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六集 (中)

2011-07-15 15:1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98

 

16-7 军营解放宿舍           
解放仰躺在床上,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付参谋长的话又在耳旁响起:张爱萍将军向邓小平同志要钱,说军队要搞现代化,需要钱,买世界上最先进的装备,邓小平同志说,老子不是不让你买,老子没有钱,等老子有钱了,给你二百亿美金!二百亿,那是什么概念,当时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只有一点八亿美金……
汪小丽端着一盘木须肉从厨房走出,放在餐桌上。餐桌上已经摆了几个炒好的菜。
汪小丽对躺在床上的解放说:解放,我又新学了一手,木须肉,你尝尝。
解放还在看天花板,没说话。
汪小丽走过来,坐在解放身旁,推了解放一把:我给你说话呢,听见了没有。
解放顿悟过来:什么事?
汪小丽:起来吃饭,尝尝我的新手艺,木须肉。
解放:我不想吃。
汪小丽看看解放,拉着他的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转业吗,起来,吃饭。
解放坐起来,说:我没胃口,真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汪小丽不高兴地:人家辛辛苦苦地坐了一桌菜,就是想两个人一起吃,我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不做呢。
说着汪小丽解下围裙,仍到一旁。
解放看看汪小丽生气了,说:好,我吃,行了吧。
汪小丽:不行,你不是心甘情愿的。
解放笑笑,说:我现在心甘情愿了,真的,不信你摸摸我的心。
解放说着,拿起汪小丽的手放在自己胸膛。
汪小丽抽回手,说:你的心根本不在这儿。
解放:你还是医生呢,(摸摸自己的左胸)心不在这儿在哪儿?
汪小丽:你自己知道……(站起来)走吧,吃饭去吧。
 
两人坐在桌前,解放故意吃的很香,夸张地对汪小丽说:好吃,我这一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呢,哎,小丽,跟谁学的,赶上一级厨师……嗯,真好吃。
汪小丽看着解放,“哼”了一声:你呀,就会说的好听。
解放:真的,真的很好吃……哎,小丽,咱们到地方,我看可以开个饭店,用不了一年,不,一个月,肯定是顾客盈门,队伍排的老长老长……(看看小丽)小丽,你说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小丽:还用说吗,排队吃饭啊?
解放:错。那些顾客是来要求赔偿的,饭店的菜太难吃了,可以说天下第一难吃……
小丽站起来,用小拳头使劲打着解放的肩膀:你坏,你坏,你就会贬低我……
解放笑着,夹起一筷子菜,递到小丽面前,说:不信你自己尝尝。
小丽看看解放,试着尝了一口,马上皱着眉目,又把菜吐出来。
解放在一旁笑着:我说的没错吧,不过,我不会要求赔偿的,能做的这么难吃,也是很不容易。
汪小丽本着脸:不就是酸了点吗,人家说加点醋能提味,没想到加的多了点……不过,不管做的怎么说,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吗……
说着汪小丽也笑起来。
解放故意问:你笑什么?
汪小丽笑着:的确太难吃了,我从来也没吃过这么难吃的菜。
解放: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贬低你。
汪小丽忍住笑,对解放:好了,这菜不吃了,我去下面条去。
解放忙按住汪小丽:别,失败是成功之母,咱们得把这个失败吃下去,就当吃忆苦饭。
汪小丽看看解放:你真能吃的下?
解放点点头:没问题,我刘解放能酸能甜,能上能下,天大的委屈,我都能吃的下,何况是一顿饭呢。
解放说着大口地吃起来。
汪小丽在一旁看着吃菜的解放,突然难过起来,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解放无意看到了汪小丽眼里的泪,不解地问:小丽,你怎么啦?是不是想孩子了?
汪小丽不说话,抽泣了两声。
解放:要不咱把孩子接到部队,反正咱俩现在编余了,也没什么工作了。
汪小丽擦擦泪,对解放:解放,我不是为了孩子,我是为了你。
解放:我怎么了,我不挺好的吗?
汪小丽:解放,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像你,真不该编余,更不该转业,部队才是你施展才华的地方……我替你惋惜……
解放笑着对小丽:小丽,别这样,我现在想通了。
汪小丽摇摇头:我了解你,你不会的,你的理想是在部队……而且,听说就要恢复军衔了,你的理想是当将军,可是,这个梦想破灭了……我帮不上你……我心里难过……
解放走过来,搂着小丽:小丽,我真想通了,到地方其实也很好,你没听说吗,将不将,到了地方都得降;校不校,到了地方都无效;尉不尉,到了地方无所谓。
汪小丽擦擦泪: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明白。
解放:你不是说就要恢复军衔了吗,好多人冲着军衔不想走,其实部队的将军,到了地方都得降级,所以叫将不将,都了地方都得降;而校级军官呢,那级别到了地方根本无效;至于大尉、上尉什么的,这些小芝麻的尉级军官,转到地方那就更无所谓了,还是人家地方的干部,那级别才是硬通货,你说是不是?
汪小丽看着解放:解放,这么说,你真想通了?
解放: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我现在考虑的是,到地方干什么?怎么干才能让我刘解放重振雄威。
汪小丽笑起来:解放,你要是想通了,那就太好了,明天咱们就请假回长河,我在家照看孩子,你去你市委找你的同学,早点把工作定下来。
解放支吾地:转业命令还没下,现在就去找工作,领导会不会……我看还是再等等,转业命令下了再说吧。
汪小丽:等转业命令下了,那就晚了!解放,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关系到咱们的下半生。
解放笑笑:有这么严重吗?
汪小丽:当然严重了!121医院,以前我的那些战友,早就开始行动了。
解放:121又不是野战部队,本来纪律就松。
汪小丽:高炮团已经撤销了,那就更不是野战部队了……解放,地方的好单位,那是有数的,行动晚了你会后悔一辈子!
解放想了想,终于下了决心:好,明天我就请假。
汪小丽看着解放一笑:这还差不多。
说着,汪小丽在解放脸上亲了一下。
 
