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八集 (中)

2011-07-25 09:2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44

 

18-12 经委会议室            
会议室的黑板上写着:厂长考试第二考场。
屋子里坐着一些中年干部,解放也在。大家俯在桌前,认真地填写着卷子。
于建和一个监考的老师在屋子里一边走,一边看。
于建走到解放面前,看了看答卷的解放。
解放的卷子上已经写了很多字。
于建看了片刻,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解放在自己的卷子上飞快地写着……
 
18-13 经委大楼内大厅            
(叠)大厅的黑板上张贴着厂长考试成绩表。
成绩表下面围了不少人,大家一边看,一边议论。
一个干部遗憾地:最后那个思考题,我少答了一个问题,要不肯定上榜。
另一个干部:我也是,平时背的滚瓜烂熟,一进考场就蒙。
那个保卫干事走过来,挤进去看了一眼,立刻出来,兴冲冲地离去。
 
18-14 经委保卫科           
保卫干事兴冲冲走进,对坐在桌前写材料的解放,说:科长,你考上了,上榜了。
解放没抬起头:我已经知道了,第二名。
保卫干事佩服地:科长,你真了不起,参加考试的,很多大都是大学毕业,你竟然考了第二名,太了不起了。
解放抬起头:我也是大学毕业。
干事一怔:什么大学?科长,你以前从来没说过?
解放一笑:解放军大学。
干事笑着:科长,你可真有意思,解放军大学没文凭。
解放:解放军大学教的是真才实学……(拿起他写的材料,站起,对干事)小陈,我准备提议你当保卫科长,你早点做一下准备。
干事一愣:科长,领导还真让你下去当厂长?
解放:舍我其谁?
解放说完拿着材料走了出去。
干事看看解放离去的方向,自语:哎,这考试还……还真的弄成真事了!
 
18-15 经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看着站在面前的解放,由衷地说:刘科长,我真没想到你能考的这么好!
解放一笑:纸上谈兵,不足挂齿,我如果当了厂长,会干的更好。
于建沉吟片刻,然后对解放:刘科长,说实话,我本来是想用考试难你一下,让你知难而退,真没想到竟然没有难倒你。
解放:不管主任初衷如何,既然答应了我,就应该兑现。主任,你打算叫我去哪个工厂。
于建站起来,走到解放身边,一指沙发:刘科长,我们还是坐下说吧。
解放看看于建,说:主任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于建:刘科长,你坐下,坐下慢慢说。
于建说着先坐到沙发上。
解放还是没坐,对于建:我是军人出身,不喜欢拖泥带水,于主任有话就直说。
于建又站了起来,说:是这样,这次考试虽然重要,但仅凭一次考试,就把一个企业交给你,我实在不放心。
解放:我怎么才能让你放心呢?
于建看着解放:你虽然考的好,那只是理论上的考试,干企业需要实实在在的经验,可是你没有。
解放:我虽然没有直接经验,但我有间接经验。
于建不解地:间接经验,你指什么?
解放拿出那份材料递给于建:于主任,这是我写的调查报告,报告里写了一个最好的工厂,也写了一个最差的工厂。
于建接过报告,问:你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解放:一到经委我就开始写,整整写了六年。
于建拿着报告,一边看,一边回到写字台后。
解放站在那里看着于建的表情。
于建看的很认真。
解放看看于建,然后坐到沙发上,自己倒了杯水,慢慢喝着。
于建想到什么,抬头对解放:刘科长,你喝水……
解放端起手里的杯子向于建示意一下。
于建点点头,又继续看着报告。
墙上的电子表在慢慢走。
 
