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六集 (上)

2011-07-15 15:06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52

 

16-1 营区          
营区挂出了新的大标语:拥护中央军委决定,在精简整编中经受党的考验……
路过标语的军人们不由驻足观看,悄悄议论着。
(解放画外音:意想不到的事终于发生了,高炮团机关取消,战斗炮营归属军区新组建的高炮旅,除了编余干部办公室外,所有团机关的干部,包括我,都成了编外干部,等待转业……)
 
16-2 团作战室             
作战室里静静的,只有解放一个人,他望着墙上军用地图,一脸的思索……
宋培林推门走进,说: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解放回过头看到宋培林,调侃地:吆,编余办的最高领导来视察了?
宋培林一笑:不敢说视察,为人民服务。
解放:有什么新消息。
宋培林摇摇头:暂时没有。
解放:高炮旅那边呢?
宋培林一笑:老刘,高炮旅你就别惦记了,人家本来是一个高炮师,缩编成旅,僧多粥少,还能给你留位置。
解放一笑:那也未必,精简整编,留下的应该是最优秀的干部。
宋培林:你说的也是……老刘,我看这样,你去军里找一找付参谋长,他是咱们老首长,对你最了解,肯定会帮你。
解放又一笑:我这么优秀的干部,还需要别人帮吗?
宋培林:现在是关键时刻,老刘,咱可不能盲目乐观,该下的功夫一定要下,否则那可真要脱军装了。
解放还是嘴硬:别看你混上了编余办主任,就是你转业我也不会,不信咱们走着瞧。
宋培林:刘解放,你别嘴硬,等宣布转业那一天,你要是再找人,那可就晚了!
解放仍嘴硬:我刘解放没有那一天!
 
16-3 营房解放宿舍             
汪小丽扎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做饭。
解放推门走进。
厨房里的汪小丽对外屋的解放:回来了。
解放“嗯”了一声,把军帽挂在了衣架上。
汪小丽兴致勃勃地端着两个菜走出,放到餐桌上,对解放:快洗手,尝尝我的新手艺。
解放看看桌上的鸡蛋炒菠菜和土豆丝,对汪小丽:看样子还不错吗?
汪小丽:那当然,我是比着食谱做的,你快尝尝。
解放拿起筷子尝了一口,仔细品着。
汪小丽在一旁看着解放,问:怎么样?
解放抿抿嘴,说:要说不好吧,打击你的积极性,要说好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不能说谎……如果打分的话……
解放后面的话不说了。
汪小丽沉不住气了,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解放一笑说:给个及格吧。
汪小丽高兴地:能及格就很不错了,原来我们只会吃炖菜,现在也能炒菜了……解放,以后转业回家,我天天给你做饭炒菜……
解放:谁说我要转业了?
汪小丽:机关撤了,你也编余了,这不是明摆着让你转业吗!
解放看看汪小丽,没说话,洗洗手,坐下开始吃饭。
汪小丽给解放盛了一碗米饭,看着解放,一脸向往地对说:解放,我想了,转业其实也挺好的,小军不用来部队了,我也不用再为你担心了,两口子一起上班下班,星期天带着小军去公园划船,去郊外野餐……解放,现在的问题是,赶快找关系,联系一个好工作……哎,解放,你那个市委的同学最近联系了吗?
解放:小丽,你就别为我瞎操心了,我不转业。
汪小丽:解放,你别赌气,干部编余不转业干什么……(想到什么)刚才齐和平来电话了,说他的转业报告已经递上去了,工作都联系好了。
解放:哼,齐和平这小子,本来就没打算在部队长干。
汪小丽:解放,我觉得齐和平脑子比你活。他说现在改革开放,地方的机会比部队要多的多,他劝我们赶快联系工作,说到了地方,即使仕途不顺,还可以经商,挣钱才是硬道理……
解放冷冷一笑:齐和平这小子掉进钱眼里了,这辈子算完了。
解放说着放下碗起身走去。
汪小丽:解放,你怎么不吃了,锅里还有呢。
解放走到衣服架前,穿上军装,对汪小丽:我出去一下,今晚不回来了。
汪小丽:你去哪儿?
解放一边系扣子一边说:去军部。
汪小丽:你去军部干什么?
解放:有重要的事。
解放说着出了门。
汪小丽看看解放离去的方向,又看看桌上没吃几口的那两盘子菜,叹了一声气。
 