16-8 编余干部办公室        
解放把一份请假报告放在宋培林面前,对宋培林:老宋,我想请个假。
宋培林拿起报告看了看,笑着对解放:刘解放,拿着你的请假报告,我感觉特别好。
解放冷冷一笑:是不是当领导的感觉啊?
宋培林:那当然,尤其是当你的领导。
解放没好气地:你小子也太识数了,还当我的领导呢,编余办是营级,你是降级使用,我还是副团!
宋培林一笑:降不降的,反正现在我宋培林领导你刘解放……说吧,请假干什么。
解放看看宋培林,说:我想回趟家,联系一下工作。
宋培林笑了:你小子考虑好了?
解放点点头:大势所趋。
宋培林:老刘,我知道你小子是不情愿的……哎,这样,你先回去看看,如果工作联系的不理想,我这当领导的还给你留了条后路。
解放:什么后路?
宋培林:军里给了咱们一个名额,去军分区,副团职,平调。
解放一笑:只有一个名额,那就留给你自己吧,你混上这个编余办主任,也不容易。
宋培林真诚地:解放,我可是真心的,我是你老战友,你的事我不能不管。
解放:那你怎么办?
宋培林:先把你安排好,我再想办法,谁叫我现在是你的领导呢。
解放看看宋培林,笑了:谢谢了,老宋,我的战场已经转移了。
宋培林想说什么,电话响了。
宋培林拿起电话:喂,我是……噢……王营长啊,你怎么有闲工夫给我打电话……
解放对老宋:你忙,我走了……
宋培林点点头,捂住电话对解放:你走吧……请假的事,我算批了……回去问老人好。
解放点点头,走了出去。
宋培林松开手,对着电话:喂,王营长,什么事,说吧……什么,你找5号……5号他刚走……你等会……
宋培林放下电话,走到门口,看了看外面,又走回来,拿起电话。
宋培林对着电话:喂王营长,5号腿太快了,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什么事,我可以转告他……帮忙……行,说吧,我现在是他领导,我的话对他就是命令……当然能做主,说吧……(听了片刻,为难地)这事嘛……虽说我是他的领导,但牵扯到人家要回家联系工作……这事不好办……(想了想)不过,我可帮你出主意,把握吗……百分之百不敢说,但起码是很有希望……好……你听着……你先去买两瓶好烟,大重九,再买瓶好酒……竹叶青……凑合吧……你到了他家,这么说……(暗转)
 