(叠)于建看完最后一页,放下报告,沉思很久。
解放站起来,走到于建面前,问:主任,我写的怎么样?
于建没有直接回到,说:刘解放同志,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解放看着于建:是不是不该让我考试,现在骑虎难下了。
于建摇摇头:不是……刘解放同志,我埋没了一个人才,一个在我眼皮底下的人才……
解放看着和于建:主任,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于建:解放同志,你的调查报告写的太好了,文笔好,概括的好,例子选的也好……解放同志,看了你的报告,我更不想让你下去了。
解放不解地:为什么,还是纸上谈兵,不足以让你相信?
于建摇摇头,然后说:当初我真不应该让你当保卫科长,应该让你到办公室,我们经委太需要你这样的笔杆子了……解放同志,你还是留在机关,先干一年办公室副主任,明年就是主任,正处,以后还可以当经委的领导,怎么样?
解放真诚地:谢谢主任的信任。
于建:你同意了?
解放:不,我还是要去企业。经委的成绩不是靠笔杆子写出来的,而是靠企业干出来的。我不在乎级别,我就是不想虚度年华……主任,你就答应我吧。
于建长时间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解放。
解放:主任,你如果还是还担心,我可以立军令状,干不好企业,你们开除我……
于建感动地:解放同志,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感到很自豪,经委有你这样的干部……(于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感情,说)解放同志,经委的企业,任你挑选……
解放由衷地:谢谢,谢谢……(平静了一下,然后)于主任,我想去的企业已经选好了。
于建:你想去那个企业?
解放:无线电元件厂。
于建又一次感到意外,说:解放,你应该知道,元件厂是经委旗下最不景气的企业,目前也就是勉强维持,换了好几个厂长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经委正在考虑,让效益比较好的洗衣机厂兼并元件厂……解放,你挑选元件厂勇气可嘉,但我还是劝你,放弃元件厂。
解放:主任,毛主席讲过,一穷二白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所选的,就是这种能够让我画出最新最美图画的企业。
于建看看解放,片刻后说:解放,你优点很多,我很喜欢,但你也有两个最大的缺点,一是太犟,二是太理想化。
解放笑着说:主任,我们这代人,最大的财富就是执着和富于理想。
于建看看解放:理想很可贵,但要脚踏实地,我不同意你去。
解放:主任,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担心我干不好,回来没法交代……可是,主任,你不让我不去,你手下的干部还有谁愿意去?
于建:不愿意去的,我可以下命令。
解放:强扭的瓜不甜,强迫之下的厂长,改变不了元件厂。
于建:你就能改变吗?
解放:说实话,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全力以赴。
于建想了想,说:这样,解放,你可以下去试一试,干不下去随时都可以回经委,到办公室先当副主任。
解放:主任,我是军人,军人在战场上不能当逃兵,干企业就是上战场,我要和企业共存亡。
于建又一次感动,他看着解放,说:解放,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助你……
解放开心地笑了:主任,你终于让我又一次解放了……
 
18-16 解放新家里屋              
汪小丽态度非常坚决地对坐在面前的解放说:不行,你不能去元件厂,我不同意。
在门厅写作业的小军探进头来,说:我也不同意!
解放对小军:去,大人说话,没你的事,写作业去。
小军没走,站在门口对汪小丽:妈,你是咱们家的领导,你不能答应,爸爸要是当了厂长,咱家就没人做饭了!
汪小丽摆摆手,对小军: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写作业去。
小军听话的离开了。
汪小丽对解放:儿子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都不同意,你明天就把厂长的事辞了。
解放笑笑:你们不同意没用,在家你们领导我,可在单位,于主任是我的领导,于主任定的事,我不能不执行。
汪小丽:你少拿于主任压我们,我这就去找于主任,别人都不去的厂,凭什么叫你去,他们这是欺负老实人。
解放忙拦住汪小丽:小丽,你听我说。
汪小丽翻他一眼,没好气地:有什么好说的,你不说是于主任定的吗,我今天必须去找他。
解放:不是于主任定的,是我要求去的。
汪小丽没好气地:我就知道是你!刘解放,你都快四张半的人了,还这么争强好胜!
解放:争强好胜,是军人的本色。
汪小丽:你早就不是军人了,别提什么本色了。现在的人,讲的就是实惠,干的不好怎么办?厂子垮了怎么办?你怎么不往后想想呢?
解放:小丽,你说的我都想过,我想的甚至比你说的还要糟。
汪小丽: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机关待遇多好啊,旱涝保收,也不用操心。
解放:是,机关待遇的确很好,好的让你一天天的蜕化,变成了平庸之辈!我刘解放虽然脱了军装,但我骨子里还是军人。平庸对我来说,那就等于慢性自杀!小丽,你也不会希望我,继续平庸下去吧?
汪小丽:我不希望你的多了,你都能办到吗?
说着汪小丽气哼哼地走了出去。
 