16-3A 团办公楼走廊    黄昏    
走廊里静悄悄地。
解放沿着长长的走来。
解放走到一间办公室前,看看门上“编余干部办公室”几个字,然后走了进去。
 
16-3B营房编余干部办公室        
宋培林正坐在办公桌后写材料,他没抬头,不满地问:谁啊,怎么不喊报告?
解放拿过一把椅子坐在宋培林对面,说:哪有5号向6号报告的道理。
宋培林抬起头,见是解放,说:现在你已经不是5号了,是编余干部,我是你们的主任,你为什么不报告?
解放冷冷一笑:芝麻大的官,别显摆了……走,下班了,咱们出去聊聊。
解放说着就收拾宋培林面前的材料。
宋培林忙按住面前的材料,对解放:别捣乱,领导正忙着呢,不像你闲着没事,你到一边坐一会,等领导忙完了再陪你聊。
解放不高兴地:宋培林,你是不是故意气我?你忙,我闲?你再瞎忙,我……我把你桌上的材料都给你烧了!
宋培林忙陪着笑:刘解放同志,我知道你,编余了心情不好,我能谅解你……哎,我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解放斜他一眼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宋培林:你骂人?骂人犯纪律,临脱军装了,背个处分那可不值!
解放:行了,别猪鼻子插葱了,有什么话快说。
宋培林:刘解放,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尽管你对领导态度不好,但作为领导,应该有度量,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是,军里付参谋长明天到咱们团……
解放:真的?
宋培林一笑:当领导的哪能信口开河啊,军司令部刚来过电话。
 