16-9 三连部        
王营长——就是前线的那个王参谋。他手里拿着电话,一边听,一边点头:嗯……我知道……知道……
他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连长。
王营长又听了片刻,放下了电话。
连长问:营长,5号能参加吗。
王营长一笑:事在人为。
 
16-10 解放家              
解放和汪小丽正在收拾旅行包,包里包外有儿子的玩具和老人的衣服,还有一些吃的东西。
小丽对解放:解放,我看还是应该去买点礼品。
解放:买什么礼品?
小丽:你去联系工作,不给人家带礼品呀!
解放一笑:找老同学,根本用不着。
汪小丽:你在部队真是待傻了,现在人家地方,别说老同学了,就是亲戚朋友,托人办事也得送礼。
解放:我们那些同学,没那么世俗,我说不用送,就是不用送。
汪小丽:你就犟吧……你这种脾气,到地方非吃亏不行……
有人敲门。
汪小丽走过去,开了门。
王营长手里提着两条好烟和两瓶好酒。
王营长向汪小丽点头道:汪军医你好……
汪小丽也点点头:王营长,你好……找参谋长?
王营长:是……(走过来,对刘解放)5号首长,你好?
刘解放看了看王营长手里的东西,说:找我有事?
王营长:没事就不能来看看老首长了吗……(说着,把烟和酒放到桌上)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老首长别嫌弃。
解放本着脸对王营长说:我现在已经不在位了,你还送的什么礼啊!
王营长笑着:老首长,你要是在位,我就不用送礼了。
解放看着王营长,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一定是有事吧?
王营长又笑笑:是,一点小事。
解放:公事还是私事?
王营长:公事。
汪小丽端了杯茶水放在王营长面前,对王营长说:参谋长已经编外了,要是公事,他可帮不上你们了。
王营长对汪小丽:汪军医,对参谋长来说,这也是私事。
解放问王营长:什么事啊?
王营长:5号首长,是这样,军区组织高炮射击竞赛,作为新组建的高炮旅,旅首长决定让我们营参加,旅长给我们营的任务是,夺取第一名,说这个第一对新组建的高炮旅至关重要,要我们千方百计……
解放:我明白了,是叫我出山。
王营长一笑:对,什么事也瞒不了老首长,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汪小丽在一旁打断王营长:不行,你们参谋长已经不在位,又不是你们高炮旅的人,他还要安排自己的工作,不能去。
王营长:汪军医,你说的也是,所以我们犹豫了很长时间……不过,我们营是5号首长的老部队,要是让别人给比下去,我们营无光,老首长脸上也无光……
汪军医打断王营长:什么有光不光的!高炮旅能给他安排工作?你们高炮旅的事和他根本就没关系,他不能去!
王营长:……
解放对汪小丽不无埋怨地:你看看你,给人家王营长说这些有什么用?(摆摆手)去去,到里屋去。
汪小丽不快地:我不去,这是我的家。
解放生气地:我们在谈公事,部队的事,你瞎掺和什么?去,到里屋去!
汪小丽看看生气的解放,,撅着嘴走进里屋,关了里屋的门。
王营长不好意思地对解放:老首长,我是不是不该来啊,你看让汪军医她……
解放对王营长说:她没事,一会儿就好……(话题一转)王营长,你回去告诉你们旅长,就说射击竞赛的事我可以去,但有一个条件。
王营长高兴地:老首长,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一百个,我们也答应。老首长,你说吧,什么条件?
解放:这个条件吗,我要亲自给你们旅长说。
王营长:行,没问题,旅长就在我们营,回去我就去告诉旅长。(向解放敬礼)老首长,我走了。
解放回礼,然后:把你的礼物带回去。
王营长:一点心意,首长就收下吧。
解放:你要是不拿走,明天我就不见你们旅长了。
王营长只好说:好,我拿走。
王营长拿起桌上的礼物,走到门口,对身后的解放:5号首长,什么时候见我们旅长。
解放:明天8点,团作战室。
王营长:好。我走了。
王营长走了出去。
解放关好门,刚转过身,汪小丽从里屋走出来,大声地对解放:刘解放,我告诉你,你现在编余了,不是参谋长了,高炮旅的事你不能去!
刘解放:汪小丽,你怎么这么不懂道理?!我只要穿一天军装,就是军人,不管高炮团还是高炮旅,只要部队需要我,我就应该义无反顾。
汪小丽:行了,刘解放,你的这些大道理我早就听腻了!你去帮助别人竞赛,我管不了,你的工作怎么办?谁帮你啊?
解放: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汪小丽不高兴地:我能不操心吗?你分的不好,也牵扯到我——你老婆,还有你的孩子。
解放:汪小丽,你就一百个放心,我刘解放不论走到哪里,都是脚上绑铜锣,走到哪儿,响到哪里,既亏不了你,更亏不了孩子。
汪小丽冷笑一声:那好,你要是分不到好工作,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说完,汪小丽气哼哼地走进里屋,在里面使劲关上了门。
解放走过去推了推里屋的门,门从里面插住了。
解放欲发火,又止住。(暗转)
 
