汪小丽:大裁军的事,你们在前线传达了吗?
解放:没有,听到一些风声。
汪小丽直起身子:解放,你不是说你有一个同学在市委当秘书吗?
解放:是,叫李怀林……
汪小丽:这次回家,你应该去找一找你这个同学,我们早做一点准备。
解放:做什么准备?
汪小丽:走的准备。
解放一笑:小丽,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的准备就是当一辈子兵。
汪小丽:这次大裁军走的太多了,一百万啊,不能不做准备。
解放笑笑:小丽,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还保留一个人,也有我,刘解放。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