门厅,解放跟在汪小丽后面从里屋走出,不放心地汪小丽:小丽你去哪儿?
汪小丽甩过一句:洗澡,睡觉。
说着她进了卫生间,使劲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18-17 解放家              
一大家子人在吃饭。圆桌旁坐着刘三升、解放妈,解放、汪小丽、解放的妹夫伟民,建英的孩子和小军也在。建英忙前忙后地端菜,倒酒。
汪小丽对刘三升告状说:爸,你给评评理,解放放着好好的机关不干,偏偏要下工厂,下就下吧,去一个效益好的也行,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哪根弦灌了水,偏偏要去无线电元件厂,那是一个快要倒闭的工厂!
解放在一旁对汪小丽: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元件厂还是很有希望的。
汪小丽:有什么希望,我都问过了,你们经委领导想让人家洗衣机厂兼并,洗衣机厂说白送都不要。
伟民在一旁对解放:解放哥,嫂子说的对,元件厂我了解,资不抵债,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基本是没希望了。
解放对伟民:伟民,结论不要下的这么早,毛主席说的好,要知道梨子的滋味,那就要亲自尝尝,我还没去干呢,你们怎么就知道没希望了?
建英插话说:哥,我们一直在工厂,工厂的事我们最清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解放对建英:世界上任何事都不是那么简单,要是图简单,那就什么也别做了。
建英:哥,你把工厂想的太简单了,先别说你干不了,就是你干的了,就凭你那脾气,别说抓生产了,单是人际关系你就处理不好。
伟民符合道:对,解放,如今的厂子,都是亲戚连着亲戚,七大姑八大姨的,处理这些关系,比抓生产都难。
解放笑笑: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汪小丽在一旁:你说的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又不让你去写诗词。
解放:这不是我写的诗,是毛主席的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思想,永远是我们这代人的精神支柱。
汪小丽摆摆手:行了行了,我们不给你说大道理,我们讲实际。
解放:我的实际就是,不论你们谁反对,元件厂我非去不可!
汪小丽对刘三升:爸,你看了吗,解放就是犟,谁说都不听,还得您老说话,不能让他去。
解放妈对刘三升:老头子,你就说句话吧,解放就听你的。
刘三升喝了一口酒说:按理说呢,我也不同意解放去。
建英随声附和:对,不能同意。
刘三升:但是……解放说的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思想,永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没有理由不让他去。
汪小丽:爸,如今只靠精神行不通……
刘三升摆摆手:你听我说完。当年,也就是生解放的那年,你说咱们国家难不难?国民党留下一个烂摊子,啊,到处是战争的那个……(想了想)创伤,毛主席说一穷二白,那是一点也不假!我们解放军进城,有谁搞过工业?毛主席、朱总司令一声令下,脱了军装就去了工厂,什么长江大桥了,什么解放汽车了,不是都造出来了吗,是吧?
建英在一旁对刘三升:爸,如今不是刚解放了,讲究专业化,知识化,现代化……
刘三升:不管啥化,那都是要靠人去化……解放,别人不支持你,我支持你!
解放端起酒,递到刘三升面前:谢谢爸,我敬你一杯。
刘三升:等等,我话还没说完,你是当过兵的人,这命令一下,那就没退路喽。
解放:我知道,爸,干了。
爷俩碰了一杯酒。
 
18-18 东方大学校园              
解放和楠楠沿着学校的林间小路走来。楠楠手里抱着一本书。
楠楠对解放:解放哥,你这次到元件厂,你们全家都反对吧?
解放:没错,除了我爸。
楠楠:经委的领导,对你的举动既吃惊,又感动。
解放:很对……哎,你听谁说的?
楠楠一笑:我猜的。(看看解放)解放哥,你还是这么“贼”。
解放一笑:我可是真心真意地去元件厂,怎么就“贼”了?
楠楠:元件厂在大家的眼里,是一个濒于倒闭、等待兼并的企业,但是他们疏忽了元件厂的内在潜力。
解放看了楠楠一眼。
楠楠继续道:我在元件厂待过,对元件厂最了解了。以前元件厂生产军工产品的,技术力量可以说省内一流,只是因为军转民后产品的市场方向不稳定,一会干冰柜,一会又上洗衣机,什么都想干,干什么也不成规模,所以企业才陷入困境。新官上任,只要选好市场的主攻方向,元件厂前途不可估量。
解放笑着说:知我者,楠楠也。
楠楠一笑,然后说:元件厂虽然很有潜力,但开掘的不好,照样不能起死回生……解放哥,我想知道你打算如何发掘元件厂的潜力?
解放:我还没完全想好,但主攻方向我已经确定了。大型家电产品,像洗衣机、冰箱、冰柜之类,如今国内是强手如林,我们应该主动撤退,专门生产市场短缺的家用小电器,像电饭煲、吹风机、小型电暖气,等等,抢占市场,奇兵制胜。
楠楠说:生产小电器只是权宜之计,要想有突破性的发展,你应该开发计算机,就是电脑,别看现在电脑还不普及,用不了七八年,电脑的需求量将以亿计算。
解放不由用那样一种眼神看着楠楠。
楠楠看了一眼解放:解放哥,你别不相信,我有充分的资料可以证明。
解放一笑: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我来找你,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楠楠,你应该到元件厂兼职,做我总工程师,兼顾问。
楠楠一笑:你真这么看重我?
解放点点头,然后:我给你高薪。
楠楠:解放哥,你怎么也学会谈钱了?有你的信任就足够了。
解放:钱和信任都很重要,钱在特定的环境,可以体现你的价值。
楠楠看看解放,心里有种说不出满足,她对解放说:我们现在就去元件厂看看,怎么样?
解放:当然可以。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