16-11 团作战室            
解放和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干部隔桌子而坐,像是交战双方在谈判。那个干部就是高炮旅的高旅长。
解放先开口:高旅长,我很羡慕你。
旅长:是因为旅长的位置。
解放一笑,然后说:是因为你能指挥我的部队,这支部队,对空作战立过大功,南疆作战,创造过奇迹。
旅长:这我知道,所以我决定他们参加军区竞赛,同时,也希望他们的老首长,你刘参谋长鼎力相助。
解放:高旅长,我可以答应你,同时也可以许诺,带着我的老部队为你们高炮旅夺取军区第一,但我希望高旅长,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旅长:说吧。
解放:我的这支老部队,对于你们高炮旅来说是“外来户”,我希望你高旅长能关心他们切身利益,比如在干部提拔,战士转志愿兵,能够按照贡献,公平对待。
旅长:刘参谋长,这点你尽管放心,我也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我知道公平对一支部队的战斗力是多么重要。
解放一笑:高旅长,谢谢你。
旅长也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的部属到了我的手下,就成了我的部属。
解放伸出手。
高旅长也伸出手。
两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16-12 海边靶场        
(叠)一门门双管三七高射炮脱去炮衣,昂首指向天空。天空的太阳,尽情地抚摸着那一对对闪亮的炮管。
各炮的战士们在认真地在做射击前的准备。
一门火炮上,解放坐的一炮手位置,认真检查着瞄准装置的提前量。
在那门火炮不远,立着一个四炮手训练器。训练器旁站着一位年轻的战士。
王营长和连长在高炮一旁看着解放。
营长问解放:5号,怎么样?
解放:误差二密位,告诉修理所,瞄准具精度必须重新调试。
营长为难地:两密位误差是在标准之内,修理所不会答应重新调试。
解放:你给旅长打电话,就说要想拿第一,就必须消灭这两密位。
说完,解放下了火炮,向前方立在四炮手训练器旁的年轻战士摆摆手,大声地:去四炮。
那个战士扛起训练器,向另一门高炮走去。
王营长对一旁的连长:看什么,去,陪着5号,我去给旅长打电话。
连长立刻向解放走的方向跑了过去。
 
16-13 营房解放家         
汪小丽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她撅着嘴对着桌上刘解放的照片说:刘解放,你要再执迷不悟,我就不管你了,带着孩子回我爸家,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吧。
照片上的解放看着汪小丽不说话。
汪小丽:我说的可是真,这是最后一次。
桌上的电话响了。
汪小丽拿起电话,阴沉着脸:刘解放,你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不好意思地)哦,不是解放……什么,你是齐和平……什么,你就在招待所……你什么时候来的……哦……解放啊,解放不在,打靶去了……他就是这么一根筋,一听竞赛就瞎来劲……我劝了,他不听……(听了片刻,然后想了想)好吧,你过来吧,咱们好好聊聊……没关系,过来吧,我等你。
说着,汪小丽放下电话。
 
16-14 海边靶场     黄昏   
西边的太阳慢慢的落下去,阵地上只剩下了解放、连长和那个战士,他们仍在仔细检查着一门高炮……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