16-4团作战室             
付参谋长就是原来高炮团的付1号。他和解放面对面坐在桌子两旁。
解放把一杯水放在付参谋长面前,说:老首长,我是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把老首长盼来了……(坐到付参谋长面前)老首长,我真想你。
付参谋长一笑:现在说的天花乱坠,一会儿就该翻脸不认人了。
解放笑着对付参谋长:老首长,你这是在骂我!是老首长把我带到部队的,是老首长看着我一步一步,从一个士兵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团级干部,我心里对老首长充满了感激,我要是翻脸,别说当参谋长了,连当兵都不够格,是吧,老首长?
付参谋长摆摆手:行了,别说这些虚的了,说正事吧……(看看解放,说),你找我是不是不想走,想留下?
解放坦诚地笑笑:还是老首长了解我。从当兵那天起,我就下了决心,穿一辈子军装,当一辈子兵。
付参谋长沉默片刻,说:刘解放,其实我很欣赏你,部队很需要你这样的干部,所以在你的几个关键时刻,我始终在护着你。
解放:老首长,我心里清楚,没有老首长的帮助,我进步的不会这么快,五年前还不满31岁,就成了团级干部……但是老首长,我即使进步的不快,即便现在还是一个营级干部,我也不会离开部队,就像我爸说的,你生下来就是为了当兵。
付参谋长看看解放,点燃一支烟,说:解放,如果是在过去,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可现在不行。
解放: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团机关撤销了,需要搞平衡?老首长,我们党的政策从来不搞一刀切,高炮团机关可以撤销,优秀的干部不能走,比如说我,我希望军党委再给我一个位置,让我去新组建的高炮旅,我会给首长一个惊喜。
付参谋长吸了口咽,看看解放,说:今天我为你犯点自由主义……你去高炮旅,军党委考虑过,人家旅机关位置早都满了,人家还有许多编余的干部需要安排……也有人提出,让你下去当营长,高职低配,但你是68年入伍,是老兵了,现在的营长,已经有76年的了,再让你下去当营长,不符合干部年轻化的标准。
解放笑笑:老首长,年轻不年轻那看军里怎么用,我当营长的确不年轻,全军几乎已经没有了,但如果让我去当旅长呢,那我就是咱们全军最年轻的副师。
付参谋长瞥了一眼解放,说:解放,你有时候过于狂妄!如果你没有这个缺点,你早就当团长了。
解放诚恳地:老首长,如果让我当旅长,我会夹着尾巴做人,坚决改掉这个毛病!
付参谋长一笑:你要是真改了这个毛病,你就不是刘解放了。
解放看看付参谋长:照老首长的意思,旅长我是不可能了?
付参谋长:绝对不可能,高炮旅的旅长,命令已经下了。
解放真诚地:那我就下去当营长,当个老营长,我不在乎。
付参谋长:你不在乎,部队建设在乎,当营长你已经超龄了。
解放不高兴地:照老首长的意思,我只有脱军装了?
付参谋长点点头,说:这也是国家的需要,部队建设的需要。
解放猛地站起来,火了:参谋长,你们这是扼杀人才!你们要是真让我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少了一个老营长,也不是少了一个年轻的旅长,而是少了一个最优秀的高炮指挥员,未来的大军区司令员,你知道吗?
付参谋长也站起来,大声地:刘解放,你真是狂妄到极点了!你怎么知道你最优秀,你怎么知道你以后能当大军区司令!
解放动情地:老首长,我即使当不了司令,可那是我的目标,一个军人不能没有目标,你们不能这么轻而易举把我的目标毁了,我不会答应的,一辈子也不会答应!
解放说着,眼里涌出泪水。他把身子扭到一旁。
付参谋长看解放,语气缓和了,说:解放,你坐下,你听我说。
解放赌气地:我不坐,我站着听。
付参谋长走过来,心平气和地对解放:解放,让你转业,最想不通的应该是我……我再为你犯一点自由主义,如果不精简整编,高炮团还在,你现在应该是团长了,军党委会在你去南疆参战之前,就讨论过。可是,形势是在变化的……
解放仍赌气地:形势能变,人也可以变,我就不相信军里没办法。
付参谋长看看解放,说:你要是真不想脱军装,我可以给你想办法,充实军分区的干部,军里还有几个名额……但是,我不希望你,只是为了一身军装,躲避更为严峻的挑战。
解放不看付参谋长:我不知道首长指的是什么?
付参谋长:对于精简整编,开始我也想不通,许多优秀的干部,我们没有办法留下……可是政委说了一件事,让我思考很久。政委说,1978年的时候,张爱萍将军向邓小平同志要钱,说军队要搞现代化,需要钱,买世界上最先进的装备。邓小平说,老子不是不让你买,老子没有钱,等老子有钱了,给你二百亿美金!二百亿,那是什么概念,当时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只有一点八亿美金。我在想,我们的国家为什么要把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为什么要裁军,我们这支军队不缺乏忠诚的军人,不缺乏一往无前的精神,缺的是现代化。
解放转过身,看着付参谋长。
付参谋长:解放你还记得77演习吗?
解放:终生不忘。
付参谋长:对你来说,这是你军旅生涯的最为光辉的亮点,是吧?
解放:除了目空一切之外,其他都是亮点。
付参谋长:但是,刘解放,77演习你不是胜利者。
解放看看付参谋长:参谋长,你又在考验我?
付参谋长一笑:不是……解放,你对外军装备是有所了解的,我问你,如果当时我手上有单兵防空导弹,有自行四联装三位一体30高炮,我那个防空配置有问题吗?
解放淡淡一笑:可是我们没有。
付参谋长:如果我们有了强大的经济,现代化工业,充足的外汇,我们会没有吗?
解放不说话。
付参谋长:每当想到邓小平同志的话,我就想,我们这些穿过军装的人,有谁如果能给我们国家,我们军队挣二百亿外汇,那他就是国家和军队最大的功臣!
解放慢慢坐下。
付参谋长看看解放,说:解放,我这把年龄不行了,再学也来不及了,但我希望我们军队,那些年轻优秀干部,到了地方,为国家,为我们的军队,做一个最大的功臣。
屋子里片刻的沉默。
付参谋长对解放:解放,我说的这些,你都听明白了吗?
解放站起来:老首长,你让我回去想一想。
付参谋长:我希望看到当年那个雄心勃勃的刘解放,不希望你面对一个新战场畏惧不前,更不想看到你当逃兵。
解放:老首长,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暗转)
 
16-5 军营           
解放沿着军营里那条长长的路走来。
他耳旁响着付参谋长的话:我们这些穿过军装的人,如果有谁能给我们国家,我们军队挣二百亿外汇,那他就是国家和军队最大的功臣……我希望看到那个当年雄心勃勃的刘解放,不希望你面对一个新战场畏惧不前,更不想看到你当逃兵。
宋培林迎面走过来,对解放:老刘……
刘解放好像没听见。
宋培林:老刘,想什么呢?
刘解放听到了,站住,对宋培林:应该叫5号,叫参谋长也行。
宋培林:行了,就要脱军装了,还这么一本正经。
解放:6号,就是穿一天军装,也不能忘记自己是军人。
宋培林:好好,叫你5号……哎,5号,听说你去找付参谋长了。
解放点点头。
宋培林:有收获吗?
解放:你指什么?
宋培林:当然是留下。
解放摇摇头。
宋培林不相信:不会吧,付参谋长最欣赏你了。
解放一笑:他也最了解我的死穴……(伸出手做了一个打枪的动作)一枪解决战斗。
宋培林:这么说,你真要走了?
解放:我还没想好。
 
16-6 军营          
(叠)军营完全安静下来。
路灯照亮了那条静静的小路……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